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魅影传

更新时间:2020-06-30 01:25:28

魅影传 连载中

魅影传

来源:落初 作者:Zaion 分类:科幻 主角:高辛永久中立 人气:

完结小说《魅影传》是Zaion最新写的一本科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高辛永久中立,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个背叛组织的杀手「鬼魅」,遇到一个当小偷的大陆首富的儿子「鬼影」,组成一个名为「魅影」的「侠盗」组合!“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不能偷的!”没事偷偷钱、盗盗宝什么的,不是挺好的吗?为什么要去碰那个奇书《天下》中隐藏的宝藏呢?这不!又是「神」又是「魔」的…“什么?原来世界的真实历史是这样的吗?”“原来「灵核」竟然是…”欲知故事发展,请点击《魅影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北堂扶煊走开之后,冯昴擦了一把冷汗。思绪万千的他,回想起先前的情景:

在众人轮流摔杯的时候…

拾仔忽然问了一句:『一百五十万铜币是什么鬼?』

冯昴老脸一红,回答道:『什么都比你们小,至少报个数字比你们大一点的嘛…呵…呵呵…』

『别管了!待会有人问到这个金额的话!统一回答是“存款”!』拾仔趁机主导另外两人摔碗的同时,压低声线,用很快的语速,交待道。

宗无痕和冯昴都表示“收到”…

就是因为这个,冯昴才成功使北堂扶煊不再追问“金额”的事。

凉亭很快就打扫干净,此时已经接近日落时分。

冯昴忽然发话:「今天我有幸与两位义兄结拜,是个大喜日子!而且在座各位都是老前辈!大人物!我想一尽地主之谊,宴请各位!不知是否赏脸?」

「嘿!冯少城主!你这是嫌弃老夫的东城医馆没有好酒好菜招呼你们咯?」东城站了起来,反问冯昴道。

「呃…」冯昴

「那你要请老夫去哪吃呢?」东城

「叽叽叽…你不是说你这有好酒好菜吗?叽叽叽叽…」田中真

「你……」东城

「听说“天香阁”不错吧?」珍妮花

「亲爱的…天…天香阁是…是…」老乔

「母亲…天香阁是…是…男人去快活的…地方…」小恒

「噫……」珍妮花

「半坡城内有半坡世界闻名的“天地人”!分别“天”天香阁,世界最大的“不夜城”、“娱乐城”,里面有“琴棋诗画”四院,分别对应“黄赌毒食”;“地”地下市场,世界第二大的集市,里面不但聚集了各国的商贩,还有各国的美食;“人”人和斋,世界最大的美食城,全大陆最顶尖的厨师都齐聚在这里,他们到此的目的,主要就是要用自己所擅长的美食,来引诱“世界首富”半坡的“城主”冯昌到他们店里一掷千金!而在座各位前辈,前两个地方应该没少受邀去过吧?我没猜错的话,少城主应该是想带我们到人和斋去吧?」北堂扶煊分析道。

「好吧…谢谢北堂大人了,省去了我再介绍的时间…就是“人和斋”!我这就去叫马车过来!请各位稍等!」冯昴说完,便走出了内院。

「确实,人和斋那帮厨子,假如不是城主或少城主亲临的话,恐怕都只是二厨在掌勺吧?」罗伯特指出。

「恐怕是!」老乔响应道。

「师兄!我太激动了!人和斋耶!」老陈此刻仿佛年轻了五十多岁的样子,双眼放光的,扯着老易的衣袖说着。

「嗯嗯嗯!人和斋!人和斋!」老易一头黑线,勉强附和着师弟。

「阿宗!」罗伯特忽然喊起了宗无痕。

「是!师父!了解!」宗无痕从他那仆人衣服的衣袖中,掏出了一个透明的琉璃瓶,里面装着一种淡青色的液体。

「呵呵…罗伯特老弟,你这也是拼了…」东城看着那瓶液体,竖起了大拇指!

「这是什么?」南宫泰问道。

「这是“消食液”,帮助健胃、有助消化,一种“外道”用的比较多的调制药剂!」老乔回答道。

「你帮他配的?」珍妮花问田中真道。

「叽!当然!这个颜色的“消食液”除了我们田中家,大陆之上,谁配得出来?叽叽叽叽叽!」田中真十分自豪地说道。

「还有没有?给我来一瓶!」南宫泰伸手向阿宗问道。

「什么一瓶?“这玩意”是按滴使用的,假如一瓶喝下去,神仙也得肠穿肚烂而死!」罗伯特示范着,把一滴“消食液”滴到舌头上,含了好一阵,才听见他吞口水的声音。

「这么夸张?」南宫泰从罗伯特手中接过琉璃瓶,看着淡青色的液体,问道。

北堂扶煊也走上前看了眼,也问道:「这液体杀伤力如此强大,如何谈得上“健胃”呢?这不很矛盾吗?」

「叽叽叽叽…这就是“外道”医术呀!」田中真诡异地笑道。

「太可怕了…“外道”的医术!」说话的人是苦笑着的拾仔。

「哪有他说的这么神!这跟我们“霸道”和“王道”的“药理”是一样的!既可救人,易可杀人!」老易一脸不屑地说道。

「真没那么神!」珍妮花也摇头说道。

「叽叽叽…难得今天我们三道医者齐聚,要不要我们比试比试?叽叽!」田中真笑道。

「这…你是“医神”级别的…珍妮花更在你之上吧?我…我们…」老陈有点慌了。

「老陈,有点出息好吗?他都还没说比试什么!」老布上前搭着老陈的肩膀,说道。

「再说!按照现场“三医道”的人数来算,我们是“三”,老东西他们更加是“四”以上,“外道”才“二”!怕什么?」老易说道。

「叽叽叽叽…我们姐弟联手,根本不怕你们!那怕温华和韩扁都在!哈哈哈!叽叽叽叽…」田中真嚣张地笑道。

温素问和韩灵枢本来在鱼池那边聊天的,听见了田中真提及她们父亲,两人都走了过来。

「我不参与!」珍妮花在此时表明了态度。

「姐……」田中真这时有点底气不足了。

「来!跟老夫说说!要怎么比试?」东城这时才开口说话。

田中真骑虎难下,硬着头皮,道:「叽叽,有没有带“神的残骸”?」

回答的是罗伯特:「当然!但是不多!」

「叽…一块就够了!叽叽叽…」田中真说道。

「阿宗!给他一块!」罗伯特吩咐道。

「哦!」宗无痕回答完,摸了摸身上,然后从背后,摸出一块约九寸长、七寸宽、三寸厚的,黑中透着青蓝色金属色反光的金属板,「砰!」的一声,扔在地上,内院是铺了草皮的泥地,金属板明显陷入了些许,可见重量不轻。

然后,田中真开始向众人说明比试的内容:“三医道”各自调试出一种,可以“穿透”、“腐蚀”或者以其他方式“破坏”神的遗骸的,毒、药或者其他药剂、试剂都可以!比赛结束时间限定在,冯昴找来的马车到达之前。为了公平,田中真不用现有的“消食液”。至于如何分胜负,到时自有分晓。

比试一开始,田中真便在一个医馆学徒的引路之下,前往东城医馆的药房;而老易、老陈向韩灵枢说明一番之后,商量了一会,也找医馆学徒引路,往药房去了;剩下东城、老布、小恒和温素问,一直在商量,并未打算去药房…

剩下的人,南宫泰和北堂扶煊在研究起地上那块“神的遗骸”;珍妮花夫妇在凉亭中休息;剩下罗伯特、拾仔、宗无痕和站在原地聊天。

冯昴这时才回来,发现有部分人不见了,问道:「呃…什么情况?有的人呢?」

「比试,进药房去了!」宗无痕回答。

「喔!这是什么?」冯昴看见地上有块东西,好奇地问道。

「听说是“神的残骸”!看!应该不轻,阿宗你身上应该还有好几块吧?」拾仔问道。

「嗯!还行!」宗无痕点头。

「难道你带着这些,当作负重练习?」冯昴问道。

「你想多了…他纯粹只是帮我带在身上而已!」罗伯特说道。

「喔…二哥好厉害!带这么重的东西,还行动自如的!」冯昴称赞道。

「对了!刚才你不在,我和阿宗商量过,什么大哥、老二、三弟的这种称呼,我们叫没什么,但是阿宗觉得会别扭!所以以后我们相互之间的称呼尽量叫名字就好了!阿宗、拾仔、阿昴!」拾仔依然压低声音说道。

「好的了解!但是…既然这样,结拜又有何意义?」冯昴回答。

「嗯…好像真没有什么意义!」拾仔笑道。

「怎么会没有呢?你的秘密这下不就保住了吗?」宗无痕回答道。

「你们要说出去,我也阻止不了啊…」冯昴撅着嘴,一脸黑线的。

「怎么会没有呢?你也知道了我们的秘密了啊!难道不是吗?」拾仔苦笑道。

「哎!对啊!」冯昴这才想起这一点,终于乐了。

「哈哈哈!作为你们结拜的贺礼,我回去让阿宗给你们每人打一把武器!如何?用这“神的遗骸”!」罗伯特大笑道。

「真的吗?」阿宗透着兴奋地看着罗伯特。

「当然!我把“神的遗骸”送给你当贺礼!你兄弟们的贺礼,就靠你自己了!」罗伯特拍着宗无痕的肩膀,道。

「嘿!用神的遗骸造武器?那不就是“伪神器”的级别的武器了吗?你舍得?」南宫泰看完地上的“神的遗骸”,站起身来,问道。

「送礼嘛!更何况,我先前就说了!阿宗只要走出过去的阴影,不被过去的事情所束缚,肯定就有突破的!他可是我的徒弟啊!」罗伯特笑道。

「恭喜啊!大叔他这可是认可了你铁匠的身份和手艺了啊!好好干!」拾仔拍着宗无痕另一边肩膀,用长辈的语气,说道。

「嗯!分别之前,把你们想要打造的武器图谱,跟我说一下!」宗无痕说道。

「那不如就现在吧!我刚才出来的时候看见内堂里有笔墨纸!」冯昴指着内堂道。

就这样,三兄弟,便走进了内堂。

这时,东城的声音响起:「老夫和老布就不去了,累。小恒、大侄女,加油!」

然后,小恒就带着温素问朝药房方向去了;没一刻钟,就见田中真、老易、老陈和韩灵枢,从药房走出来了;又过了一会,拾仔他们三人也从内堂走出来,宗无痕手中多了两张图纸。

这时,日落西山,天色开始昏暗起来。小恒和温素问也回到内院了,温素问手上还捧着一个拳头大小的白色陶瓷瓶。

「叽叽叽叽!终于回来了!那废话就不多说了!开始吧!叽叽!」田中真说完,从怀中取出一个棕色的琉璃小瓶,扭开瓶盖,蹲在地上,小心翼翼地对着地上那块“神的遗骸”,倒出来一些微红色的黏稠液体!

当那些微红色的黏稠液体,接触到“神的遗骸”的时候,冒出了一丝白烟,然后明显看见那块三寸厚的神之遗骸穿了一个洞。

「叽叽叽叽…我这强酸可以洞穿一切!哪怕是“神”!叽叽叽叽叽!接下来到谁?」田中真双手叉腰,仰天大笑。

「按照完成的顺序吧!」东城提议道。

「那就是我们咯!」老陈说完,回头看了看老易和韩灵枢。

「陈前辈!加油!让他们见识见识我们的毒!」韩灵枢打气道!

老陈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然后蹲下,把手上的一包白色粉末成直线“画”在“神的遗骸”之上。最后,老陈戴上了一个他们“霸道”医者平时炼毒时候戴的皮手套,从怀中取出了一瓶透明的液体,打开盖子,按照先前“画”好的那条“白色粉末直线”,一滴一滴地倒出透明液体!

只见透明液体接触到白色粉末之后,便听见「啪!」一声,还发出了白色闪光的火光,老陈就这样,「啪!」、「啪!」、「啪!」地,一直重复着“倒粉末”,“倒液体”这个操作,用了很长时间。

在看老陈重复操作的期间,连迎接众人去吃晚饭的马车都到位了,冯昴的那个爆炸头护卫负责进来内院向冯昴请求指示。

「族长!?」爆炸头护卫一眼便发现了罗伯特,连忙右脚单膝跪地,右拳触地,行礼道:「维奇,见过族长大人!」

「嘘!维奇啊!起来吧!先看看!一会晚饭时间慢慢聊!」罗伯特做了个“起来”的手势。

「咔!」终于,随着这一声响,“神的遗骸”断开了,一分为二。

「啪啪啪…」珍妮花第一个拍起了手掌,称赞道:「不容易啊!老陈!你们这么短时间内,能做出这样的毒,实在太佩服你们了!但是为什么是一把年纪的你来负责呢?换成韩丫头来做,不是更快吗?」

「前辈他们生怕我被火光弹到了脸…所以…才…」韩灵枢一脸的歉意。

「饿了!大侄女!快比完就去吃晚饭!」东城催促道。

「师叔,你确定吗?」温素问举起了手中的一个白色陶瓷瓶,征询意见道。

众人一看着势头,怕殃及池鱼,全部散开了。

「唔…呼…速战速决!」东城抽着旱烟,说道。

「那附近的草皮!再见了!」温素问说完,白色陶瓷瓶便往“神的残骸”摔去!

「啊…忘了…这是我的内院啊……」

东城话音刚落,只听见「乒乓!」一声,白色陶瓷瓶破碎,然后一阵寒气散开,“神的遗骸”附近一大片草皮被冻结了,然后温素问不知何时,手中已经多出了一根六七寸长的银针,手一扬,银针飞出,「噗!」的一声,几乎整根银针没入被冻结了的“神的遗骸”之中。

众人大惊,纷纷上前询问究竟是“什么”,只见“王道”那四人,就是不肯透露。

「好了!散场了!去吃饭咯!」东城拍着手,喊道。

众人开始往外走。

「那究竟是那边赢了?」南宫泰是最关心比试胜负的结果的了,边走边问。

「外道、王道、霸道…」此话出自韩灵枢之口。

「为什么?最后“王道”的不是更厉害吗?」罗伯特也看不懂,追上田中真问。

「叽叽叽叽叽叽…」田中真只顾大步前进,笑而不语。

「“王道”的方法靠银针才能打穿目标;“霸道”的方法需时太长,且麻烦;“外道”的既快捷又方便。」拾仔回头对罗伯特解释道。

「好小子!有前途!」珍妮花拖着小恒在拾仔身边走过的时候,赞赏道。

「喂喂喂!你们留一个在看医馆,其他都跟上!留下来的待会我让人给你送外卖!」冯昴仿佛他才是医馆主人似的,在医馆外堂,喊着。

「多谢少主!」学徒一

「少主万岁!」学徒二

「这就是半坡的少城主啊?真没什么架子啊!好亲民!」学徒三

「你们去吧!我留下来看馆吧!」学徒四

「有前途!我看好你哦!」冯昴

就这样,一行二十多人,走出了「东城医馆」,街道两旁停着十多辆马车,很快便把人拉上,烟尘滚滚地往「人和斋」方向驶去,声势有点浩大,场面有点壮观。

……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