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南有我君

更新时间:2020-07-31 12:56:16

南有我君 连载中

南有我君

来源:落初 作者:美人妆YM 分类:言情 主角:苏君小姐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美人妆YM的原创小说《南有我君》,主角苏君小姐,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人前,她高冷无双、镇定非常,“郑先生,话不多说,我们打官司吧。”人后,她借酒装醉,将男人扑倒在餐桌上,“不好意思,腿崴了。”初时,狠伐决断、稳重克制的商业巨头郑彦南,对某人曾一脸不耐,“苏小姐,你可真麻烦。”后来,日渐温馨的公寓,一室生春,他嫌某人只顾着小宝不顾他,“宝贝,还有我,放着我来吧。”…………郑深说,庆功宴结束那晚,她亲眼看见苏君将她大哥推进了女厕所。事实上,苏君只是想问,“郑彦南,你是不是有些怕我?”他扔了手上的烟头,“是。”苏君的眼睛瞬间黯淡。郑彦南温柔笑开,声音暗哑,“苏君,我愿意怕你一辈子。”治愈系小甜文一枚!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王薄琳对苏州宴打招呼,苏州宴应了一声,往客厅走,看见了在沙发里坐着的苏君。

苏州宴是个生意人,生意人穿着最讲究,只是苏州宴也不仅仅讲究这一点,近五十岁的人,单看着,他活得像才四十岁的人。

苏君的长相随苏州宴,外人看见,一眼便能知道她是他的女儿。苏州宴年轻的时候,确实长了一张当红小生的脸,这些年经过时间的沉淀,苏州宴不见老,反而越发有成年人的味道。

苏君没起身,她清楚他自然是知道她今天来吃饭的事,彼此看见,苏君朝他低头,喊了一声,“爸爸。”

王易走过去帮他拿衣服,跟他说话。

苏州宴走近,面色单薄,开头那低低的一声哼算是答复了苏君的问候。

他同王易说,“薄琳的事我已经向老秦交代过,明天只管过去,没有人说闲话。”

王薄琳欣喜,“谢谢苏叔叔。”

王易亦是很高兴,跟着他往屋里走,“琳琳这个事真是烦心了她很久,都说小年轻吧,刚工作没经验,是要经历一些磨炼,但那些董事办的也不能老这样追着她不放,琳琳她满努力了……”

“事情已经解决了,多说无意。”

苏州宴让王易止步,他进卫生间洗了个手。

洗完手出来,他的视线转了一圈,看见依然在沙发垫上端坐的苏君,对她说,“上来一趟。”

苏君起身,跟着他上楼了。

苏君临上楼,王易在她身边说,“君君,马上就开饭了啊。”

苏君停住脚步,低头看向她,“你放心,不会聊太久。”

王易尴尬地笑,“哎哟,你们父女俩难得见一回面,是要多聊聊的,阿姨说错话了,这就去吩咐刘嫂,叫她把灶子上的汤继续再热着。”

苏君蹙了蹙眉,没再看向她,转而看向她身后站着的王薄琳。

王薄琳猛然被她盯住,心里不大畅快。

气还没提起,苏君就挪开了眼,转身上楼去了。

王薄琳打小就有些怵苏君,苏君冷淡,年龄又比她大,她们俩没话聊,而且苏君,和她不一样。

“妈妈,苏君姐的事,你就不要多掺和了。”

“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话,你妈妈我什么时候掺和她的事了。”

苏州宴在书房等着苏君,苏君走进书房,见他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个装饰盒。

盒里是一块手表。

苏州宴将手表从书桌这头推过来,“拿着吧。”

苏君打开了盒盖,有那么一刹那,心里还是有波动的。

她从小没有什么爱好,只是格外喜欢收集手表,这款叫梵达的手表,是葡萄牙一个比较小众的品牌,却早已经停产,市面上想看也看不到了。

在慕尼黑的公寓,她有一面墙的手表,但在诸多手表中,她唯独钟爱梵达。

“听说瑞思琪想召你重新回去,公司高管也是请了你数次,”苏州宴用眼神打量她,“看来你是不打算再回去了,这样也很好,既然闲下来的话,不如就到阳华来吧。”

阳华是苏州宴的母公司。

苏君按着手表的手生生停住,她垂眸。

看来这礼物不好拿。

苏君性格冷淡,有一点好,若是脸上有什么其他表情,能让对方一目了然。

苏州宴将她略有停顿的动作看在了眼里。

苏君思索两秒,还是拿起了他赠送的礼物,梵达珍贵,她可以不跟他争这一时的口舌之快。

“不去瑞思琪,并非是有矛盾,”余下的话苏君不想多做解释,她好奇,“你是怎么知道的?”

知道她这些工作上的细事。

苏州宴坦荡承认,“约投行的老金吃过两顿饭,”要想了解她,是件简单又不简单的事,“东西收下了,下去吧,也该开饭了。”

“嗯。”

这天见过了苏州宴,没想到两天后的傍晚,又看见了他。

这样频繁地撞见她,真的是一件从前没遇到过的事。

虽然她这两天和郑彦南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同处一个屋檐下,但郑彦南惜字如金,他们是一句简单的交流都没有。

双方都是通过律师打交道,效率出奇的快,到了这个星期六,她的律师给她打电话,告知她,对方代理人同律师想约她在红栏小馆见一面,预备做最后的协商。

其实大可不用协商,她的态度十分明确,但为了尊重对方的律师,见一面也无妨。

说好是七点半到。

苏君不紧不慢,赶到的时候,正好是七点二十。

前台领她进馆,她说里头有预约,可以自己进去。

人刚穿过弄堂,走到玻璃门边,手按在门把手上,正要推门进去,不料眼睛视线太好,就看见了苏州宴。

倘若只看见了苏州宴,她不会这样止步于门前。

做投行的,苏君有一个极大的优点,便是记忆好,短时间内见过的人,还那么有印象,她基本上再见绝不会认错。

在红栏小馆里,她同时也看见了那天在楼道边撞到过她的女学生。

傍晚正是金碧辉煌初登场的时候,时间刚刚好,馆内气氛小资得醉人,最适宜做些文雅的事。

苏君没看见太多,只看见了苏州宴领着这名女学生往馆里头走,在西南角的位置坐下。

她如果就这样进去……

所以临时改了主意,手从门把手上松开,就这样退了出来。

这件事她暂时没有办法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

转身说走就走了。

她转身离去,便不会知道她在门边迟疑时,有人早已经看见了他。

郑彦南抬手表看时间,往门口望去,刚好看见了她。

他看见了她,她像是没有看见他,视线不知道飘悠到了哪里去,大概停了五秒钟,她忽然转身就走了。

绕是他的面色静如湖水,但还是忍不住挑了挑眉。

等到七点三十钟整,坐在他对面的对方律师接到了一个电话。

律师起身去接电话,一分钟左右,再回来,律师真挚道歉,“不好意思,郑先生,我方代理人因为临时出了些急事,所以一时赶不来这里,今晚这个的邀谈怕是不能再继续了,郑先生,我们下次再约。”

郑彦南抬头,向门口的方向多望了一眼。

他笑,“嗯,理解,那下次再说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