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分身本尊

更新时间:2020-05-21 03:24:39

分身本尊 已完结

分身本尊

来源:落初 作者:潇疯 分类:仙侠 主角:李乾李家沟 人气:

主角是李乾李家沟的小说《分身本尊》此文是潇疯原创的仙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人生如棋,秀才李乾寒窗苦读,本想借此富贵荣华,腾蛇化龙,没想到棋盘上的一个错子,走上了另外一条修行路。  鬼修入道,洗涤戾念,参悟玄门奥妙,祭炼九大分身,拥有常人九倍的机缘,成为玄门中最大的异数。  神秘黑珠,玄门秘典,无相魔经……一一演化  分身本尊,化身千万,造化干戈,不死不灭!  ******  分云竹叶漫天际  身处崇山峻岭间  本是行云一枯叶  尊者临世化万千  (藏头诗由书友“土匪和大盗”提供,此致感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轰隆隆~~

一个滚雷从极远的天边炸响,风卷起道路上的黄沙,落进李乾的眼睛里,他一下用手挡住,五指张开,从指缝中望出去,天边的黑色正在漫延。

这狗Ri的天气,说变就变了。

风一阵阵的卷起,吹得黄泥路上黄滚滚的一片,那天边的黑云来得极快,瞬间就铺满了天空,周围暗下来,李乾的眼睛本来就不好,又是黄沙弥漫,顿时难以视物。

他连忙勒住马到路边,取出包裹里的油布将行李包扎一遍。

啪嗒!

刚刚扎好,一粒豆大的雨点就砸在油布上,溅起一朵水花。

前方一片模糊,天色越发的暗淡。

李乾用一块油布裹住身体,风太大,他也舍不得撑伞,怕把唯一的一把油布伞吹坏了。

这通往宁县的官道四周多是旷野,连避雨的地方都没。李乾咬咬牙,又跨上马,沿着官道缓缓前行。

雨一下子就大了起来,啪嗒~啪嗒~啪嗒啪嗒~啪嗒啪嗒~啪啪啪啪啪~~

风又劲急,密集的雨点铺天盖地的涌来,黄沙被雨打落,眼前白花花的一片,枣栗马也是走得踉踉跄跄。

李乾缩在马背上,脸被冻得铁青,头发也散乱的贴在脸上,雨水顺着脖颈灌进他身体里,像一条条冰冷的毒蛇游走,激起他一阵阵战栗。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忽然枣栗马一声痛嘶,前蹄跪倒在泥水里,把李乾甩下马背。

他从地上爬起来,顾不得身上的疼痛,连忙跑过去看马,原来这黄泥路上有个大坑,积了雨水,本来风雨就大,道路难辨,马匹失足踩进去一下就摔倒了。

还好枣栗马的前腿没断,又挣扎着站起来,李乾自己摔伤了倒没什么,这马可不能伤,虽然是匹劣马,也不是李乾能赔得起的。

马骨头没断,不过终究是有点伤了,走起来微微瘸腿。

李乾也不好再上马,只能拉起缰绳,就这么牵马在官道上一步步像前挪,手好像是伤了,一阵阵的刺痛,李乾也无法,咬牙向前走,他现在已经不奢望能赶到宁县,只望有个能挡雨歇脚的地方。

身边不时有车马狂龙一样的卷过,那些马匹可不像枣栗马这么瘦弱,都是黑稚一般的神骏,在官道上毫无顾忌的狂奔,甩出片片泥水。

每有车马经过,李乾就被溅上一身泥,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他早就全身湿透。

而且能够在这种天气里狂奔的,哪一个像是善人,很多身穿劲装的汉子策马卷过李乾时都会投来冷冷的目光,或者是一阵嘲弄的哈哈声。

李乾听说过南七省有很多强人,他们腰佩长刀,背挽强弓,行走江湖,大块吃肉,大碗喝酒。

这些人自诩为游侠儿,但好勇斗狠,其实是些半匪似的人物。

“侠以武犯禁,有了手段,争斗起来,就是杀人放火。”李乾读过一些游侠志,也听村里一些当年出外闯荡过的老人说过江湖事。

以前窝在山沟沟里读书,也没机会见到,现在见到了,他也不想去招惹。

闷头又走了许久,别看李乾瘦弱,终究是山里的孩子,农活干多了,比一般人忍得住苦楚,虽然四肢都已经麻木掉了,也没有停下脚步。

前面隐隐传来一些车马聚集的声音,李乾动了动僵直的脖子,奋力的往眼前望去,前面好像有一团巨大的黑影。

走得近了,他才发现是一颗伞状的大树,树下看起来歇了不少人,李乾心头一阵激动,不管怎样,总算有个歇脚的地方了。

李乾到了树下,发现那里果然聚集了一群赶路人,商贩走卒,有马有驴甚至还有牛,大多数都是平常人,那些江湖人,游侠儿李乾倒是没见着,可能那些人也不在乎这雨势。

没有那些人,李乾心里感觉还放心些。

这树也生的奇怪,像个大伞一样开阔,枝叶又浓密,这么大的雨势,树下竟然也颇干燥。

不过此刻树下也挤满了人,好点的位置都没了,李乾只在外面找到一点地方,也顾不上泥水,把马绑好后就坐到一块石头上。

他坐了一会,感觉回了点气。

这才觉得左手实在痛涨得厉害,他挽上袖口,发觉整个手臂都肿成了萝卜一样,只是轻轻一碰,就痛得李乾几乎要叫出来。

“秀才相公,这位秀才相公。”

有人喊,李乾回过头,发现一个坐在树下的中年人站了起来,朝他招手:“秀才相公,你过来坐。”

李乾坐的地方在很外面,风稍微吹一下,雨就劈里啪啦打在身上。

那中年人似乎还有些身份,见识也好,看得出李乾的秀才身份,走过来,一看李乾的手,吃了一惊:“你这手怎么伤得这么厉害?”

“刚在路上摔了一跤。”

“快来吧,我哪里还有点伤药,你进来休息,上点药。”中年人拉起李乾。

“多谢大叔了。”

李乾现在狼狈不堪,也顾不上客气,跟着中年人走到树根下,那里本来挤满了人,不过中年人似乎认识好几个人,让他们挤挤,空出了一个位置让李乾坐下。

李乾靠在树身上,也不能动弹,中年人所说的药也就是一瓶普通的跌打药酒,伤筋动骨一百天,李乾这么严重的摔伤起码要十天半月才能见好,现在敷点药酒不过是了胜于无了。

幸好没伤到右手,否则这次乡试就完了,李乾心中只有庆幸。

见李乾是个秀才,边上的那些赶路人也客气了不少。

这些赶路人大多是宁县人,也有更远处的生意人,五湖四海的闯荡,见识倒都有,问出李乾是去南华府赶考,都热心起来。

不少人还拿出吃得喝分给李乾。

李乾吃了一些东西下肚,又休息了许久,身体也缓和了许多,和边上这些人聊起天。

雨势终于渐渐缓下来,也有一些人继续上路了。

李乾实在没有力气,何况他马也瘸了,估摸着时辰也已经是傍晚要入夜的十分,他哪里还敢上路。

眼看树下的人渐渐稀少。

“秀才相公,我看你这情形,晚上也上不得路啊。”那个起先招呼李乾的中年人热心的问道。

李乾苦笑一声:“也没办法了,我马也摔了一跤,今晚只能露宿这里。”

“这怎么行?秀才相公,你可是第一次去南华吧,这条路上可不太平……”仿佛要验证那中年人说的话,远处又旋风般卷来十几匹马。

这十几匹马上的人都是身穿黑衣,胯下黑马,如同一个个黑夜涌出的魔神一样,腰上的铁刀雪亮,十几匹马狂奔的势头,整个地面都隆隆的震颤起来,这种威势,李乾也是第一次见到。

十几匹马到了伞状大树前,马上的黑衣汉子都拉住了缰绳,马匹仰天长嘶,或是原地打转,暴躁的践踏着泥水。

树下歇息的人顿时全部停住嘴,大气都不敢出,更有胆小的不住后退。

昏暗的天色下,那十几匹马上的黑衣汉子冷冷的扫射着树下的人,空气凝固得像胶水一样,李乾眼力不好,看不清他们的神色,只觉得一双双盯过来的眼睛都发着光,让李乾想到山林里的狼。

李乾身边的那个中年人倒是平静,见那些黑衣人目光射来,咧了咧嘴,看着那些黑衣汉子中领头两人低头嘀咕了几句,一甩马鞭。

啪!

十几匹马没有停留,又席卷而去,眨眼间就消失在远处。

树下歇息的路人才一个个喘着大气,仿佛避过一劫,挣扎到岸上的溺水人。

中年人看了一眼李乾,低声道:“看到没,这些人都是绿林道上的好汉,打家劫舍,杀人放火跟吃饭喝水一样,你晚上在这露宿,不是找死吗?”

李乾舔了舔干涩的嘴唇,他抬头看着那个中年人,也说不出什么话。

中年人似乎看到他的为难处:“相公,我看你也不容易,我花当这辈子是没读过什么书,最佩服的就是你们这些读书人,这样吧,我让一匹马给你,我们走近路去宁县,保你今晚就能睡在宁县。”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