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轻暖如斯:我的小小新娘

更新时间:2020-07-31 12:43:07

轻暖如斯:我的小小新娘 已完结

轻暖如斯:我的小小新娘

来源:落初 作者:梁二 分类:都市 主角:斯胡 人气:

主角是斯胡的小说《轻暖如斯:我的小小新娘》此文是梁二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时光终于把你打磨成一个温柔缄默的青年。  请一直留在我身边,好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问了儿子常去的几户人家都说没人,胡大嫂已经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胡金的脸色也不好看,急忙喊了人,打着电瓶去找人。惊动了陈NaiNai,陈NaiNai一听,说是下午还见过胡亮,和她家如斯一起的,胡大嫂急急忙忙问,“一斤现在在家吗?”

“在家的在家的。”陈NaiNai喊出了如斯,在胡大嫂的追问下,如斯懵了一下,“亮子没回家吗?”

“一直都没回,到处找了都找不到。”胡金说,一急烟瘾就犯,难受的要死要活的。

“下午的时候我们是在一起的。不过后来他说要去枫树塘捡螺蛳,我要帮NaiNai掰玉米,就没去。”如斯略加思索一下,“分开的时候是差不多两三点,我看亮子好像是往枫树塘的方向去的。”

“枫树塘吗?”胡大嫂喃喃的重复了一句,心里的不安终于冲破一切,几乎站不稳。胡金眼疾手快的扶住自己媳妇,对胡月说,“月月,你扶着你妈回家去。我们去枫树塘找找。”

“不,我不回去。”胡大嫂稳住了身子,想到一切最坏的可能,手指控制不住的抖起来。她一定要去,那是她的儿子,十月怀胎生下来的。

“下午两三点到现在了,八成是不成了。”人群里有人窃窃私语着,香烟明明灭灭的光。

胡金和一群男人走在前面,陈NaiNai、如斯、暖暖,胡月扶着她娘走在后面,夜幕像个怪物,准备择人而噬。在枫树塘边上的香樟树下找到一双鞋子,黑夜里,电瓶的光显得格外耀眼,胡大嫂辨认出这双鞋子就是今天胡亮穿的那双,面白如纸,连胡金的脸上也没有半点血色。

半晚上的搜寻之后,终于在西边的角落发现了胡亮,昔日捕鱼的网里如今束缚着年少的身躯,青白的脸被渔网切割成好几部分,棉衣吸足了水分缠绕在微微发白的皮肤上,胡大嫂只看了一眼,就晕了过去。

那天如斯记得胡大嫂扑在淤泥里抱着下午还鲜活奕奕的胡亮,撕心裂肺的哭泣。

枫树塘水位已经枯竭,边周上水都不深,只是塘泥很厚,完全看不出深浅。可是照打捞的人推断,胡亮是在塘中心溺水的,口鼻里很奇异的干净,没有淤泥。按理说,捡螺丝的话,胡亮不会涉水,只要搬开塘边大块的石头,下面就是密密麻麻的螺蛳群,还有小米虾、泥鳅之类的。所以来捡的人还是挺多的,老人小孩都有来捡,也没出过什么事,大家也都觉得没什么。只是已经无法得知当世的情形,枫树塘一直截水,不久之后就干枯了。在梅雨季到来之前,填平,种上了一大片桔树。

胡亮的溺水给新年笼罩上了一层灰色的阴影。胡金和胡大嫂头发好似一夜之间就被染上了霜色,胡大爷一直铁青着脸,直到看到胡亮因为太年轻而不能立碑的坟墓,终于大喘了一口气,缓缓倒下了。突发脑溢血,虽然及时送到镇上的医院,可是左半身中风,医生说没有办法了,还是早点出院回家养着吧。

胡亮永远停留在了他的14岁,如斯至此之后就再也没有吃过螺蛳,不论以前是多么爱吃。

86年的时候,国家开始实行九年制义务教育。胡爷爷一直没有下过床,眼见着一点一点瘦下去,手臂上再也看不见一点肉,真正的皮包骨头。夏天的暑气还残留在空气里,胡爷爷漫长的昏睡之后好像清醒了一点,让胡木把所有人叫到床前,断断续续交代了一些,最后怎么也说不出了。没有人想到这是回光返照,当天夜里,胡爷爷静悄悄的离世。

陈家和胡家的关系降到了冰点。尽管胡大嫂知道胡亮的事跟如斯没有关系,可是还是会止不住的想,如果,如果如斯跟胡亮一起去,是不是胡亮就不会出事。如斯自己也想,如果那天没有拒绝胡亮,两个人一起去枫树塘,胡亮是不是不会就此长眠于那冰凉的水底。

连带着,胡大嫂也怨上了胡银,如果他在家,这种事肯定会掺上一脚,好好的要去外面看什么。有些怨恨就是强词夺理,胡爷爷的葬礼一办完,胡大嫂就闹着要分家,胡金的烟一根接着一根,胡月突然就懂事了。过年时候的阴暗一直随行,大概再也没有办法消去。

如斯害怕着胡大嫂跟胡亮肖似的眉眼,就会想到那天夜里在电瓶白色的灯光下,胡亮那张没有一丝生气隐隐泛着青色的脸。这件事的后续影响一直绵延,暖暖觉得自己的哥哥越发沉默,抿着的嘴角是一种混杂了悲伤和拒绝的姿态。暖暖第一次觉得自己走不进哥哥的世界,虽然一切看起来都和以前一样,可是又似乎不一样,到底哪里不一样,暖暖却又说不出来。

沉默像一种疾病一样蔓延,深冬里胡亮的意外,在所有人心里都划下了一道鸿沟。胡月已经不跟如斯他们一起回家了,她妈妈变得歇斯底里、不可理喻,要看的见胡月,看不见就去找,常常胡月去上学,胡大嫂从家里找过来,扯着胡月说跟妈回家,暖暖都看见过好几回。还因为一些莫名其名的小事发火,胡亮的照片挂在墙上,慢慢的积了灰尘,虽然是黑白的,却是永远灿烂的笑。

也许这件事带来的影响并不仅仅是这些,胡大爷的葬礼上,陈NaiNai觉得天旋地转,扶着八仙桌才勉强站立,许久才缓了过来。陈NaiNai谁也没有说,她能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在一点一点流逝,这是一种油尽灯枯。

早些年不知怎么的耳朵受了伤,老了以后耳边总是能听见呼呼的风声,听力受损,而现在越发严重,如果说以前是秋风,现在就是凛冽的寒风。如斯也逐渐发现NaiNai耳朵不太灵光,想想别的老人家也有这种情况,也就没怎么在意。

陈NaiNai越发佝偻了。中年丧子,半辈辛劳。陈NaiNai本来是被溺爱着的**,战乱时期,结识了陈爷爷,建国之后,两人共结连理,是老一辈都交口称赞的婚姻。没想到十年动乱,陈爷爷因为以前***军官被扣上了右派的帽子,转瞬间家破人亡。

霜降之后是立冬,陈NaiNai身上像吹皮球一样浮肿起来,看着很饱满,可是用手指摁下去之后会深深的凹陷,然后又慢慢的满回来。如斯不知道,还以为NaiNai胖起来了,脸色也看起来不错,时间慢慢把那年深冬的记忆封存起来。如果胡爷爷还在,就会一眼认出来,这种不正常的胖是浮肿,也就是水肿,可能是身体里什么器官发生了病变,最有可能的就是肾脏或者肝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