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凤舞乾坤

更新时间:2021-01-23 17:29:31

凤舞乾坤 连载中

凤舞乾坤

来源:落初 作者:青菜昆虫 分类:言情 主角:凤钟楼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凤舞乾坤》的小说,是作者青菜昆虫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怎么,您都饥不择食到上自己亲生儿子了吗,我的父亲大人?”  “哦?我怎么不知道我的儿子中有你这样的美人?”  “那这样呢?”戴上薄如蝉翼的人皮面具的人笑得像只狐狸,“好久不见,父皇。”  他,一缕不知来自何方的幽魂游荡在轮回之中  他,表面温柔实际上冷酷无情的一代帝王  他们是父子,却注定命运纠缠他们的结局会是如何?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江湖上不知何时多了个组织,这个组织有一群专司刺杀的杀手,他们从第一次接任务开始就没有失手过,而且他们的信誉度很高,只要是接到的任务必定按时完成,否则客人的定金一定双倍奉还。但是,他们有个奇怪的规矩,这个规矩就是,凡为人良善者不杀,凡老弱妇孺者不杀,凡无恶且弱者不杀,这‘三不杀’一直是他们恪守的准则,如有违者就算逃到天涯海角都会被赶尽杀绝,这个组织叫凤阁。没有人知道它在哪儿,也没有人知道凤阁的主人是谁,有人说是原先被灭的魔教余孽,有人说是叛出幽冥楼的第一杀手‘让’,更有人说是新崛起的魔教,应当尽早铲除。

却不知道真正的凤阁阁主却是一个八岁的孩子,此时正在课堂上晕乎乎地听着淳于老太傅的‘之乎者也’,突然太傅大声喝道:“二殿下,请将老夫刚才讲过的《论语·学而篇》背诵一遍!”。大皇子赵熙荣一脸担心地看着熙越,三皇子赵熙羽则抱着一副看好戏的态度,四皇子赵熙仁则完全是一副幸灾乐祸的嘴脸。

“是,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有子曰:‘其为人也孝悌,而好犯上者,鲜已;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悌也者,其…为仁之本与!’……”熙越一个激灵就站了起来,还好自己有一心多用的能力,立刻反应过来,不算流利但还算完整的背诵出来。

淳于太傅听完之后不动声色的点点头,又意有所指地道:“嗯,这学习之道就在于专,专则无往而不利,不专则心诚而无获。各位须要牢记。”

“多谢太傅教诲。”

“嗯,那我们接下去讲《论语·为政篇》。”

----------------------------------------------------------------------------------------------------------------传闻中的分割线

景仁宫,秋素殿,地下密道

“让,你帮我想想办法,崇文殿真的好无聊啊!要不我们的计划执行的速度再加快点?”熙越的脸上满是讨好的笑容,像是只满脑子坏主意的小狐狸。

“请原谅,主上,您的要求我们恐怕暂时还无法满足。”让虽然脸上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说出来的话却总让人憋屈。

“你还知道我是你的主上,既然主上有要求,你就要想尽一切办法去办,哪里像你这样,一句‘请原谅’就把人给打发了。”熙越用上司的身份去压林让,都说官大一级压死人,可在熙越和林让之间,这句话可以无视。

“凤阁的规模还小,虽然这两年闯出了些名头,但那些刚训练不久的孤儿还没有独自接任务的能力,还算不上真正的杀手,八剑也才刚刚成长起来,甚至几次大的任务还是我亲自接的。另外我们在凤阁的开支很大,收入虽说不少,却也仅够维持。最后就是,自凤阁稳定以来,您就当起了甩手掌柜,从来都不管阁里的事务,我一个人经常忙不过来。怎么说您也是凤阁的主人,难道您不觉得该为自己能尽早离开皇宫而出分力吗?”林让把自己心中的怨气统统发泄了出来,舒服多了。

林让说的那群孤儿是凤阁建立不久,在整个苍泽大陆各地收留的孤儿中挑选出的资质上佳的孩子,集中在凤阁进行武功、文墨等方面的训练,八剑则是这些孩子里最优秀的八个人。

“你怨气倒是不少,我说,你哪来那么多怨气?整的跟个怨妇似的。你不是把凤阁打理的很好吗?再说了,当初是谁答应过我要当我的属下的?既然答应了,你就应该把我交给你的任务尽快完成,而不是在这里发牢骚。”

“您只会说风凉话,在崇文殿那么轻松的课业您都喊累,要是您呆在凤阁处理事务,岂不是早就该呼天抢地了?”林让很鄙视地道。

“嘿,你还瞧不起我了,今天正好是休沐,我就给你露一手。”熙越想拍拍他的肩膀,可惜事实说明那是很难完成的任务,至少现在的熙越还是如此。林让则给了他一个卫生眼。

俩人一道从密道出到宫外,穿过繁华的京都,来到城外一处名叫凤凰山的山脚下。

凤凰山原先只是京都城外的一座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山头,可是不知从何时起,山上多了许多不知名的迷雾,整座山都隐藏在朦胧的雾里。许多上山打猎的猎户一走进迷雾里都会莫名其妙的昏迷过去,然后第二天早上在山脚下醒来,虽然猎户们都没有因此而受到损伤,但大家都以为是山上山神的警告,都不敢上山了。而凤凰山也因此有了另外的一个名字‘迷雾山林’。从此凤凰山就成了方圆百里百姓的禁地,谁也不敢擅闯。

其实熙越只是在这凤凰山的外围设了个迷阵,以防有人上山来打扰,并非有意伤人,所以一旦有人误闯进来,也只是让人把人扔到山脚下。不过这只是针对误闯进来的猎户而设的外围迷阵,真正起到防御作用的阵法是距离凤阁总部最近的魂阵。普通的猎户并无可能进入到魂阵中,所以不会伤及无辜,真正闯阵的只可能是些武林人士。不过,这几年凤阁的名气虽有一些,但终究时日尚短,无法对江湖上的各大势力产生太大的威胁,而凤阁办事一向隐秘,所以,这几年来并无真正的江湖人士前来查探。

两人沿着隐秘的小路上山,凤凰山并不很高,只是到达山腰上才显山势险峻,普通人上山必定要花费很大一番功夫,但对于熙越和林让来说,却完全不是问题。

熙越的烈焰决,林让是见识过的。当时凤阁初创,人手还远远不够,林让经常忙不过来,而导致凤阁差点入不敷出。林让只好去找熙越,熙越一时也找不到可以信任的帮手,就亲自和林让一起接任务,第一次看熙越使出烈焰决的时候,林让惊讶地半晌都回不过神来,后来才知道那还不是他的全部实力。

二人运起轻功直奔凤凰山顶,山顶是一片葱葱郁郁的树林,而掩藏其中的正是这两人的目的地凤阁总部。

“掩日、断水、转魄、悬翦、惊鲵、灭魂、却邪、真刚参见阁主!见过大总管!”八个十五六岁气质各异的俊美少年抱拳见礼,他们都是自那群孤儿里选出的佼佼者,无论是资质、武功还是相貌,都是一流的,合称八剑。由于当初熙越根据他们自身的特质,教给他们不同的本领,所以,他们因着各自的本领,分别掌管着凤阁的八个分部。这八个分部分别是情报部,器部,毒部,医部,财部,律部,武部,文部。林让则是凤阁的大总管,统领着这八个分部。

“嗯,你们最近都还好吧?”熙越一脸嬉笑地看着他们,初来凤阁的时候都还是一群孩子,第一次看到自己的时候,他们可是吓了一大跳呢,这会儿都能独当一面了,看着他们,熙越心里有一丝丝的成就感。

“多谢阁主关心,我们都很好。”阁主这次来是所谓何事?大家纷纷猜测道,阁主一向甚少插手凤阁的事务,自我们能够处理一些事务以来,阁主连凤阁都不来了,难道是凤阁遇到了什么大Ma烦?

大家都知道阁主是北渊二皇子,因为不想卷入将来的皇位之争,所以想离开皇宫。只是……阁主实在是……,想到这里,大家都不禁暗自摇头,却不敢真个说出来。阁主虽然看着好说话,但他杀人时的样子大家还都心有余悸。当时阁主只有六岁,但他杀人时的样子比大总管还恐怖,眼睛一眨也不眨,就像那不是在杀人,而是在割草。

大家都在猜测熙越此次的来意时,却有一个人心不在焉地看着窗外,不巧这一幕正好被熙越看到,熙越心想他发生什么事了,但他既然不提,熙越也不去问,时机到了他自然会说的。

“我这次来只是来看看你们,顺便处理一些凤阁的事务,没什么大事。”熙越知道大家在想什么。

听他这么说,大家就更怀疑了,事有反常则必妖,阁主突然跑来凤阁难道会是良心发现要帮我们分担重任?怎么可能嘛!

没想到,熙越进了书房,就大马金刀地往椅子上那么一坐。虽然人和椅子的比例有点不和谐甚至有点滑稽,但是那股自然而然生成的气势却让人不敢有丝毫的轻蔑之心。大家以为阁主只是说说,哪想他竟然拿起书案上的文件就一目十行地看起来,不一会儿一份文件就被写上建议和签名,放在桌子的另一边,又从一边拿来另一份文件翻阅起来。

林让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快速地处理文件,并且他写的每一条建议和命令都很合适、正确。他竟然真的可以做到,想到这,林让又是一肚子怨气,他自己明明能干到不行,却每天喊着‘能者多劳,既然你这么能干,当然应该多做点啊!’

似是感觉到林让的怨气,熙越从一堆文件中抽出身来,故作高深道:“咳,我说让啊,做人呢,就该留一手,这个道理你要记住啊!”

“难道,对我也要留一手吗?”林让一脸痛心道,“我知道我只是你的属下,可是主仆之间最基本的信任您都不能给吗……”

“停,你不恶心,我还嫌恶心呢,我这是在给你上人生中最重要的一课,看你那样,说你像怨妇一点儿都不委屈。”呆在自己身边久了,林让也渐渐不再沉浸于心瑶的死中。

“阁主……”惊鲵站在门口欲言又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