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重生之链西卒

更新时间:2021-02-21 22:15:19

重生之链西卒 已完结

重生之链西卒

来源:落初 作者:奚花 分类:仙侠 主角:之恋 人气:

完结小说《重生之链西卒》是奚花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之恋,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具女儿身,引发渠零陆的存亡危机;一张美人脸,颠覆说红店的强权控制;一纸红婚约,创造新时空的联结枢纽。这场末世游戏,众生流血流泪,忒似浮尘。——“她是个堕佛,我是个罪皇,天生一对呀。”——“红白桐花盛开的时候,记得给我扫墓、烧纸、上香。哦,对了,我还要酒。至于磕头,我那么爱你……算了啦。”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正当众人惊讶之时,其他四个门派的代表,也都走上行礼玉台,各自展开自家肚兜。

底下顿时吵翻了天,仿佛有千万只蝉在同时鸣叫,只有那些刺耳的声音最为突出:

“开了眼了!邱悟卡原来是个肚兜收集癖!”

“不对啊,除了无恶道姑,其他死的都是男的啊……”

“哎呀,那些男掌门是易装癖?”

“蠢货!男掌门有老婆的好伐?”

“抢人老婆的肚兜,真可耻!”

“不对,不要听信一面之词,若真是邱悟卡派人抢的肚兜,为何肚兜还在各掌门手里?”

“嘿,这还用问?肯定是邱悟卡杀了男掌门,好和他们的遗孀苟/合呗。”

邱悟卡听到这些话,脸都绿了。他微微向左扭头,寻求安慰地看向怀中的淮雾可。

淮雾可知道邱悟卡对淮西袄的痴心,只觉下边的话说的真是难听,对他露出一个“大兄弟,我相信你没做这种事”的同情笑容,小鹿眼睛眨啊眨,满是灵气。

邱悟卡便挺直了脊背,正色道:“拿这种东西在我大婚之日恶心我和我娘子,真亏你们想得出来。只可惜,我没做过这样的事,你们的脏水,没泼对……”

“你做没做过这样的事,”无善道长不等邱悟卡说完,一指穿了六层绣星河正红嫁袍,头戴金月亮凤冠的淮雾可,“脱了她的衣服便知!”

淮雾可大惊失色,双手在胸前交叉,心中一个小人狂躁地奔喊:“喂喂喂,我说这位大哥,你看起来很正派,怎么突然说出这样的话。你们论你们的证据,好端端地把我扯进去干嘛?我还等着瞅准空子逃婚呢,不要影响我好伐?”

“诶~~~”底下看客的声音,出奇的一致,形成巨大的波浪,波浪尾巴上,挂着满满的恶趣味和好奇。

“放肆!当我的面羞辱我的娘子,我看你们是活腻了!来人,摆阵!”邱悟卡知道无善道长不要脸,没想到他这么不要脸,当即动了怒火,要教训无善道长。

“打起来!打起来!哇咔咔,太好了!我可以趁机跑了!”淮雾可的眸底闪动喜悦的波涛,往前一迈步,准备退场。谁知,那邱悟卡见他要走,却一把抓他回来,似乎准备怀抱佳人,单手作战。

“无善派无善斗士安在?”

“在!”

“布阵!”

“是!”

只一眨眼的功夫,无善斗士和长寿道的精英,便列阵在行礼玉台上对峙。

那些离行礼玉台近的宾客,胆大的继续淡定地一边品尝豪华的大餐一边看戏,胆小的往演武场后边退,挤得人群越发拥挤、紧密。

对战双方,尤其是双方头头眼里皆是愤怒的火焰,大战一触即发,那羞于说出脱掉淮雾可衣服的四老爷,生怕淮西袄受伤,立即上前几步,把竹竿似的身子,插在双方中间,连忙道:“别打别打,这些肚兜都是各门派的宝物的复制品,据与真品有联系的罗盘指点方向,五件真品都在西袄……你的身上……”

“干!”淮雾可见到四老爷畏畏缩缩的样子,只觉他和邱悟卡相比实在不像个男人,怒道:“不可能!”

绝不可能,沐浴完后,是他亲自穿的小衣,他所穿的是一件明黄色的绣白丝紫心菊花的肚兜,当时他还吐槽那肚兜丑到爆炸,不情愿穿之出现在婢女和老妈子面前,只是邱悟卡只给他准备了那肚兜,他又不想真空被婢女、老妈子伺候,只得穿上了身。

而方才那五件肚兜,没有一件和他所穿的样式、绣图一样,唯一沾边的,大概是大家都属于肚兜范畴。

他很确信,他身上没有五个门派污蔑邱悟卡的证据,不住摇头,叹息这四老爷真是个既不中看也不中用的病秧子。

“西袄……真的在你身上,委屈你脱/衣给大家……如此,我才能带你离开。”

“呸!”淮雾可冲四老爷从怀里掏出来的一个罗盘吐了一口唾沫,一口气骂道:“什么鬼东西,也敢叫老子光天化日当着这么多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看客脱/衣服!别跟我说什么证据不证据的,我相信邱悟卡不是这种人!好吧,为了证明长寿道的掌门没有派神秘杀手杀掌门夺肚兜,我愿意脱下衣服。不过,不能当着大家的面,我要去屋里脱。”

“咦?”

“哈?”

淮雾可开始还骂得底气十足,野性满分,后边那两句话,却是一副娇滴滴的懂事模样,让底下看客为之倾倒,直叹这淮雾可天生是个做戏的料子。

他们哪里知道,淮雾可是想趁着下场脱/衣的机会,溜之大吉呢!

四老爷终究是痴恋淮西袄的第三号人物,见淮雾可楚楚可怜地提出去屋里换衣的请求,回头往底下一看,果然见那些看客眼里充满窥视的恶光,当即同意了淮雾可的请求。

无善道长第一个表示反对,声称淮雾可这是借机逃跑,不能给这个机会。

淮雾可瞅了一眼无善,心里说他可真是眼光毒辣,看出了他在想什么啊。

随即和邱悟卡表示,他必须下场换衣,不能被人这么羞辱,而邱悟卡身为长寿道掌门,邀请众宾客来此是要炫耀终得娶淮西袄,该不会打算不作为,害得未来的掌门夫人当众脱/衣,沦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和猥琐男人的意淫对象吧?

此话一出,邱悟卡马上又要和无善道长打起来,还是四老爷拦在中间,好说歹说劝无善道长派个女道姑,跟进屋中监视淮雾可换衣,才歇了战事。

无善道长为了证明他心中只有无恶,手下没有女道姑,便作法引来一只鸟,代他监视淮雾可。

那鸟是只黑鸟,羽毛似竹叶,细长而好看,乌黑发亮,形似小孔雀,却没有大尾巴,只有十几根扇子似的短小尾巴,眼睛比灰背隼还要有神,尖尖嘴巴像是刚啄了肉一般,常年染着殷红。

淮雾可一见那鸟,就乐了,心想那傻鸟不正是桃小莫的徒弟淮如养的鸟吗?既然是老熟鸟,即便那傻鸟被无善道长做了法,他也很有信心摆脱一只飞禽。

于是,他美滋滋、乐呵呵地甩着刚才从凤冠上滚下来,造成现场短暂尴尬的一根底部是月亮圆石的金细链条,生生将之舞出了声音,光焕重重,走入拥上来的婢女堆里,慢慢离场——这些个婢女,正是和他同期的救邱舞者,他和她们感情深厚,能够帮他逃跑、将男精英拦阻在门外。

至于女精英,她们的头——淮如能够搞定。

“嘻嘻嘻!”他今日终于要离开这可恶的长寿道了!

正当淮雾可在众人的目光中,身后跟了一堆人,走到演武场的入口之时,迎面撞来一个人,巨大的冲力直接将淮雾可撞向地面,若不是他后面跟了一堆肉垫,他这一摔下去,铁定被金银制成带月牙的凤冠给戳得满脑袋是血,享年十五个月多一点。

“哪个杀千刀的没长眼睛啊!”淮雾可堪堪被婢女扶住,只觉身上趴了个异性,正准备破口大骂,身上的人抬起脸来,冲他一笑,弯弯的眼睛像月牙,带着一些狐狸的狡黠,正是一个熟人,声音便迅速压低,有些发抖,“胡玉郎?你怎么在这里?”

该死,他怎么在这里!他应该留在外边接应自己,带着自己逃跑才对啊。

“哟,这是上演的哪出好戏?怎么,和新娘入洞房的,原来另有其人啊?”挑事的声音,从外边幽幽飘来,声调诡异,显然说话的那个人不怎么正常。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一个轻纺红衣女,像一团彩霞,妖娆而来。她略略有些病态,看起来还没痊愈。可是与病态比起来,她的疯态更直接,更摄人目光。

于是,众宾客又一次炸开了锅,纷纷大喊:“水无芯来了!”“那就是水无芯啊。”“听说那是个大疯子,最喜欢玩游戏!”“到底是不是她给淮雾可换的脸啊!”诸如此类。

“从我娘子身上起开!”邱悟卡急掠过来,一把扯开胡玉郎,把淮雾可扶稳。

淮雾可身后,方才不同程度向后下腰的婢女,这才如弹簧一样,恢复原来的身形。

她们是跳舞的人才,身子柔软,只是普通的直起腰身的动作,却也与寻常人不同,展现出了水的绮丽、山的巍峨,让众宾客不得不感慨救邱舞女果然名不虚传,又高看了长寿道几分。

然而,堂堂第一修仙门派,怎么会容忍水无芯那样如丛林野兽般浑身散发野性的疯子存在呢?

众人心中隐隐期待红衣女待会儿发疯时,把她的来历、和长寿道红树的渊源全说出来。

水无芯才没心情和看戏的小啰嗦疯玩,她坏笑着,要求淮雾可就地脱袍,自证清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