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洗魂鉴

更新时间:2020-08-12 17:11:58

洗魂鉴 已完结

洗魂鉴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雍七钗 分类:玄幻 主角:祖孙小树林 人气:

新书《洗魂鉴》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雍七钗,主角祖孙小树林,是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从不弃到殷麟,从落魄少年到绝世高手,且看阴体之子如何在洗魂中翻云弄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已经大亮了。

不弃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屋子里又只剩下他一人。他撑着坐起来,整个人像浸入水洗一般,灰色道袍湿漉漉的,可肩上和腹部的伤势隐隐约约地却没有了昨日那股钻心的疼痛,好了很多。

不弃想到了什么,面上一喜,连忙端正坐好细细感受自己身体内的变化。

下丹田的位置开出拳头大小的一个真空地带,里面流动着五缕细若游丝的白线,白线约只有半寸长,却比头发丝要细上数倍,若不是仔细去查看根本看不出来。不弃顿时有些失望,他现在大概还在炼气的引这一层,恐怕要把这拳头大小的洞给填满了才会到融。

自己一个晚上才修炼出这五缕头发丝,以这样的速度下去,恐怕两个月后还没有顺利进入融,更别说要筑基了。不弃回想起雪狼王笃定的语气,不由得暗自蹙眉,难道是自己在修炼的时候忽略了哪些重要的环节?看来还是要等雪狼王下次来时细细询问一番,念及此,他才伸伸懒腰。

不弃微眯着眼,窗外的光线略微刺眼,光?!

他一个鲤鱼打挺便跳起来,边往外冲边把鞋子套在脚上。玉简上说得清清楚楚,每一位新入宗的灰衣弟子必须在辰时之前到厨房后边的小树林领取功课。昨日自己惹祸上身灰头土脸地便回了屋,要是今日再不去,指不定要受到什么惩罚呢。

修炼要做,功课也必须完成。

远远的,不弃便闻到了一股饭菜的飘香,他拍拍脸,慢慢咧开嘴角加快步伐,昨日里与赵信对峙的阴冷和对雪狼王谈判时的谨慎逐渐变得纯真,仿若换了个人。

从厨房一旁绕过去,木柴断裂的声音此起彼伏。

上百来个穿着灰色衣袍的弟子无一例外地都拿着大斧将眼前的一捆柴火劈细小的几节,都是一些8,9岁的孩童,还没比斧子高上许多,还没劈的几下便已经气喘吁吁了。

约莫有一个6岁弟子,看起来特别的柔弱,小胳膊细腿的,灰色的道袍穿在身上也是松松垮垮的样子。他才将斧子抬起三次浑身便像松散了一般,一屁股坐在地上直喘着,其他弟子完成自己手边的功课已经很是费劲了,根本腾不出手来帮他。

不弃刚想走过去,一个高大的身影便越过了他,一阵熏人的酒气味蔓延开,很是刺鼻。那人站在跌坐在地的那个弟子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挡住了光阳,投下一片阴影。

风,停住了,树梢上的叶子也停止了摆动。

大家都不由自主地停下了手上的事,纷纷将目光转向这边,便是连不弃也屏住了呼吸。

小弟子坐在地上怯怯的,似被那人震住了,眼眶中波光流转,一些晶莹透明的东西顺着脸颊流下来。那人什么都不说,把别在腰间的葫芦酒瓶取下,仰起头便灌了一口酒,浓重的酒气散开,小弟子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浅灰色的裤子渐渐晕上一层深色,竟是被吓得失禁了。

周边的灰色弟子都笑得直不起腰来,那人转过头,淡淡地往周围扫了一眼:全部愣着干嘛呢,一担柴火的功课都做完了?

仅一句话,大家犹如被扼住了咽喉,立即鸦雀无声。

直到这时,不弃才看清楚他的模样。那人的衣襟打开着,脖颈上还残留着酒渍,下巴上的胡渣很久没刮了。不弃觉得很奇怪,明明是书生模样的打扮,却是透着一股颓靡的气息,特别是那双眼睛,明明是黝黑的,却看不到里边散发的任何神彩,像一口古井。

那人散乱的头发并不是黑色的,而是灰色夹杂着白丝,与年轻的脸庞并不相符。

忽然间,他看到了不弃,愣了一会儿,视线似乎要将人给灼穿,他深深吸了几口气,才将心底那股莫名的感觉压下。

你,两担柴。

好久,他才开口,说着那人往嘴里又灌入一口酒,竟也不再看跌倒在地那个小弟子,径直离开了。

直到他远走了,议论声才开始响起。

小弟子已经止住了哭,只是把尿撒在裤子上他显得略微尴尬,两只手把脸给捂住,慢慢爬起来,可能坐得久了腿麻了动作略显得滑稽。

不弃站在他身边,想伸手扶他,却被小弟子不领情地拍开:我才不要你们假惺惺。站起来后,他也不去换裤子,自个拖着大斧子走到一个角落中。

其他弟子瞧了瞧他们两人,有同情有怜悯也有幸灾乐祸。

你也别太在意,那个小孩很古怪,对所有人都爱理不理的样子。我叫李壮,你叫做什么?其中一个浓眉大眼的弟子,看起来很是憨厚,他走到不弃身边拍拍他肩膀

刚刚那是谁?不弃指着先前书生模样那人离开的方向。

他啊,李壮心有余悸,他是林逸竹大师兄,负责监督我们的砍柴这项功课的。你也真是够倒霉的,才迟到一次便被他惩罚,前些天我们做功课的时候他一直没有出现。

不弃暗暗觉得庆幸,想来刚刚两担木柴只是对于今日迟到的惩罚,

喏,柴火和斧子在厨房那里领。李壮想了想,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他一拍脑袋,说了那么多,你却是连名字都没告诉我。

不弃愣住了,他哪里有名字,这么多年来和爷爷朝夕相处,爷爷总是唤他不弃。可不弃却也知道,这根本不算名字,只是一个代称。现在换一个环境,要告诉别人自己的名字了,该用什么好呢?他咬着唇思忖了片刻,灵光一闪,脑袋中忽然出现了玉铺中老掌管拿给他看的那块玉。

他忆得,那块玉通体呈淡紫色,上边有一条龙首尾相接的模样,龙头和龙尾都雕琢着一个圆珠子,一副巨龙戏珠图。一块块的鳞片晶莹剔透,散发着温润的光,或许是父亲留给他的物品,他一眼便喜欢上了这玉佩。鳞与麟同音,麒麟又是上古时期的神兽之首,蕴有瑞气吉祥的含义,既然如此,他的名字便是麟吧。

殷麟,不弃对着李壮说,我叫殷麟。

李壮摇摇头:好奇怪的名字。

说是监督,可林逸竹除了刚刚出现那一会儿,殷麟便再没见过他,大概又是躺在角落里喝酒吧。他自觉地从厨房中取了两担柴火,又取了一把斧子。不仅是斧子很沉,便是两担柴火也是甸甸的,殷麟足足往厨房中来回跑了两次才把东西搬到小树林中。

穿着这身粗布衣服,殷麟感到浑身不自在,他老感觉布料接触手臂,滑滑的。

殷麟把捆着柴火的细绳解开,将其中一块看起来稍微方正一点的大木块放在地面上,身体微微后仰,试着将大斧子举起。

刚刚斧子拿在手上很低,还不觉得有什么,可现在一旦举高便感觉用上了吃奶的劲儿也不顶事儿,身体摇晃着,斧子前后摇摆看着竟是不稳即将坠落。

嘭的一声响声,树林中惊起了一群飞鸟,落叶纷飞。

斧子挥过,摆在地上的大木块被凌厉的刃锋刮着,晃了一会儿便倒下。殷麟愕然,显然其他弟子的情况也不是太好,木块的韧性与斧头的重量都不是他们这个年纪可以轻松接受的。原以为灰衣弟子便是打杂的,没想到在一定程度却也可以锻炼臂力和腰腹。

殷麟苦笑着揉了揉肩膀,那里脱臼后还没有完成愈合。

他试着放低了身子,压低重心,尽量用一种最省力的办法。斧刃再次和木块接触,嘭,这一下,木块倒没有倒下,斧刃稳稳地扎在木块上,留下一条小小的缝隙。

李壮注意到这边的情况,笑着说:这阑迦宗果真就是不一样,连木块也长得比别处的要结实。山上的灵气充沛,这些树也变成了灵树,就这样砍掉当柴火烧怪可惜的。

殷麟没有听着李壮的话,他现在整个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这木块和斧子上。运起力气,他再次拿起大斧子,从背面看去,小小的儿弯着膝盖,似被手上的大物给压弯了直不起来。斧子再一次与木块接触,这一次,在原来浅浅的细缝上又加深了一条痕迹。

临近午时,光线透过小树林投下一个个铜钱大小的光斑,空气中弥漫的热气升腾着。小树林中的弟子都陆陆续续离开了,阳光很是耀眼,连那成片的枝叶也遮不住这会儿的热烈。一粒粒的汗水从额头上渗出,滑过脸颊,再顺着后背流下去,清晰的触感。殷麟伸手抹了抹眼角上的汗粒,咸涩的水滑入眼中,很不舒服。

李壮背着细柴经过殷麟身边时,把木柴往地上一放:你这样也不是办法,我来帮你,咱们一起速度快一些,把这些木块砍完后好去吃中饭。今天才下肚三个馒头,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殷麟也不矫情,道了声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