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笔仙不温柔

更新时间:2020-07-31 12:51:27

笔仙不温柔 连载中

笔仙不温柔

来源:落初 作者:嘿小乖 分类:仙侠 主角:裘皮小姐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嘿小乖的原创小说《笔仙不温柔》,主角裘皮小姐,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给我一支笔,我一笔穿喉!  给我一张纸,我画地为牢!  天下天大地大,哪有我容身之处。  地上地广天阔,有你便是安生地。  从只求安稳守着小院过一生的私生女到驰骋三道的强者。  我要让屹立巅峰之上,仰望众生,谁说女子输男人一筹?  “笔仙”之称,我要成为整个暹罗大陆永世不得超越的传说!  ——————————————————————————————  小乖必定不TJ,不断更,本书上架,已有100W完结作品《网游之玉面死神》,大家放心跳坑,喜欢《笔仙不温柔》还请多多支持小乖~投个票,打个赏,订阅个,小乖感激不尽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柔柔在画什么?”

“在画Nai娘、娘亲和我。”一桌一纸一笔一砚,当年满脸稚嫩的女童如今已经成长成了亭亭玉立的美人儿,身上穿着粗布麻衣,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Nai娘为她端来热茶:“那也别累坏了身子,等天晴了再画不是更好吗?”

“下雨天,心里莫名的很安静。”说话间,温柔放下毛笔,“这不是已经完成了吗?”

画上三人左边的女子年轻貌美如若天仙,右边的相貌虽逊色不少,却满脸慈爱,一看便使得人心暖不已,中间的是个六岁孩童,笑得格外甜美,而背景却是一块菜圃。

“我一直相信娘亲在这里保护着我和院子,所以这个院子植物长得特别好,Nai娘您说是吗?”她的笑容有着让人难以拒绝的黯然,Nai娘伸手摸了摸温柔的脑袋,人如其名,温柔是个善良温顺的孩子,思想单纯,住进这里十年来她未有过一句怨言,一心读书学字,摆弄着她的花圃、菜圃和小果树。

秋雨纷纷,温柔走到这门槛,望着外头,轻叹一声:“Nai娘,十个年头了,我不曾踏出此门,可还有人记得我温柔尚在人间?”

“柔柔别这么想,至少大少爷还是记得你的,只是他……”

“Nai娘,别安慰我了,最后一次送来是五年前,他送来的是一箱子的银子和衣物,他踏入修仙门派,这是温府修来的大福。”温柔轻叹了一声,心中无限惆怅,宛若间她似乎看见了那个少年站在漫天雪地中将那件披风披在了她的身上。

温柔忽然间出声:“Nai娘帮我准备笔墨颜料,我再画一张。”

羊脂白玉为肌肤之色,黑曜石闪烁为瞳孔之色,灰袍白衬,手指轻搭在一件披风之上,白雪纷飞,瘦削的女童半跪在地,低垂着头,晶莹的眼泪。

旁人的冷漠,少年的怜悯,女童的悲哀,完全地体现出来。

Nai娘就站在一旁看着,这一站就像是永恒,她迷进了那副画中,那股悲伤,丝丝无奈渗透出来。

“啪嗒”一声,一滴泪打在了桌边,那支笔沾染着颜料静置在一旁,画已经完成了。

外面雨停了,天空有些沉闷,一袭布衣被秋风吹卷衣角,地面上还有些潮湿,青翠欲滴的叶子在微微颤抖,金黄的桔子饱满散发出香甜的味道。

她看着那桔子,像是通过它看到了那个少年,肌如白雪,清冷英俊的脸庞悲天悯人。

“你们听说了吗?大少爷竟然不是老爷的亲生儿子!”

“那又怎么样?大少爷被月星宗收为真传弟子,就算不是老爷亲生儿子恐怕老爷也不愿意张扬出去。”

“可别说了,对了这次和大少爷一起回来的还有白启天少爷,听说他也成为了真传弟子,想要跟我们府某位小姐提亲呢!”

“那肯定是跟四小姐提亲啊~小时候他就经常和四小姐有来往呢~”

“好了,这可不是我们两个家丁能够猜测的。”

两名家丁匆匆走来,手中还捧着靓丽的衣物,走到温柔的面前:“五小姐好,老爷吩咐您换了衣物去大厅。”

“让我去?”温柔看着两人露出温婉的笑容,“辛苦你们了,这里有些赏银拿去买些衣裳,身上衣服穿得旧了该换身新的吧。”

两名家丁欣喜若狂连声道谢,温柔捧着衣物走进房内,Nai娘还站在那副画前,温柔轻声呼唤,Nai娘这才如梦初醒,简单解释后,在Nai娘的服侍下,时隔十年她再次换上华贵的衣裳,丝绸的柔滑让她不知该喜该优。

简单的梳洗,Nai娘真想将那送来的精致头簪给她戴上,她却摆摆手:“Nai娘,穿着这一身我倒是有诸多不适应,拿着那幅画,扶我出去,我想摘几个桔子给他。”

“好。”她眼角微微湿润,温柔却为她拭去眼角的泪,她知道Nai娘是为了她今天能被承认而感动。

“他今年回来的很是时候,今年的桔子比往年更加甜。”她慢慢上前,踮起脚,摘下一枝沉甸甸满是桔子的枝丫。

“我们走吧,还得麻烦两位带路。”

温柔的谦逊有礼完全不像是封闭了十年,被遗忘、不受宠的私生女,连两位仆人都不禁感到舒适的等待,她的笑容恬静,缓缓地跟在他们的身后,双手搭在腹前。

“这个温柔竟然敢摆架子。”热热闹闹的饭桌少了一个人,裘皮少女满是生气的模样,白启天笑了笑:“大概是在梳妆打扮吧~等便等吧。”

“全家人就等着她一个人,胆子还真大。”说话的便是当年那个红衫金丝的少女,安抚了一下裘皮少女,脸上也有些不悦。

坐在白启天身旁的便是当年为温柔披上披风的少年温天涯,如今更加冷酷英俊,身上俊逸若仙的气质使得人更加吸引女孩子,他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来了。”

一名家丁跑进来:“老爷,五小姐来了。”

“恩,来了。”温老爷心中也有些忐忑不安,为什么他们今天一定要这个被自己几乎都遗忘了的女儿出席呢?

窈窕的身影带来了徐徐的秋风,湛蓝色的长裙,雪白的外衣,每一步踏得很缓慢,嘴角噙着浅笑。

“温柔见过诸位,姗姗来迟,望诸位莫怪。”她身上传来自然清新的气息,湿润的空气仿佛传来了花香还有果实成熟的甜味。

所有人都怔住了,她的一举一动似乎都融进了空气,她就是空气那般的存在。

自那日起,十年了,她未曾见过他,她微微颔首,第一眼便认出了他,由衷地露出笑容。

温老爷险些站了起来,他万分没想到温柔竟然比她的母亲更加出色,身上那份超脱世俗的气质。

“快,快坐下!”白启天一下子清醒过来,连忙起身,推了推温天涯,冲他使了个眼色,温天涯挪了个位置,望向温柔。

她感觉脸上有些发烫,犹豫地看着温老爷。

“坐吧,坐吧~既然白贤侄说了,你便是坐下好了。”温老爷心中也是很欣喜,趁机和白启天拉得更近。

温柔做了个万福,便上前坐在了白启天和温天涯的中间。

他就在旁边,我该怎么说话呢?

温柔心中又是惊喜又是忐忑不安,不曾想到那裘皮少女竟把筷子一摔,刚还有些被温柔容貌惊呆了的气氛顿时闹得僵硬了。

见白启天目光转了身边的裘皮少女,疑惑地问:“怎么了?”

裘皮少女眼珠子一转,笑道:“不小心手滑了,五妹,你帮我捡起来吧。”

温柔先是一愣,便是要站起来,白启天眉头一皱,刚想要拦住温柔,却听裘皮少女委屈地看着温柔:“难道不行?这么久不见,难道你忘记我可是帮你在你的小院子里翻过土啊~”

温柔脸色顿时苍白,勉强露出了笑容,走到裘皮少女的身边,蹲下去,刚想要捡起掉落在地上的筷子,一只脚却踩了下去,温柔险些呻吟出声,想到自己小院子里的植物,她强忍住了。

在温天涯面前的屈辱,她有些撑不住,颤抖着手。裘皮少女似乎是发泄出了自己的不满,这才收了脚。

“姐姐,您的筷子。”温柔颤抖着,怯怯地喊出了姐姐,反倒是引来红衫金丝少女的冷笑,“这掉了的筷子还能用吗?还不快给四小姐换双新的。”

温柔勉强地笑了笑,回到位置,将自己的手藏到了自己的衣袖中,低着头,一言不发。

Nai娘一直站在她的身后,看着温柔受屈辱的模样,心中更加感到心痛。

“吃饭吧。”温老爷赶忙出声,缓和气氛。

白启天说了两句,温柔也没回声,倒是裘皮少女不断地和他搭话。

温柔的左手摸了摸自己的右手,温热的液体似乎流淌下来,她有些发怔,便出声:“父亲,大娘,二娘,各位姐姐哥哥,我身体有些不适,先行告退。”

没料到她会这么做,裘皮少女哼了一声,问道:“怎么了?难道是在生气之前姐姐让你捡筷子的事情吗?”

瞧见她不开心,温柔连忙摇头:“不,不是,只是这几天受了点风寒,先行告退,希望别扫了大家的兴。”

温老爷瞧她脸色却是很差,便允了。

白启天刚想要站起来,却被裘皮少女一把拉住,白启天别过头,冲温天涯皱了皱眉头,温天涯无奈地站起身:“我去送送。”

他也无所谓他们赞不赞同,直接离席。

“好了好了,这孩子也真是的,今天他可是主角,就这么走了。”温老爷叹息道。

“温伯伯,天涯应该是累了,想要利用这个机会去休息一下吧~”白启天将僵硬的气氛打浑,重新热闹了起来。

温天涯走出的时候,却看到了温柔颤抖着双手,那鲜红的血液从那双手里淌下来。

依稀能听到她哽咽的声音。

“柔柔,你别哭啊!你哭得Nai娘都心碎了!”

“Nai娘,手流血了,我们回去吧。”

“好好,全听你的,不要哭了,那这画和桔子……”Nai娘迟疑地问。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