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红尘远道,此身何系

更新时间:2021-02-23 22:42:22

红尘远道,此身何系 连载中

红尘远道,此身何系

来源:落初 作者:四分之四 分类:仙侠 主角:龙小白小菡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红尘远道,此身何系》是四分之四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龙小白小菡,书中主要讲述了:餐风饮露缥缈尘世之外的男主被一个不爱红妆爱武装的小妖疯狂求爱......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子虞姑娘可是真心想要和公子在一起的?”

“这是自然。不然,你我缘何会在此处?”

“容我想想。公子一向深入简出,不理世事。要想他接纳子虞姑娘,就要让他看到人世美好,还要制造机会两人多多接触。”龙小白看看芮玉手中的莲杖小心翼翼地说道,“啊,有了。过几天不就是端午了吗,我可在那日,将公子引下山来。对了,公子平素最疼小菡了,对,你们就把她绑了吧。”

“前面说的都很是,我之前的确是太心急了些。只是为什么要我们绑架小菡,绑她和捉你效果难道不一样?”

“子虞姑娘有所不知,这小菡原是一株兰草,她涉世未深,形迹不稳。到时你一口咬定是自己捡了去的,我又从中转寰,公子又怎会生疑?这样一来二去,公子还会感激你的收留之恩呢。”

“你说的可是那株素冠荷鼎?那日在院中,我便瞧着过她。”

“正是,正是!”

“可是,怎么让青流公子知道,这仙草在我手中呢?”

“公子除了最听师傅的话,平日里最信任的就是不惑大师了。到时候,子虞姑娘幻身他的模样指点迷津,他又怎会不信?”

“看不出来,你肚子里的花花肠子还挺多的。”子虞有些迟疑,这龙小白居然肯帮自己,实在出乎意料。

“姑娘有所不知,公子实在命途多舛,这么多年一味消极避世,把大好年华都虚度了,小白实在于心不忍。现在他好不容易遇上子虞姑娘你如此真心待他。小白再不努力促成,只怕是公子真的是要孤独终老了。”龙小白轻叹一声,句句出自肺腑。

听了他的话,子虞已经由怀疑生出一丝感动:“难得你竟这么替他着想!事成之后,我必好好谢你。”

龙小白长舒了一口气,心中暗道:“公子,你别怪小白啊,我这也是为了你好。我看那子虞能痴痴等你这么久,对你倒是一片真心,若你们真能结发共白头,也不失为一桩美事。”

当晚,龙小白趁青流已熄灯卧下,现了元身。逶迤数十里,来到了离桃叶渡不远的李桃园内,他还是有点不放心小菡。万一她嘴上不饶人,是要吃亏的。

“小白,事情怎么样了?”子虞见到龙小白忙问。

“一切顺利。子虞姑娘,我保证青流公子明日一早便出现在这里。”龙小白拍着胸脯。

“好!小白办事果然稳妥。”子虞赞道。

芮玉听罢不服的哼了一声。

龙小白不理他,忙问道:“小菡呢?怎么不见她?你们不会虐待她吧?”

“我们怎么敢呢。喏,在那。”子虞一指墙壁,墙上立刻出现一个壁龛,小菡被养在一个玉盆中,有点蔫蔫的,“任凭我们怎么说,她都不相信,这会正在生着闷气呢,正好,你跟她解释解释。”

小菡一见龙小白,气的叶子都要冒烟了,怒道:“好你个龙小白,竟然与外人合着伙来骗我!看我不揍扁你!”说完幻身而出,脸上还残留着乱七八糟的香粉,惹得子虞掩口而笑。

“小菡,是小白不对。”龙小白赔着不是,“但是为了公子的终身大事,你吃点苦头算什么呢?”

小菡冷哼一声:“龙小白,就只有肯你为公子着想吗?你若告诉我实情,难道我还会拒不配合?”

“假戏真做才能骗得过公子嘛。”龙小白拍拍小菡的肩膀,“待他日事成,我定在公子面前替你邀功。”

小菡摔开他的手,轻哼了一声,心中怨气似乎平复了一些。

“小菡深明大义,公子果然没有白疼你。”龙小白知她心结已解松了口气,接着道说道:“只是还要小菡在这李桃园多待上几天。”

“怎么?你不是说了,明日公子就会来我李桃园吗?”

“若小菡这么轻易就寻到,那公子岂会对你留下深刻印象?我能做的就这样么多了,剩下的子虞姑娘自己琢磨,自己体会罢。”

“小白,你果然是高手啊!”子虞赞道。

龙小白又安抚了一番小菡这才安心而去。

“子虞也先谢过小菡姑娘了。妹妹是仙兰,我近日刚好得了一本《蕙兰谱》,送与妹妹最合适不过了。”说罢从袖内拿出琴谱递上,原来这是她早就准备好的,只是苦于一直没有机会开口。

小菡这才细细打量这位钟情公子的子虞姑娘。只见她笼一袭颜色淡如烟雾嫣紫衣裙,玉琢粉雕的清丽面容,双眸灿若星辰,神情柔中带刚,腰肢纤细,仪态万方。不由得夸赞:“公子真是好福气啊,有这么一位漂亮的姐姐倾心于他,连我都羡慕他了”

子虞见小菡生的娇俏伶俐,能言善道,自然心生怜爱。两人又都是贪玩好耍的性子,一拍即合。况且她又是公子身边的人,一时竟待她如亲妹妹一般,引她到一张凤尾琴边坐下,铿铿锵锵的弹奏起来。

子虞哪里又注意到,那芮玉早前因她夸赞龙小白已是不满,现在见她对小菡毫不设防,亲热有加,心中早已醋意泛滥。

山上的夜晚,少了月亮,漆黑一片。青流何曾睡着,也不知道龙小白又去哪里鬼混了。他起身入园,点燃壁上的几支火把。他先是默默看了看那空盆,又拎起一抹冷光,起舞弄剑,对影三人。忽听得一阵异响。剑锋遥指,剑气逼人。

“公子是我,小白。”小白知他是担心小菡安危,所以难以成眠。于心不忍,便说道:“我已悄悄探得小菡就在李府。你放心,我问了小菡,她果然是现了元身,后被李府的人搭救。人家把她当宝贝一般,种在玉盆里,娇贵的很。”

“那就好,那就好。”青流稍觉安慰,“明日我们便一同去找那李子虞,除了让我娶他妹妹,他提什么要求我都答应,定能带小菡回来。”

天一亮,青流自己仍旧一身素衣帷帽,同龙小白两人,各自抱着一盆含苞待放,雅致不俗的兰草,一同朝李宅而来。

“你们是青流公子和龙公子吧,请随我来。”小童指引两人,直达大厅,却不见李子虞身影。

这时一位身着淡淡香芋色的女子被丫鬟搀着款款而出,像一阵薄薄的紫烟一般温婉动人。

“在下青流,见过姑娘。我们是来找李子虞李公子的,烦劳姑娘请他出来说话。”青流回避着子虞姑娘那双脉脉含情的眼睛。

“青流公子难道认不出我来了?我就是子虞啊。”子虞姑娘转个身,俏俏的说道。

龙小白在躲在一边但笑不语。

青流隔着帷幔看了一眼姑娘,身形与当日之人似有几分相似,但兄妹酷似也很正常:“姑娘莫开玩笑。我们找你哥哥有要事相商。”

子虞姑娘见他不信,有些急了,竟上前一步,伸手撩开了青流的帷幔,“那日,你还赠了一副字与我呢,‘自爱梵香怡闲情,从来无事问青天’!对不对?你好好看看,我到底是哪一个?我给你说罢,我这李桃园再找不出第二个姓李的来了。”

待她读出那两句诗,青流便知她是李子虞无疑了。因为他诗上写的是“自爱焚香怡闲情,从来无事问青天”,而非她口中的“梵香”,她正与那日李公子的读法如出一辙。

青流又兼听她说这李家只有她一个姓李的,那么前日做媒之事,她竟是替自己说了?他不由得一皱眉,这女子行事竟这般诡异,只怕今日之行不会很顺利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