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战辽东

更新时间:2021-01-13 14:16:37

战辽东 连载中

战辽东

来源:落初 作者:白河蟹 分类:历史 主角:楚凡张氏 人气:

《战辽东》为白河蟹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祸祸鬼子,征服棒子,消灭鞑子!一样的明末,不一样的故事!螃蟹出品,质量保证,更新稳定,绝不太监,敬请下刀:)  书友群:18柒223贰82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乱石丛中,最靠里面的地方,一个年约五旬、颏下留着三缕长须的干瘦老者,头上的帽子早不知到哪儿去了,披头散发,双手被反绑着,歪斜地靠在乱石上,脸上带着绝处逢生的狂喜表情。

他身上的黑绸长袍污秽不堪,胸前还留有斑斑点点的呕吐物,正是刚才目睹了沙滩上那惨绝人寰的一幕,被强烈的血腥味儿一熏,老头儿没忍住,吐了一身。

他正是登州知府王廷试的账房,陈师爷。

陈师爷名叫陈尚仁,字克己,江西新建人,乃是王廷试的远亲。他也是秀才出身,只是科场蹉跎,年过不惑未有寸进,于是绝了科场的念头,投靠王廷试做了入幕之宾。因他做事沉稳,是以王廷试把这海贸一事托付给了他。

正如葛骠所说,昨日孙振武派人挟持,他就感觉到不对了,果然,被挟持到这荒无人烟的小岛后,所有人——包括孙振武自家的那几个伙计——都被捆起来扔到这乱石丛里,他更明了大祸临头了。

唯一的指望,就是葛骠能顺利逃回登州,到楚家报信,然后向王廷试陈告。不过对此他并不抱太大希望,王廷试的Xing格他很清楚,听到这事后肯定要把孙振武叫来对质,凭孙振武那张舌灿莲花的嘴,楚安那乡下婆娘就十个捆一起也不是他对手。

所以他实际上已经绝望了,自己的下场,无非和这些伙计一样,拖到沙滩当头一刀!

可他万万没想到,就在他心如死灰之时,居然真有人来救他了!教他如何不感激涕零?

跌跌撞撞行走在乱石丛的两人中的后一个身影他很快辨认出来了,那是葛骠。

可领头的那人他却不认识了,看上去非常年轻,眉清目秀,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这应该就是楚安的那个秀才儿子吧?陈尚仁心里犯起了嘀咕,打死他不敢相信一个传闻中书呆子能理清楚这件事的关窍,更不用说在最短的时间里搬来救兵,完成营救这么高难度的动作了。

但是除了这个书呆子,陈尚仁却又想不到还有谁会来救自己,而且葛骠对这少年毕恭毕敬的态度也是个佐证。

难不成真是楚安家那个傻小子?

就在陈尚仁打量他的时候,少年已经到了自己面前,脸上狂喜之色一闪而过,整理了一下衣衫后躬身道:“在下楚凡,救人来迟,还望陈师爷恕罪。”

就在他行礼之时,葛骠早已越前一步,掏出解腕尖刀挑开了陈尚仁手上的麻绳,口中喃喃道,“还好还好,到底是把你救出来了。”

陈尚仁活动了一下麻木的手腕,心中对楚凡更加高看一眼,小小年纪便城府森森,喜怒不形于色,救人而不居功,难得难得。

颤巍巍站起身后,陈尚仁拱手回礼,“老朽陈尚仁,多谢楚公子救命之恩!”

那楚凡伸手扶他坐下,口中连称不敢,谦卑之态不似做伪,让陈尚仁更加受用,当然他很快也回过味来了——礼下于人,必有所求,看来这楚公子是有求于自己了。

二人寒暄之际,陈尚仁却在琢磨楚凡所求何事,把整件事情梳理了一遍后,他明白了,楚凡肯定是要自己在王廷试面前当说客,以求得王廷试的原谅。

当说客陈尚仁倒是义不容辞——就凭着楚凡这救命之恩,自己帮着说好话理所当然。

不过自家的东主自家还能不清楚?此番损失惨重,哪里是几句好话就能打发得了的?

想到这里,陈尚仁看向楚凡的目光里不禁带上了几分悲悯,他仿佛已经看到了对方的悲惨命运了。

寒暄已毕,陈尚仁切齿道,“这孙游击狼子野心,竟敢下此毒手……公子且请放心,知府大人那里,老夫必当如实禀告,狠狠惩治这厮!”

楚凡心说这个我倒不担心,不用说你肯定会给孙振武下药,他关心的是另一个问题,“这是该当的……陈师爷,不知这番行走日本,本钱几何?”——在船上之时,葛骠反复强调,王廷试做生意,自然不能打自己的旗号,所有的船货都挂在陈师爷名下,所以要弄清楚王廷试损失有多大,楚凡只能这么问。

陈尚仁见他问这个倒是出乎意料——本钱多少赚了多少本是秘密,不过陈尚仁沉吟了一下,觉得告诉楚凡也无妨,“去时各色货物值价六万七千两……归时银货总计九万二千两。”

好一笔巨款!楚凡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斟酌了一下,楚凡冲陈尚仁拱手道,“陈师爷,家父不幸,覆船失货,以致师爷血本无归,在下心中甚是愧疚……我家船中,尚有铜锭若干,值价约莫三万两,师爷回归府衙之时,还望一并带上,不敢说赔补,聊表寸心而已。”

陈账房听完,心中暗暗竖起大拇指——没想到这楚公子心思如此通透,花钱免灾的道理竟不用自己指点。

不过以他对王廷试的了解,光这点钱可远远不够,于是轻叹一声,低声道,“公子这心意,老夫必当带到……不过公子,非是老夫多嘴,光是这点铜锭,怕是分量不足。”

楚凡原本一点侥幸之心被他这话生生掐灭,想到逃出来时张氏说的保人最重要这话,他咬了咬牙道,“多谢师爷提点……在下家中尚有良田五顷,渔舟二十余条,值价约莫两万余两,自当一并奉上……只是尚有一事,凡恳请师爷俯允。”

陈账房算了算,加上铜锭拢共有五万两了,王廷试的本钱回来了一大半,他的怒火应该能消得差不多了,再加上自己说点好话,楚家这番劫难也就算渡过了——只是,这楚公子怎么还要提条件,难道想要得陇望蜀?

想到这儿,他谨慎地问道,“公子于我有救命之恩,但凡老夫能说上话的,必当尽力……只是不知公子所求何事?”

楚凡见他说得谨慎,心里反而踏实了;若是陈尚仁满口子答应,他后面这些话不说也罢——须知陈尚仁只是个幌子,真正能做主的人是王廷试。

他谨慎,楚凡也就格外郑重其事,长揖道,“家父不幸,连累师爷……人不在了,账却不能不在!所谓父债子偿,此乃公道!……凡所请者,愿与师爷再度携手,行走倭国,替父偿债!”

陈尚仁不禁眯起了眼,楚凡这意思,还要继续为王廷试卖命!继续帮王廷试跑倭国海贸!

这却是为何呢?

楚凡保持着长揖的姿势,看着陈尚仁脸上阴晴不定,心中却满是苦水——能不蹚这汪浑水他当然愿意躲开,可问题是楚安这次出事,连累得可不止王廷试一人,还有个孙振武呢。那可是个心狠手辣的家伙!就算王廷试不追究楚家了,这孙振武能放过他家?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再次和王廷试绑在一起,只有这样楚家才能说是真正安全脱难。

陈尚仁能当王廷试的代理人,自也是个心思细密之人,错愕片刻后立马想清楚了这其中的关窍,不禁拈须微笑,轻声赞叹道,“妙!实在是妙!公子高招呀!”——尤其是父债子偿这一条,避了祸还能得享大名,一箭双雕实至名归。

楚凡这才挺直了身子,苦笑着低声道,“师爷谬赞了,凡也是逼不得已才岀次下策。”

不过兹事体大,却不是陈尚仁能做主的了,因此他沉吟道,“公子之意,老夫已尽晓,”说到这里,他四周看了看,低声道,“公子尽请放心,府尊那里,老夫一定尽力而为,只是成与不成,必当竭力促成此孝义双全的美事。”

楚凡听他说得诚恳,上前拉了拉他的手,五张百两银票不动声色的便塞进了陈尚仁的袖子,低声道,“如此,小侄就代楚家上下谢过世伯了,还望世伯玉成此事!”

陈尚仁听他改了称呼,心中更是感慨,楚凡这一下就把两人的关系拉近了许多。

不过他感念楚凡救命之恩,死活推却,最终还是把那五百两银子还给了楚凡,让楚凡感慨不已。

正事说毕,两人相携着朝苍山铁走去,沙滩上此刻已是清理干净了,刘之洋分了部分兵丁到沙船上,两艘船一前一后,朝登州而来,终于赶在天黑前进了水城。

一下船,楚凡就请刘之洋的手下把铜锭装上车,跟着陈尚仁朝府衙而来。

看着陈账房消失在府衙侧门的身影,楚凡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

自己能做的已经做到极致了,王廷试会不会接受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