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弃妻谋略

更新时间:2020-04-06 19:54:49

弃妻谋略 已完结

弃妻谋略

来源:落初 作者:碧墨染 分类:言情 主角:相公谷香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弃妻谋略》的小说,是作者碧墨染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爱情是什么?沐寒漪,江南富户之女,于及笄之年大婚。新婚翌日却被休下堂,身无分文。绝望重生,爱恨纠缠。伤太重,心太恨,她还可以再爱么?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车夫头带斗笠,身着蓑衣坐在车辕上,驾驭着马儿。下着雨,视线模糊,他隐约看见前面远处的地上似乎有两抹人影。

“吁!”停下马车,他恭敬的向着马车内的人道:“主子,前面好像有人晕倒了,要不要过去看看?”

“哦?大雨天,想必是遇到什么困难了。过去看看吧!”马车内传出来的嗓音温雅清朗,让人似如沐春风般的温暖。

不一会儿,一青衣小厮从马车上跳了下来,撑开手中的油纸伞,然后伸手掀起车帘,马车内的人躬身走了出来。

白衣墨发,浑身都散发着高贵而温柔的气息,稍显削瘦单薄的身行,衬得他更为飘逸脱俗;白皙的面容上有着精致的五官,浓眉下是一双水润清澈的双眸,俊挺的鼻梁,略微秀气的唇角挂着浅浅的笑意,更添了几分书生之气。

即使是走在雨中,亦没有狼狈之感,显得更为飘逸而已。

“墨砚,你守着马车,萧肃跟着我过去看看。”

“是,主子。”将手中的油纸伞递过去,墨砚又跳回了车上,掀起车帘,坐在马车上乖乖的等着。

君兰卿快步的向着前面走去,不一会儿两个狼狈不堪的身影映入了他的眼帘。身着白色单衣的女子躺在一滩血水中早就晕了过去,着青翠外衫的女子似已陷入痴呆,只是一双手却紧紧的抓住白衣女子的手,连掰都掰不开。

只得吩咐跟在身后的萧肃:“把这两个女子一起抱上车吧,小心点,别再伤了她们。”

“是。”

好不容易将两个女子安置在马车上,幸而他平日里一向不喜欢有约束感,故而马车也就特意定做的宽敞些,否则这两个女子只怕难以安置的舒适些。

轻轻的帮她们盖上棉被,君兰卿吩咐道:“萧肃,回杭州的别院,车子赶快些。”

马车外的人难得的犹豫道:“主子,今儿不是要去恭贺楼家少爷的新婚之喜么,咋们特意从京城赶来,不就是为了这个?都已经快到门口了,何不进去?也好找个大夫救治这两位姑娘。”

“不用去了。”

马车内墨砚看见自家主子脸色阴霾,知道主子是动气了,透过车帘说道:“萧大哥,还是快回别院吧!主子自有主子的道理。”

过了一会,马车才掉转头,向着与楼府相反的方向疾驰而去。

手拿素白的丝绢,君兰卿轻轻的擦拭着白衣女子的脸,顺手探了探鼻息,还好及时,要是他再晚些话,这女子怕是在这冰冷的雨水中就那么去了。

君家别院位于杭州城里最是繁华的地带,暗紫色的马车才刚停稳,清朗如玉的声音便从车内传了出来,

“萧肃,你立即去春草堂请柳大夫过来,务必要快。墨砚,你先去通知管家把竹青阁打理好,然后再找人把这两位姑娘抬去竹青阁,记得交待下人们手脚轻着点。”

“是,主子。”两人不约而同的齐声回道,然后各自忙着去做主子交待的事情。

墨砚更是想到主子阴霾的脸色,若是这两位姑娘出了点差池,怕是……,想着,连忙加快脚步向着府内走去。

不一会儿,下人们抬着两副担架走了出来,看他们小心的把两人抬起,君兰卿跟着一块往竹青阁走去。

房内,丫鬟给两人换了干净的衣裳,盖上棉被,拿着换下的衣裳退了出来。向等在门口的君兰卿施了一礼,才回道:

“已经给两位姑娘换上了干净的衣裳,不过,奴婢给那位白衣姑娘换衣裳的时候发现了这个。”

说完双手恭敬的举着那张被雨水浸湿过的纸张。

君兰卿看向丫鬟手中的纸张,上面的笔墨因为被雨水浸湿而晕染开来,白色的纸张被雨水浸湿亦变得透明,隐约可见字迹。

伸手取过,径直向着房内走去。大约过了半柱香的功夫,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想来是春草堂的大夫到了,不等通报,君兰卿直接向着门外说道:“萧肃,带柳大夫进来。”

一抹蓝色身影尾随着萧肃进了房内,“春草堂柳晗见过君公子。”

“柳大夫不必多礼,一别一年,柳大夫可好?”

“劳君公子惦记,柳晗很好。”

君兰卿见柳晗那一本正经的样子,忍不住勾起唇角一笑,先前的担心亦去了一半,“行了,还玩?你快来帮我看看这两位姑娘。”

“哟,难得见兰卿这么关心姑娘家,难不成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性命关天,快点救人去。”

“既然有我柳晗在,阎王爷想要抢人也得悠着点。你让开,我来看看。”放下提着的药箱,柳晗给两人把了脉,脸色不由垮了下来。

沉吟许久,才对君兰卿说道:“这位绿衣姑娘倒是没有大碍,主要是风寒,其次是身上的鞭伤;好好调养便是了。但是这位白衣姑娘……这位白衣姑娘……”

见柳晗脸色凝重,君兰卿心不由沉下来。柳晗的本事他是知道的,誉为‘神医’根本不为过,只不过是因为淡泊名利,才在春草堂做了大夫。现下这幅摸样,想来是棘手的病症了。

“兰卿,恕我多嘴,若是要救这位姑娘的话,这趟江南之行你怕是白费了。”

“人自是要救,为何这样说?”

“若是要救这位姑娘的话,你必须得即刻启程回京,且半月内要到达京城,否则这位姑娘便无救了。”

君兰卿疑惑的看向柳晗,“回京城?”

“恩,因为这位姑娘并非是伤病,而是中毒。这解毒所需药材珍贵无比,别的药材江南尚可配齐,可其中有一味药,整个南月国唯有奕王府才有,那便是……千年血参。兰卿,你必然清楚,这千年血参珍贵无比,而且又是在南宫玄奕的手上,可不是那么好拿的。”

突如其来的安静,这救与不救只能让君兰卿自己来抉择。若是救,他这次来杭州的目的还未达到,回京城便意味着先前的功夫都白费了,还必然得付出大代价才能求得千年血参;若是不救,也无可厚非,毕竟非亲非故,萍水相逢一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