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挖坟的,给我站住

更新时间:2020-07-01 03:46:46

挖坟的,给我站住 连载中

挖坟的,给我站住

来源:微小宝 作者:红豆 分类:灵异 主角:小龙小卢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挖坟的,给我站住》的小说,是作者红豆创作的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传闻阳山龙脉某座墓中有能使白骨生肉的宝物,引起各方盗墓者虎视眈眈。而陈遇为救因癌症危在旦夕的女友,也加入盗墓者的行列,立志要找到宝物。一日,守墓人乌夕夕上街买菜,被潜伏在附近的盗墓者之一秦漠认出,并成功骗走她身上的宝物——能够打开祖先墓穴的钥匙。乌夕夕找到酷似秦漠的陈遇,向他讨要钥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以往外出援助其他家族守墓归来时,乌夕夕都是直接回到自己的那间小屋子,这次回来,她的脚一拐,就拐进了村子里,她要去见秦漠。

  不,她是想去见秦漠。

  也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就是很想去见见他,她从来没有过这样特别想见某个人的感觉。

  可是在村长的家里却扑了一场空,没见到秦漠。

  村长看到乌夕夕来找秦漠,还很惊讶,说道:“咦,秦漠不是跟你在一起吗?都好几天没有回来了。”

  乌夕夕的心里咯噔了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段时间相处下来,每天优哉游哉地游山玩水,她都快要忘记秦漠当初来这里是要干什么的了。

  乌夕夕脸色难看地告别村长,以最快的速度跑回去。

  进入到古墓,远远就看到一个人影倒在棺木旁边,乌夕夕连忙跑过去将他翻过来,“虎子,你……秦漠?!”

  她把人翻到正面,借着昏暗的光线,依稀能辨认出躺在地上的这个人并不是她叫过来临时帮忙看守祖坟的虎子,而是秦漠。

  他怎么会晕倒在这里?虎子人呢?乌夕夕看了一眼棺材板打开的棺材,没人在里面,又喊了几声虎子,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乌夕夕只得将晕倒的秦漠扛回她的小屋子里,等他醒来才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一直坐在床边,神情复杂地看着昏迷中的秦漠。

  “嘶……”秦漠动了动,似乎是感到哪里疼痛,一边发出倒吸气的声音,一边缓缓地睁开眼睛,“夕夕?咦,这是哪里?”

  “我家。”乌夕夕很平淡地答道。

  秦漠疑惑地问:“我明明……怎么跑到你家里来?对了!那些人呢,他们去哪了?”

  乌夕夕皱眉,“什么人?”

  “就是一群自称摸金校尉的盗墓者,这山里有座古墓,他们就是要去那里盗墓了。”

  “他们盗墓?你跟着他们一起进去,你也盗墓?”

  秦漠摸摸鼻子,不太好意思地答道:“其实我以前是有想过盗墓,也进去过那座古墓,只不过失败几次之后,我决定还是放弃算了,又不想白来一趟马上就走,所以留在村子里玩一段时间。”

  “然后你怎么一个人晕在里面?”

  “然后前两天来了几个人,逼着我给他们带路,这次进去倒是挺顺利的,就连开棺之后跳出来一个大粽子,他们也合力抓住要带出去,后来我才明白他们的目的就是抓这些粽子的,毕竟人总是猎奇嘛,弄去给人研究或者卖给动物园什么的,也挺有赚头的。”秦漠如是说道。

  乌夕夕气得头发晕,感到心有点累,他们挖人祖坟偷人祖宗的陪葬品还不够,现在还要把他们守墓人扮演的僵尸当做奇物抓去卖掉!还能不能让人好好地守墓了?!

  “做人做事要留一线,干嘛要把事情做绝,连人家粽子都不放过,我就劝他们想要发财,拿走陪葬品就好了,他们不肯,我多说几句,没想到会被他们下黑手了,让我再见到他们,这事我跟他们没完!”秦漠揉着后脑勺,气哼哼地说。

  乌夕夕担忧被抓走的虎子,对秦漠说:“你在我家这里休息一会,我去去就回。”必须要赶在他们出山之前,把虎子救回来,不然就不知道该去哪找他们了。

  秦漠一下子就拉住她的手,目光灼灼地问:“你是要去把他们抓走的粽子带回来?”

  “嗯,我们山里的规矩是不能让祖辈的尸骨离开乡土,否则后代不宁。”乌夕夕随便瞎扯一个理由试图搪塞过去。

  秦漠低头暗暗翻个白眼,那是什么牌子的死人,能跑能跳能说话还吃虫子!

  当他抬起头来,已经换成很诚挚的眼神,“我跟你一起去,无论怎么说,都是因为我给他们带了路,才发生这样的事,你不要劝我,这是我的锅,我自己来洗白它。”

  “我家里只有一口锅,你要洗?”乌夕夕听懂了前半句,后半句没太懂,以为秦漠想洗锅,“你到底是想去追人,还是想洗锅?”

  秦漠:“……”

  他有气无力地说:“追人。”

  “那走吧!”

  下山的路只有一条,出山的路,也只有一条,只要跑得够快,就有追上的希望。

  而乌夕夕和秦漠也确实追上了,几个男人正扛着只有小半截腿露出在外面的麻包袋,呼哧呼哧地走在前面。

  乌夕夕正想二话不说上前把他们捶一顿,等捶老实了,就一切都迎刃而解。

  她还没走两步却又被秦漠给拉住了,他神情严肃地说:“你看到他们腰上的是什么没,枪!咱们不能跟他们硬碰硬,不然被喂子弹就死翘翘了,这山里可没医院给咱们开刀输血取子弹。”

  乌夕夕知道枪的厉害之处,守墓人就没少吃过它的亏,若是在墓里,还能借助遮挡物和黑灯瞎火的环境,勉强应付得过来,而且是非正面应对。

  现在,在墓外的太阳底下,己方战友还被“俘虏”了一个,情势非常不利啊!

  “那我们要怎么办?”乌夕夕难得出现踌躇不前的状况。

  秦漠这个时候建议道:“现在我们是文明社会,不是比谁的拳头够硬就行,讲究的是文明解决问题,他们的目的就是想要钱,只要有钱,一切都好说。”

  乌夕夕为难地挤出一句:“我没钱……”

  秦漠意味深长地说:“这事交给我。”

  乌夕夕很感激,“秦漠,谢谢你,我会把钱还给你的,这样吧,以后你想去哪玩,我都不收你的钱了。”

  秦漠:“……”你特么在逗我?!

  秦漠摸一把脸,冷静一下,说道:“接下来,你都听我的做,我们一定能把那具‘尸体’给要回来。”

  乌夕夕点点头,秦漠暗喜。

  由秦漠打头,乌夕夕跟在后面,走出到这群盗墓贼面前,他们立即停住脚步了,几个人互相使着眼色,从他们之中走出来一个身材瘦小面目猥琐的男人。

  他环胸抱着双臂,扬扬下巴,态度很嚣张地说:“居然敢来拦我们的路,怎么,还想挨我们一顿打是不?”

  “你们要把这粽子抓走,无非就是想要卖掉赚钱,对吧?”秦漠说道。

  猥琐男人吧唧一下嘴,很不屑道:“对啊,那又怎样?”

  “你们已经找到买家了?”

  猥琐男人咧嘴一笑,“买家还没定,你要是拿钱来,我们也不是不可以考虑卖给你,还省了一趟搬运的功夫。”

  秦漠问道:“你们要多少钱?”

  猥琐男人默默地比了个剪刀手,他旁边的小弟立即掏出手机“咔嚓”给他拍了一张照,被他一脚踹开,“我是在谈生意,不是要拍照,一边去玩蛋去。”

  “二十万?”秦漠猜测道。

  “喂喂,你当老子是乞丐吗?二十万还不够哥几个跑这一趟的辛苦费。”猥琐男人嗤笑一声,忽地收起脸上的嘲笑,阴沉地开价道:“一口价,两百万!”

  乌夕夕一听,眉头一皱,她的伙伴虎子的命,居然被人用金钱来衡量,一条命要两百万……太贵了!还是用拳头解决,比较便宜!

  守墓人一个个都穷得叮当响,他们的口号就是:能用拳头解决的事,就绝不花钱。

  她往前走一步正要越过秦漠,被秦漠横出来一条胳膊给挡住,他低声说道:“你要相信我,再等一下。”

  秦漠又对对面的人说:“我们没有那么多的现金。”

  “没钱你跟我们说个屁啊!快闪开,别挡老子的路!”猥琐男听到秦漠说没钱,立即就拉长了一张脸,挥手赶人。

  秦漠说:“现在在这里没现金,不代表出去之后没现金,你把那粽子放回去,出山之后,我立即就将钱转账给你,也就迟一点时间钱才到手,实际对你来说也没差。”

  猥琐男人啐了一口,“不行,我怎么知道你一定会付钱,网上购物好歹还有第三方支付先把钱收了,你现在货到了还没付款,不合规矩,除非……”

  “除非什么?”

  他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动了一圈,“除非你们把一样值钱的东西压在我这里,钱到账了,我再把东西还回去。”

  双方谈判到这里,已经定下来了,盗墓贼要值钱的东西才肯将虎子还回来。

  乌夕夕和秦漠头碰头商量中,没有值钱的东西啊,怎么办?

  “夕夕,你戴着的是什么?”秦漠状似无意地提一句。

  乌夕夕闻言用手按了下胸口,那里是她用红绳子挂在脖子上的东西,“这个是我们家祖宗的遗物,从我太爷爷的爷爷的爷爷那里传下来的。”

  秦漠目光一亮,藏住嘴角上胜利的微笑,诱哄道:“那肯定很有历史价值,要不就先用它来作为抵押吧,你觉得呢?”

  “不行、不行,这个不能给任何人!”乌夕夕剧烈地摇头,拒绝秦漠这一提议。

  “什么不行?”猥琐男人凑过来,眼睛盯着乌夕夕揪着胸口上的手,双目精光一闪,“小妞你戴着什么宝贝不肯拿出来,想要跟我谈这笔生意,那你就必须要用它来跟我换商品,不然免谈。”

  乌夕夕紧紧抿着嘴,极度不情愿,可真的让她对虎子置之不顾……她看一眼漏出在麻包袋外面的腿蹬了两下,应该是虎子醒了听到她的声音,蹦跶两下示意自己还活着,快点救他。

  守墓人都要遵守绝对不能被人发现粽子禁婆鬼怪这些都是假的,所以虎子才没有在醒来后就胡乱挣扎。

  不过,乌夕夕就相当挣扎了,内心的挣扎,真的要屈服给这群盗墓贼,把祖上代代传下来的东西拱手让人。

  秦漠见状,连忙忽悠道:“只是把东西押在他们那里一两天,过几天我把钱给他们就拿回来。”

  乌夕夕纠结犹豫了一会,终于在虎子蹬腿蹬到要跳起来之前,点头同意把祖传之物交出来。

  所有人齐齐盯着乌夕夕将手伸进衣领后面,解开绳结,捻起挂绳将藏在衣服下的东西取出来。

  挨近在乌夕夕身旁的秦漠,率先看到她掌心捧着一小截被穿在挂绳上的白色块状物,他皱皱眉,怎么跟秘传中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他问道:“夕夕,这是什么东西?”

  乌夕夕眨眨眼,“我太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骨头。”

  秦漠内心很崩溃,“……”

  其他人也很崩溃,“……”

  乌夕夕把骨头递给猥琐男,认真叮嘱道:“你一定不要把它弄丢了,不然我太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年纪大了,他的灵魂找不到回家的路。”

  猥琐男面目狰狞,拍开乌夕夕的手,“去你大爷的!你当老子脑子进水了?拿块死人骨头就想骗老子?!”

  乌夕夕严肃脸,“我没有骗人,这本来就是我家祖传下来的骨头,是你们非要,不然我才不给你们,你要不是脑子进水,那怎么会突然翻脸不认账?”

  猥琐男瞠目结舌,眼神飘向她的身后的秦漠。

  “夕夕,看这里。”秦漠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乌夕夕下意识地回头,突然一阵水雾迎面喷洒过来,她愣了一下,不解地问:“秦漠你在做什么?”

  秦漠面无表情地将手中的喷雾瓶往身后一丢,“我没时间跟你演戏了,把九转龙祸交出来吧。”

  “演戏?你为什么要跟我演戏?”乌夕夕很迷茫,眼前的人还是秦漠,却又不是她认知中的那个秦漠。“说喜欢我,拼了命去救我,还有这些人,都是你在骗我的?”

  “论演技,你还是青铜段位,我早就看穿你的身份,至于你为什么要在墓里装神弄鬼,我一点都不想知道,但我肯定九转龙祸就在你身上!”秦漠嗤笑。

  面对这场突变,乌夕夕低垂着下头,喃喃道:“原来都是假的。”

  乌夕夕感到有些晕眩,身体晃了晃,她闭闭眼让身体缓冲一下那股晕眩,又要犯病了吗?不对,跟平常犯病时的感觉有点不太一样……

  秦漠决定不再装模作样演戏,就没那么多耐心了,“快点把九转龙祸交出来。”

  乌夕夕对秦漠几次提及的东西全无印象,她抬起头来,很平静地说:“那是什么东西?我没有。”

  秦漠认为乌夕夕是在装疯卖傻,走到套着虎子的麻包袋旁边,一脚踩在上面,掏出一把枪指着麻包袋,阴恻恻地说:“还是不肯交出来是吧,那我就把这家伙给崩了,反正他本来就是个死人,也不怕会再死一次。”他把死人两个字咬得很重。

  乌夕夕头疼欲裂,不知道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的境况,如果只有自己一个人,倒还比较好办,要么拼一把要么想办法逃走,可偏偏虎子被抓起来了。

  她长叹一口气,“所以说,我真的不知道你说的什么九条龙是什么东西。”

  “还跟我装傻是吧?”秦漠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打开,“这个就是九转龙祸。”

  乌夕夕视线有点模糊,她眯起眼睛仔细看了那纸上画着的是什么,分明就是自家那把长相奇特的钥匙,旁边写着“九转龙祸,活死人肉白骨”几个字。

  盗墓贼给她家的一把钥匙起了个听起来很莫名其妙的名字?

  钥匙确实就在她的身上,但她不能给出去,她还是摇头,“我没有这个东西。”对方说要这个东西,难道她就乖乖地给吗?

  秦漠说:“那天晚上我看到你脖子就挂着它,看样子你是打算不管这家伙的死活了?”说完,一脚狠戾地踹在虎子的身上。

  虎子当即再忍不住,惨嚎一声,连人带麻包袋在地上扭动着,从麻包袋里闷声大骂:“格老子的!她不肯给你东西干嘛踹我!”

  虎子真的觉得自己倒了八辈子血霉,乌夕夕说最近她家这边没啥盗墓动静,她要去帮小卢那边的忙,让他过来随便看守几日就好,他想着反正也没人来,帮她守几天再换她下次帮他家守几天,非常划算,就答应了。

  谁知道突然就被人敲晕套进麻包袋里准备扛出山去卖掉,就在他犹豫着要不要表明下自己是个人这一身份时,就听到了乌夕夕的声音,于是打消这个念头,等她去解决。

  没想到乌夕夕不知道惹到的哪个门子的盗墓贼,完完全全被对方牵着鼻子走了,现在对方就是逼着乌夕夕交出一样什么东西,而且是拿他的命去逼的,凭什么啊?!

  他演了几十年死人,可还没想那么快当死人,他还想娶隔壁家的翠花生个大胖儿子呢!

  “乌夕夕!你就忍心看着他们要打死我啊?!”虎子扯着嗓子喊叫。“我还没娶媳妇,我不能死呀!他们要什么就给他们啊!”

  乌夕夕:“本来是想救你的,现在忽然不太想救了。”

  麻包袋挣扎得更为剧烈,虎子就差求她一声姑奶奶了,“夕夕大姐,千万别呀!”

  乌夕夕深吸一口气,对秦漠说:“你放他离开,我就把东西给你。”

  都走到这一步,眼看着马上就能把宝物抢到手了,秦漠哪里会轻易答应乌夕夕的“无理要求”,更何况他还有后招,主动权完全在自己的手上,没必要听乌夕夕的。

  秦漠的态度很坚决,乌夕夕只得从衣服里掏出所谓的“九转龙祸”,远远地举起来让秦漠看了一眼,然后抓在手里对秦漠说:“大家一起喊一二三,你把人放开,同时我把东西给你,你觉得怎样?”

  “可以。”秦漠想了想,这很公平,就点点头同意了。

  “一。”

  “二。”

  “三。”

  随着三字落音,秦漠将被捆着手的虎子往前一推,乌夕夕手中的九转龙祸也抛了出来,两人分别接到交换的人和物。

  对于乌夕夕居然为了自己做出这么大牺牲,虎子十分感动,“夕夕啊,我没想到你对我这么有情有义,回去后我就跟翠花分了,然后到你家提亲……”

  乌夕夕没空听他说废话,用力推了他一把,“快走!”

  秦漠很快就反应过来自己上当了,抓在手里的玩意,只是块和九转龙祸很像的木雕,气得他跳脚,咬牙切齿地叫上身后的人,“追!去把她抓回来!”

  “老板,咱们说好的工作可没说要做这活啊。”领头的猥琐男和他手下的几个兄弟没有任何动作,他们趁火打劫,“当然啦,要是加钱,一切都好说。”

  这群无赖分明就是想坐地起价,秦漠冷笑,举起手中的枪对准乌夕夕的后脑勺。

  “嘣!”

  跑在前面的乌夕夕缓缓回头……

  然后无声地转回去,继续拽着虎子往前奔跑。

  秦漠将手中的枪扔在地上,朝猥琐男他们跳脚怒吼:“这枪为什么是假的?!”

  猥琐男掏掏耳朵,一本正经地说:“当然是假的,持枪违法,我们可是遵纪守法的正经生意人,怎么可能用真枪。”

  再次被猪队友坑了的秦漠嘴角抽搐,“我当初特地叮嘱你要带干货,不要拿水货来应付我!”

  “哎呀,秦老板,我当初也问过你了,你的目的只是用来吓唬人,可没说要真的杀人啊,那我带来的枪看起来像真的就够了。”猥琐男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还反过来咬秦漠一口,“我倒是想投诉你呢,居然想拿我们来借刀杀人越货,这我可不同意!跟着我混的兄弟也不同意。”

  他身后的兄弟嚷嚷着附和:“对!没错!我们不干这种事的!”

  猥琐男补充道:“除非价格起码再翻两倍。”

  秦漠:“……”

  秦漠摸一把脸,问最后一个问题:“喷雾的药水总没有掺假吧?”

  “这个你放心,妥妥的干货,童叟无欺。”猥琐男从口袋里拿出一瓶喷雾,朝身边一个兄弟一喷,那兄弟顿时身体一歪就倒在地上。“只要998就能让你爽到不能呼吸,你值得拥有。”

  秦漠撇下这群坑货,就去追乌夕夕。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