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逆天狐妃:拐走上神亲亲哒

更新时间:2020-07-29 12:49:00

逆天狐妃:拐走上神亲亲哒 已完结

逆天狐妃:拐走上神亲亲哒

来源:落初 作者:小二金毛 分类:仙侠 主角:连白驹 人气:

主角是连白驹的小说《逆天狐妃:拐走上神亲亲哒》此文是小二金毛原创的仙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她本是强国公主,奈何父皇被奸人所害,父女俩受尽凌辱,含恨而死。如今她逆天重生,入祖祠得仙书,修仙术,又带出强大祖先的一抹魂魄,可一身报仇戾气的她,从未想过,她会有贴心的伙伴,会有忠诚的伴侣。她是妖,一个狐妖,人人唾弃,神得而杀之。她护亲人朋友,为其粉身碎骨又如何?她爱护契约的灵兽,虽然总是一脸嫌弃,但宁可为灵兽而死。她怕别人对她好,因为她怕自己魔兽的身份带给别人麻烦,可就是有人懂她的好。她是顶好的妖。但这三界容不下她,就别怪她和她的伙伴们,大火烧了三界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这是在哪里?

我看着这片坐落于云端、五彩斑斓的花田,一颗茂盛的金色银杏树立在这片花海中央,那树下仿佛有两个模糊不清、端着一大碗酒水的人,那个子修长的人朗声说道,“我与狐小七,结拜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我听得这话,心脏痛极,我捂着心脏细想,这里我似乎来过?可我不记得,这不属于我三世里的任何记忆。

但下意识,我和个子较低,身姿颇为羸弱的那人一起轻声说道,“如果,我是女孩呢?”那身量纤纤的人说完,便垂首向下看去。

日光西沉,两人的影子慢慢的重叠在一起。

那两人身后有仙鹤飞舞,蝴蝶翩翩,和煦的微风轻轻抚摸着稀稀疏疏的金色树叶,那树叶快活极了,离开家园,追着风,头顶似下了场黄色大雨,它们可知道,为了爱,它们连命都抛弃了。

半晌,那愣住的傻大个,木衲严肃的开口说道,“若你是女孩,我便。。。”

突然之间,好大的一阵风,两人脚下的坚实大地裂出一道大缝,那银杏树顷刻间被地底的恶魔吞噬一空,连我都要被吸进那道缝里!

“别!”我大声说道,一身的冷汗打湿了被褥。

“主人!主人!你醒了?”小白狗激动又略显心虚的声音自我旁边传来,我扭头看去,瞬间,便把这只披麻戴孝的脑残狗扔了出去。

在扔出去的那个瞬间,我仿佛感受到了体内有什么力量被调动一般,我试着回想那那个力量的来源,入定片刻,手臂一扬,一道五色的光芒便出现在眼前,红色是火,蓝色是水,紫色是雷,黄色是土,介于黄紫两色之间的是流动的风,这景象不过片刻便消失了,我惊得目瞪口呆,我是五系魔法师?

在我第二世的时候,便一直很介意,没能成为一名魔法师来保护狐家,尤其是生命被终结的那一刻,恨意滔天之时,这感觉尤为强烈。

这片大陆上有两种与战斗有关的职业,一个是百里挑一的魔法师,在魔法师的基础上,若有强大的精神力,则会变成万人敬仰的召唤师,以我当时赫赫第一强国狐国公主的眼界,都未曾听过、见过有三系魔法师的存在,而如今我竟然成为了五系魔法师!这样惊人的天赋,古今未有!兴奋之余,我不由想起了那块五色水晶。

被我丢出去的小白狗,委屈的揉着圆滚滚的小屁股,一脸怯怯的看着貌似不高兴,实则专心想事情的我,为了解我的心头之“恨”,神农鼎一脸不情愿的被我起了个“白胖”的名字。

“走吧白胖,出去转转!”我心情极好的说道,瞅着那原本一脸愤怒的白色胖子听到“出去”这个词,瞬间绽放愉悦的笑容,连忙四蹄并用的攀上我的肩膀,一脸憧憬的望着那道宅门。

我不由苦笑,带着一些心疼想,它果然一个人太久吗?

我一手扶着它站好,笑道,“你可站稳啦,偷儿可不走寻常路。”

我一跃,跃上了狐家的房顶,在我的那片大陆,父亲和我便是狐家最后的血脉,从未曾听说过,有其它狐氏血脉的存在,除非,这不是我的那片大陆!

我借着夜色,一路潜行,眉头却皱的更紧,这狐家的破败,超乎我的想象,到处是断壁残桓,屋顶瓦片碎的不成样子,院内也是杂草横生,半点人影也没有,所过之处,居然像是踩在雪地中,细看,便知是几层扫也扫不尽的灰尘,

就在我以为这狐家已是空无一人之时,一道暖色的光芒却出现在我的眼里,我悄悄的向那个地方潜行过去。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堪比皇宫的建筑,瞬间作为偷儿的职业病让我有些不淡定,我的手指处传来一阵温热,我擦了擦嘴角可疑的口水,仔细看了看我的指尖,白胖看着我擦口水的动作,嫌弃的瞥了我一眼。

“我是不是把什么忘了?”我感受着手指处逐渐升起的温热,眼前洁白的手指处却什么也没有,我百思不得其解之际,突然灵光乍现,我调动体内的魔法力,凝聚在那手指上,果然,那枚神偷之戒于我手中显现出来,我不由兴奋的猛拍了一下脑袋瓜,这股机灵劲!

“本来就不聪明。。。”白胖在旁边抓着我的耳朵揶揄道。

我有意戏弄白胖,偷偷把戒指对着白胖,默默调动魔法力涌入戒中,瞬间,白胖就被一股大力吸入了神偷之戒中,我狠狠的甩了下手,再在心中默念“放”,灵光一闪,那圆滚滚的白胖就又跳回了我的肩旁,它小小的脸,很是惊悚懵逼的看着我,像是在说,我是谁?我在哪?我有些心虚的看向别处,嘴角的那抹偷笑很努力的憋了回去。

我看着这金碧辉煌的亭台楼阁,富丽堂皇的雕梁画栋,不由再咽了咽口水,其实房屋不过两栋,只是奢侈之风太盛。

我偷偷潜入了暗着灯的那户,如一阵台风悄无声息的碾压而过,但凡是值点钱的都让我抠下来了,宝剑上的钻石、桌子旁的琉璃花瓶,甚至是拖鞋上点缀的蓝色宝石都让我一一小心抠了下来。

白胖更是懵逼的看着我用指甲把纸上的金箔也一点点刮下来,表情顿时十分精彩。

“你偷窃不仗义!”

“我养你不容易!”

我虽是贼,但也有贼德:贫穷人家不偷、仁义之家不偷、自家人更不能偷。但如今这大门口的牌匾上分明写着“狐家”,可这卧室之中却立着“忠心铁家”的匾,况且身为狐家二小姐的我不仅居住在一片废墟的屋里,连那姑且称之为“侍女”的大妈,都怀有害我之心,足以说明如今这狐家的掌权者是铁家的人,而那人,很可能是指使大妈用毒杀我之人。

我拿自家的东西怎么了?

这一屋子的好东西都被我装进了神偷之戒中,我心满意足的躺在柔软的床上,正考虑要不要把这床也带走,同样笑的开心的便是白胖了,它看到桌子上美味的糕点,便一道光一样,冲锋陷阵一样冲锋到糕点盘里,此刻,它双爪扶着圆滚滚的肚子,短短的二郎腿翘着,悠闲的躺在盘子中央,站也站不起来了。它是撑到不行了,我便意念一动,它化成一道光,重回我眉尖的红色印记里。

我欢快的目光在屋内四处转悠,那用昂贵的花梨紫檀打造而成的桌子吸引了我的注意力,那桌面上,仿佛有一些凹凸不平的地方,我调动起魔法力,一抹小火焰出现在我的指尖,我看着桌上刻的字,缓缓念道,“猪食”?我摇了摇头,心想,不知所云。

很快,我便爬上那个灯火通明的屋顶,翻开瓦片,向下探去。

那大殿的富丽堂皇自是不必再说,只是与这富贵之象并不匹配的是那屋中的两人,坐于一把太师椅上的是一位白发老妇,约莫有八十岁的年纪了,满脸的老年斑,目光呆滞的注视前方,口水鼻涕流淌在华美舒适的衣服上,蹲在她身下的是一位丑妇,鼻子倒还正常,那眼睛竟全是红色,仿佛要滴出血来,嘴巴更是恐怖,两只獠牙自上颚延伸到紫青色的唇边,肌肤之上覆着一层青鳞,密密麻麻,令人不寒而栗,目不忍视。

那女人正为那痴傻老妇洗脚,一边测着水温,一边柔声说道,“娘,你看,如今,这狐家的诺大家业,都在你女儿我的手中了,咱们再也不用过在铁府里,吃猪食,喝马尿的日子了,别看我在咱房间里放了那块“忠于铁家”的牌匾,那都是做给铁家人看的。”那青面獠牙的女人似是满足一般的甜蜜笑了起来,不过很快一滴黑色的泪水,便自她血红的眼眶中流出,她哽咽道,“娘,咱们的恨,我从来没忘记过,若是有机会,我便拖着铁家的人,一起下地狱!”

那老妇的眼中有痛苦的神色一闪而过,她的嘴中含混不清的说道,“傻傻”,那女人为老妇擦脚的手一顿,眉毛顿时拧在了一起,她凄惨的笑了一声,似是自言自语道,“娘亲,你可是怪我,毒害狐家满门忠仆?毒傻狐家二小姐?接着以入学学习魔法之名,在路上暗中除掉狐家大少爷?再以抚养痴傻孩子的善心人的名号掌握了狐家?”她说完这些,便陷入了沉默,她的手中握的擦脚布都是上好的苏绣,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柔软丝滑,她迷恋的看着这精细的绣工,半晌才又斩荆截铁地说道,“哼!谁让她们家大业大又怀揣至宝?如今这狐家只剩那名痴傻扫地僧还未死绝,那狐小七,估计已经死在毒下了!等他们死尽,我便把这诺大的地方翻个底朝天,如果找不到万蛇窟说的挚宝,咱们都得…”

藏于屋顶的狐小七神色一沉!好歹毒的女人!杀我狐家族人!伤我狐家侍从!抢我狐家财产!如今更是要赶尽杀绝!狐小七的目光杀意吞吐,强大的压迫感自其娇小的身躯中迸射而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