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三国唯我独尊

更新时间:2020-07-22 18:17:04

三国唯我独尊 已完结

三国唯我独尊

来源:落初 作者:十月之心 分类:历史 主角:曹林曹 人气:

经典小说《三国唯我独尊》由十月之心所编写的历史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曹林曹,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各位书友大大,本书是一本以三国以基础题材的架空小说,因为这是一本全新的三国演义!  被人错杀的倒霉鬼,在第二次重生附体后获得了第二次生命  算好事还是坏事?。。  一位面色苦楚的少年满面无奈的对着苍天唉叹道“贼老天!你是瞎了眼吗!我到底是做了什么恶事,你居然让我俯身在即将归西的曹林身上?”希望书友们相互转告,帮忙广告,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力量!求点击、求推荐、求书评,各种求!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里就是的营地,占地极广,四周是营房,中间是Cao练场,正中间耸立着一座将台。.

一队队兵士正在进行Cao练,杀声震耳,直冲霄汉,让人一听之下,热血澎湃。曹林眼里闪着狂热之光,右手不期然的朝腰间一握,却握了一个空,并没有挎刀带剑。

典伟看在眼里,不住点头,大是赞许。没有热血的人,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军人!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勇士!再看那些训练的士卒,人人挥汗如雨,摸爬滚打,更有人身上带伤,却没人喊疼,唯有大声怒吼。训练砍杀的,两人或者两队厮杀,刀光剑影,拳来脚往,杀作一团,难分难解。

训练射技的兵士,人人手持一张大弓,站在百步之外,一枝枝又粗又长的大黄箭,对着靶心射去,无不中靶,没有一枝虚发。大弓是汉军的硬弓,不是一般的弓,这里的兵士人手一把,不说射技惊人,就是开这硬弓的臂力,就大为不凡了。

典伟看见曹林眼里闪着向往之色,大是欣赏。

“公子,你再看。看那些练习骑术的弟兄们,他们的骑术绝不在圣上的羽林军之下。”典伟指着正在骑马射箭的士卒,大是欢喜

“典伟将军,对你们这些热血男儿,曹林我只有敬意!”曹林冲典伟深深一躬,颇为自豪的道:“能成为你们中的一员,我倍感荣幸!若能与你们一起驰骋沙场,死亦何憾?”

典伟一听就知道曹林说的是真心话,热血男儿赏识热血男儿,典伟和曹林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不少,典伟拍着曹林的肩头,大是欣慰:“公子,你这话,我爱听!”

典伟眉头一拧:“公子,你有热血,是个热血男儿!可是,在军中,光有热血,远远不够,还需要拥有过人的本领。以公子的底子,要练就一身本领,吃的苦比我们多得多。要是公子不愿吃苦,我给你安排点文事。”典伟虎目炯炯有神,打量着曹林,静等曹林的回答。

典伟虽然没说什么难听的话,可曹林却有一种给鄙视的感受。在,不去训练武技,而是做文吏,这本身就是一种侮辱,莫大的侮辱!胸一挺,头一昂:“典伟放心,我才林即来了虎豹骑,我就不可能拖你们的后腿!我愿接受最艰苦难训练!”

“好!不愧是将门虎子!”典伟放心的称赞一句,可紧接着就是话锋一转:“公子,我得把丑话说在前头。要是你不能吃苦,可别怪我把你弄出去!”

军队的训练很苦,虎豹骑的训练更苦,他这话绝对不是随便说说的。可是,曹林岂是那种遇难而退的人?

“典伟校尉请下令,我无有不遵!”曹林站得笔直,以正式口吻回答。

“锋芒自砥砺出,那好,我给你找一方磨刀石!”典伟冲不远处一个大汉一招手。这个大汉浓眉大眼,个头极为高大,和典伟差不多,虎背熊腰,走起路来蹬蹬作响,每一步踏出去,地面都为之一抖,好象他有着用不完力气似的。

“这是刘云,他现在是你的伍长!”典伟为曹林略一引介,脸一肃:“刘云,这是新兵,交给你了。你好好训练他。”不等刘云说话,就大步而去。

“报上名来!”刘云一开口说话,好象炸雷一样在曹林耳边轰鸣一般,真是个大嗓门。

“禀伍长,我叫曹林。”曹林大声回答。

“大声点!”刘云吼一声,声音比适才更大,不屑的数落起来:“没吃饭啊?跟个妇人似的!”

曹林的声音很大了,他居然嫌不够大,曹林很郁闷,只得扯起嗓子,嗥起来:“禀伍长,我叫曹林!”

“嗥什么嗥?叫曹林了不起么?你现在就是丞相曹Cao大人,也是我的兵!”刘云的脸沉下来了,可以拧出水了。

曹林见过牛的,就没见过这么牛的,不把这支军队的将军曹Cao放在眼里,他真是牛叉。

曹林的闷郁劲头刚刚升起,只听刘云沉声道:“走两步!”走两步?这话听着怎么这么耳熟呢?你又不是本山大忽悠,我更不是范伟。

“快!”在曹林愣神的当口,刘云催促起来了。

曹林没办法,只好走了两步。刘云很不满意,喝道:“蹦两下!”

我靠,这小子真搞卖拐了?又走又蹦的!曹林虽万分不愿,可人在矮檐下,就不得不低头,只好蹦了几下。

“你这叫走?这叫蹦?”刘云面无表情,声调扯得老高:“看好了!”不容曹林有所表示,迈开大步,走了几步,前几步蹬蹬作响,好象巨锤撞击地面似的,声威不凡。后几步,却是轻盈异常,好似蜻蜓点水,没有一点声响,就是走到你身边,也不一定能发现。

再看的刘云蹦,一蹦近丈高,哪是曹林离地两尺所能比得了。

这是高手,真正的高手!“虎豹骑的兵,就是走路,也要比别人有气势!就是蹦,也比别人高!虎豹骑的兵,就是死,也要比别人壮烈!刘云冷冷的教训曹林了:“哪象你,走路七拐八盘的,就是蚂蚁也比你走路好看!蹦得还没有猴子高,亏你是人!”

曹林知道;他是在示威,是在给他一个下马威。可是,这威让曹林不得不服气!曹林只练过极短时间的武艺,刘云却是军中骄子,两人的差距太大太大了。打个比喻的话,曹林不过是站在地上,刘云是站在云端,强弱不成比例。

“你小子没练过武吧?”刘云声音冷得象冰块,下了结论。

曹林不是没练过武,可是,练的时间太短,哪能和刘云这个高手比,只能忽略不计了。“禀伍长,我会好好努力!”曹林胸一挺,头一昂,毫不示弱。

刘云却是一扯嘴角:“屁话!来这里的人,谁个不是好好努力的?可到了最后,多少人给弄了出去了?跟我走!”刘云迈开大步,走在头里,曹林跟上去。刘云把曹林领到一间屋里,头也不回:“站好了,站直了!”

这是一间营房,墙壁上挂着一个铜环,刘云朝铜环处一指:“就站这里。”曹林依言站好。刘云从一排橱柜里不断往外翻东西,翻出老大一堆,这才直起身,毫无表情的盯了周阳一眼:“这是你的装束,收好了。接着。”

刘云的声音仍是那般冰冷:“你准备一下,记住我们虎豹骑的规矩,概莫能外!。”

刘云也不管曹林的反应,快步出屋,气哼哼的。曹林气恨恨的冲刘云背影伸了伸中指,曹林眼角余光看见插在地上的汉剑,又愣住了。

汉剑正好插在地面的正中间,不偏不歪,好象是用尺子量过似的。更难得的是,汉剑入地三尺,这可是夯土墙,很坚硬,很结实,刘云随手一扔,就有如此力道,如此眼力劲,真是让人佩服。尽管此时的曹林对刘云很不爽,也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是一个高手,比起夏候云来,只怕还要厉害得多。

曹林抓住剑柄,使劲一拔,没有拔出来。双手紧抱着剑柄,使出吃Nai的力气,才拔出来。把汉剑举在眼前,细细打量,真是一口好剑。剑身平直,弧形剑刃,在鞘中朴实无华,出鞘之后却是锋芒毕露,光华闪闪。指肚在剑刃上轻轻一挨,一股疼痛感传来,指肚居然给割伤了,一条淡淡的血印出现。

真是一口好剑,一把锋利的好剑!欣赏一阵之后,曹林大是欢喜,拿起剑鞘,还剑入鞘,毫不客气的挎在腰间。

当天曹林就给派去训练,直到天黑方才结束。曹林跟着众人回到营地,刘云给曹林安排了宿舍,匆匆离去。

没过多久,公孙贺来了,一见面,就嚷道;“公子,要是照正常的训练,以你的底子,很难在三个月内达到要求。我和丞相商量过了,要对你进行特别艰苦的训练,公子,你可要做好准备。就是经过严格挑选的兵士,三个月都未必能通过考核,更别说曹林了,正常的训练已经不能起作用了,只有另外想办法。

“敢问,那我要如何训练?”曹林很想知道他有何法子让自己在三个月内变成高手。

典伟理解曹林的心情道:“训练事宜,到训练时你自会知晓。我来,是要传一套导引之术给曹林。”

“导引之术?这不是气功么?”曹林大是诧异,难道,汉朝就在用气功训练军队了。

公孙贺重重点头道:“没错!正是导引之术!……”

“不知典伟将军要教我哪部分?”

“自然是将校所练了。要是传你普通兵士练习的,不可能在三个月内完成,只有传你将校所练习的导引之术了。”典伟的回答在曹林意料之中:“导引之术有缓解疲劳的功效,每当你训练得酸软乏力之时,就加以练习,很快恢复,再投以训练。”

“留侯这导引术很适合军中练习,不必打坐,随时可以修炼。公子,你听好了。”公孙贺脸色极是严肃,开始传授口诀:“这是修炼身心意,精气神的法门。”

如何练气,如何运气,如何使力,一通解释下来,费时不短。然而,让典伟想不到的是,曹林变成了木雕,根本就没有动静,连眼珠都没有转动一下。典伟有些不快,沉声道:“公子!”

典伟沉声道:“公子,为了你,我可是破了例,违了军规,你却如此不用心……”

曹林眼睛一下子清明起来:“典伟将军厚意,曹林感谢。”

典伟听得出,曹林没有说假话,就愣了愣,道:“既如此,你先练着。要是有不解之处,尽管来问我。告辞!”

“有劳典伟将军!”曹林送走典伟。就练了一阵,顿时当天的疲劳全消,曹林**神大振,越练精神越旺,美妙之感难以言说。翌日,曹林结束停当,挎好汉剑,门外传来若有若无的脚步声,有人来了,应该是刘云。

曹林打开门一瞧,果然是苏建,还在一丈以外。他的脚步声并不是昨天初见时那般沉重,而是相当轻盈,好象风中落叶似的,要是昨日,曹林无论如何也是发现不了。今天,却在一丈外就能听到,暗自奇怪,这是为何呢?

一丈虽然不算远,比起昨日却是大有进步。“见过伍长!”曹林见礼。

刘云没有回礼,而是一双眼睛不住在曹林身上瞄来瞄去,大是惊讶:“你变了!”

“我变了?”曹林给他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说得不明所以。

“真的变了!可是,我说不上来是何种变化!”刘云不住挠额头。“走,去Cao练场。”刘云不再思索曹林为何变了的原委。两人相谐,朝Cao练场行去。没走多远,典伟就来了,盯着曹林,如刘云一般迷茫:“曹林,你变了,变多了。是何种变化,我也说不清。”

有刘云的先例,所以曹林并不惊奇。

“走,去Cao练场。”典伟走在头里,曹林和刘云跟在身后,三人很快就赶到了Cao练场。所谓Cao练场,其实就是一块空地,虎豹骑按照建制,兵士在这里进行训练。一队队兵士训练得极为认真,挥汗如雨,不少人身上带伤。吼声震天,杀气腾腾,让人热血沸腾。

“这里是训练剑术和射技,骑术在城外。”典伟给曹林介绍道:“等你的剑术和射技有所成就,再去城外训练骑术。刘云,你给曹林示范。”

“诺!”刘云应一声,走到一排栽好的木桩前:“我们虎豹骑的兵,必须要能挥剑断木,这是最基本的,叫击。”这些木桩碗口粗细,挥剑斩断,需要很强的臂力。还要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剑要相当锋利,才有可能。

然而,让曹林绝对想不到的是,刘云抽出一把未开锋的汉剑,举在曹林面前:“断木,不能用锋利的剑刃,得用钝剑。”

“钝剑?”曹林的眼珠子差点砸在脚面上。让他更加惊讶的还在后头,只听刘云道:“用钝剑,断裂处却要光滑如镜,手摸上去,不能刮手。”用利剑,断裂处光滑如镜,曹林相信。用钝剑,曹林还真不相信他有这等本事,不住打量着刘云。

典伟微微一笑,高傲的宣布:“我们是丞相的虎豹骑,所以我们一定能做到!受伤,对于我们来说,是进补。小伤小补,大伤大补,我们不怕受伤,不怕流血,没有我们做不到的事!只要横下一心,没有做不到的事情,曹林听得热血沸腾,右手紧握。

刘云却是冲曹林一挑眉梢儿:“你瞧好了。”手腕一振,手中钝剑挥出,木桩应剑而断。

“去瞧瞧。”刘云看都没有看一眼木桩,仿佛断裂处光滑是天经地义一般。

曹林着实好奇,也不二话,快步上前,右手在断面处一摸,光滑如镜,没有一点粗糙的感受。这一来,曹林是真的震惊了,这几近于动作片中的武技了,他做梦都没有梦到世上竟有如此神奇的武技。

典伟把曹林的震惊样儿看在眼里,微微一笑:“这仅仅是剑术中的一小部分罢了。这是考较力量与击砍技巧。剑的用法很多,除了击以外,还有洗、刺。刘云,你再把洗、刺示范给曹林见识见识。”

“诺!”刘云紧握手中的钝剑,剑尖朝下,对准木桩,朝下刺去。钝剑好象**豆腐中一般,毫不费力,直没至柄。这把剑有三尺多长,悉数没入木桩里,这得何等的力量?刘云拔出剑,一个光滑的刺孔出现在木桩的正中间。更让曹林惊讶的是,这木桩不过碗口粗细,汉剑三寸宽的剑身,要是刺入的话,木桩应该裂开,而木桩却是一丝裂缝也没有出现,这是何等精湛的技巧?

“好!好!”曹林脱口叫好。

“好个屁!”刘云的话让曹林砸眼珠:“我连前十名都没有进入,有什么好的!”如此精湛的武艺,连前十名都没有进入,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虎豹骑不愧是藏龙卧虎,高手如云的圣地。

在这里训练,那是何等的让人振奋,曹林热血沸腾,要是自己能够练就如此过人的武艺,此生何憾!。。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