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窃明之贼

更新时间:2021-02-21 22:15:09

窃明之贼 已完结

窃明之贼

来源:掌中云 作者:纸花船 分类:历史 主角:李元庆李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窃明之贼》是纸花船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李元庆李,书中主要讲述了:大明天启元年四月,毛帅奇袭镇江的路上,多了一名新兵。 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可当百万兵。 窃钩者诛,窃国者侯。 蝴蝶悄悄扇动了翅膀, 大明帝国战力最强悍的东江军集团,悄悄偏移了原本的方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有了商老六婆娘刘春花的加入,李元庆的‘队伍’,一下子壮大了不少。 商老六已经有了选择,这天寒地冻、荒山野岭的,李元庆当然也不会在这种地方墨迹,简单休整了一下,三人继续踏上了前方的路。 先贤言,‘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每个人,都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但正如那句话,‘都脱了衣服,在澡堂子里,还不都是一个模样?’ 商老六的工作,看似令人不齿,不过,这种人,未必就没有用处。 李元庆虽两世为人,但不论做人还是做事,都不会以别人的出身作为标杆。 后世时,在行内的某次大跌风暴中,李元庆正是因为一个人人都看不起的‘瘪三’朋友,一个结结巴巴、话都说不利索的电话,却让李元庆成功躲过了这次‘血洗’,并在事后,从容抄底,赚的瓢满钵满,这也成为了李元庆事业起飞的一个最关键的节点。 三人在傍晚时,抵达了荒漠中的一个小村子,这是一个汉蒙混居的小村子,只有几户人家,算是半牧半耕状态,村子里皆是老弱妇孺,并没有受到此次后金春季攻势的波及。 李元庆支付给一户村民几钱碎银子,三人在这里落下脚来。 从沈阳城逃出来已经几天了,这是李元庆第一次喝上热水,吃上热乎乎的饭菜,张芸娘也是十分欢喜,广宁城越来越近了,她似乎已经看到了美好新生活的希望。 刘春花经过一下午的奔波,也渐渐缓过了一些。 事已至此,她还能怎么办呢? 不去笑着面对,难道要哭死么?如果这样,那自己当家的不是要心疼死? 这里的村民居住的都是夯土构架的毛坯屋,共同的特点就是屋子里都有一张大土炕,这也是华夏东北地区多年的传统。 两个女人睡床上,李元庆只能委屈打个地铺,不过,即便这样,与之前相比,这也绝对是五星级的享受了,最起码有被子、褥子了。 夜晚,风沙很大。 沙粒拍打在窗檐上,噼啪作响,让人有些不适应。 两个女人都很疲惫,早已经昏昏睡去,但李元庆的脑海,却是一片清明。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 虽然已经明确了毛文龙是‘粗大腿’,不过,如何在毛文龙的队伍里站住脚,并扎下根来,这却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啊…… ………… 次日清早,三人继续赶路。 李元庆也熟练的从村民口中,得知了通往广宁城的最佳路线。 此时,从此地继续往南十几里,就是大明的官道,顺着官道转而向西,离广宁城已经不足百里了。 手里的银子都从村民手里买了干粮,李元庆现在已经身无分文,不由又加速了行程。 以李元庆的身手,等到了广宁城里,弄点糊口的银子,这还叫事儿么? 三人一路疾行。 或许是这个时代的关系,两个女人的体力都不错,并没有拖了李元庆的后腿。 太阳刚刚升到天空一小半,大概也就10点钟左右,三人顺利的找到了官道,脚程不由轻松了不少。 张芸娘愈发欢快起来,边走着,边不由自主的哼起了小曲儿。 对她而言,苦难即将过去,美好的新生活,就要来临了。 刘春花也被张芸娘感染,饱经沧桑的脸上,也有了一丝笑意。此刻,她也只能祈求菩萨保佑,当家的和女儿、婆婆,平安无事了。 倒是李元庆脸色有些凝重,不时神游天外,很少说话。 临近中午,官道上忽然出现了黑黝黝、密密麻麻的一片黑线,两个女人都被吓了一跳。 “元庆哥哥,那,那是什么?那是我大明的军队么?”张芸娘紧张的缩到了李元庆的怀里。 李元庆也有些紧张,这种地方,碰到了军队,不论是哪一边的,对形单影只的三人而言,可都不是好事情啊。 尤其是两个女人。 扫视四周,只有北面有一处小土坡,上面长着几颗疲惫的黄杨树。 李元庆不敢怠慢,忙指挥两个女人,快速到小土坡上躲避。 等三人刚刚攀到小土坡,这支军队的哨骑,已经奔了过来。 一看他们的戎装,李元庆稍稍松了一口气,这是大明的军队。 只不过,他们骑的马,十分矮小,与辽地这边的蒙古马相比,简直要矮上一圈儿。 片刻,后面又赶来一个哨骑,此人并不是明军戎装,而是有些花里胡哨的,倒像是四川、云贵地区的少数民族装扮。 “元庆哥哥,你看,这人 ,这人好像是唱戏的啊?”张芸娘天真的指着这个哨骑,小声对李元庆道。 李元庆的眉头已经紧紧皱起来,他并没有理会张芸娘,只是用力握了下她的小手,示意她不要说话,不要暴露。 这毕竟是大明的地界,哨骑似乎都急着赶路,并没有留意到土坡上的三人。 不多时,随着这支‘杂牌军’旗帜的临近,李元庆已经明了,他们究竟是何方神圣。 这正是大名鼎鼎的戚继光的最后血脉,在后世被无数次高歌的浙兵啊。 而与他们同行的少数民族‘杂牌军’,那也绝对是让人如雷贯耳,正是明末、乃至华夏著名女将-----秦良玉麾下的‘白杆兵’啊。 他们竟然已经赶到了这里。 这也就意味着,那场惨烈的浑河大战,即将开幕啊。 由于娇妻的关系,李元庆对这场大战了解的很详细,此时看到主角竟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不由有些心有余悸。 浑河之战,这可以说是明末最坚挺、最有代表性的一场硬碰硬的野战。 只不过,浙兵加上白杆兵,连辅兵杂役都算上,尚不足万人,但他们面对的,却是老奴努尔哈赤的‘十万大军’。 即便是如此劣势,他们依旧打出了这个时代、令大明、令所有汉家儿郎最骄傲的一战,让不可一世的老奴和他麾下的八旗铁骑,吃尽了苦头。 如果不是后金抚顺驸马李永芳,以重金买通了沈阳城上的大明炮手,以从澳门购得的红衣大炮,狂轰两军阵地,说不定,这两根‘硬骨头’,真的能挺到援军赶至,反攻、甚至重新夺回沈阳城啊。 但可惜,李元庆深深的明了,以大明现在的大气候,大环境,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这两支精锐之军,注定 ~,要成为八旗铁骑的战利品,他们只能用自己的鲜血,捍卫他们的荣耀…… ………… 浙兵和白杆兵走的很快,不到小半个时辰,后队也已经消失在了李元庆的视野里。 在这段时间内,李元庆的心中,经过了无数次的天人交战,到底要不要把结局告诉他们? 但最终,理智还是战胜了冲动。 话语权,一切还是话语权啊。 李元庆此时的身份,说出的话,谁又肯信呢? 更何况,身边还有两个女眷,即便是大名鼎鼎的浙兵和白杆兵,未必,就不会有心怀不轨者。 此时这种状态,万事还是以保全自己的安全为首要啊。 但这段时间,李元庆全程目睹了两军的军容。 说实话,他们与后世的人民军,根本没有任何可比性,甚至,可能还比不上短短军训了两个星期的大学生,但他们的军容军貌,却是李元庆重生以来,见过的最好的。 两军中基本全是青壮,没有老弱病残,精神面貌,虽然显得有些疲惫,但却是十分昂扬,与辽地早已经被后金军吓破了胆的明军相比,简直是天上地下。 只不过,两军几乎都是步兵,只有很少数的哨骑,胯下有战马,李元庆甚至看到,有几个浙兵的千总,都是在军阵中步行。 白杆兵方面,倒是有百来头骡子,但这东西,运点货物还行,要是打仗,怎么可能与战马精良的八旗铁骑相比呢? “元庆哥哥,他们走远了,咱们可以走了么?” 张芸娘小声的话打断了李元庆的思虑。 李元庆也从神思中回过神来,长长吐出一口浊气,点了点头。 后世,看那些文学作品时,不论男主、女主,只要穿越到了古代,必定是猪脚光环盖世,从容面对一切,一切尽在掌控,但此时,当李元庆亲身处在这个环境,却是深深明白,历史的轨迹,岂能是这般容易就被改变? ………… 接下来的路程,两个女人都看出了李元庆心事重重,都不敢多话,这倒使得一行人的速度,又加快了不少。 一路疾行,次日傍晚,三人终于看到了广宁城高耸巍峨的城墙。 广宁城地处辽西走廊的北段,是大明九边重镇辽东镇的核心所在,其地理位置,北可压蒙古,东可控辽地腹地,南面,则是辽地通往京师方向的咽喉要道,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必控之地。 只不过,此时,沈阳城失守的消息,应该已经传到了这边,广宁城外,并没有了往昔的繁华,人流量很少,即便有人,也都是来去匆匆,脸色漠然。 但李元庆身边两个女人却是十分欢喜,看到了城池,也就意味着,她们已经远离了战争,不用再受劳苦奔波之苦。 三人跟着稀疏的人流进入了城内,张芸娘小声道:“元庆哥哥,咱们现在去找陈大哥么?” 李元庆回头看了一眼广宁城的东门,忽然一笑,“这个嘛,咱们先不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