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大唐女侠传

更新时间:2021-01-13 14:19:08

大唐女侠传 连载中

大唐女侠传

来源:落初 作者:羽客霞流 分类:武侠 主角:太宗皇帝张三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大唐女侠传》的小说,是作者羽客霞流创作的武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休言女子非英物,夜夜龙泉壁上鸣。但凡谈起江湖,总是些虬髯豪客,一饮千觞;白衣书生,羽扇纶巾;沙场名将,横刀立马;武林世家,身兼数艺;而女侠者,虽众人作品皆有提及,也鲜见为女侠树碑立传者。拙作别开生面,以初唐为背景,以写女侠为主,庶几可一新读者之耳目云!本文属传统武侠,文风古雅简练,主要叙述残月(岳婵)、韩英女、梅傲霜等女侠,为大唐皇室尽忠,反抗武则天的残暴酷吏统治,及粉碎地狱门、玄阴教等江湖野心家统一江湖的野心,维持江湖正义的英勇事迹,恩怨情仇……保证质量的前提下,稳定更新,请放心阅读。若喜欢本书,还请多多支持,酌情订阅、打赏、票票、收藏。感激涕零!新建读者群:593836044(欢迎加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其他圣火坛红衣弟子见同门被杀,俱都义愤填膺,也顾不上武功不济,鞭马便追,凌霄也只好紧随其后。

那些紫衣女子见身后那群人穷追不舍,本来依照她们平日骄纵跋扈的性子,定然将这些不知好歹的贼子赶尽杀绝,然而此刻有任务在身,当下也无暇理会,继续驰马向前奔行。

两队人马,一前一后,疾如闪电般在通往房陵县城的官道上驰骋,瞬息之间,奔行了五六里。圣火坛弟子在地狱门的地位较其他弟子为高,向来颐指气使惯了,只有他们欺压别人,从没有别人敢反抗他们的意旨,这会儿两个同门无端被人杀害,也无暇顾及对方是何门何派,在他们心里,对抗地狱门之人都只有死路一条。

这会儿见那些紫衣女子拼命逃跑,心里更加志得意满,想道:“她们几人之中许是只有当先两人武艺高强,其余则平平无奇,恐是杀了人之后,畏惧我们人多,是以忙着逃命。看个个是倾城国色,擒住她们献给活阎王,以后在地狱门的权势,便更加炙手可热了。”于是便更加快马加鞭。

当先执彩凤旌旗的紫衣女子,见怎样都摆脱不了他们的追赶,心道:“看来不先料理这群贼子,终究是个麻烦。”

手举彩凤旌旗横向一挥,蓦地里传来一阵长嘶之声,那些紫衣女子齐勒缰绳,五匹神骏的黑马倏然间人立起来,许是勒缰时用力过猛,马口裂开,鲜血渗出,滴滴流下,马儿吃痛,仰天长鸣。

只见她们掉转马头,一字横开,气定神闲挡在大道中央,瞧这神气,定是认为料理这几个废物自当不在话下。圣火坛十几骑人马瞬间赶到,只听那领头的一人,大声说道:“擒住她们,一个也不许漏网。”

红衣弟子齐声应道:“得令!”一言甫毕,立刻将那五名女子围在垓心,摆个圆形阵势,径约丈许,绕匝而行,手中樱枪俱都戟指中间的紫衣女子,口中不断发出怪笑之声,看起来早就将她们当作砧板上的鱼肉,飞来的艳福,志在必得。只等一声号令,便要一拥而上,着手擒拿。

凌霄因为要照顾鄢云,自然没有加入其中,而是退在一旁,作壁上观,静观其变。那些圣火坛弟子一心都在这几名女子身上,哪有空理两个外门弟子。

而事实上,就算没有不会武功的鄢云在身边,凌霄也不会出手。一方是地狱门的孽障,平日里戕害了多少武林同道;一方则是朝廷的鹰犬,平日里也不知多少皇亲国戚,社稷良臣以及无辜百姓惨死在她们手中。

那领头的红衣弟子见她们被围住,仍是没有半点防范的准备,似乎浑然没将他们放在眼里,心里更加愤怒,当下大喝道:“拿下!”

霎时间,十几杆樱枪从不同方向朝中间那些紫衣女子刺来,那些女子见樱枪刺来,连忙在马鞍上一蹬,一跃数丈,如同九天玄女下凡一般,与雪花一同飘然而下,足尖正好停落在其中几名红衣弟子的枪尖之上。姿势曼妙如同霓裳之舞,只怕是汉宫飞燕也有所不及。

鄢云讶道:“咦,前辈你看,那些女子停在樱枪之上,那樱枪浑无半点弯曲迹象,那些弟子举着樱枪也并无吃力之感,她们身躯虽说弱小,但是总不能轻如翎羽罢?”

凌霄笑道:“那是人家轻功了得,乍一看她们确实停落在樱枪之上,其实她们只是足尖微点,同时提气丹田,内功达到一定的高度便可做到,原也不是件新鲜事?你若想学,我日后教你。”

凌霄这么随口一说,鄢云却心中暗喜,于是拜师之念就此萌芽。顿时间,幻想翩翩,想到日后学成高强本领,怎样去行侠仗义,怎样结交武林上的英雄好汉,怎样开始他英雄豪杰的一生?一时间飘过无数的美好的念头,闪现过许多模糊的影子,不由得笑出声来。

凌霄见他吃吃傻笑,浑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便道:“你现在还是笑得出来,只待那些红衣弟子一落败,我俩立时便要大难临头了。”

鄢云笑道:“我怕什么,不是还有前辈你么?她们弱质纤纤,定然不是前辈的对手。”凌霄只得苦笑不语,他见到那两个女子掌毙两名红衣弟子的阴毒掌力之后,对对方的功力也是惊讶不已,自己能否敌得过她们,说实话在他心里的把握还不到三成。

正当那些红衣弟子将要变招,那五名紫衣女子同时足尖虚点,沿着枪杆向前,鸳鸯腿连环踢出,霎时间将五名红衣弟子踢下马来。其余弟子又抡枪欺近,哪知那些女子身手快捷无伦,连忙将手在马背上一撑,身子借力旋转,又是连环几脚,踢在众人手腕之上,十来杆樱枪顿时斜飞出去。

那领头的红衣弟子见兵刃已失,当下大喝一声,凌空跃起,掌风呼呼,向那领头的紫衣女子背后袭来,那女子冷笑一声,顺势回手与那人对了一掌,两掌相交,那红衣弟子立刻被击出老远,倒在地上。

只觉一道寒气侵入心脉,倏然间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就此一动不动,看来已经气绝身亡。

其余红衣弟子见头儿已死,兵刃也来不及捡起,连忙纵马向不同的方向逃跑。许是她们还有要事在身,也没去追赶,见地上无名红衣弟子受伤不轻,失去抵抗能力,也没有理会。掉转马头,重又向房陵方向驰去。

凌、鄢二人早退出老远观看,见那几个紫衣女子就此离去,这才来到那五名受伤弟子跟前。将他们扶上马,那五名弟子见他们一个是穷酸书生,一个是邋遢老头儿,从未见他们显过武功,认为即使他们不逃开,也帮不上什么忙,也就没有怪罪的意思,只是不明白活阎王为何要他们二人同行,当下也没多想。

仍是五名圣火坛红衣弟子在前,凌、鄢二人在后,为了避免再遭遇到那些紫衣女子,只好折道向房陵进发。

大雪兀自未停,一连下了十数天,碎玉素瑶一般铺满一地,马蹄踏上去咯吱咯吱般响。放眼望去,好一个银白色的清凉世界。凌霄等七人绕小道而行,行程更加慢了。

不日间,那群紫衣女子便到达了房陵县城,与率先到达的晓风、残月等人在醉仙楼会合。那手执彩凤令旗的领头紫衣女子,正是当年以五毒绵掌重创神刀帮大弟子朱胆的紫芝。

武则天掌控朝政之后,急欲扫除政敌,于是启动以左金吾将军丘神绩为主的酷吏政治,重用周兴、来君臣、索元礼、侯思止等二十几个酷吏,丘、周、来、索、侯五人更是武艺高强,手段残忍,每人各训练二十名女杀手,一共一百名,这百名女子自小便受到严格残酷的训练,由于五大酷吏所擅长的武艺各不相同,因此每组二十名女子的武艺也有高低之分。每组女杀手分别擅长五毒绵掌、钢索短剑、柳叶飞刀、索命琴音、勾魂洞箫等五种绝技,另外凌波微步,登萍渡水,一身轻身功夫也是妙不可言。

除了丘神绩手下女杀手身着紫衣,平时行事不蒙上面纱,其余四组八十名女杀手都是黑衣蒙面。她们收到指令,由残月等人打头阵,除了五名紫衣女子,其余四组各派了十五人,一共是六十五名杀手,陆陆续续从各地向房陵县赶来。

残月等人来了之后,便将醉仙楼包了下来,期间不准掌柜接待其他闲杂人等。掌柜向来怕事,见她们个个气势汹汹,只怕大有来头,也不敢向她们要银两,只吩咐下人妥善照顾。

这时候紫芝见人数已经到了大半,便道:“废太子贤在东宫时曾三度监国,虽已被废,然而在朝在野威望皆高,被贬这两年,丘将军几次派人来拿他,都被他身边的武林人士打退。他们在朝廷之中的眼线依然不少,我们的行动早已泄露,只怕他们正在筹谋着如何对付我们呢?”

残月道:“我与晓风她们早到了七八天,曾在风尘渡口听到消息,说是废太子贤正广邀天下武林人士,我们还曾与一个武林高手大战一场。最近几天,房陵县城也来了不少江湖人士,如今被李贤安排在他的居仁堂中,看来还有许多人未到,这几天也没多大动静。”

紫芝道:“他们都是些什么人,有多少人手?”

残月道:“包括李贤的随从在内,大概百十号人吧。其中和尚、道士、道姑,男女老少都有,至于他们都是哪些帮派的人,我们就不得而知了。”残月等人年纪不过二十左右,出道以来,接到的任务都是暗杀皇室,以及与皇帝陛下作对的官吏,对于江湖之事所知甚少,这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紫芝也知他们是确实不知那些江湖人士的身份,当下也没责斥,遂道:“凡是出入居仁堂之人的一举一动,都要严密监视,稍有异动都要完完本本地向我禀报。”残月等人齐声应道:“是!”

紫芝问道:“各组其余人何时能够到齐?”

残月答道:“我与柳絮、玉琴、花影四人收到命令之后,马上飞鸽传书通知其他姊妹,各姊妹虽说分散在渭南、太原等多地办事,估计最迟也能在两天之内到达房陵。”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