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落霞传记花与剑

更新时间:2021-02-23 23:06:39

落霞传记花与剑 已完结

落霞传记花与剑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悲丹枫 分类:玄幻 主角:陈羽剑刘晨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落霞传记花与剑》的小说,是作者悲丹枫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                仙风拂吹四海岸,                 剑仗江湖五洲闯。                 奇缘维系断愁肠,                 侠骨依旧合青丹。                 传记永留余心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听说刘大连尸体都不见了,顿时四周炸开了似的,二人感到在青天白日中也有一阵寒气迫来。陈羽剑喊停了,说:“吵什么,这般事就吵成这样,还是纪律部队来的?不见了尸体官府回立案,视察还是要进行,劳烦雷大人带路。”

雷烁阴沉着脸,带二人往演兵场出发,一路走去,二人还在思索着。过郊外时,羽剑见一小山岗上有对坟,却是有好几百兵马守住。陈羽剑问到:“这是谁人之墓,竟有重兵把守?”

雷烁淡淡地说:“回将军,这只是一对打铁夫妇的坟墓,一夜陷洞,掉了一男子入内,救援之人皆不复出,夜夜传来哀鸣之声,弄的民心不按,遂派兵驻守。”

陈羽剑下马走前见是两碑已是残旧不堪,一面上刻“无名铁匠墓”,另一面刻“无名铁匠之妻墓”,虽是随便,却似有意如此一般。转过墓后,见两碑各刻诗句,一:“寒光冷冷铁剑凌,炎中辗转火无声。”一:“夜空无言急风平,双锋一起万马征。”

陈羽剑拭了拭上面的尘土,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陈羽剑对张敏菁说:“走,我俩下去看看。”

雷烁听到说未来国主要下去探险,虽是落难太子也不敢轻易怠慢,连忙拦住,说:“万万不可,将军金躯,倘若有何差池,下官担当不起啊!”

陈羽剑说:“迷信之事一起二止,若此下去,你也担当不了,倘若我一定要下,雷大人还是拦不住的吧?”

雷烁无奈,说:“备绳索,调五百人来,本官亲自前往!”

陈羽剑叹道:“还是雷大人最有雷气(雷气:方言:有义气之说)啊。”

雷烁有种被玩的感觉。沿着长绳,众人下道其中,竟是一各宽大的墓洞,在当时能建造这么大的墓洞价钱是十分昂贵的,一对普通打铁人家是绝对支付不起的。雷烁细心察看墙壁,发现削砌地不像人工之所为,他忽然觉得脚下一滑,连忙大动作地退后几步,只见是踢到一个髑髅,髑髅下的衣服虽然被腐烂地七七八八,不过仍可分辨出使一件官服,雷烁大惊,觉得自己和地上那个相差的不过是时间问题。二人继续前进,而余人只敢远远地跟着。

这时飘来了一阵呛鼻的紫烟,使众人止步不前,忽从内跑出一只黑影,吓得士兵退后几尺!从队伍中跳出两个人,其身着黄袍,手持红剑,背一大书,一说:“蜀山弟子玄念在此,妖魅速速投降!”玄念挥剑砍妖,另一则托起大书,念起咒文:“太极八方,五行归心,仙书一展,气吞红尘!——奇术?书妖!”从书中展出一方红光将妖怪吸入!

众人大呼,玄念说:“玄机师弟与我入内一探,奈何里是妖气迫人,请诸位勿往。”说罢便冲入一片迷雾中。稍倾,忽闻一声爆炸,方才的大书炸飞而出,众人大惊,三人连忙走前,见玄机已是身首异处,玄念则拖着残躯爬出,挣扎着说:“逃,快……”未待反应,玄念已是被一道黑光划开两半!士兵顿时各自跑散,忽从雾中飞出黑光不计,羽剑走前一步,使一“八卦?铁盾”只见一块方寸的气化铁盾护住了几人的身体,张敏菁战战兢兢地缩在陈羽剑的怀里,看着那些拼了命要往外逃的士兵一个个在黑光闪过后化为一截截的残肢,或许还来不及呼喊声。

不一会儿,只见已是满地死尸,黑光都散回雾中。陈羽剑收起法象,刚想入去却被张敏菁拦住,眼眶中闪着泪光,说:“连蜀山弟子也不够打,你进去不就是白送性命”

雷烁说:”将军,快离开,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陈羽剑有些犹豫,忽闻雾中有一阵小孩哭声,他二话不说连忙冲入,二人无奈快步跟上。

渡过一阵密不见影的雾障,不见何人,却是一堂,中有一台,上有一剑,三人刚欲上前,剑却是飞起指向三人!

陈羽剑飞出一排定止符以挡却是皆被剑穿破!剑取过来直向雷烁,陈羽剑忙将其拉开,剑于上空旋两圈后忽刺向角落处,只闻传来的几声碰击,忽见上次的白衣女子蓦地出现在被剑所困!剑又刺下,女子且是持剑以挡,不敌,陈羽剑一个飞身跃起捉住剑柄,忽剑暴动,拖着他乱撞,划得满身是伤!忽见又立于地上被剑带着狂舞起来,动作之乱使人见之心寒,看是用剑却见处处欲自刺一般,连羽剑自己也不知所措。剑突然闪了一下,陈羽剑忙将剑插于地上,张敏菁跑前帮羽剑包扎伤口,女子走来,出神地望着剑。

陈羽剑喘过气来,对她说:“姑娘,你想要这把剑,我送你?”

其显得有些惊讶但很快又平静了,羽剑把剑递去,女子迟疑了一下,长长的眼睫舒了开,把剑推回,说:“不必了。”说着就往外走去。

朗月当空,稀疏的星星遥遥地点缀着夜空,陈羽剑对剑想着今早的事却使其无心睡眠,这种感觉是第一次出现的,于是决定带着剑出外走走,睡不着的人都喜欢这个,他心中暗暗笑着。不经意地走到河畔,是被一阵冷冷的笛音引来的,顺流而下,只见女子独依柳下低低弄笛,陈羽剑只是远远的听着,像那片夜空。一曲罢后,女子站起身来,对着溪水唱道:“苇芦悠悠,有一行白鹭迎头,声声慢,略带唏嘘,略带哀愁,我意随水向西投,不知何人再复流。值半夏荷叶塘下缪,不再求……”

女子哽咽了,羽剑走了前去坐下,和唱道:“十六载,何失有,心之意,猜不透。失意日太够,已经足够。华山之巅展翅翱,洞庭湖心轻帆舟。明英雄本色剑锋走,休再踌!”

女子定了一下,陈羽剑心想:“师傅教的果然有用。”

女子眼中始终保持一种深沉的无奈,陈羽剑说:“给。”说着把剑递去,女子的手有些颤抖,说:“你为何把这么重要的剑给我?”

陈羽剑看了看,笑着说:“宝剑配佳人嘛,我欠你一个人情,你又不让我还,唯有赠剑交友罢了。”

女子恢复冷静,中却带一丝愤怒地说:“朋友?……我没有朋友,在这个充满欺诈的世界里,我只有自己,人类的历史不过是一部尔虞我诈的悲剧罢了,人类却不知自身是一件道具,妄想称王称霸!你难道忘了那段惨痛的经历?!”

陈羽剑还没听过这么多名词,一时一脸无知地望着其。女子显得有些失望于无奈,只是苦笑着。

陈羽剑说:“过去的已不重要,何不以全新的目光去欣赏世界,有一朋友不已足够了?”

女子说:“十分感谢你连我是谁也不知就和我说这么多,但,国恨家仇,你能忘,我不敢忘。”说罢离去,陈羽剑问到:“在下陈羽剑斗敢认识,未知姑娘芳名?”

其说:“杜蘅。”未及羽剑复言,眼前剩下的只有那片夜空,一切很安静,仿似什么也没发生过,从来没有。

早上,羽剑与雷烁于堂中商量着些政事。雷烁说到:“国都近来是义军突起,禁卫军人马不足,恐怕难以镇压,不知将军有何见解?”丰城是离国都最近的军基,先通知远些的军基,再从这调兵援助。不知有几兵?”

雷烁暗计了一下,说:“恐怕是远兵难调,今年并无外族侵入这边,遂解散了大部分兵马,只剩下十万常务兵,丰城的地位越发架空了。”

陈羽剑不悦,说:“定又是王里的意思吧。”

雷烁说:“朝廷为了巩固中央政权唯有削弱地方兵力,这在历朝历代也是屡见不鲜。”

陈羽剑说:“先调五万,顺便奏一本上去。”雷烁自打发人领兵而去,陈羽剑无聊之至遂取出那把从墓洞中获得的长剑细细擦拭着。雷烁见到,说:“将军自上次墓穴一探后便对此锈剑爱不释手,难道是件价值连城之物?”说着把头奏过去看着,陈羽剑摇摇头,说:“我也不知,只是对此剑有一种亲切感。”

雷烁说:“下官阅剑无数,未尝见过这般造型奇怪的剑。”说着从架上取下一本尘封的古册,掀了掀,说:“册中记载过下官先祖雷焕曾挖得一剑,说是剑长尺,宽相余,重却是时重时轻,剑身釉黑发光,剑柄稍长于常剑,其锋芒所向则是所向披靡,尝发黑气几刻,剑资未详,灵犀之极,时人未见及。死后……”雷烁将册合上放好,听得入迷的陈羽剑问到:“册中所描之剑正与吾剑相当,其下落如何?”

雷烁说:“少主莫急,册中所记我已道出,中断之书未可尽信。”

陈羽剑一下子泄了气,雷烁说:“下官曾于街头巷尾听及相关传说,未知将军感兴趣否?”

陈羽剑连忙点头示意。雷烁微笑着说:“有一说言剑本成双,挖得时即化双白龙潜水而去,却似居于此,保佑了丰城风调雨顺,才使此处由一个小山村变成丰收之城,而今还成为了大陈军事基地,还真托大陈之福啊!”

雷烁故意停顿了下来,但陈羽剑对于大陈不感兴趣,遂也没听出雷烁的弦外之音,只是催促着说:“如此传奇不只是空谈吧?雷大人快说下去啊。”

雷烁续说:“十几年前,此处的双白龙庙可是到处可见,香烛鼎盛,可惜不知突然在哪里来了群不知说什么话的人,大肆破坏古建筑群,他们一个中原走狗宣称他们是大鹰使者,要统治我们的思想文化,哼!幸亏大陈国军平定的外贼,把丰城纳下,但那些双白龙庙就由于种种原因而被人们遗忘,说起来还是令人义愤填膺。还有一说就是剑是和急病而死的先祖陪藏了,只是在移墓时却发现剑已不见,却没被盗痕迹,一拖就是这些年,也就没人去关注这些早已不新鲜的事了。”

陈羽剑站起,豁然说:“剑为什么而出现的原因已不重要了,用得上手则可。”说着舞了起来,却是觉得剑越发不听使唤,仿佛是想自己动了!不知是剑的原因还是手的原因,陈羽剑也不敢玩了,连忙把剑收好,二人各自散去。

几日后的一个深夜,陈羽剑从梦中被吵醒,奇怪之际感到外面异常纷乱似的,也没多想,提剑走了出去视察。刚走出,却见雷烁跑来报:“外寇突然袭击,烧了我军粮仓病营,我已派兵去抗!”陈羽剑捉住其问:“可见敏菁,敏菁,敏菁啊!?”

雷烁答到:“下官无暇顾及,不曾见,将军你现在应……”

陈羽剑打断说:“雷大人先去布阵,我去去就回。”未及雷烁反应羽剑早已跑远。

将近张敏菁房时见内有骚动之声,陈羽剑连忙破门而入,见有几个敌兵捉住她正欲逃跑!陈羽剑跑前拔剑说:“敌贼休得嚣张,看剑!”

打了几个回合,对方渐不敌,飞来了一排飞刀,羽剑摆袖以挡,却见飞刀染起一阵令人窒息的烟雾,追出时却在已不见了人影,回至前线,雷烁说:“敌军方才已撤!”

陈羽剑大怒,捉起敌兵一具尸体往上抛起,青铜古剑一剑将它划成两半,喊道:“我陈羽剑与你不共戴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