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琴符师

更新时间:2020-05-18 22:30:24

琴符师 连载中

琴符师

来源:落初 作者:顽石痕 分类:武侠 主角:庄老叶枫 人气:

《琴符师》作者:顽石痕,武侠类型小说,主角:庄老叶枫,本小说主要讲述了:生在乱世中,万般不由人。秦雨,一场阴谋之后的幸存者,阴差阳错的走上了符师这一不被人所理解的道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本来药毒子是要一人前来,但自己这个弟子缠着非要跟过来,说是要看看我的医术。

庄老将二人引入房中,又让柳芸儿起身,将位置留给药毒子治疗。柳芸儿虽然不舍,但为了云深能有转机,起身站在一旁。叶枫也颤颤巍巍站起来看着云深。

当紫涵看到这刚认不久的弟弟躺在床上,心中万般痛苦,一阵失神。却不能表现出来,但同为女子的柳芸儿却看得很清楚,突然想到不久前云深曾告诉她认识了一个姐姐。在脑海中不停的将紫涵和云深说说的姐姐进行比较。最后她肯定这个女子就是云深那时所认识的姐姐。

药毒子正色道:“紫涵,今天你状态不好,还是去外面等着吧!除了庄老,麻烦诸位都在外面等着吧!”

叶枫被庄老送回自己房间躺下。柳芸儿和紫涵则静静的站在门外等着。两人眼中全是担忧。

这时,柳芸儿含着泪对紫涵说:“我猜的不错,你应该就是云深前段时间认识的姐姐吧?”

紫涵看着柳芸儿,心中想起了云深说过的话:“姐姐不让我管其他人叫姐姐。”

柳芸儿看到紫涵的脸色,轻声说:“我没什么恶意,我只是想知道我不在这段时间,云深过得怎么样?”紫涵听后也释然了。给柳芸儿讲了云深这一月发生的事,似乎已经忘记了云深生机断绝的痛苦,之后柳芸儿又给紫涵讲述了云深小时候的事,两女相谈甚欢,不觉得彼此间有了惺惺相惜的感觉。

柳芸儿对紫涵认真的说道:“我也不在乎云深管你叫姐姐,如果这次云深能醒来,我就告诉他,他有两个姐姐疼他了。呵呵。”柳芸儿被自己的遐想逗笑了。紫涵却感动了:“好。”说着两人又抱在一起,互相安慰着。

……

终于,庄老和药毒子面色苍白的出来了,随后两人相视一笑,同声说道:“成功了。”

柳芸儿和紫涵听到后,脸上纷纷露出喜色,冲进房间,看到云深躺在床上,怕打扰到他休息,就在远处看了一眼。生机回转,虽然微弱,但总算燃起了一丝希望。

……

第二日,云深在庄老和药毒子的护送下进了云深谷,紫涵和柳芸儿非要跟着一起去,被庄老拒绝了。

谷内,四处树木变化不定,被人布置以奇门遁甲之术。防止外人进出。

两人将云深放置在谷深处的无果树下,任着金光罐体。

药毒子对庄老说道:“我们走吧,他在这里的时间不会太短的。”

庄老眼中担忧的看了云深一眼。

药毒子接着说:“你要是不走会死在这里。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我心知肚明。”

庄老没有说什么,药毒子则先一步朝谷外走去,庄老随后也走了。

谷内的事物都有着神秘的力量。也不知道是什么。云深在无果树的滋养下开始快速恢复。这速度已经超过了药毒子的预计。

很快一个月过去了,云深醒了,但还是很难自己起身。但凡有风从古中吹过,都会响起美妙的琴音。久而久之,终于又一月,云深终于能起身行走,他开始找寻那声音的踪迹。

在谷的更深处是一片世外桃源,里面却只有一间茅草屋。云深艰难的走过去,在茅屋前行礼问道:“不知是哪位前辈,在此弹奏。”z除了山间的风和律动的琴音,并没去什么声响回应云深。

云深也很郁闷,又向前走了几步。此时琴音戛然而止,一直小猴从草屋里跑了出来,像是有什么可怕的东西。云深探步走到门口,侧身朝房间看去,却发现里面并没有什么。这时那只小猴在不远处叽叽的笑着。云深才发觉自己竟然被只小猴子耍了。

云深也不理会那小猴,走进草屋,里面陈设十分简陋,一张床,一把琴,剩下都是空荡荡沾满灰尘的墙壁。小猴子觉得无聊,又从外面走了进来,跳到琴旁,两只手掌拨弄着琴弦。不管怎么拨弄,都能穿出优美动听的琴音。很快小猴子就站到一边,看着云深,似乎是想让他试试。

云深一只手放在琴上,随意的拨动琴弦,果然又传出一段琴音。云深很好奇的看着这把琴。而一旁的小猴子却又叽叽喳喳的在墙上摸来摸去。不一会儿,就隐隐有字迹显现。云深发现后也快速的擦拭灰尘。很快就看到了整个墙面,上面的字迹似乎在讲述一个故事:

琴魔荡月,二十出头,就在江湖中名声大噪。

一日,偶遇春华山庄庄主之女——春如风。年少的荡月便对春如风心生爱慕之情,每至夜深,便在春华山庄弹奏琴曲,开始春如风并不待见他,但时间长了,两人的关系发生了转变,最后相恋了。

但事与愿违,春华山庄庄主为壮大实力,与幕府达成了和亲,要将春如风嫁到幕府。并差人告知他说:“我春华是不会将女儿嫁给邪魔外道。”那一夜,荡月喝了很多酒。

荡月也想过带春如风私奔,但苦于春华派高手日夜监视,很快,春如风出嫁了。荡月心如死灰,在幕府接亲队伍来到春华山庄后,带着魔琴,坐在屋檐上弹奏,一曲杀生,琴曲哀怨。春华山庄死伤无数。荡月在众人中找到了春华的身影,抬手便要弹出琴音。此时春如风出现了,挡在春华身前。对荡月说:“此生是我负你,现以死相报。但求放过春华山庄其他人。”说完引剑自刎。荡月在春如风死后陷入疯狂,但终没有再杀一人。将春如风的尸体带走。

也不管春华在身后的辱骂。最终来到这里,毁掉自身修为,以情弹奏,却发现自身实力远胜从前。自此从未出谷半步。创九幽和浮华二曲。杀气净敛,可改变心性。如有有缘人愿将二曲传于,也不会让我的心血白费。此琴为多事之物,切不可带走。若是有缘人,定会在此悟出琴道,若无所获还请就此离去。

云深看完心里叹道:“琴魔荡月到也是个敢爱敢恨的人。”

小猴子则又在古琴上拨弄,这一次,云深盘膝而坐,体内丹田生旋,不停的感悟着琴音。就这样除了每天出去找点水果,其余时间都在感悟琴音。小猴子每天拨弄的琴音也不同。

两个多月过后,云深已经恢复正常,对琴音的感悟也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这一天,云深并没有感悟,而是将古琴带出草屋,在外面支起来。双手第一次有模有样的弹奏着琴曲。这样反复弹奏了一月有余,云深终于能用琴音攻击,琴音将屋外的野草全部击折。琴音也击落了茅屋顶上的曲谱九幽,浮华。还有一张纸:“有缘人,恭喜你得到了我琴谱。你可以走了。”

云深看到这句话,心里一紧,想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姐姐了。当即将古琴放回草屋,和小猴子打过招呼,就朝山谷跑去,小猴子似乎也有些不舍,跟着云深朝顾外跑着,由于没有琴音的影响,出谷的路变得轻松了许多。直到出了谷,云深才回头看了一眼,刚好看到了小猴子,小猴子停在谷口,看着云深,云深示意他回去。虽然不舍,但小猴子还是回去了。

云深从山谷出来一路狂奔,却发现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就在云深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有人呵道:“哪里来的人,为何闯入禁地。”接着两名符师宗弟子出现在云深面前。

云深有些喜色的说道:“师兄你好,师弟贪玩,误了路途,所以在这里游荡,迟迟找不到离去的路。”

那两名弟子听完云深的话,脸色有些缓和,又看了看云深身上的道袍却是符师宗,才放松了警惕。并给云深指明了回去的路。此时夜色初起,没有月光,云深再三谢过那两人后,朝着宗门而去,心里念着两个姐姐,师傅和师兄。

……

“半年了,云深还没有什么消息吗?”柳芸儿向庄老询问道。这半年来柳芸儿不止一次的向庄老询问云深的下落。庄老每次都说云深在谷中还未醒来,但气息平稳了很多,生机也在恢复。叶枫也问过几次,就连紫涵也多次来问过,得到的答案几乎都是一样的。其实早在云深入谷后,每月进谷一次,第二次就发现,云深失踪了。他几乎找遍了周围,都没有发现,当他在想深入,无形的攻击将他击退,而且一次比一次强。无奈之下只好放弃。回来之后怕芸儿几个家伙伤心,就编了慌说云深还没醒来。依旧在谷内。

庄老还是和以前一样回道。并对柳芸儿说:“芸儿,明天就是宗门大比了,你也准备一下吧。”柳芸儿点头应到,随后便退了出去。

次日清晨。宗门所有弟子聚在一起,准备着此次的宗门大比。在这之前,宗内的一部分精英弟子已经离开了,像路飞和赵泽之类已经离开。这次宗门大比,不过是为宗门弟子撤离找一个借口而已。每一个获得离开的弟子都会被告知缘由,从而脱离符师宗。

大长老顾三山在众人面前说道:“此次大比现在开始。大比分三类,十五岁以内,十五到二十二岁之间,二十二岁以上三段比武。选各段前三十,获得外出历练资格。比武期间,点到为止。”

现在开始按年龄报名。两个时辰后进行比武。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