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潇潇子夜歌

更新时间:2021-01-30 12:27:40

潇潇子夜歌 连载中

潇潇子夜歌

来源:落初 作者:戴纪 分类:武侠 主角:宗罗文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潇潇子夜歌》是戴纪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宗罗文,书中主要讲述了:在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武侠梦,自己手握一把绝世武器,或者身怀绝世武功,心怀天下大义,锄强扶弱,杀富济贫,还世间一个公道。或为了快意恩仇,或为了称雄武林,扬名立万·········这本书就是如此,但大侠之路并不平坦,也并不一帆风顺。和世间所有的成功一样,你只有经历了重重磨难,才能站在顶峰,才能傲视群雄,笑傲江湖。周浪,姬荡二人,正是走在了这一天大侠的路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罗文和张邯找来了其中一人将此时的来龙去脉弄得个一清二楚,这让张邯十分恼怒。他把这人叫出去之后,大骂道:“那几个败类,看我不把他们全部赶走!”话一说完,便气冲冲的想要去将自己的话付诸于实践。罗文劝阻到。“先不要冲动,我们不妨先等等。”

“等什么?一旦我的队伍当中有了这种不想踏踏实实努力,而妄图巴结富贵之人,我是一个不留的。”

“话是这么没错,暂时留住他们,将计就计。”

“哦?你想做什么?”

“难道你不想看看他们三人究竟能忍到什么程度吗?”

“这话怎么说?”

“古之所谓豪杰之士,必有过人之节。人情有所不能忍者,匹夫见辱,拔剑而起,挺身而斗,此不足为勇也。天下有大勇者,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这三人,尽管朱伟跟潘超挑衅,但是仍然不予理睬,不跟其争斗。也许在旁人看来,是懦弱,是胆小,是无能,但在我看来,这三人是有大智慧,大能力的。所以,我想暂时留住其他人,就算是对他们的考验,看看他们究竟能有多么能忍,相信我,这一切都会有分晓的。”

“那好!不过,我倒是希望下一次他们直接还手!”

“这是为什么呢?”

“事不过三嘛,这实力不行,忍辱负重我懂,但是若要真打,他们三人虽然人少,但未必会输。如果一味地忍让和妥协,我倒是觉得有些缺少血性”

“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让我们拭目以待他们后面的表现吧!”

潘超的脑海里时时浮现着周浪的那个冷笑,这让他感到惶恐不安。他越想越害怕,越想越生气。他隐隐约约感觉到,似乎,周浪就是张真人托宗主要找的天命之人之一。如果真是如此,那么日后他一旦得到重要,自己肯定是周浪的敌人。所以,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那就只有一个办法:尽快让他离开天下宗这个权力的范围之内。至于如何使他离开,用什么手段,这一切,都不是那么得住重要了。

他思来想去,权衡利弊之后,突然嘴角一笑,露出了狡黠的目光。

他找到了正在练功的耿彪,说道:“彪哥,我们算不算兄弟?”

“算,毕竟大家在一起朝夕相处大半年了。怎么了?”

“其实我真的很羡慕你!”

“羡慕我?”

“对,真的。你的武功真的进步神速,我敢保证,在我们这个年龄上下五岁之内,普天之下绝对没有你的对手!”

耿彪脸上虽然没有动静,心里却乐开了花。嘴里说道,“哪里哪里?不过是些花拳绣腿罢了。”

“彪哥,我之前跟你说过,你的事就事就是我的事。以后你有什么需求,尽管对我说好了,以后大家都要在宗里谋事,大家好有个照应。你也知道,总有些人会阻挠你。”

“对,那如果你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尽管说好了,我能帮的,我一定帮你!”

“那好,那就这么说定了,以后有事一定找我!”

经过一段时间的深思熟虑,潘超又叫来了朱伟,朱伟说道,“这次去了,想必也打不成,算了,我不打了!”

“废物,我也没想让你打,这次我们自己去。你负责把其他组的人吸引过来,并让周浪他们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便好。记住,一定要让我的行为得到其他人的支持,否则,一切都是白费。”

“好,我明白了!那什么时候开始?”

“现在就去!”

朱伟跑到每一组里,对着其他组的人说道:“我们组长姬荡说了,他是所有选手里面最强的,还说了,其他人都是废物。不服的可以与他一战。他现在就在训练场里,大家可以去看看。赤铁军里的潘超为了给大家正名,已经前去挑战了。”

几个组的人一听,顿时觉得气愤,对姬荡的好感荡然无存,纷纷跑到训练场,想看看究竟。一边,潘超又让高义对耿彪说:“潘超想为了给你争口气,所以去挑战姬荡了。”耿彪一听,这可了不得,于是,跟着高义也往训练场跑。

而这一切,姬荡,周浪和刘博一无所知。他们还是想平时那般在场上训练。见到潘超气势冲冲的赶来:“来者不善呐!”周浪说道。

“原来又是你啊!你一天大事不做,天天来招惹我们这些小人物,有什么意思吗?你不要再来打扰我们了,你要知道,我们可不像你,有个好爹。只要不努力,就会被给淘汰。所以啊,你就当做好事,放过我们吧!”周浪说道。

“话是这么说没错了,也是这个理。但是我这个人呢,就是这样,我看不爽的事情呢,我就要把他给毁灭,不然就像有根刺在我的后背,让我瑟瑟发抖。不把这根刺拔了,我心不安呐!”

“其实你也知道,不是我故意针对你们。但有些事情是注定的。就像世间万物一样,草永远是草,羊永远是羊,狼呢,永远是狼。亘古不变,对吗?羊需要吃草。狼需要吃羊!人类也是一样,统治阶级永远需要吃你们这些被统治的阶级,告诉你,我吃定你了!”

“虽然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却不认同你所说的。羊永远是羊,狼永远是狼,的确没错。但你别忘了,人与动物最大的区别就是,一切都有可能改变,没有天生的王侯将相,也没有永远的富贵和贫穷。你今天是狼,但你别忘了,明天我就可以是虎。今天你是狼,我就有机会让你变成一只羊!”

“其实,我最烦的事情,就是和别人打嘴仗。逞一时口舌之快,想想对你根本没有什么伤害。这样吧,反正今天我是叫了所有的人来,你如果要当缩头乌龟,那我也不怪你。但你想想,以后你如何在他们的面前抬得起头,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周浪看了看正在赶来的人,脸上明显有些害怕。潘超笑道:“怎么,怕了?”

“怕?人多了倒好,既然你要这般,那我就成全你!”姬荡还未等周浪回话,便一脚踢向潘超。潘超没来得及反应,便被姬荡狠狠地踢了出去。其他人见状,纷纷上前来帮助潘超。刘博和周浪见形势不可避免,朝着上来帮助潘超的人就是拳头相向。场地顿时变成了战场,赤铁军除了高义和耿彪之外,其余之人均卷入了这场战斗。由于事先说过,朱伟和其他黄铁军的人并没有参战,只是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打。周浪和刘博挡住了赤铁军其他人的支援,留下了姬荡和潘超两人单挑。由于姬荡冷不防的一脚,潘超并没有注意,这一脚让他疼痛难忍,但他还没有缓过神来,便又被姬荡按在地上一顿乱揍。脸被打青了,鼻子和嘴角都流出了鲜血。虽然赤铁的人多,但是在周浪和刘博的压制之下,并未占到便宜。在一旁观战的谭昊说道:“我要去帮我浪哥。”

话音刚落,便被郑平拦住,说道:‘我不管你跟他什么关系,但是在我这组里,你得听我的。把他拉住。’

这下,谭昊并不能进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打斗,自己一点也帮不上周浪,心里尽管很着急,却也无能为力。姬荡把潘超打得不能动弹之后,又立马转过身来,帮助刘博和周浪二人,快速的将其他人打败。姬荡看着伤痕累累的赤铁组,笑道:“看来,你们也只是嘴巴厉害点!”

“是谁瞧不上我们赤铁组?”突然,一个声音叫来。只见耿彪从人群后面一跃而起,落在了潘超的面前。谭扶着潘超缓缓而起,对着潘超说道:“你的仇,我帮你报了!”

他让他人扶着潘超,自己对着姬荡三人,说道:“你们三个一起上吧!”

周浪看了看旁边的高义,对着刘博说道:“你先把他旁边的那个解决掉,耿彪,先交给我们两个!”

“那好!小心,他很厉害!”

姬荡和周浪面对着耿彪,耿彪先朝着姬荡奔去,姬荡也朝着耿彪奔去,二人拳头相撞,耿彪稍稍退了几步,而姬荡却被震出了好远,耿彪想趁胜追击,但周浪却此时突然凌空一脚,耿彪快速避让,周浪连续的腿法攻击,都被耿彪避开。耿彪顿时握住拳头,朝着周浪就是一拳,周浪一躲,旁边的木头都被耿彪的拳风给震碎。双方你来我往,无论是耿彪单挑周浪或者姬荡其中一人的时候,或者两人夹击耿彪的时候,两人并未占到上风,同时,耿彪也未能将二人完全压制住。这一来二去,几十个回合,仍然不见胜负。

反倒另外一边,刘博刚开始与高义打得难分难解,但几十个回合之后,高义渐渐地败下阵来。他看不到支援,心里早就怯战。所以,刘博看出了他的心思,接连几记重拳,便把高义打倒在地。他转过身去,看了看耿彪虽然胜不了浪、荡二人,但是,浪、荡二人也胜不了耿彪。于是,他便把浪荡二人拉住。此时。潘超对着朱伟说道:“怎么,还看热闹,还不上去帮忙?”

这一切都被张邯和罗文看在眼里,正等朱伟想上去帮助耿彪之时,罗文和张邯,赤铁军的齐正全都到场。这才终止了这场恶斗。齐正看着自己的徒弟,对着张邯说道:“张长老,对不起,我一定好好教训他们!”

张邯说到:“是我的人先动的手,要教训,也是我教训他们。再说了,年轻人嘛,年轻气盛,很正常的。我害怕他们打不起来呢。”说完,二人便把自己的徒弟带回了各自的阵营。回到阵营里,周浪,姬荡,刘博三人一言不发。朱伟和其他人也是沉默不语。张邯见状,说道:“来,说说你们自己错在哪里了?”

“是他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和招惹我们的,我们只是气不过而已,何错之有呢?”姬荡说道。

“真的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真不知道!”

“那好,先出去沿着训练场跑个50圈,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再来跟我汇报!”

“凭什么?我们又没做错!”

“跑一百五十圈!”

正当姬荡想再说话反问的时候,却被周浪拉住,说道:“走,教你跑就跑,别那么多废话!”

三人无奈之下跑训练场,姬荡问道:“我们明明没有错,为什么还要惩罚我们?”

周浪笑道,“把我们做对的,说成是做错的,就好了。”二人一听这话,完全懵了,说道:“这是何故?”

“先不要管那么多。你先试试,成功了我在告诉你为什么。”

“对了,你作为队长,要承担更多的责任,你把自己的责任说得多一点,知道吗?”

“好,我明白了!”

留下的朱伟等人,以为自己会被骂个狗血淋头,也会被叫去跑训练场。但是令他们出乎意料的是,张邯并未责怪他们,只是平静的让他们回去休息。几人走后,说道:“这也太奇怪了,就算他不知道使我们串通潘超他们,最起码也要责骂我们身为一队人不出手相帮而责骂我们啊?这就让我们走了,这是怎么回事?”

“也许是因为是周浪他们先动的手吧!我说你也是,不罚你就很好了,你还想被骂?简直就是个贱骨头啊你!”

“我总觉得不太对劲啊!”

待三人跑步回来,罗文和张邯坐在椅子上,张邯继续问道:“知道自己错在什么地方了吗?”

“知道!”姬荡说道。

“好,你先说姬荡!”

“首先,我作为队长,未能团结所有的队友,导致队友分崩离析,这是我的第一个错误;其二,我不肯攀附权贵,当朱伟的走狗,巴结潘超,所以导致了他们要来挑衅我;这是我的第二个错误;这第三,他们对我咄咄相逼,我明知道这是他们的阴谋,却没有压制住心中的怒火,导致上了他们的当,这是我的第三个错误;”

“你的言语之中,似乎有不满和戏谑啊。怎么,不服?你这是承认错误吗?”

“如果见辱而不斗,空有一身武艺,又有何用?又谈何锄强扶弱,保家卫国?如果捍卫自己的荣誉,反抗压迫和威胁都是一种错误的话,那我承认我错了。”

张邯看着姬荡,又看着周浪和刘博,说道:“你们两呢?错在哪里?”

周浪说道:“我的看法和姬荡的一样!”刘博也是如此回答,张邯说道:“好吧,今天就到这里,明天再来收拾你们!”

三人悻悻的回到了床上,刘博和姬荡问道:“为什么要把自己做的对的说成是错的呢?为什么你确定这样会过关?”

“这是经验,以前我师父还在世的时候,我经常做错事,但我每次做错事之后,我都认为我的动机是正确的,所以师父每次责问我,我都把我正确的动机说出来,结果我以为师父会原谅,但是我发现,我每次这么做,得到的并不是师傅的夸赞,反而是师父更加严厉的处罚。所以,我后来犯了错误,就把我所认为对的,全都说成错的,没想到师父却不再严厉的处罚我。这些都是经验之谈啊!”

“原来如此,没想到张长老和你师父一样啊!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大概是因为,我们所认为的真理,恰恰使我们在这个世道上的陷阱。你知道,一旦走在了这个是非黑白颠倒的江湖,并不是所有的是就是是,非就是非,黑就是黑,白就是白的!”

“虽然不知道你究竟想表达什么,但是照你这么说,也许是有道理的。不过,这一招,的确好用。”

说完,三人哈哈大笑。因为对于三人来说,这一架,虽然打了呗严惩,但是,心中的压抑和屈辱的到了释放。在他们的心中,这一架,打的值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