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二次元 > 命运长诗

更新时间:2020-06-26 21:59:35

命运长诗 连载中

命运长诗

来源:落初 作者:椎名琴月 分类:二次元 主角:秦濯秦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椎名琴月原创的二次元小说《命运长诗》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秦濯秦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无数年前,神代被人类终结,旧神们被封印沉睡于大地之中。时代结束之际,命运之轮也开始转动。旧神在母神的影响之下苏醒复仇,讨灭旧神的命运不断传承,肩负使命的人子们,不得不为了人世的延续去对抗世界最古老的力量。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命运的枷锁之中。然而,顺从命运的人并没有察觉到:在他们甘愿被命运束缚之时,命运的轮回,早已悄然发生了异变……(点个收藏投个票吧,求你们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是秦濯人生当中的第一场战斗,对付的敌人在后来的他眼中不过是极其稀松平常,甚至连喽啰都算不上的对手。那也是他第一次使用那白色的火焰,那一场战斗没有技术,没有喧哗,没有勇猛,只是凭借着本能来驱使火焰击退那些对自己产生了敌意的无貌生物。还有一点,是秦濯在不久之后知道的,那些被唤起的无貌的幽灵一般的生物,名字叫做堕灵。

名为堕灵的生物如幽灵一般飘荡着,身处它们无法被肉眼察觉的利爪,就像是被齐黜在背后默默操控一样朝着手中燃烧着白炎的秦濯袭去。在第一个堕灵朝着自己奔驰而来之时,出于恐惧,秦濯闭上了眼睛,双手挡在身前护住自己,同时又出于本能,他释放了火焰,白色的火焰。

那是在他移动手腕的时候,在潜意识的作用下释放出的。一团纯白的烈火在前方爆裂燃烧,几乎在一瞬间让秦濯眼前的这个堕灵回归于大地。当秦濯睁开眼睛的时候,他所看到的是正在燃烧着的堕灵残渣。

「这是......」他为自己的力量感到诧异,同时也产生了更多的惊恐之情。这让他朝着后方退了一步,然而那些堕灵依然不断地袭来。

也就是现在,秦濯才真正意识到白炎的存在。

他看向自己的双手,很快又看向袭来的堕灵。对于火焰的惊慌逐渐转化为战斗的本能,他还无法明白这白炎为何物,也无法明白为何自己会拥有这纯白的火焰,他只是朦胧地意识到了:他可以利用白炎来战斗,来击败眼前的无貌生物。

他急促地深吸了一口气,在求生与战斗的本能的驱使之下将恐惧压到内心的最底端。并开始尝试主动驾驭白炎。

这并不是很难,在主动操控白炎去攻击堕灵之后,他有了这种感觉。

没有技术、没有章法、没有搏斗,只是凭借着所谓的本能肆意动用自己刚刚获得的,被齐黜给予的白炎。秦濯释放火焰的方式近乎狂暴,也许是因为面前的敌人像是没有面貌的幽灵的缘故,他没有考虑到“手下留情”这一概念。也许堕灵的实力完全不能与白炎抗衡,但是就目前而言,秦濯依然固执地认为“如果不用尽全力就会被杀死”。

很快,事实就证明了不是这样。

「啊————!」秦濯尝试着去咆哮,一来出于本能所带来的无名愤怒,二来这能让自己的火焰更加狂暴有力,最后,这能够些许赶走活动在他的内心的恐惧。

虽然,他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与这些生物战斗,为什么会被给予白炎,为什么要听齐黜讲述那些令人一头雾水的话语。现在,他只是在凭着本能战斗,手中的白炎让他的本能与愤怒得以为所欲为,操控着他的思想,暂时遮盖了他的理智。

毕竟火焰是狂暴的,所以这场战斗可以说是快速凌厉且无情。

大多数的堕灵都没有获得触碰敌人的机会,当它们进入敌人的视线之后,白色的爆裂火焰就将它们没有实体的身躯烧为灰烬。秦濯凭借着本能与自己粗糙无比的打架技术躲避着堕灵的攻击——虽然他所挡下或者躲开的绝大部分攻击都是依靠白炎来化攻为守——尽管火焰狂暴,他的眼神中却满是恐惧。

不止一次,秦濯尝试着让自己的视线与齐黜对上,但在堕灵被清理干净之前他没有一次成功。他的嘴不断地喘出粗气,双手不断地在恐惧与本能,还有愤怒的驱使之下放出白炎。这场战斗着实凌厉迅速,不过他本能并不这么觉得,明明只是不到两分钟的战斗,他却觉得自己已经在火焰燃烧之中度过了数个小时;同时,在另一方面,他的内心觉得这场战斗还是太过短暂。

「呵......呵......」

当最后一个堕灵在火焰之中失去了形体,秦濯站在原地看着它的生命在火焰之中逐渐消逝。眼里是一时半会挥散不去的恐慌,他盯着自己的双手,尝试着握紧了拳头,此举并非为了让自己打起精神,而是为了熄灭火焰。

火焰在他的拳头上燃烧了数秒,随后,也许是体会到了他想要熄灭火焰的心情,白炎便乖乖地消失了,留下一丁点儿余温。

他花了很长时间来喘气,随后又花了很长时间来站直身,花了很长时间来让自己的目光落在齐黜的脸上,在这些都完成了之后,他花了更多的时间来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予他火焰的齐黜站在不远处,手里依然是那本毫无特色的小本子。她缓缓合上了本子,朝着秦濯走来,直到两人的距离只有十几厘米的时候才停下脚步。

她开口说道:「干得不错哦,濯,你的天赋有点超乎我的想象。」

秦濯尝试着集中自己的视线,「什么......」

齐黜用双手捧住秦濯的右手,将他那带有余温的手腕提升到与自己的眼睛同等的高度,她不急不忙地说:「白炎哦。」

秦濯挣开了齐黜,再一次退后,他尝试着驱散恐惧和平复心情,沉默良久,他才开口:「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嘛,嘛。」齐黜朝着秦濯所在的地方走来,「不管怎么说,战斗和听我说话也是辛苦你了呢。」她停顿了一会儿,随后用一种吊人胃口的眼神看向秦濯,「想要听我解释吗,濯?」

「齐黜......」秦濯说,他看向自己留有余温的手腕,那里的衣袖上有着一片小小的烧焦痕迹,「我......告诉我......这些到底是什么,我又为什么要经历这些。」

齐黜没有立马回答秦濯的问题,即便这些问题她清楚地知道答案,也知道该如何说出口。但是她朝着后方退了一步,随后转过身,脚尖朝着学校后门的方向。她回过头来,对秦濯说:「你现在不回家吗?」

「回家?」

「在操场上说这些恐怕有点不太合适吧。」

「但是......你不打算对我做出解释吗?」

齐黜做出了微笑,这一回是玩笑一般的狡黠的微笑,她对秦濯说:「你应该已经意识到了,我不是什么中二病晚期对吧。」

秦濯沉默了。他当然知道,自己眼前的这个少女绝非什么普通人。

齐黜回过了头:「总而言之,我当然会向你解释的,不过你在这里并不会有多大耐心来听我说话的哦。而且啊,你还没有从刚才的冲击中缓过来吧。」

秦濯依然只是沉默,齐黜说的是对的,他知道。

「你有天赋,但是没有太多的自觉呢,这样下去可不行哦。那么。」齐黜说,「不回家吗,濯?」

秦濯用实际行动给出的答案是:回家吧。

于是,带着无奈与困惑、带着沉默与余惧,秦濯默默地走到了篮球架上,再一次拿起了自己的书包,走上了已经走过无数遍的回家的路。

一路上,他不住地去思考,去思索自己手中的白炎到底是何物。然而每一次思考都只是单纯地对自己遭遇的谜团做出顷刻之间就被遗忘的猜想,而不去做任何的推论亦或者是记住猜想。今天的回家路要与往日不同,如果是平时,这么晚才回家,秦濯肯定会在路上想自己的妹妹是否会担心自己。然而今天,他别无所想,就算有也是顷刻之间就被遗忘,毕竟那场战斗所带来的信息量实在是太过于庞大,他无法只用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就全部接收。

好吧,实际上,在回家的路上,还有一件事是秦濯所注意到、在意到的,只是,每当他回头想要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不知为何总是说不出话,于是就只有无声也不带来任何所思所想,于是就只有片刻的对视而已。

直到秦濯走到了自己的家门口,他才开口,此时的他已经接收了那场战斗所带来的部分信息。

他开口说道:「你想要跟我跟到什么时候。」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