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古灵郡主下山记

更新时间:2021-02-19 21:26:37

古灵郡主下山记 已完结

古灵郡主下山记

来源:掌中云 作者:小文 分类:女生 主角:林蓉陈先生 人气:

主角是林蓉陈先生的小说《古灵郡主下山记》此文是小文原创的女生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传说田海山内有一个门派,名唤通天,其内人才不乏,更有一位精怪的小郡主,她一直挂着郡主的名头,不过是一天没有过上郡主的生活,她叫做林蓉。 她不但古灵精怪,并且淘气非常,连山上的隐居的修者,也是难以忍受她的胡乱闹腾,楞是想方设法的把她给赶下山,而今日,就是林蓉下山之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日傍晚,林蓉总算回来了,走的时候是气愤难当,回来的时候情绪虽然仍不能恢复以往,但多多少少也是能理解的,毕竟是陌路,也就相处了这一日罢了,就算是自己,也肯定要好好保护自己的,而这世上坏人又太多了,那么旁人怀疑自己是坏人也是很合理的,所以只要等到几人相处的时间久一点,应该就能够互相信任了吧? 如此想着的林蓉,也就能够坦然地对着屋中的二人露出灿烂的笑容了。 “原来都准备好饭菜了啊,我都饿死了呢。”林蓉笑着坐下,看着满桌饭菜开始止不住地流口水。 龙岩抬眸看一眼林蓉亮晶晶的眸子,心下就又有些犹豫起来,这样做真的好吗?纵然得出了结果,日后怕是仍会觉得愧疚的吧? 其实罗费的心里也在计较着,不得不说,林蓉是一个很能感染人的丫头,她的笑灿烂又单纯,总是能让人联想到明媚的日光,哎,罢了,等得出了结果,日后再补偿她应该也不迟:“快坐下吧,只等着你了。” “嘿嘿,久等久等……”林蓉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拿起竹筷夹了口菜放入口中,恩,很香呢,可是嚼着嚼着,林蓉的秀眉突然不明显地皱了一皱,接着猛地起身,走到门边狂吐起来,“呕——” 屋里的两人看的这叫一个心惊,本是小心翼翼地看着林蓉把菜送入口中,正等着她把菜咽下去,却突然看到对方站了起来,冲到门边大吐特吐,这刺激可不是一般的大。 “你怎么啦?”完全是处于本心的,龙岩急忙跟了过去,帮林蓉拍抚后背,却被对方似无意间的动作躲开了。 “唔,真是对不住啊,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很想——你们别管我,接着吃吧,我回房去歇歇就好了。”林蓉一面擦嘴角,一面疾步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原本就很是勉强的笑容在转角处被全部收回。 林蓉喜欢毒,并不像旁人是为了用毒而识毒、制毒,林蓉的喜欢真的只是很单纯的喜欢,就好比别人喜欢吃好吃的、玩好玩的,而林蓉,就喜欢毒。 其实林蓉喜欢毒,还有另一个原因,林蓉的体制有些特殊,从出生开始,林蓉就能通过自己的嗅觉、味觉来识毒、解毒,这一点可以说是林蓉与生俱来的资本,而就在刚刚,林蓉从那口喷香的饭菜里尝出了不该有的东西,这东西就算吃下去也不会对林蓉的身子产生什么影响,但是那一瞬间,林蓉只觉得恶心,觉得自己口中嚼着的是什么脏东西,如果咽下去,肯定会泻肚子的吧? 所以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反应,林蓉直接把饭菜吐了出来,可是纵然吐出来了,林蓉依然觉得很不舒服,本来好好的饭菜,为什么要放那种东西在里面呢?而把那东西放进去的人,林蓉连想都不必想就已经知道了,可是为什么呢?这样做,怎么可以这样做?竟然,真的有人可以这样做啊? 再说另一侧,龙岩和罗费还没从刚刚的变故中反应过来,外面就来了人,是衙门里的衙役。 “陈先生、龙公子,镇上又出了命案了。”那人慌慌张张地跑进来,接着慌慌张张地开口,满脸惶恐。 “哪里?什么时候?死者是谁确定了吗?”罗费面色一凛,脚下已经迈出去了。 “是在镇子西头的树林里,是有人去赶集路过看到了才回来报的案,据说是林家的二公子,知府大人还有师爷已经等在外头了。”缓了口气,衙役开始领着二人往外走,罗费和龙岩二人只得先抛开了方才的意外,投身到下一个意外中去。 镇子西头的小树林。 “这次的死者死因和前几次几乎一模一样,只是看这人倒不像是被毒死的,反倒像是被吓死的。”罗费初步给尸体验了一验,得出初步结论。 “这神色,确实是狰狞,却也可能是毒性所致。”龙岩点头表示赞同,却也有自己不同的意见。 “依两位看来?”发知府在一旁连连擦汗,这案子若一直这般蔓延下去,只怕朝廷就要派人来了,到时候一个不小心,丢了乌纱帽是小,若是丢了性命,那可不值呀。 “这里也不是命案发生的地点,我记得第一起案子是在一处茶楼里发现的尸体,第二起是在沈记钱庄,第三起是在镇子外的荒林,这第四起又是在这林子里,都不是事发地点,一样的手法,凶手是不是要暗示什么?”龙岩开始发挥其作为江湖神算的特长,展开联想。 “最初的那个茶楼,是叫做什么?”罗费也开始往这块考虑。 “是叫做‘清茶阁’。”这次回话的是发知府,而站在发知府身边一直不曾开口的就是多日不见总算现身一面的程师爷,此人年纪不大,神色肃然,看着就不像一个简单人物,且几日来一直不曾得见此人,也不知这程师爷是怎么当的差。 “清茶阁、沈记钱庄、镇外荒林、镇西树林,总觉着这其中必然有些关联,又或者,有关联的不只是这些地点。”微微眯起眼角,龙岩开始一一思考所有的可能。 “这几人之间的关系,发知府可调查清楚了?”做了这么多年朋友,罗费算是最了解龙岩的人了。 “都备好了宗卷,只是那宗卷还置在衙门里,老朽先前也略看了一看,觉着这几人间并无甚关联,除了一封家信里像是提到了几人,那说的是几年前的一次买卖吧。”发知府连忙作答,不敢有丝毫怠慢。 “也好,把尸体抬了,先回去再说。”龙岩点头,多看了一眼范遭的环境,率先走出了林子。 等几人一行回到衙门的时候,才发现衙门也是出了大事,原来是那宗卷室着了火,别的地方都还没事,单单几起案子涉及到的宗卷都被烧了个精光,这其中显然也包括今日才查出来的有关几人关系的宗卷,很明显的,这起小小的火灾应该是人为的。 “这这这——这可让老朽如何向朝廷交代啊!”发知府连话都快说不完整了,担心的是此事若被上头的人知晓,只怕后果会不堪设想。 “发知府,此事还是尽快上报了罢,时候久了,只怕担的责任更大。”惜字如金的程师爷此刻竟然大大方方地开了口,说出的话却让人不敢多做评论。 “程师爷,可这若报上去——”这位发知府似乎也是有些忌惮程师爷的话的,或者说,其实发知府忌惮的是程师爷这个人,而那程师爷似乎也并不把自己这位名义上的主子放在眼里,连态度都算不上恭敬。 “发知府不必担心,被烧掉的宗卷不多,且此案也是就近发生,若重新来过应该并非难事,不过今日得来的那些东西,怕是拿不回来了。”龙岩似有些看不惯程师爷的言辞,开口帮发知府解围,却也觉得很是可惜,也许今日被损毁的宗卷恰恰就是影响此番大局的关键,当然,没有实质性的证据,这一切也不过是作为一个经验人士的推断。 “这——哎,都是老朽的失策,只因今日镇上又起了命案,老朽才遣走了看守宗卷室的衙役,否则也不至于落得这般后果……”发知府连忙表示自责,眼角余光却是偷偷瞟向程师爷的。 龙岩和罗费两人在一旁看的分明,却也未作何反应,心道若是今日守着这里的衙役没被调走,也可能只是多了两起命案,不过现今多说无益,二人也只说今日之事暂且告一段落,几人便各自回房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