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大唐一品

更新时间:2020-05-21 03:10:03

大唐一品 已完结

大唐一品

来源:落初 作者:堕落的狼崽 分类:历史 主角:卢昌青柳儿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堕落的狼崽的原创小说《大唐一品》,主角卢昌青柳儿,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云雷方屯,龙战伊始,有天命焉,有豪杰焉。  远看千年路,古人寂寞长。金戈铁马写辉煌。往事流光不在,令人费思量。和戎难崛起,铁血铸盛唐,慷慨少年写文章。帝国如诗,帝国如朝阳,帝国气吞寰宇,泽被四野八荒。  坏李二的事,抢李二的老婆,抢李二的江山。哎,看看这个家伙如何完成从一个治世之能臣变成一个乱世之枭雄。  推荐狼崽新作《我是唐僧他爸》,书号2537496,还请诸位多多支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柳儿,还不迎接二公子!”忽然一阵尖细的嗓音传了过来,好像是鸭脖子被掐住了一样,声音难听无比。

椅子上的卢照辞眉头皱了皱。望了过去,却见后花园处走来一群人,为首的是几个锦衣少年,各个相貌英俊,神情潇洒,只是在卢照辞看来,却是一群生Xing跳脱,一群纨绔子弟而已。而站在中间的正是卢照辞的二弟卢照秉,乃是卢昌青的继室所出。

“柳儿,怎么没有听见吗?你这个贱婢!作死啊!”鸭声再次传了过来,这个时候,卢照辞才发现说话的乃是一个尖嘴猴腮的中年人,身形瘦长,正用枯瘦的手指着柳儿,活像一个大马猴一样。他是卢府大管家的儿子卢Chun。虽然是个下人,但是却比同样是下人的柳儿有地位,当然,若柳儿的身后有个强大的靠山的话,卢Chun却是不敢得罪的。只是以前柳儿的靠山,在卢府中,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地位,连带着柳儿在下人中也是受欺负的对象。

“奴婢,奴婢!”柳儿面色苍白,忐忑不安的望着身边的卢照辞,却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你是谁?”卢照辞淡淡的问道,平静的面孔上不见有丝毫的表情,也不知道他心中到底是在想什么。

“哟,这不是大公子吗?”卢Chun惊讶的说道。好似刚刚才看见卢照辞一般,面色怪异,虽然口中称是大公子,但是却没有丝毫的尊敬和畏惧。

“小人见过大公子!嘿嘿!”卢Chun笑嘻嘻的走了过来,忽然冷笑道:“你还真以为你是什么大公子啊!在河东,卢家的大公子就在你面前,你这个傻子!我告诉你,如今大公子看上柳儿了,识相的乖乖的让柳儿跟我们走!”说着扬起右手就朝卢照辞抽了过来。

卢照辞面色忽然一变,右脚踢了过去,只听得那卢Chun一声惨叫,顿时被踢飞出丈远距离,捂着肚子就在那里惨叫起来,口中更是谩骂不已,尽是污秽不堪之词。

“快来人啊!把这个傻子抓起来,看小爷如何教训他!”卢Chun右手指着卢照辞叫骂道,声音尖利,刺耳无比。

“这就是你带来的人?”卢照辞冷冷的扫了一眼卢照秉,深邃的眼神之中尽是讥讽之色,让卢照秉面色涨的通红。在他的身边尽是河东卢氏子弟,因为他是长房次子,加上卢照辞以前是个傻子,虽然是次子,但是却是如同长子一般的存在,在河东卢氏之中巴结他的人无数,前些日子听说卢照辞被雷吓的昏迷不醒,让他高兴不已,以为从此之后,自己的这个长房次子就能上升为嫡长子,以后就能接管河东卢氏。没有想到的是,今日清晨,就听到卢照辞已经清醒,并且与常人无异,好似根本就没有傻过的一样,心中惊讶不已,这才过来瞧瞧。那卢Chun的一番张扬,虽然他心中不喜,但是却也没有阻止。更让他不曾想到的是,昔日的傻子,今日清醒过来,居然如此的强势,望向自己目光中,居然有讥讽、嘲笑的模样,让他心中暗怒不已,恨不得将眼前之人撕的粉碎。

“哼!卢Chun父子为我卢家鞍前马后,立下了许多功劳,今日你居然将其打伤,哼哼,我看你怎么在爷爷面前交代。”卢照秉反唇相讥道:“哼哼,居然为了一个丫鬟,有种。我们走!”说着让人拉起卢Chun,头也不回的出了后花园,围绕在他身边的一些卢氏弟子见状,哪里还敢停留,纷纷紧跟其后,飞快的消失在花园之中。

“大公子!”柳儿双眼中露出一丝激动来,但是更多的是担心。卢Chun乃是卢府大管家卢明之子,那卢明在卢家跟随老太爷卢思成多年,就是卢照辞的父亲卢昌青也不敢轻易得罪此人。卢Chun乃是他的独子,今日被卢照辞打了,也不知道会惹出多大的祸事来,柳儿一想到这里,心中更是害怕不已。

“莫要担心,你照顾我多年,我岂会让他得逞。”卢照辞双眼中闪过一丝温柔,这具身体自从记事开始,就是这个小女孩照顾自己,两人在后花园的小阁楼中相依为命。

“可是?”柳儿闻言面色羞的通红,但是脸上的惊慌之色却仍然没有消除。

“什么人敢欺负我家大兄?”一声怒吼声传了过来,仿佛一声巨雷在卢照辞耳边响了起来。接着就见一个粗壮的少年,手执着一柄长槊,一副杀气冲天的模样。

卢照辞面色一动,露出一丝微笑来,来者不过十六七岁的模样,他是卢氏族人,卢照辞三叔卢昌定之子卢照英,生Xing好武,在以儒学传世的卢家中简直是一个异类。也因此不受卢家老太爷待见。大概是因为是好侠义,所以对以前傻子的卢照辞甚是照顾,每当卢照辞受到别人欺负的时候,都是卢照英出手找回场子。

“大兄,大兄,你没事吧!”卢照英扫了一眼周围,却不见有半个人影,豹眼睁的老大,满脸的不可思议之色。

“三弟,怎么了?”卢照辞淡笑道。

“怎么不见人了?”卢照英好奇的嚷道。

“回三爷的话,他们都被大公子打跑了。”柳儿赶紧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遗漏。

“哼,这个刁奴,小弟早就想找他算账了,只是?”卢照英面上露出一丝为难之色。有些担心的望着卢照辞。

卢照辞哪里不明白,卢照英虽然嫉恶如仇,但是在卢家大院中,做主的却是卢思成,卢明鞍前马后的跟随他数十年,这份忠心很是难得,也许在卢家太爷的心中,卢明甚至比自己的儿子都能信任。如今卢照辞这个本不受重视的孙子打了卢Chun,要是真的闹起来,恐怕,最终倒霉的还是卢照辞。

“放心,怎么着,为兄还是长房嫡子。”卢照辞心中一暖,安慰道。

“哼哼,大兄倒是好心情,小弟听说这段时间二房那边都闹开了,就是你大房之中,想大兄遭难的也是有的。这个时候,大兄打了卢Chun那厮,恐怕趁机闹事的也不知道有多少。”别看卢照英生Xing鲁莽,只知道舞刀弄枪,但是却也不是笨人,大宅院中的事情,心中知道的清清楚楚,只是不愿意掺和在其中而已。今日涉及到自己的兄长,才会有如此言语。

“大郎,大郎!”一阵焦急的呼喊声传入三人耳中,卢照辞知道那是自己父亲卢昌青的声音。果然,花园口转入一个消瘦的身影来,脸上更是显得惊慌无比,不是卢昌青又是何人。

卢照辞心中叹了一口气,卢昌青待自己很是不错,一个父亲能对一个儿子关爱如此,也是很难的了,更重要的这个儿子以前还是一个傻儿子。只可惜的是,在大宅院中,这份仁厚显的是那样的格格不入,显得是那样的懦弱。否则,他的嫡长子地位也不可能被他人所挑战。在他看来,卢昌青这个家族继承人的位置之所以会被他人所挑战,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卢昌青Xing格的原因,导致卢思成这个族长也暗许了卢昌宗的夺嫡行为。

“父亲”卢照辞迎了上去。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父亲。

“哎,看来我儿身子是好了。”卢昌青面上露出一丝异样来,道:“若是你娘看见了你今日的模样,也可以含笑九泉了。”

“孩儿明日就到娘坟前上香告知母亲。”卢照辞赶紧说道。

“嗯,如此甚好!”卢昌青点了点头,忽然面色又变道:“我儿今日闯了大祸事了,那卢Chun乃是卢明的独子,你怎么打了他了。如今卢Chun到老太爷那里哭诉,老太爷叫为父前来带你去金标堂问话,这如何是好?”金标堂是卢家的核心建筑,一般都是族长所居,这类的还有范阳卢家的幽燕堂,河南郑氏的著经堂、安远堂等等,这些堂口一般都是世家门阀的荣耀所在,并非普通的世家门阀能拥有的,山东世家传承千年,也仅仅只有数家才有此等荣耀。今日能在金标堂问话,也就是说明了卢家老太爷对此事的重视,难怪老好人卢昌青心中极度紧张了。

“大伯,只是打了一个下人而已。”卢照英不满的说道。只是后来的声音却是越来越小,他心中也是知道,这个下人不是一般的下人。

“呵呵,父亲,不要惊慌。下人就是下人,奴才就是奴才,我卢家诗书传世,名门大族,岂能让这种下人坏了规矩的。”卢照辞冷笑道。

“哎!你随我走吧!”卢昌青看了自己儿子一眼,叹息道:“大不了,让老太爷罚为父就好了。想来,我是嫡长子,他也不会让我难堪的。”说着摇了摇头,,发出一声长叹,消瘦的身材居然显的有一丝苍老。

“父亲,孩儿已经长大了。”卢照辞忽然说道。这一刻,他终于融入这个时代之中。

“好!今日就是拼着嫡长子的身份,为父也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的。”卢昌青回头望了卢照辞一眼,面上露出一丝欣慰之色。

“去金标堂。”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