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限量宠妻:徐少,请克制

更新时间:2020-07-31 12:42:23

限量宠妻:徐少,请克制 连载中

限量宠妻:徐少,请克制

来源:微小宝 作者:糖棒棒 分类:都市 主角:曦吴子 人气:

糖棒棒新书《限量宠妻:徐少,请克制》由糖棒棒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曦吴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一个黄花大闺女被逼成为一名带孩子的保姆,吴子曦也忍了,可你徐大爷也没说做你家保姆还得陪你去出席宴会啊!最后,还得陪上床了! 你真的以为有钱了不起是吧? 但徐大律师追女孩子的本事也实在是杠杠的,短短时间内将她哄得云里雾里的,哪怕给小馒头做后妈,她也认了。 可,谁能想到,她和他,居然还隔着血海深仇? 这就过分了啊,豪门套路深,她还是做个普通人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徐森霆冷眼睨了佣人一眼,目光扫过她手里的药,压低了声音:“把药送进去,出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还有,暂且不要把我回来的消息告诉她。”

话音还没彻底落下,他便裹挟着一身寒气离开了房间。

佣人面色暗淡地将东西放下,收敛气息走了出去。

在徐森霆的威压下,她不自觉低下了头,踌躇道:“那位吴小姐自称是您的合伙人,我担心耽误您的生意,就让她进来了,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一声冷声质问,直接将她虚无的底气挥得一干二净。

徐森霆坐在沙发上,面目冷凝地撩起眼皮,目光冷厉地盯着她:“你以为我问的是这个问题吗?徐思阳是怎么回事?我离开的时候还好好的,现在忽然发烧,你却用别的话题来搪塞我。怎么,你也觉得我好糊弄是吗?”

说到这里,他面目阴沉地冷眯了一下眼,说话的语气陡然下降,凌厉的质问变得异常犀利。

刚从小馒头房间走出来的吴子曦忽然听到他的声音,不自觉深吸了一口气,站在原地稳了一下心神,这才阔步走了出去。

在和徐森霆四目相对的那一刻,脸色又冷了几分。

“徐总,我是因为昨天的事情找你的。本来想找你要个说法,却好巧不巧地看见你的小侄子生病,偏偏没一个人知道。你不会又想让警察把我抓起来,把我里里外外地查个底朝天吧?”

她冷笑了一下:“徐大律师这次要是再把我告了的话,就连我自己都说不明白了。”

她的脸上虽然带着笑意,就连说话的语气也大多含有调侃的味道,可望向徐森霆的目光里,却带着寒意。

徐森霆给佣人使了个眼色,让她下去。

等到佣人不见了踪影,他这才不紧不慢地靠着沙发,面容阴冷地迎上了吴子曦的视线。

“你费了这么大的周章,就是为了昨天的事情?难道进了一趟警察局,还没让你想明白吗?”

“确实没想明白,所以今天才着急忙慌赶到你这里了。也幸好你不在,否则我连大门都进不来。”

吴子曦信步走上前,直接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我过来,是要求你撤诉的。没有确凿的证据,你做这些只是徒劳。”

“既然是徒劳,那你这么急着找过来是什么意思?”

徐森霆语速轻缓地反问了一句,幽暗深邃的眼睛里折射出算计的光芒。

吴子曦气急反笑,稍稍向前倾了倾:“徐律师能把黑的说成白的,能把犯了罪的人辩护成无罪释放。我摊上的事情虽然小,却有你充足的发挥空间。”

她紧咬了一下牙关:“得不到你确定的答复,我不放心。”

这些极有条理的话钻进徐森霆的耳朵里,某人薄唇似乎勾了一下,意味悠长。

他有意无意地把玩着桌上的水杯,眼眸微眯:“想让我撤诉也不是不可能,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他的话显然没说完,偏偏又停下来。

吴子曦又不得不顺着他的话:“什么条件?”

“当徐思阳的保姆,”徐森霆撩起眼皮直盯着她,“只要你能把他照顾好,月薪由你提。只要不过分,我都会满足你。而且,薪资一定比你在咖啡厅里打杂强好几倍。”

那敏锐的眼神落在吴子曦身上的时候,她只察觉到无边的蔑视和不屑。

她忍不住冷笑了一声:“在徐先生看来,只要赚得多,就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吗?你别忘了,你当初就是因为这个孩子起诉的我。”

现在又把这个孩子当作一个物件一样,毫不犹豫地推到她面前,用这种颐指气使的语气让她让他家的保姆。

他未免把自己想得太过无所不能了些。

吴子曦紧咬了一下唇角,拿起包起身就走。

徐森霆紧跟着站起身来,目光阴蜇地盯着她:“一个连自己明天都看不到的人,还装什么清高?”

“装清高?”吴子曦的脸色瞬间变得僵硬万分,缓步走到他面前,抬起下巴,瞪着他,“有你这样的叔叔,是他的不幸。就算我被告得负债累累,我也不会来你家当保姆。徐森霆是吗?再也不见!”

她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冷抬了一下下巴,带着满腔怒气转身就走。

徐森霆微眯了一下眼,冷硬深邃的面容变得晦暗不明。

“先生,小少爷哭了。”

管家着急忙慌地赶来,没时间去想他们之间到底出了什么状况,直接说了这么一句。

徐森霆微眯了一下眼,目光锐利又略带探究地盯着前面那道背影,冷声吩咐:“去把心理医生请过来。”

吴子曦却因为他这句冷漠至极的话,心脏狠狠翻搅了几下,眉心皱得紧紧的。

她不自觉挺住了脚步,反应过来后,以更快的速度离开这座豪华压抑的别墅。

说到底,她也只是曾经是个医生而已。

那天和徐思阳搭话,也仅仅出于骨子里的本能。而她,作为一个三番五次被徐森霆侮辱怀疑的陌生人,根本没有义务,也没有资格去管太多。

说白了,走到今天这一步,也是她自作自受。

吴子曦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将心底的怒气压下来,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急匆匆赶往咖啡馆。

她还没来得及和同事交班,就被店长叫到了员工休息室。

“昨天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警察一大早过来说是找我了解情况?我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接?”

吴子曦讪笑了一下,故作轻松地说道:“只是昨晚和顾客发生了一些误会,我今天请假就是专门去解决这样事情的。您放心,我以后——”

话还没说完,店长便一脸不耐地做了停的动作。

“我不关心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误会,我现在只关心,你的这些行为已经给咖啡馆带来了损失。现在都有人传言,昨晚有人在咖啡馆里抢孩子,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店里的声誉……”

“店长,其实事情根本没有他们说得那么夸张,”吴子曦勾了一下唇角,“而且我在这里工作这么长时间,您不会不知道我的人品的。”

店长面色很是为难地皱了一下眉心:“虽然话是这么说,可还是给店里造成了不好的影响。这样,这个月的奖金我先扣下,这样老板问起来我也好有个交代,也能封住那些人的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