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安之三国

更新时间:2020-07-30 13:45:14

安之三国 连载中

安之三国

来源:落初 作者:长弓小朵 分类:历史 主角:窦安霍青冥 人气:

主角是窦安霍青冥的小说《安之三国》此文是长弓小朵原创的历史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诸侯四起,遍地狼烟,这是三国。阴谋诡计,征战杀伐这亦是三国。当帝国的余晖已尽,人们又该何去何从?窦平看着身后一张张熟悉的脸,手中的那杆长枪不知战罢了多少英雄豪杰,扫尽了多少异族。既然来了我便给你们一个太平盛世,给你们一个安之三国。这是三国却不是你熟知的三国。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赵云夏侯兰拍掌叫好,童渊和华佗十分吃惊的模样,华佗看向童渊,童渊摇头,华佗问道“小友,这套五禽戏和我的有些差别,但是比我的更完善一些。刚刚我看雄付的表情,也不是他改的,是小友自己改的吗?”窦平大骂自己愚蠢,怎么将前世的五禽戏使了出来,唉,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先生有所不知,前段时间小子差点命丧虎口,昏迷了七八天。梦中有一仙人自称南华仙人,说小子命不该绝,就让小子还魂,还传小子一套炼体之术,名曰八段锦。还帮小子重新改良了一下五禽戏。”看着华佗不置可否的模样,窦平知道不拿出点干货今天是躲不过去了,就对华佗说,“那仙人还给小子一个方子说是让小子赠与这五禽戏的初创着,算是陪罪了。”“哦,是什么方子。”“先生之前看病,给患者开过刀吗?”妹的,要是没开过就给麻沸散,开过就给他云南白药。“佗有此想法,可这种疼痛常人无法忍受,所以还未曾用过。”“那仙人给的方子叫做麻沸散。有麻醉止痛之用。”

“快快写来”华佗急不可耐说道。窦平前世和爷爷学过很长一段时间中医,所以麻沸散的方子他知道。就写下来了。“佗有此方,足以,足以。”华佗看完方子就知道肯定能用,试都不用试就知道。终于把这个事给糊弄过去了。“小子,把那八段锦使来,让为师看看。擦,忘了还有一个呢。

窦平又将八段锦使了一遍,童渊大呼过瘾说,此法才是仙人术。窦平这才将两人摆平。暗暗送了一口气。华佗自己去研究麻沸散去啦,童渊让赵云舞了一套枪,点评了一下不足的地方就让他自己体会去了。然后就开始指点窦平,窦平这次聪明了,没有显出自己真实的水平。童渊称的上是名师,讲的浅显易懂。

而窦平呢本来原来就底子深厚,现在童渊交给他的现在只是基础,所以窦平练起了没什么难度,现在只是把他原来的东西捡起来。童渊看出这些对他没什么难度,“看来你小子还真的有两下子,去抖大枪吧,一个时辰。”窦平苦着一张了,心想,哎,苦日子又开始,上辈子吃了一遍不够,这辈子还要再来一次。

窦平按童渊说的老老实实的抖了一个时辰的大枪,说实话他对于这一世的这副体格很满意。一套五禽戏,一套八段锦,一个时辰的抖枪。自己也只是觉得微微有些累而已。用童渊的话,就是根骨极佳。其实童渊和华佗,都在不远处看着在抖大枪窦平,童渊说道“元化我这个新弟子不错吧,知错能改,而且是个练武的胚子,最重要的是能吃苦。子龙和这小子是我收的最满意的俩徒弟了。”“一共就收了四个,好像收了百十来个一样。可是他和咱们没说实话啊。南华我见过,麻沸散他写不出来。那八段锦也不是南华的手段。”“元化,谁没有点秘密啊。”“可是。。。。”“你啊,这性格早晚害死你,人生难得糊涂。”说完童渊转身就离开了,华佗叹了一口气,闭目不语。

三人从童渊家出来回家的路上,赵云说“豆子,怎么了。闷闷不乐的模样”“今天,我骗了华先生,而且华先生应该看出来了。”赵云看了看窦平说道“骗了华先生和童师是不是心里很不好受。”“嗯,是啊”窦平愁眉苦脸的说道。“那明天向他们认错就好了。”赵云正色说道。“额,可是,可是有些事说也说不清楚。”“君子坦荡荡,只要你实心实意的认错,我想童师和华先生会理解的。”赵云拍拍窦平的肩膀就转身上马。

到家以后,窦平找来一根木炭,一片白布在上面写写画画。东汉已经有纸了,但是这时候的纸很少,一般只是供皇帝使用,大家还是使用竹简。

第二天,天没亮窦平就起来抖枪,发现赵云也已经来了有一会了。赵云看见窦平现在能如此自律,十分开心。窦平把八段锦和五禽戏都教给了赵云。窦平还把前世的许多招式,也都教给了赵云。而赵云也把自己的心得也告诉窦平,两人取长补短,在强者的路上绝对会愈走愈远。

晨练过后,吃完早饭。窦平和赵云两人叫上夏侯兰,三人结伴同行,到了童渊家。童渊和华佗正在堂上坐着聊天,看见三人来了,示意他们进屋。一进屋,三人向童渊华佗行礼。然后窦平先开口道“华先生,昨天平骗了您,望您谅解。平先前确被猛虎所伤,昏迷不醒七八日,这是真的。但那麻沸散八段锦,五禽戏却不是南华所教。当日平昏迷之时,做了一个梦,似千年之后,但梦醒时分发现自己所记得的少之又少。但是平不敢确定真伪,庄周梦蝶,平不知自己是蝶,还是庄周。故有所欺瞒望先生见谅。”“你不是什么蝴蝶,亦不是什么庄周,我只知道你是我的弟弟。以后这种话不许再说。”堂上两人看着这幅兄友弟悌模样,两人含笑不语。“那小子,你怎么突然说实话了。”华佗问道。“小子,昨日欺骗了您和童师难受了一路,而且二哥告诉我男人要坦荡荡,再说昨日小子回去就觉得您和童师应该看穿了小子的谎言。”“哦,你从哪里看出来的。”童渊好奇的问道。

“昨日,华先生拿到方子,只是一个劲的说好,但是没有去试药,作为医生事关患者的生命,华先生绝不会那么儿戏,只能说先生之前就已经知道麻沸散的方子,但还做出那副摸样,肯定是不想当场揭穿小子罢了。至于童师,那八段锦固然精妙,但是在童师眼中也不会称之为仙术。而且,而且”两人见窦平,犹豫不语,童渊就说到“小子但说无妨”“而且您两位的表演真的很浮夸。”

“哈哈哈”“你这小子,哈哈哈哈”话音刚落两人大笑道。赵云一旁也一副忍俊不禁的模样,夏侯兰自己在那偷偷乐,“老夫表演浮夸,去,抖枪两个时辰。”“哦”窦平苦着一张脸,转身离开。赵云和夏侯兰两人哈哈哈的笑着,“还有你们两个,一起去。”三人出去以后,童渊转头问华佗“这次相信了吗?”“虽然这次听着比上次还离奇,但我信了。那孩子眼中的真诚骗不了人。”“老夫收了子龙,觉得这衣钵有人接下了,子龙胆大心细,凭这一身武艺,封侯不难。这小豆子老夫真的看不透他的未来啊。”

算上窦平童渊一共收了四个徒弟,夏侯兰一直想拜师,但是童渊觉得他资质一般,就一直没答应,但是指点赵云的时候会让他在一旁观看。夏侯兰并没有因为童渊没有收他为徒而记恨童渊,反倒是因为童渊同意他在一旁学习,而十分感激他。夏侯兰十分刻苦但资质确实不高。

三人一起抖枪两个时辰,窦平和赵云只是有些气喘,而夏侯兰已经累的站不起来了。童渊过来说“子龙啊,今天你给这小子喂喂招,还看他还敢不敢说为师演技浮夸。”赵云戏谑的笑道“好,豆子一会别怪二哥手重。”“来吧,二哥。也别下手太狠了,不然我回家跟舅母告状。”“豆子,看枪。”十七岁的赵云已有宗师之风,真可谓是先一点寒芒先到,随后枪出如龙。

若以窦平前世的水平可保证百招不败,但是现在的水平,能撑到十个回合就属不易。赵云主要以喂招为主,“脚下无力”一枪,“持枪不稳”又是一枪。窦平被戳的真是泪流满面啊。妹的,不能这么傻乎乎的挨着被戳了。窦平枪招中似是而非夹杂着上世的枪法。这样才和赵云斗了三十个回合。若实战窦平死了不下六次。

“好了,豆子看到差距了吗?”“嗯”窦平点点头。“童师,二哥现在有您几成本事了。”“和你斗能看出来吗?子龙留手了。来子龙和为师过几招,让为师看看你的斤两。”“故所愿也,不敢请尔。”

童渊不拿枪的时候,就像一个老农村夫。但是手里一提枪,渊停岳峙,宗师气度就显。两人没有试探没有留力,两枪相击,似有风雷之声。窦平看出来了赵云刚刚确实放水了,而且使的只有十之三四的实力。两人已交手百合有余不分胜负。“接下为师这招,子龙可以出师了,百鸟朝凤:枪。”这一枪发出耀眼的光芒,如同凤凰驾临,百鸟朝拜。赵云反手握枪说道“童师,这招是云近日所悟,当日豆子被恶虎所伤,云屠虎时所悟。名曰:屠虎。”两枪相交,只听的周围的空气都被炸裂,似有一只火凤与恶虎相战,焦灼着,不分胜负。窦平看不清场上两人,就闭上眼感受两人刚刚最后一招。窦平感觉刚刚他们两人的交战给自己打开了一扇不一样的大门。自己心有所悟,一股热流流遍全身。

这时只听的“叮”的一声,穿来一个机械化的声音。“宿主已达到三流武将,符合激活条件。”窦平睁眼看见,赵云的枪指着童渊的咽喉,而童渊的枪放在赵云的心口上。“童师得罪了。”“哈哈哈哈,当老师看见学生能超越自己,哪有什么得罪呢。哈哈哈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