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奇幻 > 深渊的鮟鱇骑士

更新时间:2020-06-22 00:07:25

深渊的鮟鱇骑士 连载中

深渊的鮟鱇骑士

来源:落初 作者:水晶残响 分类:奇幻 主角:克丽丝迪 人气:

经典小说《深渊的鮟鱇骑士》由水晶残响所编写的奇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克丽丝迪,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万神皆朽,而海中无光。在盐与剑的庇护下,流淌着劣种之血的叛逆者们,踏上旅途的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来到黑森林城已经过去了一个月。

盖亚躺在不是很整洁的二楼小屋里正在午睡,艾丽萨正趴在沙发上看书,楼上传来发疯似的咒骂声和砸东西的声音。

“吵死了。”被吵醒的盖亚撑住身子从床上坐起,靠在床沿上,刚刚醒来的乏力感充斥着全身,忍耐着睡意下了床。

盖亚怠惰地看向艾丽萨,她披着白色长袍,对面前薄薄的书籍全神贯注,忍不住出声问她在看什么。

“绘本。”艾丽萨说。

“不是给小孩子看的吗。我以为你会更喜欢看一些深奥的东西。”

“我从没看过这么温馨的故事,忍不住就看了下去,你为什么会觉得没有看的价值。”

“反正都是假的,乌龟先生是不存在的,它一般都是出现在汤里,泉水里的水妖小姐也是不存在的,泉水里的大型生物一般都会吃人,当然实际上没有什么怪物是挑食的。”

“家人也是不存在的吗。”

“这个啊……看情况吧,很多时候家人还是很可靠的。”盖亚装备上护臂,扛起大斧和断剑。

“对于理性所能解释的事物虚人通常理解的很快,例如数学、语言等等领域我们的成就要比任何种族高出许多。但和感性相关的领域,我们非常难理解,你也注意地到,虚人族对感情这类事物看的非常淡薄,而使命感要高于所有,这和我们种族独有的氏族文化以及与生俱来的血脉相关,同时我们所独有的文化中极少有出现涉及情感的方面。所以我看到这些绘本时,才明白人类相对虚人所独有的优越之处,尽管人类历史中充斥血腥与暴力,但同样也有着慈悲与光荣,其中滋味是虚人所体会不到的。”

“可能没你想那么好。”盖亚走到门边打开了门,“我出去了,大约再过两三个月就能攒够钱,你自己小心。”

“多久能回来。”

“无非是清清下水道的魔物护送个货物什么的,再不得了就是抓人,明天晚上之前应该能回来。”

和盖亚一样给黑鸦办事的人还有很多,大部分都星罗棋布在这座黑暗之城的底部。有佣兵,有游侠,还有逃亡的骑士,甚至还有灭国的官僚,或效忠于组织成为三世的下属,或仅仅接受雇佣,每天都有人为欲望死去,每天都有人为欲望而加入。好一些的任务会被组织内的人接走,差一点的乃至危险的会被剩下,这些任务往往有与其危险程度相应的报酬。最危险的是地下河道的运输护卫任务,虽然报酬很诱人但这种任务盖亚碰都不想碰。

黑森林城靠近绵延千里的黑暗森林,是原先三大帝国边境交汇之处,加上之前各国忙于战争无暇顾及此地,因此原先在这里搞黑色买卖的什么组织都有,每一任城主都只管自己手里的好处单纯地只是平衡各色帮派的势力,不会理会人民的死活,是一座毫无秩序的罪恶之都,大小帮派鱼龙混杂,直到黑鸦家族的出现。一方面黑鸦家族依靠被放逐到边境的大量难民干起人口买卖赚取了巨额资金,一方面以绝对的组织性和强大的武力吞并了一个又一个竞争对手,最终成了黑森林城唯一的主宰。与其他黑势力不同的是,黑鸦不会对城里的平民和路过的商队出手,而且如果商队愿意付出和货物价值相应的酬劳,黑鸦甚至会用自己在边境的威望和实力提供保护,在这战事连连虎狼盘踞的边境,那些逃兵犯人和流浪者往往比怪物更加可怕,但他们只要看到黑鸦的名号,无论如何都是不敢出手的。即使到现在,尽管战事渐息,黑鸦依旧靠自己的方式统治着这片边境之地,以独特的方式维持下去的贸易路线也越来越兴旺。在先代被正式册封爵位之后,黑鸦索性挪出了大量的财力人力转向了正规买卖,白天的黑森林城也成了两大帝国商人聚集的贸易之城。

黑鸦扛着斧剑走出了暂住的小楼,灼热刺眼的阳光狠狠晒在了自己身上。时至中午,路旁大大小小林立着的赌场和妓院一个个大门紧闭,那些在妓院过夜的醉汉们估计也都早就回去了,肮脏而空荡的路上只有盖亚一个人在晃荡,寂静中的蝉鸣声是最让人烦躁的。顺着大道朝彼端望去,林立的华丽建筑在城市中央耸立着,那边是黑森林城的中心区,富足的人们居住生活在那里,各国大大小小的商会也在那里建立了分部,是和生活在黑暗中的人们无缘的地方,说是和底层城镇完全相反的两个世界也不为过。盖亚无聊时打算去那里玩玩,结果还没靠近就被城市的守卫拦下,那些守卫一个个铠甲上都刻着着黑鸦组织特有的金色徽记,一只金色乌鸦。

在破败的巷子里穿行,这里到处是积水和遍布墙壁的苔藓,盖亚偶尔也会被黑洞洞的店面里那些匠人叫住推荐点商品,不过盖亚想攒钱而且也听不太懂他们的方言,只能摆摆手或者装作没看到走开,他们多半是卖些用途阴暗的药或是劣质武器的。在小道里走的时候,盖亚明显感觉到黑暗的角落里有些人想要对自己动手,不过似乎他们还是放弃了,实际上盖亚走夜路时就遇过一次危险,那时路过一个瘦弱的小女孩,刚走过去突然背后脊椎正中的地方被狠狠重击了一下,不过因为斗篷下坚实的铠甲,根本没受伤,回头看时小孩已经没影子了,想起来至今依旧有些烦躁因为当时自己根本毫无察觉。

不管怎样铠甲都是不能脱下来的,盖亚有时都觉得自己的执拗不是没有道理。

“嘿,小哥,看这里。”突然,一个路旁的乞丐朝盖亚招呼道,用手指叩了叩自己胸前肮脏的木牌。

盖亚看过去,只见牌子上歪歪斜斜写着一行字——我赌五枚金币你会看完这行字。

忍不住笑出声的盖亚不由佩服这种乞讨的方式,虽然无赖但也颇为有趣,来到乞丐那边,将一枚金币丢在他的帽子里。

“小哥,五个哦。识字吗小哥?这是五字哦。”乞丐盯着盖亚,敲了敲木牌。

“所以呢。”盖亚笑着蹲了下来,同样望着乞丐。

这时,乞丐身后的小巷里闪出四五个强壮的男人,手里拿着粗劣的武器,同时盖亚后面也钻出了两个壮硕的男人,看来都不是善茬。

“所以哦。”乞丐又敲了敲木牌,“小哥很能干的,五个金币很容易就能赚到了哦。”

“那我也和你打个赌,好不好,”盖亚微笑着看着乞丐,“你数多快都行,你数到十五,他们没全躺下算我输好不好。筹码就用命来偿,你敢吗?”

一边的男人们正要出手,被乞丐拦住了。

“何必伤了和气,你的赌我确实不敢接,但刚才那几个金币小哥看起来也不情愿是不是。”乞丐淡淡说,“这样吧,我吃点亏,小哥看起来是赌得起的人,那么你来猜猜我哪只手里有你刚刚给我的金币,如果你猜对了刚刚的金币也给你,猜错了就愿赌服输,把剩下四个金币拿出来吧。”

盖亚不太想理他了,这个乞丐比想象中要难缠,于是起身径直离开,果然也没人敢拦下他。乞丐看着盖亚,笑了下。

接任务的地方是所还算大气的赌场,盖亚约莫走了半个多小时才到,这个点来接任务的人只有盖亚一个,聚在这的乞丐们也正窝在附近的娼馆边枕着脂粉味呼呼大睡,估计那些个零碎的任务都被接光了。推门进去,灯光有些昏暗,白天没有生意的赌场里,只有十几个黑鸦组织里的打手正围在赌桌上消遣,前台是个身姿婀娜的女性侍从,挂着职业性的笑容朝盖亚微微欠身。

“您又来了,赫斯先生正在楼上等您。”

“哦。”盖亚把斧剑卸下寄存在前台,让侍从上下检查了一遍,在楼梯口两个男人的注视下上了楼。

还没到楼上,一股呛人的大麻味就淹没了盖亚,盖亚走到二楼里侧的房间门口,直接推门进去了。

宽敞的办公室里,简单地放着办公桌和几个书架,留着绿色长发的赫斯先生正坐在桌子后处理文件,盖亚不管看几次都感觉他长得比女人还要漂亮的多。

“找工作吗。”赫斯将一份文件推给盖亚,盖亚拿起来看了下摇摇头。

“虽然比地下河道的任务好,但是清理下水道的报酬不多也很麻烦,有其他的吗。”

“其实我是希望你接受这份工作。大陆各地魔物的出现率每年都在微小但稳定地上升,今年已经比七十年之前的平均水准高出百分之十九,城市里那些黑暗中乃至潜伏在人群中的魔物往往缺乏有经验的人去对付它们。”

“我就有经验了?”

“黑雨中诞生的怪物一直由圣形处理,但对付魔物方面他们根本不专业,碍于教会也不能让他们这些‘教皇善意的礼物’去做这种工作。你在前几次任务中非常亮眼,连续两次去城市地下带回魔物的脑袋的人你是第一个,当然过去能接这个任务的都是那些根本什么都不懂的外行人。”赫斯推了下眼镜,“往常征召到足够的人手去讨伐魔物,它们会躲藏起来难以成功,即使拉网式搜索除掉它们最终花费的财力和人力都是难以想象的,单人去讨伐又和送死无异。所以说如果你能接受那么提高些报酬……”

“我拒绝。”

“一味谨慎可成不了大事。”赫斯将另一份文件给了盖亚。

“等你见过那些变异的虫子我看你还说不说的出来。”盖亚接过文件看了下,是一份匿名的委托,报酬很高,任务内容面议。

“换一个吧,这种含糊不清的东西没意思的。”

“再就都是地下河的护送委托。”

“全都是?”

“全都是。”

盖亚随口抱怨了一句,拿起手里的委托就出门了。

“下楼的时候帮我告诉那个新来的前台,下次咖啡不要加糖。”

“好好好。”

盖亚按照文件的会面地址在小巷子里七绕八绕,最终在远离人迹的地方找到了一处房屋的残骸,已经没有屋顶的残骸剩下的只有断墙与建筑废料,几个强壮的男人围在阴影下正一起悠闲地打牌,皮肤一个个晒得黝黑,不知为何盖亚觉得他们挺眼熟的。

“鬼抽啊,”盖亚在他们背后瞄着。

那几个男人把牌放下,一个人看了盖亚一眼,冷笑了声:“小哥还没走啊,跟到这里的?”

这时候盖亚想了起来,这几个人正是之前在巷子里堵着自己的人,同时从一块低矮的墙体后面,那个挂着木牌的乞丐站了起来,此时他已经取下木牌披上了厚厚的斗篷,这种炎热的天气里不知他怎么受得了的。

“小哥,兴致很高嘛。”那个乞丐道。

盖亚掏出委托的文档,丢在桌上。

“没本事接不了这个任务的,到时候老大被主顾追究起责任来我们找谁去?”一个很壮的男人把牌往桌上一扔。

“你要来试试?”

“不用了,他的资料我已经都了解和确认过了,能从地下水道回来的人不会是只会嘴上功夫。”乞丐拿过委托文档放进斗篷下,“跟我们来。”

那几个男人看起来对这个瘦弱的乞丐非常顺从,照着他意思领盖亚顶着大太阳从城市边沿骑马来到了中央区,凭借不知道哪来的入区证明一行人顺利通过了守卫的盘查。走了约莫一个小时,他们在富人聚居地的一所豪华别墅前停下了。年迈的管家确认了来客后,让女仆们保管好盖亚的武器,领着他们上楼了。宅子里到处都是大幅的油画和精美的收藏品,铠甲像看起来都是出自大师之手,连烛台都精美异常,最引人注目的是四五步就能看到的各式酒架。

在三楼的书房,管家敲了敲门。一个年轻少女打开了房门,她有着紫色的短发和温柔的脸庞,左眼下方有一颗小小的痣。在管家介绍了盖亚等人之后用柔和的目光打量了来者一番,微微欠身让一行人进来。

书房里很宽敞,书架上塞满了厚厚的书本,战利品和武器点缀着墙壁,上了年代的壁炉正上方挂着一大幅油画,画上一个壮实的男人正和一个精灵女人坐在椅子上,两个人手里各抱着一个婴儿。正中央有一个酒桌,一个穿着正装的肥胖男人整个身子都陷在了沙发里,注意到有客人的他放下手里的文件和酒杯上下打量着盖亚,他的脚边趴着一只比人还要大的猎犬,结结实实的肌肉遍布全身每个角落,是为了捕杀魔物专门培育出的品种。

“主顾,你要的人我给你找到了。”乞丐朗声道,“以前的事情就算一笔勾销了吧。”

肥胖的男人没说话,拍了下猎犬的头指向盖亚,沙发旁的猎犬条件反射般张开獠牙朝盖亚扑去,盖亚左手轻轻搂住猎犬右手抵住它的下颚,不断用手摸着它的头安抚它,不一会猎犬就顺从地趴在盖亚怀里不再挣扎了。

“嘴里好难闻啊你。”盖亚咯咯笑着,摸了摸猎犬的下巴,肥胖的男人也笑了,从没人这么对付过他的猎犬。

“主顾,满意吗?”乞丐再度朗声问。

“滚吧,吃里扒外的家伙。”男人冷笑着挥了挥手,接着他和一边的紫发少女轻声说了几句,让她和管家也离开。

书房里只剩下胖男人和盖亚,那男人颤巍巍站起身拿起酒桌上的红酒,给盖亚倒了一杯。

“我是做矿石生意的威尔逊,怎么称呼你。”男人将酒杯递给盖亚。

“盖亚。”盖亚接过酒杯,象征性抿了一口。

“这酒怎么样。”

“不错。”

“哈哈,这话说的痛快,我不少生意上的朋友我请他们喝酒,他们总是说上一大堆显得自己很懂一样,实际上我都清楚他们的斤两,烦人的很。”

“果然生意人都是这样,最怕的就是冷场。”盖亚道。

“那是当然了,你口音我听着挺耳熟的,难道是南方人?”

“哪还有真正的南方人。我是在砾石王国出身的。”

“我去过那里,是个好地方啊。”

“黄沙漫天的哪里好了。”

“生意好做啊,我是做矿石生意的啊盖亚。”威尔逊自顾自笑起来。

“……”

“刚刚我只是让这小家伙和你闹着玩,那群废物经常办砸事,我怕他们找些名不副实的人来。它经过训练,不会对人类下杀手的。”威尔逊拍了拍把头搁在自己膝盖上的猎犬,猎犬发出呜呜的声音。

“任务是什么。”盖亚不喜欢绕些有的没的。

“相当性急的人啊,喝两杯再说不是更好吗,这次任务也急不来。”

“你出钱,我出命,就这么简单。”盖亚把酒杯放在了桌上,“和你做生意是一个道理。”

“我想让你代替我去进行一场决斗。”威尔逊眯着眼睛点上了一支烟,开始吞云吐雾,想了会补充道,“就在后天。”

“对手是谁。”

“一个恶心的精灵而已。你,对精灵有什么看法。”

“没什么看法。”

“那群肮脏的杂种,先是自不量力和兽人联合起来对抗人类,之后又可耻地背叛盟友像条狗一样朝人类摇尾乞怜……不,狗是忠诚的,比那些杂种要优越的多,但是那种劣等的种族现在居然在和人类平起平坐,是何等的让人作呕!”

“我对这种东西不想评价,我想知道更加具体的内容,比如对方是谁为什么要和你决斗,以及对方的弱点和战斗方式。”

“后者我可以告诉你,但前者我不想回答也希望你别去打听,毕竟这没有必要更没有意义。”

“见不得光吗?”

“哈哈,我问你,你接任务想要什么?”

“钱,大把的钱,有钱什么都好谈。”

“那就对了。有些人往往拘泥于一些毫无意义的虚名自认清高,或是胆小怕事不敢出手,而你不一样,有钱什么都肯干的人,才是我最需要的人。”油光满面的威尔逊咧着嘴朝盖亚端起酒杯,“合作愉快。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