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烟落留墨痕

更新时间:2020-07-01 03:28:59

烟落留墨痕 连载中

烟落留墨痕

来源:掌中云 作者:浮烟若梦 分类:玄幻 主角:傅子墨秦落烟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浮烟若梦原创的玄幻小说《烟落留墨痕》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傅子墨秦落烟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一个腹黑冷情的现代女汉子,穿越成爹不疼后娘害的软妹纸!遇上霸道冷酷武宣王,只手遮天、权倾朝野,传闻说,他睡过的女人比吃过的饭都多,可是一夜贪欢之后,他竟对她痴缠不止,他说,女人,你姿势多、技术好,本王很满意,赐你王妃之位以资勉励。 【第一次见面】 傅子墨:听侍卫说,你倾慕于本王。 秦落烟:不,准确的来说,是我想睡了你。 喜欢和睡,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第二次见面】 秦落烟:脱裤子。 傅子墨:该死,我要杀了你! 秦落烟:杀我之前,先脱裤子。 傅子墨:禽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两人说话间,管事刘妈妈进了院门,她带着两名丫鬟,三人皆是满脸喜庆,“哟,四小姐起身了啊,那真是赶巧了,亲家老爷来下聘了,都在前厅等着呢。” 秦落烟勾起嘴角笑了笑,没搭理刘妈妈,只从容的迈出步子往前厅走。 “小姐,您等等,我给您撑伞,今天这雪好大。”梧桐快步跟来。 秦落烟脚步一顿,抬起头看了看飞舞的雪花,推开了梧桐撑开的油纸伞,“罢了,别遮了,这雪不冷。” 再冷的雪,也比不过她此刻冰凉刺骨的心境吧。 她今天穿了一身喜庆的桃红色长衫,裹着昨晚从武宣王那里拿来的裘皮披风,小小的身影在漫天飞雪中显得那般孤寂。 梧桐看她淡然的表情,忍不住鼻头一酸,咬了咬牙,丢开油纸伞追了上去。 “小四来了啊,快来见见陈都使,今日可是陈都使亲自上门来下聘。” 将军夫人陈氏看见秦落烟出现在门口,立刻热情的站起身迎了过来,慈母般的目光让秦落烟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秦落烟站着没动,只是抬首看向坐在主位上的那个男人,秦天城,驻守云城的将军,是她名义上的父亲。 “这就是秦四小姐啊,别站门口啊,这雪大,赶紧进来吧。”坐在秦天城左手边上的是一个老者,年岁看上去比秦天城还老上几分。 秦落烟面色不动,能清晰的感觉到那陈都使眼中流露出的欲望。 这样的欲望,她见过太多,自她成年开始,但凡男人看见她,都会流露出这样的眼神,也难怪,这前凸后翘的身材,每每她自己洗澡的时候都忍不住一阵赞叹。 “陈都使都开口了,你这丫头怎么还站着?”秦天城见她站着没动,脸色沉了沉。 场面有些尴尬,秦落烟淡淡的笑了,然后她提起裙摆,款款走入了大厅之中,每走一步,都风姿绰约。 她越过陈氏,径直走到了那陈都使的面前,然后嫣然一笑,没有说话,只是将袖子缓缓的捋了起来,露出一截洁白粉嫩的手臂。 光滑的手臂上,一尘不染。 可却足够让看见的人彻底震惊。 在这个男权社会,女子出生的时候都会被种上守宫砂,所以未出阁的女子,都是有守宫砂的。 秦落烟光滑的手臂上,守宫砂,没了! “你、你!”陈氏率先反应过来,几步冲过来抓着她的手臂反复的看,可是无奈,守宫砂是真的没了。 陈都使老脸也有些挂不住,站起身冲秦天城拱了拱手,想说什么,却终究没说出口,最后只能拂袖而去。 “不要脸的东西!你给我跪下!”秦天城动了怒,抬手就给了秦落烟结实的一巴掌。 他是武将,一巴掌下来,秦落烟的脸颊立刻红肿留下五个指印。 “都要被卖给一个快死的老头子了,我还要脸做什么?” 秦落烟笑,将口中的血腥吐掉,抬手摸了摸嘴角残留的血迹,她一瞬不瞬的盯着秦天城扭曲的脸。 她想记住这张脸,为了自己牺牲的清白,也为了那个几年前就被他亲手扼杀的女儿。 秦天城被气得说不出话,陈氏立刻走了过来,“死丫头,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堂堂将军府,要靠卖女儿来过活吗?我和你爹都是一片好心给你找了个良配,你不识好歹便罢了,怎能这样数落我们?” “良配?”秦落烟冷笑,“三姐比我可大两岁,至今还没指亲昵,如此良配,你怎么不让三姐去嫁?” “欣儿的身份也是你这个小妾生的贱婢可比的?”涉及到自己的女儿,陈氏终于恼羞成怒。 是啊,她是小妾生的贱婢,所以,她的命,不是命,她的命,不过是秦将军风流之后留下的累赘而已。 秦落烟轻笑出声,惨白的脸,衬着灿烂的笑,那个画面,美得凄楚。 秦天城怒火中烧,手已经伸向了剑架,长剑出鞘,只要一剑就能让这个大逆不道的女儿了结性命! “你想杀了我,怎么不问问是谁拿走了我的清白?”秦落烟猛地扯下身上的披风向他扔了过去。 狐裘披风,当世罕见,尤其是这样纯正的黑色。 传闻中,当年先皇曾御赐了武宣王一件披风,也是这样纯正的黑色狐裘,再加上武宣王性格诡异残暴,但凡是他的东西,他都不允许别人染指。 所以,凤栖城里的权贵们为了避开他的锋芒,近十年来,竟是没有人再敢穿狐球披风。 “武、武宣王……”秦天城握着披风,脸色沉到了谷底。 陈氏听见武宣王三个字也是吓得不轻,一时之间竟是看秦落烟的眼神都变得恐惧起来。 武宣王权倾天下,就算当今皇上见了也要礼让三分,秦天城不过是一城守将,不要说和武宣王正面对上,就算武宣王跺跺脚也够他好好喝上一壶。 “罢了!”秦天城丢了长剑,挥挥手对身旁的陈氏交代,“找人将她送去城郊别院,这辈子,就不要让她回老宅了。” 一句话,定了秦落烟的生死。 在这个皇权、父权至上的世界里,女人就是这么微不足道。 那一刻,门外的雪越发大了。 没有人看见,秦落烟低着头,嘴角挂着一抹满足的笑。 她,赌赢了! 她兵行险招,失去了清白,还险些将性命搭进去,不就是为了能离开将军府这个困了她三年的牢笼吗? 。 城门处,上百骑将士簇拥着一辆奢华马车缓缓往城外走,守城士兵恭敬的退往两旁,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出面询问。 出了城门,马车里传来慵懒的声音,“金木,找到那个女人了吗?” 金木骑着黑色骏马,头皮有些发麻,“回王爷的话,云城里的青楼都找遍了,没有找到她的踪迹,而且春月楼的老鸨已经熬不住刑法死在牢中了。” “居然就这样消失了,你说,这是欲情故纵,还是她真的倾慕于本王?”傅子墨声音悠然,听不出情绪。 金木尴尬一阵,不敢答话,昨天他评价了那女人一句,险些就被王爷发配边疆,如今,涉及到那个女人,他是无论如何不敢再随意多言了。 傅子墨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声音越发清冽了一些,“金木,那女人,不过是个玩物而已,跟了本王这么久,你觉得本王会为了一个玩物而把自己的属下发配边疆吗?” “不会。”金木松了一口气,却依旧不敢随意回答刚才他提出的问题。 马车里的人见金木久久没有答话,没有动怒,反倒是幽幽的说了一句,“可是,本王许久没有遇见这样的玩物了,所以,给你一个月时间带她来见我,否则,你就真的去疆北替换凌水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