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耽美 > 三界妖物志

更新时间:2020-05-28 07:36:09

三界妖物志 连载中

三界妖物志

来源:落初 作者:未折 分类:耽美 主角:白泽元照昂 人气:

《三界妖物志》作者:未折,耽美类型小说,主角:白泽元照昂,本小说主要讲述了:精怪,又曰:鬼怪、妖物;上古人妖大战后,原本位于顶端的妖族落寞,但还存活于人世间。京都长安城内有一酒楼名曰“君莫回”,听说这里住着的可不是普通人!个个都厉害了得,特别是那掌柜子,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通晓过去预知未来!所以说听故事还得从这“君莫回”听起......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想?”白泽点在钟馗的额心嫌弃道,“就你现在的样子,连我一根手指头都扳不倒,谁给你的勇气要变强?”

正要收回手时却被钟馗一把握住手指,白泽不明所以的看着他,钟馗攥着手指举起对白泽说:“这不是扳倒了吗?所以说是你给的勇气。”

看到自己弯在钟馗掌心的食指,白泽忍不住笑出声:“你这个可真赖皮!罢了罢了。想变强可以,但是前提是你得好好听我的话。”他跳到另外一根树枝上,减轻钟馗所在的树枝的压力,“你还记得昨晚我说的三个请求吗?现在我要提出第二个了。”

“什么?”

白泽拨开挡在自己眼前的叶子道:“欲而强,必成神!天上的神仙可比凡间这些妖魔鬼怪强多了,所以你想正在变强必须得成神。怎么样?这个提议。”

“可以。”钟馗很清楚意识到自己现在只是个野鬼,所以目前按照白泽给的道路走是很明确的抉择。

对于钟馗干脆的回答白泽也没有感到丝毫的意外,因为他知道钟馗现在除了听从自己没有第二条路可选。白泽满意的笑了下说:“接下来不管遇到什么你都不能后退,变强最大的一点就是勇气。倘若心生恐惧,有再大的力量那也只是摆设。”觉得自己废话有些多,白泽便没有再说下去,他摆摆手跳下树对上面的钟馗喊道,“下来!我们得加快脚步解决这件麻烦事了!”受到白泽的教诲钟馗二话不说跟在他身后。

夜入三更,鬼门开。

树林周围的温度骤降,白泽运气维持体温,而身为鬼的钟馗并不受影响。两人走着走着发现前方升起一片白雾,白泽举手示意暂停,他单手覆在身边的树上闭上眼感应着什么?当白泽睁开眼时头突然转向左边,手一挥变出一条红绳,他将绳子的一端系在自己手腕上,另一端系在钟馗手腕上。

“这雾是结界,倘若你在里面走失就大力拽这绳子,这样我就能知道你在哪。”白泽将自己的手指咬破在钟馗额心写下一个“定”字,“雾障有毒,在里面你可能会产生幻觉,这血字可保你心智,千万别擦了!还有最重要的,就是假如走失后我来找你会拉动红绳过来。如果没有拉动红绳,不管遇到谁都直接杀了!”

白泽运力将钟馗手中的扇子变成长剑,确定没有漏什么后两人便准备进入雾障中。怨鬼的怨气超乎了白泽的想象,刚踏进雾障他就感到手腕一松,再转身钟馗不知何时消失在身后。他微皱起眉尖,捡起一根枯枝做武器深入雾障之中。

转眼再看君莫回内,元照昂一个人坐在屋顶上发呆。

“还没有睡?”陶阳提灯站在院落里问,“夜风凉,早些下来。”

“知道啦!”元照昂目送着陶阳走进前堂后便准备下去休息,刚站起来就望见朱雀大街上立了个人,那人正看着这边。想到白天江姝清嘱咐自己的话,元照昂身上起了一身寒毛,他二话不说就向下跑。

“谦儿!”

猛地停下脚步,元照昂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站在那。是阿娘的声音!他慢慢的走回去重新站在屋顶上,原本站在大街上人不知何时出现在围墙外,那人向元照昂伸出手嘴上还念叨着:“谦儿,阿娘好想你啊!我来接你回家了,你快过来我们回家。”

仿佛被蛊惑般,元照昂慢慢伸出手。而此时刚回到院落的陶阳便看到元照昂定站在屋顶上,而在他背上爬着一个鬼婴儿。只见那鬼婴儿对着元照昂的脖子张开血口,陶阳大惊失措之下忘了白泽不让他和鏖古靠近元照昂的话,伸手就是一道落花斩。鬼婴儿反应也非常之迅速,它双手掐住元照昂的脖子一个猛劲将他甩出君莫回的结界之外。

屋顶瓦块摔落,吓醒了睡梦中的其他二人,他们冲出来就看到陶阳在和那怨鬼缠打在一起,鏖古看了四周却没有发现元照昂的身影。被摔的眼冒金星,元照昂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待看清自己身处君莫回外时顿时脸色大白!他扑向后门用力的拍打:“快放我进去!”

“快让衍谦进来!”最后一剑将怨鬼撕成两半,陶阳冲着离门最近的江姝清大喊。江姝清立即反应过来去开门,但却从里打不开,她不敢相信的又试了几次发现有什么东西从外面拉住了门!君莫回的结界就是这些砖瓦,而这门也是其中一部分,若是破坏了结界便会出现一个缺口,到时候整个君莫回都在危险之中。情急之下鏖古翻墙过去接元照昂过来,他还未翻过去迎面就扑来几只怨鬼,被突然一挡鏖古一掌劈过去但又有更多的怨鬼扑上来。

那些怨鬼计划好了不让他们出酒楼,江姝清见状撒腿冲到前堂,酒楼大门有白泽特地设的灵气障,三米开外任何的鬼精怪都无法靠近!

但这时在外的元照昂发现自己脚下突然出现了好几只鬼,他吓到失魂掏出放在自己怀里的白玉笛。见怨鬼越来越多,元照昂不得已被逼退到朱雀大街上。刚迈进大街,周围就骤的升起一层白雾,他惊慌的向大门跑去,但怎么也跑不到。

“元照昂!”江姝清快速的打开门冲出去,但是巷子里没了元照昂的身影,这时鏖古和陶阳却能从后院围墙翻出来。

“他人呢?!”一向沉默的鏖古突然朝江姝清怒吼,“先生不是让你好好看着他吗?”

“这能怪我吗?鬼知道他大半夜不睡觉在外面干什么!而且他一个凡人在君莫回也是个累赘,掌柜带他回来的原因约你比谁都要清楚!”话一出口,江姝清就后悔了,她颤抖着手不敢看鏖古的表情。

江姝清的话如刀刺进鏖古的心口,他攥紧手掌低声道:“我去找他!”说完,他便御轻功奔向树林。

现在的树林就是一个鬼窝,鏖古这样贸然闯进去肯定会出事,陶阳转身对江姝清叮嘱:“唤出蓝烟蝶告诉先生这件事,之后你一个人守在君莫回内。倘若我们明天还未回来,就直接闭楼不接客!你一个人要好好照顾自己。”说完陶阳就加快脚步去追鏖古。

站在原地,江姝清紧皱眉头看着陶阳离开,她驻留了一会给白泽传完音后便转身进入楼里关上门。

再回到树林雾障之中,与白泽走散的钟馗一个人在那兜兜转转很久都没有遇到一个怨鬼,因为自己也是个死人,所以能够感觉到怨鬼的存在,但这周围却一个都没有。心生疑惑,他便拨动手腕上的红绳站在原地等着。

在雾障的另一端,白泽又杀死一个扑向自己的怨鬼。这些怨鬼很聪明,知道自己打不过就想方设法的困住白泽,然后给自己争出时间。白泽被这不停断的攻击弄的不耐烦,再加上充满浊气的雾障让他的心情坏到了极点。红绳突动,白泽感受了一会然后转身去红绳抖动最剧烈的方向走去。

钟馗见红绳回应性的动了一下便不再拉动,拉动越来越强证明白泽在离他很近的地方。突然钟馗感受自己身边出现的鬼气,还未来得及作反应便被什么东西从身后猛的拉走。待他回神时自己竟出现在大明宫中,而手中执着笔眼前是那殿试的题。

“还有半柱香时间。”低沉的声音在整个大殿中响起,玄宗正坐于黄金腾龙帐后望着各地来的贡士。

看着那张写了一半的题,钟馗突的愣回神赶紧下笔。下笔云水,句有神胜。在香燃完的那一刻钟馗从容的放下笔,他满是信心的等着考官收卷。

见那锋利的笔风,考官将卷纸拿起看了眼满意的点了点头,但在看到钟馗的相貌后脸色顿时苍白,只见那人脸凶如恶兽、相貌奇异,他匆忙拿走卷纸逃开。四周的考生被考官的举动吸引来视线,在看到钟馗时全都被惊吓住。玄宗也被躁动吸引,但无奈钟馗长相实在凶狠,也让他大惊失色,多亏有那纱帐遮着不让他在众人面前丢了颜面。

心被刺了一下,钟馗起身带上帷帽,待自己的脸被全部遮上时才走出去。受人冷眼、苦寒读书十几年只为这一天,钟馗看了眼自己勉强温饱的盘缠决定在郊外寻一处破庙落脚。

一出皇宫就是车水马龙的朱雀大街,钟馗挤入熙攘的人流中,长安城的繁盛让他惊叹而又感慨。大街还未走到一半,他就看见一群人围在一家酒楼前,而在人群的簇拥中有一青衣公子站在台阶上。

“好你一个白十一,你这样弄让我们这些粗汉怎么吃饭?!”一个粗衣大汉对着青衣公子吼道,但脸上却满是笑意。

白泽也没有怂立即回了句:“我不管,今天是殿试的日子肯定有很多能人才士来长安!”鏖古在他身后拿了一张有半人高的纸,而那上面写满了的诗赋。白泽用扇子指题大喊:“今天只要有人对上上面十句诗,我君莫回就贵客免费招待他一日!”

话一落众人跃跃欲试,不管是文人还是粗汉都上去对了几赋,却只有寥寥几人进到君莫回内。钟馗站在人群后面看着上面的诗题,几百个诗现在只剩下最后十个而且是最难的。白泽一脸得意的望着众人,因为这剩下的十句都是他绞尽脑汁想出来的。

见没人答的上,白泽示意鏖古收题准备结束“诗会”,却不料这时人群中冒出几句诗词,虽然声音很小但白泽还是清清楚楚的听到了。他猛的跳下台阶冲到钟馗面前惊呼:“兄台好文采啊!桃城!桃城快迎客!”

“诗会”结束人群也渐渐散去,钟馗一行对上十句诗的人坐在君莫回大堂之中,二楼传来悠扬的琴声,他一人落座在拐角处,心底暗庆幸有落脚处。

不一会那身材高大的厨子一一上菜,而青衣公子则抱了一坛酒出来,在每桌放上一小蛊最后才来到钟馗这边。白泽给钟馗满上后就直接坐在一边,他盯着那遮住脸的帷帽问:“兄台是来参加殿试的吧?看你刚刚对的诗是个难的的人才啊,看样子大唐又要出俊才了!”

钟馗笑而不语,白泽见有人唤他便没有逗留多长时间就走开了。端起桌上的桃花瓷杯,钟馗品了一口后笑出了声。

是桃花酿,看样子这掌柜很爱才人,连这样的好酒都舍得拿的出来。

殿试后第一天钟馗在君莫回住下,之后两天都是在郊外的一个漏顶的破庙落脚。

殿试后三天放榜。

放榜这天乌云密布,低的仿佛要压碎长安城。钟馗背上自己的包袱心情焦灼,就在他出破庙路过树林时见一群人神色慌张的推着板车深入,见时辰快到他并没有多留意便匆匆赶往城内。

大明宫外聚满了参加殿试的贡士,钟馗同周边的人跪在殿前等着玄宗宣布结果。在皇帝面前遮脸是大不敬,钟馗将帷帽拿下放置一边。

“今日在场的都是豪才,但是那位置只有三人,不管有没有中你们都是我大唐的才俊,希望能为我大唐添上光彩!”玄宗话刚落天上响起来一道惊雷,他微皱起眉头,这大喜的日子这般的天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响雷一过跪在下面的钟馗突然感到一阵心悸,他抬头看向大明宫发现宫顶上不知何时站着一个人,那人实属怪异周围泛着金光,来不及仔细观察他就被侍卫怒喝着低下头。

玄宗缓缓打开榜单扫了一眼跪在下面的一行人慢念道:“一甲状元钟馗......”

钟馗二字一出,天上惊雷乍起,狂风怒吹,天边的布满了电光。被点到名字,钟馗狂喜的抬起头,一道炸雷落下,电光下钟馗那张脸如同地府爬上来的恶鬼。众人被吓的仓惶逃窜,玄宗一下子瘫软倒在侍卫怀里,他指着钟馗大喊:“哪来的恶鬼!快!快!快把他给我斩了!”

“我不是!”钟馗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群侍卫兵压在地上,他拼了命挣扎怒吼,“我不是恶鬼,皇上我是人啊!您不能这样对我!”

狂风怒吼,乌云被卷成漩涡聚在大明宫之上,雷声不断。

玄宗借力站正身子严声喊:“你若不是恶鬼,那怎么解释这天雷?!快点把他处理了!”

又是这张脸!钟馗发了疯般挣脱,他红着眼嘶吼:“皇上您是明主,却要因为这张脸葬送我一生?!”挣脱开侍卫,他猛地扑向玄宗。

情况紧急,只见众侍卫拔刀砍向钟馗,数道刀光劈下,钟馗瞪大眼睛张着嘴倒在血泊中,他不甘,他恨这命运的不公,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上天要这般捉弄!

哐!咚!最后一道惊雷结束,天下起了倾盆大雨。

身体渐凉,钟馗闭着眼睛感觉到有人在搬动他的身体,接着是马车的颠簸,过了一会便被人扔到地上。借着最后一丝力气钟馗睁开一条缝,他发现自己躺在树林里的一道沟壑里,而身边却蹲着一个小孩。

雨打在脸上,钟馗虚弱的呼吸着。那小孩见钟馗背上那骇人的刀口,慌张的朝四周叫着钟馗听不懂的声音。一切的声音开始模糊起来,钟馗的呼吸也越来越浅。在最后停止时脑海中突然闪过宫殿上所立之人,而那人喊了句钟馗的名字。

周围环境变化,钟馗再次睁开眼时发现自己站在那条沟壑里,而手上牵着死时所看到的孩子。他看着紧抓住自己的小手问:“是你将我带出来的吗?”钟馗蹲下身子一下子抱住孩子,将头埋进那细嫩的颈窝中低声道,“谢谢你让我安然入土。”

溪囊抚摸着钟馗的头,它突然想起什么猛地推开钟馗向树林一处比划。钟馗听不懂它在说些什么,只能知道它在指一个方向。看到钟馗不懂自己的意思,溪囊拉起钟馗的手跑起来,跑出一段路后他便停下来。钟馗不明所以看向前面,感觉到危险,他抱起溪囊跳到树上,视野变高他们看的更能清楚,但那场景让钟馗惊呆了。

树林的正中央是一个深坑,而里面有一块巨大的心脏在不停地跳动,在心脏的周围全是闪着红光的怨鬼。钟馗不敢发出声音用力拉动腕上的红绳,就在这时他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只见昏迷的元照昂被一群怨鬼抬着向心脏走去,情况紧急钟馗握住溪囊的手道:“能帮我将白公子带出来吗?拜托了!”

听到钟馗的话后,溪囊点了点头二话不说就窜了出去。再回头,钟馗就看见那心脏伸出数十条触须向元照昂而去。紧握手中的长剑,他闭上眼深呼一口气,再睁眼便猛地跳下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