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海洋魔法师

更新时间:2020-07-31 12:32:51

海洋魔法师 连载中

海洋魔法师

来源:落初 作者:底盘 分类:玄幻 主角:海提斯子成 人气:

经典小说《海洋魔法师》由底盘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海提斯子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海提斯拥有水魔法天赋,海提斯被训练过将近十年的海中生存,海提还是一个大胖子,海提斯将称霸海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众人分明看到,海提斯脸上那两嘟噜肥肉,因为紧绷而不再颤抖。

海提斯站在战士身后,手拿匕首,一阵踌躇。

东神赐帝国的旅客,误以为海提斯正在遭受良心的谴责,正在道德的海洋中挣扎着摇摆不定。

但是,天天生活在刀光剑影滔天巨浪中的海盗,却一眼就看透了海提斯的本质。

这个胆小的胖子,根本不知道怎么下手!

海盗大汉笑吟吟地走了过来,“看好喽……”

一把薅住一名战士的头发,膝盖先前死死顶住战士的后背,将战士的脖子尽可能地拉长。

长刀架在战士的脖子上,无视战士眼神中的哀求和绝望,笑呵呵地对着海提斯说道:“手脚同时用力,完全控制住这个家伙,刀放到这里……对,就是这样……用力……”

那轻声细语的口气,就像是东神赐帝国智慧馆中的学者,在教授学徒如何解剖一只青蛙。

一道血剑激射,将甲板上铺满血腥,汇同到原有的赭红色中,不分彼此。

“道格拉斯,你这个混蛋,你就不能看着点……这件皮甲是我上个月才抢来的……”

一名海盗一边大叫,一边厌恶地擦去皮甲上沾染的血腥,无聊的海盗们,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海盗大汉无奈地耸耸肩,放开手中战士的头发,任凭他无力地倒在甲板上,任凭粘稠的血液四处流淌。

笑声渐歇,所有人的目光全部看向海提斯。

上步,一把薅住战士的头发,为了防止打滑,竟然还挽了个节。

抬腿,用膝盖死死顶住战士的后背。

战士的脖子被拉得老长,在明媚的阳光下,海提斯可以看到战士脖子上青筋暴跳,就像是一条蜿蜒而丑陋的蛇。

将匕首搭在战士的脖子上,锋利的匕首在海提斯的颤抖下也抖动起来,几乎放上去的一瞬间,战士的脖子上就被划破,一滴鲜血流出,混合着战士的汗水,在脖子上留下一条清晰而又刺目的痕迹。

被控制住的战士死死盯着海提斯,眼神中,是不甘,是怨怼。

“真神……是不会……放过你的……”

战士费尽力气,留下了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一句话。

“你是看不到了……当初你们抓我的时候……你没有想到现在吧……”

海提斯用只有两个人能够听到的声音,轻轻说道。

眼神中,狠戾,一闪而过。

匕首拉动,缓慢而又坚定的划过战士的脖颈,鲜血淋淋而下,待掠过那条蜿蜒的蛇,浓稠而又黯淡的血液喷涌而出。

东神赐帝国的商旅,全部目瞪口呆,傻傻地看着缓慢拉动的匕首,在战士的脖颈上留下一条恐怖而又血腥的伤口。

这个海提斯竟然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左手拼命的拉动下,让伤口在变得更加巨大,众人仿佛听到了一种撕裂的声音!

就连以杀人为乐的海盗,都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绵绵团团的海提斯,真动起手来,竟然如此坚定而残忍!

“哇……”

终于有人受不了海提斯所制造的血腥,翻江倒海地吐了出来。

海提斯紧抓着匕首,狠狠一拉,一道光华掠过所有人的心头。

鲜血喷洒,刺痛了所有人的双眼。

战士倒了下去,口中发出无意识的“嗬嗬”声,让整个甲板上为之一静。

海提斯的脸上溅上了几滴鲜血,正随着腮帮子上那两嘟噜肥肉不停颤抖,第一次杀人的经历,让他紧闭上双眼,不敢再看死去的战士。

商旅们全傻了。

在海盗的教导下,海提斯竟然真的一刀杀死了同行的战士,除了开头结束时候的慌乱,海提斯在杀人的时候,居然有种令人动容的坚决。

这是怎么一回事!?

突然,惊呼声响起。

睁眼,只见一柄长刀呼啸而来。

海提斯一屁股坐在甲板上,这才堪堪躲过了偷袭而来的长刀。

“你说过不杀我们的……”海提斯喊得撕心裂肺。

“我是说杀掉‘两个’,才会饶了你们……你杀了几个?”海盗大汉一点也没有耍赖皮的羞愧,反倒是兴趣盎然地拎着长刀,满甲板追杀着海提斯。

其他海盗仿佛早就这个这个家伙会食言,全都嘻嘻哈哈地看着他追杀海提斯。

只不过现在的喧闹中,多出了一种做作的意味,无论是追击在海提斯身后的大汉,还是哈哈大笑的海盗们,都在用自己夸张的动作和笑声,竭力掩饰自己眼底最深处的惊讶和惶恐。

出乎意料。

满身肥肉的海提斯,竟然表现出和他体型完全不相称的敏捷,虽然动作看起来并不好看,但是每一次都能轻松自如地躲过海盗大汉的长刀。

而且……躲避得还很……幽默。

明明长刀离他两英尺远,海提斯愣能一个鹞子翻身扑到在甲板上。不但如此,海提斯在躲避的时候还咿咿呀呀的大喊,仿佛海盗大汉放出了传说中的斗气剑芒,隔空就能打得海提斯凄惨无比。

这是……耍胖猴呢!?

很多海盗已经乐得肚子疼,倒在甲板上打滚,还有很多看热闹的家伙,居然给海提斯喊起好来。

一时之间,叫好声,欢笑声,海提斯夸张的叫喊声,充斥着整条海盗船,就算君士坦丁堡圣诞日的广场上,都没有这么热闹。

东神赐帝国商旅,面面相觑。

“够了!”

一声断喝,截断了海盗们的快乐。

一位中年人出现在海盗船尾楼上,正气愤地看着甲板上的一切。

硕大的鹰钩鼻子破坏了他脸上的平衡,让这位中年人看起来,显得有些阴冷。

事实上,自从中年人一出现,所有闹腾的海盗全部消停了下来,就连海盗大汉,也停下了追击海提斯的脚步。

“这里是爱琴海,还是东神赐帝国的领海!你们叫得这么大声……怕别人不知道你们是海盗么!?怕东神赐帝国的海军找不到你们么!?”

鹰钩鼻子环视了一眼甲板上的水手,所有人都低头不敢和他对视,最后将目光转向了那个海盗大汉。

“怎么回事?”

海盗大汉说了一半就被打断了,鹰钩鼻子厌恶地看了看甲板上逐渐凝固的血浆,又看了看海提斯和那群瑟瑟发抖的东神赐帝国的商旅,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就像要轰走烦人的苍蝇。

“尽快处理了……还有……把甲板冲洗干净……”

说罢,转身,就要回船舱。

“等等……”

海提斯说话了。

“不要杀我……我知道附近的海图,我懂航海,我会用六分仪……我可以给你们做向导……”

“你怎么会懂航海的?”海提斯的话让鹰钩鼻子来了兴趣。

“我是君士坦丁堡智慧馆的学徒,学过航海……我还在那里还见过这里的航海图……另外……”海提斯指了指船头翘起的龙骨,“你们需要一个向导……”

仿佛知道现在的这个机会是他最后生的希望,海提斯言语急切,尽量用最简单的语言证明自己的作用。

鹰钩鼻子仔细看了看海提斯,黑发黑眼,一看就是东神赐帝国的本地人,一身白花花的肥肉也说明这个家伙肯定没有从事过什么体力劳动,也许真的是智慧馆中的学徒呢……

最关键的是,海提斯随手指向的龙骨,更是说明这个海提斯一眼就看出了自己这艘海盗的秘密……

“把他留下……”

鹰钩鼻子的话,让海提斯长长出了一口气。

转身看向海盗大汉,发现他眼中的狠戾一闪而过,转身看向那些商旅,海提斯咬了咬牙,一指挤成一团的东神赐帝国的商旅,大声说道:“放开他们,我就给你做向导……”

商旅们面面相觑。

面对着残忍的海盗,竟然还在为自己这些素不相识的人,寻求着万分之一逃生的希望。

这还是刚才残杀战士的那个海提斯么!?

鹰钩鼻子被气乐了,还真没有见过这样得寸进尺的海提斯。

“把他们都扔到海里,是死是活,就看真神的选择了……至于你……”鹰钩鼻子看着海提斯,冷冷一笑,“我并不一定需要一个向导……也许你的体型,更适合做一个划桨的奴隶……”

打开舱门,一股恶臭扑面而来。

大海的腥臭,人体的汗臭,木头的腐臭,还有好多海提斯分辨不出来的味道,混合在一起,直熏得海提斯头晕眼花,恨不得直接吐出来。

“进去!”

海盗飞起一脚,把海提斯踹了进去,自己站在门口高声大喊:

“老恰里,来新人了,注意别弄死喽,尾楼的那位老爷好像有用……”

“好咧……”

海提斯被熏得实在受不了了,亮晶晶的泪花就在眼窝里面打转,根本没有注意身边对话的内容,只觉得有人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后背传来一股大力,自己二百三十磅的身体就腾空而起。

迷迷糊糊地被扔在一块长条木板上,刚刚转身,一张凶恶的大脸就出现在眼前,近在咫尺。

“小子,给我听清楚!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有什么用,到了这里,就要好好听话!卖力!干活!才能有你一口饭吃!别给我惹麻烦!听到没有!?”

“是是是……”

海提斯赶紧没口子地答应,才让被叫做“老恰里”的海盗放过了他。

海提斯坐下之后,强忍着呕吐的冲动,开始观察周围的情况。

这是一艘中型商船改造成的海盗船,虽然在改造的过程中,细心的海盗,特意参照达尼斯大陆南部海域的造船风格,为商船增加了甲板,采用了三角形的风帆,但是海提斯还是一眼就看出了他的出处。

海盗的改装,虽然让这艘商船看起来更像一艘行走在地中海的内夫型船,但是海盗们的改装根本更改不了商船的主体结构。

海提斯知道,这艘海盗船应该是来自达尼斯大陆的北部海域,因为,船身的制作方法,采用的是非常典型的搭接法。

“比陆地更广阔的,是海洋……”

“比海洋更广阔的,是天空……”

“比天空更广阔的,是真神的胸怀……”

这是达尼斯大陆上民众耳闻能详的小诗,不去谈它的宗教色彩,仅仅第一句,就告诉了人们,在达尼斯大陆周围,是广阔到无垠的大海。

事实上,达尼斯大陆除了最东端的君士坦丁堡区域和魔族大陆接壤之外,四周全部被一片汪洋包围。

千年以来,达尼斯大陆上的人们,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对这片汪洋的探索,北方的北海,波罗的海,西方的大西洋,南方的地中海,爱琴海,全部留下过达尼斯大陆先祖光辉的足迹。

在这样的情况下,经过千年的发展,达尼斯大陆南北两方,在造船的技术上,也发展出很多迥然不同的技术来。

而船身用搭接法制作,就是达尼斯大陆北部比较流行也比较独特的造船工艺,这种工艺,和达尼斯南部的平接法完全不同。

另外,海盗船船头高高跷起的龙骨,是一种典型的达尼斯北部海域造船风格。

海提斯也是基于这两点,一眼看出了这艘海盗船的出处。

不过,即使看出来这艘海盗船的家乡在哪里,对改善海提斯现在的处境,却一点帮助都没有。

七八十名奴隶,拥挤在狭小的空间之中,忍受着熏人的恶臭,坐在木板上卖力却麻木的划动木桨,张狂而凶恶的看守老恰里,无一都在告诉海提斯,现在真不是研究南北造船技术区别的好时间。

海提斯轻轻叹了口气,轻柔地抚摸着自己肚子上像轮胎一样白花花的肥肉,忧郁而沧桑。

“这几天……能吃饱饭么……”

“吃饱饭?别做梦了!能活着就不错了……”

说话的是海提斯身边的大汉,光头,全身肌肉虬结,暴力特征相当明显。

“快拿着,用力划……”

大汉向里面又坐了坐,将手中的船桨的木柄递给海提斯。

“老恰里正在看你,不想挨鞭子就快点……”

海提斯一想到老恰里手中的鞭子掠过自己的后背,把细皮嫩肉瞬间变成皮开肉绽,忍不住打了个寒战,赶紧接过船桨开始卖力地划动。

刚想对大汉道谢,没想到身后传来突然传来一声重物倒地的声音,继而就是老恰里愤然的大骂声,“尼玛,怎么又死了一个?我早就应该打死你……该死的真神,为什么让我来看守这帮蠢猪……”。

“别回头……”

大汉压低声音对海提斯说道:“隔上三天五天就会死上一个奴隶……不是饿死的就是累死的,还有病死的,反正这里有七八十人,死了以后往海水里面一扔,既干净还省事……”

“……小心点,老恰里这个时候最容易迁怒别人,刚出发的时候,就有一个小伙子控制不住自己对死人的恐惧,没完没了地大声哭闹,结果被老恰里活活打死了……”

大汉的神情平静而淡然,说到死人的时候,平静得就像再说今天的晚饭。

海提斯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一阵心惊胆战。

大汉也看出海提斯心有余悸,出声安慰道:“没事,习惯了就好了,要相信自己能够挺过去……起码……”大汉看了看海提斯的体型,“你比别人能多抗些日子……”

海提斯当时就哭了,有这么安慰人的么!?

“对了,我叫古特列夫……”大汉轻轻说道。

“海提斯……”

“海提斯?东神赐帝国人?”大汉问海提斯。

海提斯点点头,海提斯这个名字是东神赐帝国中最为常见的名字,十个男孩子里面就能有两个叫这个名字的。

“你呢?”海提斯问古特列夫。

“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我是维京人的后裔……”大汉很是痛快,直接给出了答案,海提斯还能感觉到这个家伙在说自己出身的时候,带着一股浓浓的骄傲。

另外,古特列夫的来历,也坐实了海提斯的猜测,要知道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是在达尼斯大陆的最北端,直线距离甚至超过了波罗的海,至少海提斯就没有听说过,爱琴海的海盗或者商人能够抵达那么远的地方。

“那你……”海提斯想问问这个家伙怎么会被抓到海盗船上。

海提斯留意到在古特列夫的脚边也捆着禁止斗气运行的禁魔铁链,再加上他孔武有力的造型,一看就是一个强大的战士,这样的战士又怎么会被海盗抓住呢?

“这是真神的引领……”古特列夫低声喃喃,眼神中意味难明。

听到这种回答,海提斯瞬间就幽怨了。

虽然海提斯出生在东神赐帝国,本身也是一个根正苗红的东正教教徒,但是天天和智慧馆里面的老家伙们泡在一起,让他所谓的信仰并不坚定,最重要的是,海提斯实在理解不了那些宗教人士的狂热。

好吧,换一个话题,也是海提斯现在最关心的事情。

“嗯……咱们什么时候开饭?”

刚刚还沉浸在对真神的虔诚和狂热之中,古特列夫被海提斯一个问题就拉回了世俗的世界。

看了海提斯一眼,发现这个海提斯正在歪着脑袋天真好奇的看着自己,那种期待的眼神,都让古特列夫不好意思告诉他答案。

“没准……这得看老恰里的心情,不过,我估计他现在的心情并不好……事实上,我最长两天一夜的时间,没有吃过一口东西……”

海提斯听着古特列夫的话,脸上的表情一点点变僵,眉头一点点皱起来,到了最后整张脸都皱在一起,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白面大包子一样。

“另外,对海盗们提供的食物,你也不要有太多的幻想……”古特列夫继续打击海提斯,“咱们只有面包和肉干……”

“那还不错啊……”海提斯迷糊了。

“不错?”古特列夫一晒,“面包是最粗糙的黑面包,基本上都发霉了……至于肉干……制作的时候没有调料,风干的时候没有清理,集中堆放在一起,这么长的航行时间,肉干不是和面包一样发霉就是被海水泡了……”

“当初我吃第一口的时候,就差点吐出来……要不是我猛喝了一大口水,那天的饭就算糟蹋了……不过,我也一口就喝掉了自己一天的清水供应量……”古特列夫无限落寞地回忆道,然后不怀好意地看着海提斯:“我保证你吃第一口就再也不想吃第二口,当然,这是在你吃第一口还没有吐出来的情况下……”

海提斯听着就想吐!

两个人之间,出现了一阵沉默,只有木浆不断拍击着海水的声音,不断提醒海提斯,他现在只不过是一个海盗船的划桨奴隶而已,还是七八十分之一。

“你能来,我很高兴……”古特列夫突然凑过来对海提斯说道,“至少有人帮忙了……”说完之后向前努了努嘴。

海提斯向前一看,眼泪差点掉下来,。

别的木板上全是坐着三个人一同划动巨大的船桨,只有他和古特列夫是两个人划桨。

这不是逼着海提斯多干活么!?

海提斯满脸悲愤地看见,在古特列夫的绑在脚上的禁魔铁链不断闪烁着淡淡的光芒,顿时感觉这个维京人面目可憎。

自己纯粹是吃挂落了!

古特列夫的斗气虽然被禁,但是长期的锻炼,让这个维京人肯定有用一膀子远超常人的力气,这也是为什么他能够独自一人划动三个平常人才能划动的木桨。

可是,这对海提斯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因为他和古特列夫坐到了一起,肯定要承担更多的劳动!

这让以奸懒馋滑为毕生追求的海提斯,心里相当不平衡。

怪不得这个家伙在刚才这么热情呢!

想到自己要在这种恶臭的环境中,从事比旁人更多的劳动,时不时还要挨上一鞭子,最重要的是还不管饱饭,而且还没有足量的清水,海提斯顿时对自己以后的人生失去了希望。

“匡……”

舱门被踢开,明亮的光线让海提斯眯起了双眼。

一个声音在大喊:

“老恰里!刚才我送过来的那个海提斯呢?尾楼的贵族老爷要见他……”

维托看着自己的午餐,一点食欲都没有。

永远不变的鳕鱼,用叶子已经泛黄的蔬菜做成的莎拉,劣质的葡萄酒,白面包,果酱,黄油,还有两个干瘪的苹果,仅此而已。

这些东西虽然是海盗船上能够提供的最好的午餐了,但是,这样的午餐,在维托的眼里,甚至比不上家族里面一条狗的伙食。

对一名骄傲的贝吕克家族成员,这绝对不是维托?贝吕克需要的午餐!

贝吕克家族,五百年前成为贵族,三百年前在波罗的海南岸以自己的名字建造城市,二百年前组织周边十三座沿海城池的统治家族,组成汉萨同盟,并且带领着汉萨同盟走过了二百年的风风雨雨。

现在的汉萨同盟已经是拥有七十三个成员城市的大型商业联盟,几乎垄断了整个达尼斯大陆北方的海上贸易。

这一切,都是因为光荣的贝吕克家族!

如果在波罗的海沿岸的城市中,有人胆敢用这样粗鄙的食物招待维托的话,维托肯定会让他知道藐视“贝吕克”这个光辉名字的后果!

即使维托仅仅是贝吕克上代族长的私生子,但是身为贝吕克家族成员的他,也可以轻而易举地玩弄死一个男爵,甚至一个子爵!

记得就有那么一个倒霉的子爵,在一场酒会上,不但当面拒绝了维托用了三天时间才考虑成熟的交易提议,并且大醉自后对维托的提议大肆抨击,甚至还以“私生子”这样的理由嘲讽维托的不自量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