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西裕长公主:本公主要改嫁

更新时间:2020-06-21 23:43:06

西裕长公主:本公主要改嫁 已完结

西裕长公主:本公主要改嫁

来源:落初 作者:夙姌 分类:其他 主角:扬言新娘子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西裕长公主:本公主要改嫁》是夙姌最新写的一本其他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扬言新娘子,书中主要讲述了:此生她既为公主,又是储君,改嫁怎样,休夫又怎样,别人无权干涉。上一世她从男人那儿受的欺负,这一世,要连本带息地讨回来。美男,哼哼,她欺侮定了!烽烟起,天下三分,谁主春秋?现代猛女又将如何在异世穿梭于权力与阴谋之间,逐步攻陷各色美男?(内容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半个时辰后,公主府外多了两名身材瘦小的男子,正是羲和与青岚。羲和一身青色男装,长衫广袖,气度飘逸洒脱,门外围观的人群听见开门声,纷纷仰起头,见着羲和便开始窃窃私语,议论这小白脸又是公主的哪一号新宠。

“哟,这青天白日的,门口跪个乞丐多扫兴啊,公主若是见了,指不定怎么发脾气呢。你快起开,给爷让路。”羲和掩面偷笑,故作跋扈。

跪地之人纹丝不动,只是低头发出声响:“家道败落,小生好不容易寻到一处谋生,还请公子成全。”

“谋生?出卖皮相么,你先抬起头来,让爷瞧瞧是不是合我们公主的口味。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咱们公主啊,貌若夜叉,心肠歹毒的紧,天天折磨虐待人,稍不得意,就拿我们浸猪笼,你可受得起?”羲和双手交叠胸前,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想把来人吓跑。

那衣衫破烂的乞丐听罢,果真抬起了头,蓬头垢面,实在难以辨别丑美。只有那对眼瞳闪烁着如黑曜石般的夺人光芒,令羲和惊羡了好一会儿。

最终,她调皮地笑笑,捏着下巴嗔道“可惜啊,可惜,就你这般聪明之人,何不做做正经事?以色事人,不得长久,难道你没听说过?”

“小生自是明白,只是世道艰难,我又非士族出身,一官半职难以谋求,若说经商贸易,在下仅剩的财产只有这件半新不旧的衣衫,何以做得?”乞丐眼中的光辉逐渐黯淡,字里行间都是无奈。

羲和轻轻一叹,公主府中的男侍一半是由达官显贵或是皇上馈赠的,其余的大抵都与这名乞丐的遭遇相差无几。时势逼人,不得不为瓦全。她转头对青岚发话“把咱们携带的银两拿出来,递给这位公子。”

乞丐闻言愣了愣,直到手心真实感到金银的重量,才露出惊诧的目光,深深地望着羲和。

“既然缺的是钱,就拿去吧,谋一件顺手的差事。”羲和大大方方地赠银,未免此人再次折回,她作势靠近他耳边,装腔吓唬道“我奉劝你一句,这公主府,除了门口的几盏灯笼,没有一样是干净的,你可莫要陷入这潭污泥。”

乞丐身子一颤,立刻伸臂伏地,朝羲和行起大礼“恩公今日大德,小生铭记于心,来日若能飞黄腾达,必不忘答谢恩公。”

“行了行了,也不拘这些礼。别瞧自己一副落魄模样,孟子有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然则动心忍Xing,增益其所不能。你如今啊,这是大任降至的兆头。快些找个地儿,实现你的抱负去吧。”羲和好笑地俯视乞丐,只盼他不要再来了。

“恩公字字珠玑,小生惭愧,这便走了。”乞丐起身,拂去满身的泥尘,踏步往来时的方向走。

围观的群众见乞丐走了,也就散了,暗地里奔走相告,夜叉公主,凶神恶煞,摧残了不少大好青年,大家千万别把自己的儿子往火坑里送。经过这一遭,必是没有人敢再接近公主府了。羲和见自己的话已达到了预期的效果,也不多留,打道回府,顺便吩咐下去,明日午时,所有男宠到中庭集合,到时被她点中离府的,两日内启程,一个都不能少。

这夜,羲和将记录各个男侍身份背景的卷宗又看了一遍,之后,她找人去驸马处领来府内各处的机要文件,独自处理。

同时间,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敲响了恪园的大门。斩无尚开了门,将他引入栗孑所在的顶楼露台。夜幕深深,男子迎风而坐,面朝星空,旁边仅点一盏灯笼,附近的小几上搁着一盘未下完的棋,一本翻开的书覆盖其上。

来人一上楼台,便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狠狠地磕起头来“公子,求求你……给我出个主意吧,我家里边都没人了。公主赶我走了,可让我上哪去啊?”

“你倒是知道厉害,当初为何非要在情况不明之下,前去勾引公主?这府中动乱,说到底,还是你引起的,我……怎么帮得了?”栗孑背着身训斥来人,声音不轻不重。

徐尽欢脸色顿时惨白,他向前匍匐了几步,径直跪在栗孑脚下,声音悲戚“公子,我错了。那日不该对你说那些话,公主既声明不会赶你走,你定有办法周全我的去留。求公子了,往后公子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尽欢,我一定尽心尽力侍奉公子。”

栗孑依然看着远处,神情极淡“我不需要人侍奉,也不喜被人死缠烂打。你不过是想投机取巧,换得日后衣食无忧。我且指一条明路与你,如今的公主Xing情早已大变,你若执意不走,她也不会说什么,这诺大的公主府还养得起一个可有可无的闲人。”

“多谢公子,多谢……那我就不多打扰了。”徐尽欢见事已成,哆嗦了一下,咚咚地爬下楼梯。

斩无尚鄙视地瞥了一眼徐尽欢的背影,冷哼“你倒是愿意做好人,他成了,我可如何是好?”

栗孑回过头,浅浅一笑,安慰他“你若真想留下,我有个办法。不过这次,你得听我的。”

时至下半夜,羲和依旧在掌灯阅读,文件堆积如山。繁琐的账目,更是令她头疼不已。她一边算计,一边整理,不住地打哈欠,最终不敌睡意,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因睡姿不好,羲和不断地做梦,梦境十分混沌。雨夜,一辆黑色宾利顺着盘山公路爬行,突然,背后车灯一闪,一辆银色劳斯莱特迅速追上,开足马力冲向宾利的车尾。嘭,宾利顺着湿滑的路面飞出公路的围栏,消失在山崖深涧……

“绝”羲和在梦中急声大喊,身子随之弹跳而起,惊醒后又落回原位。视线渐渐明晰,桌上的文件小山已被人移走,循着灯光看去,一白衣男子正端坐在桌前,执笔疾书,左手边的一大摞显然是处理好的文件。

男子感应到羲和的目光,抬头柔声道“公主醒了?方才可是做了噩梦?”

“你……你怎么知道?”羲和见秘密被人发现,一阵心虚。

栗孑放下笔,滑动轮椅来到羲和跟前,犀利的眼神轻而易举地引起了羲和的慌乱。男子却及时掩去了心思,将手轻轻搭在羲和的手腕上,之后,伸手触摸羲和的前额,微扬嘴角“难怪受了惊,公主在发热呢,是不是最近睡眠不好,烦心劳神过度?”

羲和愣愣地看着栗孑,竟吐不出一个字,只觉活在这世上多年,头一次有人这样体贴入微地关照她。许是体虚乏力,定力不够,一时间,眼圈一红,感激涕零。

男子的手指悄悄抚上她面颊,为她抹去泪痕,宽心道“梦都是假的,公主不要担心。”

“呜呜……”羲和也不知自己怎么了,就这么哇哇地哭出声来,中途气息不畅,险些噎住。栗孑将她揽入臂弯,轻轻拍打她的后背,替她理顺气息。过了许久,羲和才安静下来,低低抽泣。

“能令公主如此伤心,公主口中呼唤的……必是很重要的人了。”栗孑俯瞰怀中的羲和,不着痕迹地追究起所以然来。

羲和心下一惊,挣开他的怀抱,防备地看着他。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