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嫌妻

更新时间:2021-01-13 14:21:34

嫌妻 已完结

嫌妻

来源:落初 作者:霁六月 分类:言情 主角:林纳凤冠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霁六月的原创小说《嫌妻》,主角林纳凤冠,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起点女生网一组B班签约作品】  人都说春宵一刻值千金  为啥咱穿越摊上这老公  新婚第一夜,就去爬墙  成亲三天,还要纳个妾  老虎不发威,你还真当咱是病猫了  看咱们现代穿越女如何在狗见狗嫌,猫见猫欺的家里  翻身唱凯歌,当家做主人~  (封面由晏九九同学出版,嘿嘿,某非常喜欢,在此鸣谢。)  今天某才建了一个群,有兴趣的可以加加,群号:35792262(此群已满)  请大家移步加新群,群号:104031788  -----------------------  继《嫌妻》,大拿《驭夫》穿越三部曲之三晏九九同学的《囍娘》华丽出场了,强烈推崇,有意者向下看,直通里有。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裴老爷又是用银子做保,又是表示自己一定会去与那些受伤的外乡人协商让他们撤下状诉,最后总算是暂时打发走那些捕快。直把那些捕快送出门口,裴老爷才发已经是近晌午的时候。

看着裴老爷一脸铁青的回屋,青书小意的说道:“老爷晌午了,是不是该吩咐摆饭了。”

裴老爷阴沉沉的回道:“不忙,先去把那个逆子给我叫来。”

青书嗫嗫嚅嚅了半天,最后想到裴彬玢日常的打赏,还是硬着头皮说道:“老爷,你先消消气,少爷现在醉的人事不醒,不如还是等少爷醒了……”

“不醒?你现在就去叫,他要是不醒,你就用冷水给我泼醒,快去。”裴老爷说话的时候,差不多是一字一顿的从牙缝里蹦出来的,那脸上都写满了怒意。

青书不敢再说什么,赶紧一路小跑着去了裴彬玢住的流云苑……

流云苑里的南洛璎刚吃的美美,现在就睡的香香。而同样在流云苑里的裴彬玢可就没有南洛璎这样的好闲情了,他躺在床上,一只眼睛半开着,伸着头望向窗外,看着窗棱上印着枝叶的影子,正在随风摆动,想像着那院子里的一树树桃花现在正是开着艳色的时候…….

院子里必是彩蝶飞忙,百鸟鸣叫,此时若是能在塘边的亭子里摆上一壶酒,一边倾听这自然的声音,一边看着徐徐清风吹落那一树的桃花,欣赏着那落英缤纷的美景。或是再叫上三五好友一起小酌几杯,岂非是人生一大悦事。

裴彬玢越是想着平日里快乐的生活,对比着现在自己因为要回避去南洛璎的房里,而不得不在这里装醉睡觉硬躺着床上的无趣,心里越发觉得南洛璎这个灾星惹人讨厌。突然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裴彬玢赶紧闭上眼睛,四平八稳的躺好,就听墨书还没有进门就在门口嚷道:“青书,你小心点,别吵醒了少爷,要知道少爷刚醒来的时候,脾气可大了。”

裴彬玢听完只觉得一阵好笑,这个墨书真是太笨了,说话都有点颠三倒四的,聪明人一听就知道他这是在给自己报信了。

青书似乎就是这样一个十分知情识意的聪明人,他不缓不慢的跟着继续说道:“墨书,你不知道,老爷发脾气了,现在就要见少爷,还说少爷要是叫不醒,就用凉水泼也要泼醒,你说,这不是让我们这些当下人的为难嘛?我那敢用水泼少爷啊,要是能这样就把少爷叫醒,倒是好了,也免了我的为难之事。”

裴彬玢立时睁大了眼睛,啥,爹要用水把自己泼醒,难道他不知道喝醉酒的人全身都是酒热,要真是用凉水泼醒,惊了凉,还不得生病了?爹这是怎么了?

这时候青书,墨书已经推开门走了进来,青书走到裴彬玢的床榻前,轻声的唤道:“少爷,少爷,你好些了嘛?”

裴彬玢十分配合的哼哼了几声,又翻了一个身,拿背对着青书,装着似醒非醒的样子,嘀咕道:“墨书,别吵,我还想再睡会。”

青书与墨书都知道这位大少爷压根就是在装,但青书还是强忍着笑意,一本正经的说道:“少爷,你快醒醒,老爷要见你。”

裴彬玢这才装的一副睡眼矇眬的样子,一双灿若星晨的似开未开般的说道:“爹要见我,什么事?”

青书一边拿过裴彬玢的外衣,服侍他换上,一边说道:“少爷,你昨天夜里是不是醉月楼和人打架了,这家人告到了官府,官差寻到家里来了,老爷可生气了。”

裴彬玢一听,立时想到,这事要是让爹知道,只怕在爹心里会更加不喜欢非烟,一时之间,裴彬玢的心下就凉了大半。

裴彬玢眼眸一转,立时吩咐着墨书先去把这件事禀报给老太太…….

裴彬玢跟着青书到了正厅门口,不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换上一张满不在乎的笑脸,正准备进去,却感觉到柱子另面有人,裴彬玢眉头一动,顺势一绕,只见是么弟裴彬珏,裴彬玢这才又继续笑道:“珏弟,你在这里干什么。”

裴彬珏扁着嘴说道:“娘让我来叫爹一起去屋里吃饭,可是爹却把我赶了出来。”

裴彬玢苦笑了一下,看来弟弟是因为受自己的牵连,凭白受了爹的气了,摸了摸裴彬珏的头,安慰笑道:“你还是快回屋里陪姨娘吃饭吧。”说完停了停,方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轻轻叹道:“爹爹,今天只怕是没有心情再吃饭了。”

裴彬珏没有听到裴彬玢说了些什么,但却总是听自己的母亲提醒过,在这家里一定要听爹的话,听大哥的话,听大娘的话,听……总之自己一定要听话,所以虽然不太明白,但裴彬珏还是点点头道:“嗯,大哥,我回去了。”

裴彬玢望着么弟,宠溺的又揉了揉他的头,笑着说道:“帮大哥向于姨娘问好。”

裴彬珏懂事的点了点头回道:“知道了,我会和娘说的。”

不待裴彬玢再说什么,里面已经传来裴老爷怒浪涛涛的喝声“你这个逆子,还不快进来。”

裴彬玢又换上那副满不在乎的痞子般的笑容,抬步就走了进去,显的十分光棍。

裴老爷看着他那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气的手都哆嗦了一下,顺手拿起一边的茶杯就想砸过去,但终还是压住了胸口的怒气,闷闷的端着茶杯喝了一口茶。

如果裴彬玢这时候一脸猥琐的缩头缩脑的跑进来,裴老爷肯定一茶杯就砸过去了,但现在看着儿子这样一付坦然自若的样子,裴老爷心里的火气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也还在冒,但却也觉得儿子还是有点像个男儿汉。

“呯”的一声,裴老爷把那茶杯放在了案上,盯着裴彬玢说道:“你干的好事,枉你自幼学习诗书礼仪,修行武艺,皆讲的是修身怡德。你可好,你可好,在新婚之夜,夜不归宿。这便罢了,可是你居然是跑到青楼去鬼混,还为了青楼**与人打架,你还真是越来越出息了。这件事要是传了出去,你让我的脸往那摆,你自己的名声又会成什么样子?顶着这样的名声,你以后怎么继承裴家的家业,你说,你说,你说,你说。”裴老爷是越说越气,说到最后,那一连几个你说你说,都是带着三分颤音,真真是怒其所为,却更是恨其不争。

裴彬玢却一脸的满不在乎,眉眼挑了挑,一付轻挑的样子说道:“爹,这有什么,人不风liu枉少年…….”

这句话不异于是火上浇油,裴老爷粗粗的喘了一口气,一下站了起来,喝道:“给我跪下。”

裴彬玢看见裴老爷气的脸都红了,那里还敢多嘴,立时跪在地上。

裴老爷盯着裴彬玢慢慢说道:“你娘生你的时候,差一点难产死了,因为你来的太不容易,又是我裴家的长子嫡孙,所以你娘与你爷爷,NaiNai对你总是格外娇宠,远多过你二弟,么弟与三妹。年少时,你喜武不喜文,我也随你。练武本不是什么坏事,只是习武先习德,可你仗着那点微末的功夫,气跑了几个教习诗文功课的师傅,我只是帮你再请,从来没有对你动过一次手。想起来,真可谓是养不教父之过,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养成了你现在这样无法无天的个Xing,不知礼仪廉耻的德行。好,今天,我就要好好教训教训你这个逆子。”

裴彬玢没想到父亲会说出这么重的话,不由抬头望着裴老爷,眼里满是不可置信。

裴老爷却是扭过头去不再看着裴彬玢,而是对一旁的青书吩咐道:“青书,快去取家法来。今日,我就要教训教训这个不知羞耻的逆子,以正家风。”

---------------------------------------

召唤粉红票!!!有愿意支持的朋友,六月再此鸣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