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逆势遨游

更新时间:2021-02-19 21:28:34

逆势遨游 连载中

逆势遨游

来源:落初 作者:微光和尘 分类:武侠 主角:姚三树严迅 人气:

经典小说《逆势遨游》由微光和尘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姚三树严迅,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练成盖世武功,坐拥权势熏天嘛,也不是非要长得帅气才能做到。穷小子吃些苦头,受点委屈,咬着牙经历个九九八十一难,总能修成正果,普度苍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女子亭亭玉立的站着,嘴角含笑,轻声道:“哎哟,气势汹汹的,干嘛呀?”

也不见她屈膝使力,便轻巧的向后跃起,白宗正扑击落空,长身而起,一招“反打奇门”使出,再次扑击。

那女子左臂扬起,衣袖回落,露出皓腕如雪,便如漫不经心的随意一拨,竟将白宗正的双臂荡开,圈转半周,旋力回收。

白宗正站立不定,身不由己的往前抢出半步,被她右掌按住前胸,微一吐力,白宗正便感胸口一滞。

也是他经验丰富,在此时双脚连环,接连踢出,使那女子的掌力不能按得实了。

对方的掌力卸开,他落足站定的时候,却也身形趔趄,形状狼狈。

这般交手三招,这女子看似柔弱,内力也颇平平,但招数巧妙,借力打力,竟然颇为了得,武功修为,不在那后生之下,白宗正不由得大感惊疑。

多年以来,他横行旌德县,从来没有过碰壁挫折,哪料到今日接连栽了跟头,一时不禁呆了,作声不得。

那紫衫女子踏上几步,站在黄梁栋面前,似笑非笑,道:“你若是识相呢,就抛下了凶器,不要再负隅顽抗,否则的话,我二哥生起气来,那可不是好玩的。”

那后生接口道:“那是当然,我生气的时候,是很可怕的。”一边瞪眼突目,做出生气的样子,要让别人看到,那有多么的可怕。

白宗正向黄梁栋使个眼色,左臂微抬,右手缓缓搭上左腕。

他的腕上装着袖箭机括,箭尖上涂有剧毒,毒质霸道,中者立时全身瘫软,重伤呕血,是元锋的一门独家暗器,厉害无比。

他这时见对方武功高明,但涉世不深,三个人都还青涩稚嫩,便动了杀机,要发射暗器,暗算伤人。

黄梁栋有会于心,两只眼珠子颤动,要想个法子,扰乱了这三个年轻人的心神,好让白宗正趁机下手。

他们为非作歹,杀人如麻,在这荒僻巷子里,除掉三个无名的少年,也不是什么大事。

正杀机浓重,忽然听到一人说道:“这里边的坏狗,是一个大活人吗?”

声音轻柔,语调微颤,似是很感不可思议。正是那位白衣少年。这是他来到这里之后首次开口说话。

黄梁栋见他瘦弱无力的一副书生模样,本来就很轻视,这时听他说话,奶声奶气,便如女子的声音一般,更是看不起,正要出口讥讽,忽地灵机一动,计上心头。

黄梁栋把尖刀插回腰间,双手摊开,做出诧异的样子,姿态夸张的尖声道:“那当然是一个大活人了!你们不知道吗?你们不是一伙的吗?”

他接连发出两问,那后生瞪眼道:“不知道啊!我们是受人所托,前来救人,什么一伙不一伙的……”

黄梁栋“咦”了一声,又问道:“那央求你们的,是不是一个面色泛黄,眼睛大,鼻子小的小姑娘,是个哑巴?”

那后生见事情有异,收势站定,道:“是啊,有什么不妥吗?”

只见黄梁栋一拍双掌,双脚跳起,道:“哎哟,误会,误会呀。”

他身体肥胖,这么跳起,地面悠悠震动。

这次不等那后生发问,便抢着说道:“实不相瞒,我们就快要抓到那个欺侮哑女的坏蛋了,谁知他太过狡猾,跳到了井里。那个坏蛋狂妄无比,一直叫嚣着说他的朋友转眼就来,对我们大肆恫吓。我们听他叫得起劲,怕他的强援转眼就来,才放火熏烟,要把逼出来。你看,就在这个时候,你们来了,这不早不晚的,太也巧了,咱们就认为你们是坏人的一伙,一场误会,就这样生成。”

言毕,嘿嘿的干笑两声,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动,在那三个少年男女脸上打转,神情间透着几分掩饰不住的狡黠,自然是很为自己的这份急智感到得意了。

那后生完全懵了,摸摸后脑勺,道:“这我可不明白了。你们不是坏人吗?”

白宗正见他上当,心里暗笑,神态中却特别显出严肃郑重,道:“这中间的误会,想必一言难尽。依我猜想呢,那哑女不会说话,一定是求救的时候表述不清,让你们将善恶混淆,冤枉了好人,那也没有关系,哈,不打不相识,就此交个朋友,那也好得很。”

他心机深沉,思维缜密,比黄梁栋高明多了,眼见黄梁栋一番颠倒黑白的胡扯,让这三个少年云山雾罩,不辨西东,心道:“这三个少年一副名家子弟的风范,打是打不过,暗杀未必能够成功,还是欺负他们不谙世事,哄骗欺瞒,好及早脱身。”

他见那后生显得不知所措,那紫衫女子露出饶有兴致的模样,但都是卸下了防备,只有那白衣少年神色警戒,站在三步开外,显得甚是小心谨慎,便向他一笑,道:“实不相瞒,我们是白竹门的人,在此公干。在下严迅,那位是我门中的一位好兄弟,其貌不扬,但江湖上的人很是给他面子,人称‘顺风耳’。”

他盗用白竹门的名号,振振有词,说得底气十足。

那三名少年神色一震,相互对视了一眼,神情松弛下来。

那后生喜出望外,笑道:“原来是白竹门的朋友,小弟郑岩起,那是我妹妹郑因、师……师弟王梓禾,一向听师父提起,说是白竹门的朋友行事公正,见义勇为,小弟神交已久,今天见面,果然是见面远胜闻名,名不虚传……”

神情激动,语音颤抖,显见得初次结纳这样的江湖人士,热情十足,还要再说,被那郑因浅笑着打断了说话,道:“不要把学会的切口都说了出来啦,让人见笑啦!”

郑岩起脸色一红,却也如释重负,住嘴不说。看这样子,他也觉得把套话说得没完没了不怎么有趣。

只有那白衣少年王梓禾疑虑未消,将两人来回打量,轻声道:“严二哥年少得志,我们是知道的,顺风耳姚三哥耳聪目明,消息灵通,见面之后,该当知道……”

白宗正听到这里,心知坏了,捏造的谎言被这少年看出了马脚,他右臂抬起,又欲发射毒箭。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