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锁春深主角老嬷嬷小刘氏无弹窗在线阅读完本

锁春深主角老嬷嬷小刘氏无弹窗在线阅读完本

时间:2020-04-07 17:27:53编辑:秋河 作者:姒喻 人气:

《锁春深》由网络作家姒喻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老嬷嬷小刘氏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 大约天下的姐姐都会如此,这让文娘子又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那小姑娘紧紧搂着自己的妹妹,眸中有几分慌张,却依旧不曾往后退开,或者说像

锁春深

推荐指数:10分

《锁春深》在线阅读

《锁春深》 44.挑衅 免费试读

大约天下的姐姐都会如此,这让文娘子又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那小姑娘紧紧搂着自己的妹妹,眸中有几分慌张,却依旧不曾往后退开,或者说像弄坏别人家东西的小孩子一般撒腿就跑。

那小姑娘只是静静地等着,等着文娘子的开口。

“无碍的,”文娘子盯了她一会子,说话缓慢。

那小姑娘如释重负,“多谢姑娘!”她要往文娘子这边磕头,却被一双素手牢牢扶住。

原是文娘子拉住她,丝毫不嫌弃这丫头皲裂的手背,“起来吧。”

文娘子的目光深沉而平静,让那小姑娘不自觉地跟着她的话动作。

待反应过来,才发现文娘子早已经走到的那燃着的炉火边上,橘红色的火光跳动,将文娘子苍白的面庞映出几分红润。

“二姐姐,二姐姐!那位厉害的姐姐是谁呀?”小妹莺莺抱着小姑娘的腿问。

小姑娘摸了摸莺莺的脑袋,“是位很好很好的人,莺莺以后要报答姑娘。”

“恩!莺莺一定会的!”

孩子童真的语气总叫人心生欢喜。文娘子将姐妹俩的对话尽收耳中,一直抿着的唇角也轻微往上扬起一些。

乌鹭端了剩下的一点吃食给她,见她这般模样,便笑道,“娘子若喜欢,不如收下她们吧?反正入了京去,我一个人也闲的慌。”

她瞧着文娘子对那年纪大些的姑娘似乎有些好感,便想着买下来也不错。正好那两个丫头也是流民,无处可去,她们这番上京,多两个人伺候文娘子也是好的。

文娘子却轻轻摇了摇头,“都是人命,不可轻贱。她们自有命数,我不能参与。”

似乎天师说话总得这般神神秘秘的,乌鹭听得多了,便不去问东问西,乖乖的应承下来,继续用手中的拨子搅动着炉火,好叫它燃得旺一些。

那车夫坐在一边啃着饼,抬眸望了望破庙外头,雨还在下着。黑红的面上有几分不耐,“这破天气,不会停了!”

雨太大了,倘若不停下,没法赶路的。

庙中避雨的人也都在说着这见鬼的天气,低声的讨论叫这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呆着都让人不适。

文娘子却摇了摇头,“下不了多久,要停了。”

车夫奇怪地望着她,“姑娘如何这般说?这天气不会晴开的!”

外头乌云压顶,雷声滚滚。雨越下越大,哪里有半点停下的迹象?

这小姑娘,点刹驱鬼挺厉害的,却对天象半点不通!还不是得靠他的!车夫嘿嘿嘿一笑,漏出几分憨厚,“姑娘你瞧这天,俗称中午雾了雨霖霖!这天要下好一会儿的!”

他的手往外头指,确实是缥缈着一层雾气。

文娘子只看了一眼,又转回头来,两只手放在口前哈了口气,使劲搓了搓,“天象这种东西,要看本质的。表面现象算不得什么。”

她的声音不小,在这破庙里传的也广,那些流民倒只顾着吃,也没去听文娘子的话。反而边上那些闲闷地打扇的商贾仆人望了过来,见说话的是个瘦瘦弱弱的小娘子,此刻正围着炉火哈气,便有些轻蔑。

“小小年纪,竟说些不着边际的。”那刁钻些的,直接便拉了脸色,也不管身边的小丫头拉着自己的衣袖,只朝着文娘子这边冷哼一句。

方才文娘子送吃食,逼得他们不得不跟着一起送,就已经招了许多人怪罪,现在她这么一说,只让人觉得在说大话。

有些本就怨方才送吃食做法的,一见文娘子是个小姑娘,身边又只有个小丫头跟个二愣子车夫伺候,便放大了胆子,瞧着这边的眼神也多了几分打量。

“瞧瞧,好好儿的不在家里头呆着,竟到处乱跑。好人家的姑娘谁会这般?”那刁钻的婆子仰着头,发出几声粗重的冷哼。

这就是在间接说着文娘子不是什么好人家姑娘了。

文娘子还没说什么,一边的乌鹭倒忍不住,一下子起身,指着那边的婆子就是一连串的说道,“好你个婆子,你家主子就这般教导你的?我家娘子是什么身份,轮得到你来置喙?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地位,只当心那长舌头得罪了人,落进十八层地狱去!”

这丫头气呼呼的插着腰,圆脸上也涨红了些,她一贯胆小,可是只要遇到别人说了文娘子半分不是,她就第一个忍不了。

先前的海女巫那件事是这般,现在这婆子打嘴又是这般。乌鹭丫头插着腰,半分没有害怕的模样。

文娘子瘦小的身子正被她牢牢挡住,视线所触及的的也只能是乌鹭的衣裳,半点也看不见那刁蛮的婆子。

却能听得见婆子被气的有些喘地声音,断断续续地呵斥着乌鹭,“你,你这小丫头!”

“我?我怎么了?说的就是你这赖皮婆子!怎么,允许你说我家娘子,倒不许我指点指点你了?既然尊卑都没有了,那这长幼,也没什么好遵守的!”乌鹭嘴皮子上下一翻,全然看不出来她平日里是个多可亲的性子。

庙中的人莫不都是放轻了声音,悄悄望着这边,见那圆脸的丫头插腰瞪眼,对面的婆子正被身边的小丫头扶着,气得脸色通红,指着那丫头你了半天,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口。

“好大口气的丫头。”似乎是沉默了一瞬,对面红顶的马车车帘掀起,一个穿紫衫的丫头也出来,面上带了几分不愤,将乌鹭上下打量一通。

乌鹭对上她,也没有半分退却。挺直了腰板,也跟着冷哼一声。

“方嬷嬷,姑娘说了,不要与这种不知礼的多说。没给姑娘丢人。”紫衫丫头冷眼瞧着,声音也带了几分看不起。

那被气的脸色通红的婆子顿时扬了笑脸,笑莹莹地上去,“哎哟,姑娘说的是!瞧我,竟总被这些乱七八糟的迷了眼睛!该打,该打!”说着便抬起手,轻轻给了自己两巴掌。

紫衫丫头也不理她,转了身子便要上车去。

可是突然便觉得身子不能动弹,身后传来一道悠然的女声,“敢问你家姑娘姓甚名谁,缘何要我与她讲礼数尊卑?”

锁春深

锁春深

作者:姒喻 类型:武侠 状态:连载中

感作者就是一位看了很多年小说的书虫突然想写书,带入以前看过的小说情节,可惜写书不是这么简单,文笔跟不上,书面表达能行不足,逻辑不清。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