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穿越之嫡女难嫁

更新时间:2020-08-12 17:38:40

穿越之嫡女难嫁 已完结

穿越之嫡女难嫁

来源:落初 作者:杏子梢头 分类:都市 主角:殷云薇徐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穿越之嫡女难嫁》的小说,是作者杏子梢头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殷云薇在穿越之后就打定个主意。既然回不去了,不妨就在这个陌生世界好好经营,发家致富。可是……似乎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找个好相公把自己给嫁出去?!穿越大神,求金手指笼罩QUQ~!上架后每日更新两章六千字_(:з」∠希望大家继续支持~么么哒~~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佘太夫人赶到殷云薇的院子时,见里面灯火通明,心中又焦急了几分,加快了步子。

陈嬷嬷在边上搀着她,道“太夫人莫要太过忧心,七小姐定然吉人天相。”

“可往年也断没有如同今年这般,三天两头地生病。”佘太夫人叹道,“恐怕是我往日里念佛不够诚心……”

“太夫人莫说这样的话,这岂不是要折了七小姐的福分。”陈嬷嬷忙道。

主仆说着便到了屋子里,见殷云薇正坐在床上,面色不虞。

佘太夫人见她不像是病了的样子,稍稍放了心。又转念一想,殷云薇此番装病,莫非是想让马氏来看她。心中又有些不满。

殷云薇见佘太夫人来了,掀了被子下床,朝她行礼,“见过祖母。”

佘太夫人拄着拐杖走到桌边坐下,上头还搁着一碗未曾吃完的补品,道:“说吧,三更半夜如此兴师动众地把我叫来,是为了何事。”

殷云薇见她面带怒气,心道不好,恐怕是着了这位老夫人的怨。可自己又实在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王大夫,”殷云薇道,“请将刚刚与我说的,再同祖母说一遍。”

王大夫一直低着头,不敢直视女眷。他是殷府家养的大夫,平日里闲的很,却不料今日里竟然搀和到了这阴私的事情里头去。心中不免暗暗叫苦。

“这补品里头有大量的黄连粉,黄连乃大寒之首。七小姐先前几番病倒,也是因为在此时多番食用了寒凉之物,外冷内热,这才病了。”

佘太夫人疑惑道:“可黄连苦的很,难道你喝的时候没尝出来?”

“这便是此人高明之处,”殷云薇冷笑,“黄连固然苦,可若只放一些,每日服用,日积月累定会发作。何况我为了祛湿气里头搁了薏仁,又拿味重的陈皮掩盖味道。一时竟未察觉。”

事关阴私,佘太夫人便让王大夫先回去,“夜已深了,劳烦王大夫跑这一趟。陈嬷嬷,记得明日开了库那些赏银与王大夫。”

王大夫朝她一拜,提着药箱匆匆而去。他明白得很,那赏银分明就是想封了他的口。

外人都走了,佘太夫人便问道:“既然尝不出来,你又是如何发现的?”

殷云薇笑道:“祖母还记得我今日说要去厨房学做补品之事?”

佘太夫人点头,楚嬷嬷还立时跟了去,回来禀报与她,说殷云薇学的很是认真。

“徐嬷嬷教的很是认真,只是在分说食材之时,对这黄连粉含糊其辞。”殷云薇接着道,“我回院子之后便想,一般黄连是不用在补品上头的,何况那么一大袋,是要用来做什么。”

佘太夫人若有所思,“先前御医也曾说过,你服用了寒凉之物。”

殷云薇点头,“我平日里除了这补品外,一应吃食都是与大家一样的。若是那些除了问题,那么应当不独我一个才对。”

佘太夫人眯眼沉思之际,陈嬷嬷上前轻声道:“管补品的徐嬷嬷,乃是徐姨娘的亲戚。前年让老爷安排进厨房做事的。”

佘太夫人冷笑,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这事便交给我来办,你一应不用管了,安心歇息便是。”佘太夫人转头对殷云薇说,心里止不住的怒意。

殷云薇把佘太夫人送出院子,这才安心躺下休息。

回了院子的佘太夫人换了衣裳,躺在床上吩咐道:“明日你就去找徐嬷嬷,将她拘着。再将徐氏母女给我叫来这里。”

陈嬷嬷为她盖好被子,点头答应。

第二日一早,佘太夫人借口身体不适,免了请安。不过却在午后叫了徐姨娘过去。

徐姨娘按照佘太夫人的话,将自己的两个女儿殷雪薇和殷雨薇一同带在身边。看着脚下蜿蜿蜒蜒的小路,徐姨娘心里有些不安。

殷雪薇与殷雨薇乃是一对双胞胎姐妹,向来心有灵犀。两人对视一下,然后胆子略大的殷雪薇问道:“姨娘可知道祖母唤我们过去做什么?”

徐姨娘心里正烦着,敷衍道:“我也不知。”想起什么,转身严肃道,“到了那儿,记得莫不要多说什么多做什么。太夫人让你们做什么,你们便做什么。莫要多事。”

姐妹俩诺诺应了。

楚嬷嬷在院门上就等着她们。见人到了便领着往里头走。徐姨娘也不敢问话,只能跟在后头。

佘太夫人正坐在左厢房里数珠,听到响动也并不睁眼,继续念经。

徐姨娘母女没有佘太夫人的发话,也不敢坐下,只得一直站着。殷雪薇有些不耐烦,从左脚换到右脚,又从右脚换到左脚,被徐姨娘狠狠剜了一眼才消停。

陈嬷嬷从外头回来了,后头一个小丫鬟跟着,手里端着个盆子,上头搁着两碗东西,还加了盖子。

徐姨娘快速瞄了一眼,心中的不安越发强烈起来。

陈嬷嬷在佘太夫人耳边低语了几句,佘太夫人点头,让她退下。

屋子里此刻除了佘太夫人和徐氏母女,再没有别人了。

佘太夫人道:“雪薇、雨薇,桌上是我特地为你俩备下的补品,趁热喝了吧。”

俩姐妹对视一眼,上前揭了盖子,放到嘴边正欲喝下,就听佘太夫人又道:“这可是徐嬷嬷平日里专门为云薇做的,应当味道不错。”

徐姨娘终于知道心里的那股不安是哪里来的。她箭步上前打飞了殷雨薇手中的碗,又将边上愣住的殷雪薇的碗给打落在地。

白瓷碗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碎裂成了几瓣。门外伺候着的楚嬷嬷在听到响声后,进来将地上的碎碗给收拾了。

“陈嬷嬷,把两位小姐带到右厢房去。”佘太夫人沉声道。

殷雪薇和殷雨薇担忧地看了眼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徐姨娘,无奈下,跟着陈嬷嬷出了厢房。

屋子里再度安静下来,徐姨娘仿佛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那么急促。

“说吧,”佘太夫人冷冷地看着徐姨娘,“给云薇吃食里头做手脚的是不是你。”

徐姨娘还想做最后的挣扎,“太夫人明鉴,我整日除了伺候老爷,养育两个女儿,再无其他的念头了。什么谋害七小姐,根本就与我无关啊。”

佘太夫人怒极攻心,将手中的佛珠朝徐姨娘的面门砸去,打在她的脸上。

“还敢狡辩!徐嬷嬷早就招了,今日陈嬷嬷去的时候,正好撞见她在倒黄连粉。”佘太夫人眯着眼,缓缓摇头,“云薇碍着你什么?她是害了雪薇和雨薇,还是平日里得罪了你?你可知道这东西吃多了与女子生育也有妨碍?!”

徐姨娘愣在了原地,千算万算,没想到竟是自己人出卖了她。她苦笑一声,机关算尽到头来还是空忙一场。

“没错,七小姐是没做什么。可是……”徐姨娘咬着下唇,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一狠心将所有缘由都一并托出,“太夫人可知道淮安侯府的事情?”

“淮安侯府?”佘太夫人将身体靠在隐囊上,“你是说采薇?采薇怎么了?”

“太夫人也知道,我本是贫家女,因老爷喜欢才能青云直上,在殷府也有些脸面。”徐姨娘戚戚道,“如此之后,便有许多亲戚前来攀谈,想要谋份好差事。能安排在殷府的,我都安排了。有些实在不行的,我便央了老爷写了信,将人推荐去了淮安侯府做事。”

“后来呢?”

“其中有一人,乃是我的远房表哥,没料到竟在淮安侯府一跃当上了个小管事。前些日子他回乡探亲,与我见了一面,告诉我大小姐在侯府的一些事。”

佘太夫人身子往前倾,忙问道:“采薇怎么了?”

前些日子不是说殷采薇已经查出怀有身孕吗?难道中间出了岔子?

徐姨娘苦笑,“大小姐因着身子太弱,已然小产。之后便一直卧床不起,病中与丫鬟道,想从家里挑一个姐妹给侯爷做续弦。”

下面的事佘太夫人猜的出来,“云薇便是最好的人选。你一心想让自己的女儿攀上高枝,是以不惜将云薇给害了。以你在瑞儿心中的地位,若云薇不成,你再求上一求,此事便能就此定下。是也不是?”

徐姨娘朝佘太夫人拜了一拜,“太夫人果真料事如神。”

屏风后头走出一个人来,徐姨娘的眼睛登时睁大。她知道自己彻底完了。

佘太夫人长叹道:“我那日如何对你说的,现今你可明白了?”

殷鸿瑞嫌恶地看了眼跪着的徐姨娘,对佘太夫人恭敬道:“儿子到底还是年轻,不比母亲经事多。”

佘太夫人摆摆手,“人你看着发落,我不管了。可采薇的事,你必要上心。她是妍娘留下的唯一子嗣,又是殷府的嫡长女,其中关节你想必比我知道的更多。”

“母亲安心,儿子必会办妥。”殷鸿瑞言毕,高声叫道,“管家进来。”

徐姨娘跌坐在地,不敢置信地看着殷鸿瑞。

“找个可靠的牙婆子,把人给我发卖了。越远越好。”

十几年的恩宠,就这样一朝了断。

徐姨娘看着殷鸿瑞越来越小的身影,泪珠如雨落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