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阴兵鬼符

更新时间:2020-07-01 03:42:48

阴兵鬼符 连载中

阴兵鬼符

来源:落初 作者:不弃明月qd 分类:灵异 主角:老二韩 人气:

《阴兵鬼符》是不弃明月qd写的一本灵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阴兵鬼符》精彩章节节选:醉卧幽冢君莫笑,古来倒斗几人回?神秘的阴兵鬼符,几千年来,让无数摸金人闻风丧胆,但偏偏又让他们前赴后继,飞蛾投火般苦苦探寻,欲罢不能。无头之坟,七步鬼棺,伪皇帝之陵,死不瞑墓、千年艳冢,百鬼之丘,断魂残碑,昆仑长生宫,白骨搬山,阴兵守陵……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墩子呆呆坐在角落,望着地上碎瓷一动不动,猴子像是审问地下党的匪徒,气急败坏,声色俱厉。

不用说一准是墩子把瓷瓶摔碎了,猴子的发财美梦成为泡影,他正在火头上,看谁都不顺眼,墩子装傻充愣,无疑是最聪明的办法,他知道猴子的脾气。

猴子骂了一通得不到回应,就想拉我同盟,转身对我说:“大侠,本来咱们还能发笔横财,这下全完了,当初我那辆桑塔纳愣是给他修成了一辆奥拓,现在又打碎青瓷瓶,想起来我这心口就疼得厉害。”

我胡乱答应了两声,心里头却在想着,今天这个墓怎么有点怪怪的,目光落在地上瓷器碎片上,捡起一片仔细观察。

对于古董文物,我只能说粗略认识,辨别真伪还没这个能力,瞧了半天没看出什么异样,只是觉得瓷片碴口很新,而且上面的泥跟墓中的泥也不相同。

那个墓室虽然渗水,还不算严重,墓中的落下的土质是那种发黑的沙质土,但这瓷片上的泥土,却是那种发黄的粘性土,这不对呀。

我突然想起那间没有进去的耳室,按理说古代墓中,耳室里头必然有陪葬品,既然这个古墓没被盗过,应该也有东西,怎么却是空的?

我猛地想起来,在墓中发现那双蓝色的眼睛,就是从那间耳室透过来,而且这双眼睛似乎跟韩拐子尸骨上的蓝色光斑竟然十分接近。

这可能是幻觉,但却无比强烈,我的心脏快速跳动,我说猴子墩子带上家伙,咱们去古墓。

我的表情相当严肃,两个人都瞪着我。

以往跟人干架的时候,都是由我领头,他们充当左右。这次的决定可能太突然,猴子惊讶问道:“你想去滤坑?”

滤坑是盗墓者的暗语,意思是去被盗过的古墓寻找宝贝。

猴子光顾着心疼瓷瓶,而且亲眼看那些人把陪葬品都拿光了,所以没有响应我的号召。

墩子胆小,违法乱纪的事情不敢参与,去古墓都是我和猴子硬拽,况且这次要单独行动,他也表示不去。

我说你们两个磨磨蹭蹭,知不知道收了个假古董。然后不理会他们的惊讶,指着瓷片上的泥土给他们看,猴子摸着脑袋半信半疑,墩子连连点头确信无疑。

好不容易说服他们结成了同盟阵线,天却快亮了,只能不甘心睡下。

第二天出去察访古墓,照样劳而无功,晚上等各处陆续熄灯,我们立刻行动,带上家伙就朝墓地方向奔去。

白天我们发现了一条通往这儿的小路,虽然有些难走,却能节省不少时间。

这座古墓,后无大山依靠,前无流水,而且一条深沟横在背后,按照墓葬风水来说,大是凶顽之地。可是当我再仔细观察一番就发现了情况。

古墓所占的大土丘后面的深沟,有人工开凿的痕迹,显然是多年前当地人开采铝矿挖出一条深沟,就是说原来选墓地的时候,这里背靠大山,风水还是不错,可惜墓主没有料到千年后被后人破坏。

不过凡事有好处就有坏处,墓地风水遭到破坏留下祸患,但却从而逃过了历代盗墓贼的光顾。若非昨天那伙盗墓贼不懂风水,依靠金属探测仪盗墓,真正倒斗的高手是不会主意到的。

其实我们曾经来这儿探查过,就因为这个原因,把一向深谙墓葬风水之学的二大爷都瞒过了。

原来的盗洞经过掩埋,依旧还有痕迹,我以“支锅”的口气指挥墩子铲土,把盗洞重新打通。

墩子是汽车修理工,并没干过挖坑的活,好在有把力气,而且盗洞内是新土,比较松软,没用多长时间就挖了进去。

我在旁边负责把风,心里也有点害怕,虽说墓已经进去过,并没有粽子之类无法解释的事情,可这荒山野外,四处黑咕隆咚,又在做着见不得人的勾当,难免紧张。

盗洞快打通到石门的时候,墩子一头大汗爬出来换了猴子下去。

猴子把绳子拴在腰上,拿着手电就钻了进去。

远处猫头鹰怪笑声静寂之后,黑暗的天幕骤然绽开一道闪电,轰隆隆的雷声滚滚而来。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旁边草堆中有道白色的影子。

我强行镇定,用脚踢了踢墩子,指给他看,他只望了一眼就杀猪般喊叫:“妈呀!有鬼!”

我原本就有几分害怕,他这一喊有鬼,我立刻觉得头发根子都乍了起来,顺手抄起工兵铲,骂道:“墩子你二大爷的,瞎咋呼什么?看清楚再说。”

墩子哧溜钻到我背后,目光盯着那处,却不敢用矿灯照射,颤抖着说:“深更半夜,又荒无人烟,不是鬼是什么?”

猴子在盗洞忙得热火朝天,肯定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

我想有鬼也应该从墓中出来,这盗洞都没打通,有哪门子鬼,再说昨天不是平安无事吗?当下就举着工兵铲警惕望着,同时给墩子壮胆。

我说:“墩子你怕个屁,有鬼正好,老子一铲拍死他。”

我把矿灯射向那方,白色的影子渐渐逼近,墩子哆嗦着说:“鬼就是死的,你还怎么拍死他?”说着哧溜一声钻进盗洞。

这个蠢货临阵脱逃,藏到墓穴里躲避鬼,也不知道是蠢到家,还是聪明的过头。

地面上留下我一个人,我又好气又好笑又有些恐惧,眼看那影子越来越近,我把工兵铲抡了两下,大声吼道:“到底什么来路,再不说话,老子可不客气了!”

一个阴森女声问道:“你们是哪个朝代的摸金校尉?”

我看那影子越来越近,黑发披散,白衣如同黑夜中的幽灵,心里直发毛,况且她还问是“哪个朝代的”,难道她遇到宋元明清民国的盗墓贼?

突然“噗嗤”一声轻笑,我缓过神来,这他妈是人声,不是鬼,胆子立刻大了。

手电直直照过去,这时我看清了,一袭白裙,长发飘洒,同时用一只手挡在眼睛上,遮挡刺目的光亮。

我松口气,这恶搞的女人,竟然是冷晓曦。显然她临走匆忙,竟然没顾上换衣服。

我心里说,这臭丫头吓死你二大爷了,嘴上却毫不示弱,说道:“你再不出声,我也不管是鬼是人,一概打死。”

冷晓曦捂着嘴大笑一通,走过来朝盗洞望一眼,冷笑着瞅着我,嘲讽道:“堂堂的摸金校尉,竟然也害怕鬼?”

“谁是摸金校尉?我们是堂堂的考古队员。”我反驳。

这几天的相处下来,我们经常帮助她,由陌生到熟悉,这丫头对我们的印象也有了改观。

白天我们商量夜探古墓的时候,被她听到,就留意着,晚上我们前脚出门,她后脚跟上。

要我说这女人还真是好奇心重,不过当时也挺佩服她的胆量。平时她总是一身牛仔,这几天下雨才换了裙子。要说女人,个个爱美与好奇兼备。

墩子从盗洞探头出,眼看虚惊一场,默默帮助猴子朝外运土。

或许是因为每次考古都是光明正大,从来没有这么刺激的经验,再加上听了我添油加醋渲染昨天的事情,冷晓曦对古墓表示很感兴趣。

过了一会,猴子上来透气,说石门打开了,一切还是原样。他看到冷晓曦,并未表示吃惊,显然墩子已经给他说了。

我握紧工兵铲,将强光手电调好亮度,对他们说:“我打头阵,墩子殿后,冷姑娘留在上面望风。”

然而冷晓曦并不听从我这个“支锅”指挥,我刚刚钻进盗洞,她随后就跟着进入。

有过一回爬洞的经验,这次再下去也算熟门熟路。

摸金校尉盗墓有讲究,就是一个墓不进第二回,我想我们属于考古探查,没必要遵循这劳什子规矩,再说了我们也不是真正的盗墓贼。

很快我们就滑到石门前,昨天人多,观察的不怎么仔细,我用手电照过去,发现石门两旁有两个门神石像,回头问冷晓曦怕不怕。

还没等她回答,突然听到她惊叫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将她从我身边拽进墓穴,我急忙跳进石门,一伸手却摸到了一个光溜溜的东西,仔细一看竟是一个骷髅头。

然而那骷髅头却十分的轻,似乎没有一丁点的重量,我瞬间出了一身冷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