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王者之校园修仙

更新时间:2020-06-30 01:24:06

王者之校园修仙 已完结

王者之校园修仙

来源:落初 作者:光速之外 分类:都市 主角:刁进彪何婉华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光速之外原创的都市小说《王者之校园修仙》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刁进彪何婉华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在我面前,没有任何讨价还价余地。你服,放你一条生路;不服,送你一条死路。独孤仙尊,重生回到高中时代,就此展开一条快意情仇、纵横天下的修仙之途。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纹身男双腿在空中乱踢着,其实是虚招伴着实招,招招杀机四伏,这货能拳能腿,是个杂家,豹哥手下排第二,真不是吹的。

“嗖……”

“见了阎王,替老子问声好!”凌天一声低吼,正眼都没看对方,只是侧了侧身,弓步冲前,单拳朝前击出,一道气浪汹涌袭去。

“咚”!

“嗷……”

凄惨的叫声回荡在夜空,纹身男半空中突然改变方向,斜着飞出,瘫软地倒在地上。

神马蛇拳、穿心腿,都顶不过无穷的力量。

力量,才是世界的主宰!

人群,爆发出了冲天的欢呼:“天哪,小伙子是个高手。”

“两拳击废豹哥两个精锐,天啦噜,七剑下天山了!”

“看样子连豹哥都不是他对手,你们快看,豹哥已经连退三步了。”

不错,凌天对面的豹哥,确实连退了三步。这两个手下,单挑的话,豹哥得费些力气才能赢。

然而,在少年面前,他们却连招架之功都没有?

豹哥看得都歪了头,死死盯着凌天:“玛的,装得挺深,原来是个练把子。”

凌天的目光,冷冷地投到他脸上:“刚才你怎么说?跺跺脚就能震死我。你跺一个给老子开开眼?”

豹哥连退三步,已经感知到了两人之间的差距,他突然间一个转身,跳进SUV驾驶室。

“老子废了你!”狂吼声中,他猛地挂档,再狠命一脚油门。SUV带着巨大而撕心的轰鸣,双轮在地上空转数圈,径直朝前撞来。

行人吓得四散奔逃。

凌天身后的小梅,整个人都吓傻了,呆呆地站在原地,忘了怎么躲避。

这要撞上,还不把人碾成肉泥?

凌天怒由心起,想也不想,一弯腰,双手抓住了被撞倒在地上的一辆重型太子摩托车。

“起!”

六七百斤的重型摩托车,在他手里竟然像条椅子似地,被高高举在空中。

“额滴神哪……”

逃到街边的围观者,整齐划一地倒吸口冷气,全呆了。

说时迟那时快,SUV已经被强烈驱动,呼啸而来。

“找死!”

凌天双臂用力,摩托车像梭标似地,朝车头猛掼下去。

“嗖……”

“蓬……”

正中车头!

随着车盖被掀开,带着巨大前冲力的汽车,像是撞上了坚固的混凝土,猛地停在原地,接着便是全身一抖。

在强大惯性反作用下,车子竟然倒转过来腾空而起。

“呼……”

“轰隆隆……”

从凌天和小梅头上翻过,底盘向上顶朝下就摔在了地上,还原地缓缓转了个圈。

这得多大力啊?

额头、臂上鲜血直冒的地头蛇,惶惶如丧家之犬,脸色惊惧、全身发抖地从倒翻的车中爬出,兀自回头看着SUV,怎么也无法相信,有人居然能把车砸得整个翻过来。

街边爆发出了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般的喊声:“开眼界了,高手,一个真正的高手!”

凌天背负双手,沉稳地走上前去:“服不服?”

豹哥面如死灰,嘴唇颤抖着,吐出两个字:“不……服!”

在新区地盘上,他对谁低过头?今天被一个学生仔击得稀里哗啦,从本能上来说,他是不服的。

凌天伸手卡住了他咽喉:“天下,只有一个人可以不服。”

豹哥被卡得直翻白眼:“谁?”

凌天单臂一使劲:“死人!”

“哇……”豹哥痛得杀猪般叫了起来,这无上的力量,令他感到了死亡离他那么近。

凌天轻轻一松手。

“咕咚!”

豹哥双膝一软,跪了个端端正正:“好……好汉,我服,我心服口服。我跪,我跪下,我磕,我磕头。”

“咚咚咚……”

一连气十几个响动,豹哥眼冒金星地抬起头时,额头血如泉涌:“好汉、神人,求放过,求饶命……”

凌天冷冷一笑:“你的狗命值几个钱?”

他再也懒得理睬地头蛇,走向小女孩,缓缓蹲下身来:“小梅,告诉哥哥,你为什么只喜欢冬天的梅花?哥哥以后保护你好不好?”

小梅一跺脚:“你以为很能打,就能讨我欢心了是不是?谁要你保护?为什么要告诉你我喜欢梅花?我看你也不像好人,呸!”

说完,扭头就跑向了夜色中。

凌天气得命根子都凉了,天下有这种不讲理的人吗?自己救了她,保护着她,丫不以身相许大家念她年幼不好下手,理解着也就万岁了,居然一言不合还呸人?

脑子被夹过,丫脑子肯定被夹过,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门,一般的门夹不出这种精致的效果,是精神病院最坚固的那扇防盗门。

踏马的,气死哥了,下次再遇到,上满清十大酷刑,不信丫不开口。

……

骑车回到三层楼的农家大院。

凌天的租房,在最顶层,不是三楼,是三楼的气窗那间。没办法,贫穷限制了任何东西,但对凌天来说,这间十平米不到的阁楼,也是笔巨大的开销。

因为,它需要每月两百元的租金,是凌天一半的生活费。

停好车,他疾步朝楼梯跑去。

“吱……”

在拐角处,凌天像抱刹般,死死地踩下两脚的急刹车。

一个中等身材、高鼻深目的青年男子,无声无息地转出身来。

凌天最烦这种走路也没声音的男人。

这人,是个西疆男,厨师,带着几个小弟来川省谋生。可是厨艺贼烂,换了好几家饭店,都被人赶了出来。

农家大院,住着十几个租客,美女也不少,其中有个美女,略有几分姿色,跟凌天也是同县人,初中毕业就跟着姐妹来当保险推销,日子过得挺艰难。

西疆男大约看中了那美女,有事没事常往人房间凑,今晚,估计又是下楼去撩妹的。

凌天不打算跟丫打招呼,脚一紧,就想朝上跑去。

“小凌。”

西疆男却在身后开了声。

凌天只好站住,点点头算打过了招呼。

西疆男有些狐疑地盯着他:“小凌,今天你跟过去有些不同呀,碰到什么奇遇了?”

凌天心头一惊,这货眼光贼毒,这都看出来了?

他笑笑,也不回答,转身上楼。

扔下书包,探望了下四周,扒着气窗一缩身。

“嗖……”

悄无声息地落在农家大院后院的田野杂草丛中。这儿地缘空旷,是个凝气的好地方。

气运丹田,遍及奇经八脉,随即有一股彻寒之意通达全身。

正是自己入门功夫——万古冰脉的基础功法。

然而,凌天并未发现,西疆男无声无息地从院门出来,两道贼溜溜的目光,死死地盯住了凌天所在的方位。

“奇怪!他在干什么?打飞机?也不用野战吧?”

西疆男轻声说道。

他看了会儿,并未引起足够重视,转身踱回了农院。

如果他肯再往前走近看看,他就会发现,凌天身周的荒草,都已结上了薄霜。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