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执掌长生

更新时间:2020-07-30 14:19:30

执掌长生 连载中

执掌长生

来源:落初 作者:知命否 分类:玄幻 主角:姜恒秦穆 人气:

《执掌长生》由网络作家知命否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姜恒秦穆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劫从人起,罚自天降,长生之下是为凡。天降杀伐,任你百般强横,千般手段,都只能在劫罚下化作枯骨。若想超脱,唯得长生!此际,天运已来,长生之奕终要落下定局之子。敢问诸君,长生否!?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古树巍峨,如遮天华盖,挡下午时的炎炎热浪。

“凡事应当尽力而为,你的心性极佳,同辈之中当为翘楚,以后遇事切莫勉强。”狭小的茅屋中,裕长老看了眼姜恒满头黑发中那几许雪白,语重心长的说道。

“长老放心,弟子自当谨记。”裕长老目光如炬,姜恒自然明白其眼中的意味,当下郑重的点了点头。

“可有难处?”裕长老手抚着胡子,似是无意的随口问道。

“弟子一切安好,劳烦长老挂心了。”

姜恒闻言,想了想,而后缓缓的摇了摇头。

裕长老抬首忘了姜恒一眼,虽然是目光平淡,但是姜恒却是有一种暴露无遗的感觉,一瞬间有些失措,不过面上却是古井无波,看不出丝毫。

裕长老不是俗人,一眼便看穿姜恒有所隐瞒,不过却没有继续发问,只不过却有些惋惜,他误以为姜恒入了歧途。

无声无息间,裕长老的内心叹了口气,姜恒一切都好,但是却隐隐有着一股傲气,这般性格或许是骨子里的遗传,对于姜恒裕长老知晓的不多,但是姜恒是他捡回来的。

哪怕他知道的再少,也比他人更加了解。

姜恒虽然从小便体弱多病,无法步入修行,但是裕长老却坚信姜恒并非池中之物,只不过现在是潜龙在渊罢了。

待得真龙抬首,扶摇上九天之际,姜恒会是万众瞩目的焦点。

裕长老修习的是无为之道,虽然至今没有什么大成就,但是心性却早已通透,即使对姜恒有着许多揣测,但是却从未想要得到过什么,并且长久以来,一直指引着姜恒分辨善恶是非,只是希望他日后不要误入歧途。

如今祸乱将至,裕长老本想带姜恒返回自己的族中在好生磨砺一番心性,可而今看来却是没了必要。

此际,当是游龙归海之时。

“有些事本想日后再告诉你,可是而今看来却是要提上日程。”裕长老站起了身子,背对着姜恒,话语中的不明所以,令姜恒费解。

但这番话却也让姜恒来了精神,心中有了一番猜测。

“还请长老明示!”姜恒颇有些期待。

“你可恨你父母?”裕长老并未直接回答,而是问了一个困惑姜恒了十几年的问题。

“恨?不恨?”姜恒难以断言。

毕竟自己有着前世二十多年的记忆,很难对那素未谋面的便宜父母谈得上什么感情,但是潜意识中却又为这一世的自己打抱不平。

但是不清楚其中缘由,姜恒一时之间也难以回答裕长老的这个问题。

“那便是恨了。”裕长老洞彻人心,替姜恒回答。

闻言,姜恒默然,并未反驳。

他那犹豫的姿态便已经说明了一切,十几年的生活已经让他对这方世界产生了归属感,自然也对那素未谋面的父母有着无尽的联想,其中自然夹杂着自己也未曾发觉的些许恨意。

裕长老回过头来,目光深邃,似是在追忆。

“那晚,我恰好狩妖归来路过血凰岭附近,便听到其中传出一声高昂的凰鸣,而后一缕灼穿天地的火光一闪而逝,其威压撼天动地,由于我境界低微,只一刹那便昏了过去。”

“我本以为我会葬身于此,但却并没有,而后便看到了尚在襁褓中的你。”

“襁褓上充斥着鲜血,那血液绝非寻常人的血,其上的压迫感令人窒息,如今想来都感到一阵阵的心悸,且其上的血液并不止一种,充斥着各种极致道韵,想来这些血液早已被你父母炼化过滤,否则即使是我也早已被其上的各种强横道韵化作尘埃。”

“而那时的你也是奄奄一息,面如金纸,十分的虚弱,我本以为你活不过一月,但是你却奇迹般的活了下来,并且直至今日。”

言罢,裕长老眼眸深处有着无尽的震撼。

还有一句话他没讲,天难葬者,必成霸业。

这不是恭维奉承姜恒,并且这也根本不符合裕长老的为人,他只是打心底的惊叹。

此刻,饶是以姜恒不俗的心性,也是震撼莫名,有些难以接受,却也隐隐感觉到有一丝熟悉。

纵使他想破脑袋,也未曾想到会是这般因果,血凰岭,染血的襁褓,神秘的道韵......

蓦地,姜恒倏然抬头,眼泛精光,尘封在脑海深处的记忆碎片在刹那间涌现出点点灵光,在飞快的闪烁,重组。

那一幕幕场景令姜恒心神摇曳。

漫天的血雨,不甘而愤怒的呐喊,强而有力却又沾满了血液的臂膀,如神明降世般迫人心神的绝世气机,星辰破碎,大地沉毁,神光冲天,最后是一声锐利穿啸的凰鸣。

“唳!”

姜恒周身一震,刹那间被这声凰鸣叫醒,脑海深处纷飞的记忆碎片再次被打乱,尘封。

“怎会如此!?”姜恒眉头紧蹙,努力想要回想却又丝毫不得见。

那是他自幼便强大的精神力,摹刻在脑海深处的部分真实经历。

看着姜恒那副复杂的神色,裕长老并未在说什么,想要让他自己慢慢消化,他可以想到这些事情会对姜恒的心神造成怎样的冲击。

良久,姜恒逐渐的缓过神来,有一丝迷茫,如今不知我是谁的错觉在姜恒的脑海中回荡着。

“我与你讲这些是想告诉你,你并不孤单,不要辜负了你父母对你的期望,他们用鲜血为你铺路,你可莫要误入歧途。”裕长老适时开口,语重心长的劝诫。

姜恒那一缕白发令他隐隐有些忧虑。

闻言,姜恒收敛心绪,对着裕长老郑重的点了点头,眼眸中精光浓郁。

“如今,祸乱将至,我准备卸下长老之职,安心修道,你可愿随我一起。”裕长老虽不动声色,但是内心还是不自禁的有些期待。

他仍是对姜恒放心不下,至于秦穆,他却是并没有太多担忧,以她的天资,门主定然会全力保他周全。

“长老这是何意?”姜恒听出了其中的弦外之音。

“清虚门将散,血凰岭一乱,清虚门必将首当其冲,遭到毁灭性的打击,那等强者随便泄露一丝能量,便可令我等灰飞烟灭,门主不是那等固执迂腐之人,为了我等安危,不得不出此下策。”裕长老难得的叹了口气,可以料想是多么不舍。

姜恒闻言一惊,而后便冷静了下来,若真如此,那也确实只有这样才能保全众人性命了。

能如此通情达理,也令姜恒对那素来不苟言笑的门主有了一丝好感。

“如何,要随我会族内吗?”裕长老再次问道。

闻言,姜恒陷入了沉思。

只不过脑海中回荡着的那一声声不敢而愤怒的呐喊声,令姜恒心颤,同时有一股不灭的战意在内心深处滋生。

“叮!”

此刻,连那尊总是沉寂不动的青金色小鼎也是产生了一丝共鸣。

姜恒明白,现在的自己不适合在安逸的活下去了,他仿佛找到了自己生来的使命。

想到这里,姜恒面上出现一抹歉意,而后对着裕长老深深地鞠了一躬,随后道:“辜负了长老好意。”

见状,裕长老无奈的摆了摆手:“罢了,来时便已想到。”

“只不过,千万不要被仇恨蒙蔽了双眼,需要清神静性,洞察秋毫。”裕长老言语间郑重无比。

“谨遵教诲,长老与我之恩无以为报,若他日我修道有成,定以涌泉相报!”姜恒再次鞠了一躬,神色郑重。

“莫要如此。”裕长老并不在意这些,而后自袖中掏出一卷泛黄的经卷,递给了姜恒,道:“这是在你襁褓中找到的,应是你父母所留,我替你保管了十四年,如今还给你。”

闻言,姜恒神色一凛,赶忙接过,这或许关系到他的身世。

经卷沉重,饶是以姜恒现在的臂力,都是感到颇有负担,要知道,这经卷看上去不过一页纸张卷起来大小,并且薄如蝉翼,根本想不到会如此之重,这令姜恒十分有些诧异。

经卷入手有着一丝温热,材质如金似木,难以分辨,充满了岁月的痕迹,其上斑驳,难以辨清颜色,不过却有着淡淡的金色毫光若隐若现。

卷合处有着一道充满着晦涩纹理的封条。

这份经卷还未开启过!

姜恒神色微动,在知晓了父母的强大之后,必然知晓这份经卷的难能可贵,但裕长老却空守宝山,不曾动摇,这般无为心性,令姜恒叹服。

“咦!”姜恒发现自己撕不开那处封条,即使是用尽了全力。

“滴血试试。”裕长老适时提醒,而后背负着双手走出了茅屋。

姜恒看着裕长老的背影,只感到一股油然而生的敬服。

长者,师天地。

回过神来,姜恒咬破指尖,而后将那滴血液挤落。

“啪嗒!”

只听一声轻微的响动,那滴血液便落了上去,而后惊异的一幕出现了。

那血液好似沉入深渊,刹那将消失无踪,只不过那封条依然在。

“轰!”

正当姜恒想要再次滴下一滴血液时,异象陡升。

好似金光破黑云,一瞬间,整个茅屋被金光所渲染,金色光华在瞬息间化作实质,霎时间,风雷之声涌动,金色浪涛冲霄。

姜恒恍惚,好似来到了天地初生,神光乍现之时,异象纷生,玄妙自现。

而后金光逐渐收敛,姜恒方才发现手中的经卷已是无影无踪。

莫非宝物有灵,进入了丹田。

一阵的慌乱过后,姜恒静下心来,想到了某种传言。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此刻那经卷已是沉入姜恒丹田之中,与那青金色小鼎以及道煞之气互相对峙,且隐隐的又有一丝共鸣之意。

道煞之气翻滚,青金色小鼎震颤,流转着岁月气息的经卷上道符纷飞。

而此刻,一道裂缝自天际无声无息的开启,一股席卷八荒的气势浩浩荡荡,直压的清虚门众人难以抬头。

姜恒亦生感应,倏的抬起头,好似能透过茅屋,看至天际。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