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耽美 > 究极进化:破译基因密码

更新时间:2020-06-30 01:25:08

究极进化:破译基因密码 已完结

究极进化:破译基因密码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桃子你在哪 分类:耽美 主角:楚天歌米洛斯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究极进化:破译基因密码》是桃子你在哪最新写的一本耽美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楚天歌米洛斯,书中主要讲述了:2070年,由于资源过度匮乏,ZM两国被迫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核弹头炸便了地球的每一块地皮,人类文明一朝化为灰灰。十年之后,当劫后余生的人类站在空间站内通过玻璃回望地球,那颗星球依旧蔚蓝,但大陆已经十不存一。经过十年努力,科学家们仍旧无力完成月球基地的建设,空间站资源也所剩无几......为了种族的延续,各国空间站领导人再一次将目光聚焦地球。对一个刚刚犯了盗窃罪的楚天歌来说,地球是陌生的,当他得知自己要与一群同样犯了罪的年轻人一起被放逐地球,他们有选择的余地么?2080年的地球又会是什么模样?人类先祖重返历史舞台,被宇宙射线强制改变DNA的异形生物四处横行。当月球基地建设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二章 食人妖树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十年生死两茫茫,一朝梦回,伊人娇颜依在。雾夜梦醒,惊闻断枝萧瑟声,四顾回眸,蓝魅索命魂。

时过二十分,洛平惊魂未定的睁开了双眼,回忆起颜芳圆嘟嘟的脸颊在下一秒变成了血面,他痛苦的抱着脑袋紧咬牙关。

咯吱~咔...

嘎吱

伴随着他粗重的呼吸,四周响起了阵阵残枝断裂的声音。

听到有人正向自己靠近,洛平起身谨慎道:“嘿,出来吧,我知道你是逃难上来的。你可以跟我们一起走。”

咔吱

待身前又一次出现这个声音,他干脆起身走向了目标位置。目光直视一个宽达半米的草丛,草丛悉悉索索一阵乱颤让他更加确定了心中所想。

也许对方承受了巨大心理伤害不敢出来见人呢?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只好自己亲自去迎接他了。

缓缓舒展开双手一点一点接近草丛,他再次开口小心翼翼说:“出来吧,你不必害怕的。我们有五个人,还有足够一天半使用的食物和水。加入我们,你会得到庇护。”

十步之后,洛平终于来到了草从前,刚才离得有些远没有看清楚,现在仔细一看,草丛里依稀盛开着不少丁香花。

透过草丛的缝隙,他并没有看到人影。对此,他疑惑的皱了皱眉。

怎么可能什么都没有,刚才自己明明看到有什么东西在草丛后面的。

正值他皱眉沉思的时候,身前吹起了一阵冰凉雾风。感受着雾风的冰寒刺骨,残枝断裂的声音再次响起。

不过这一次是在他身后...

咯吱~

再次听到这个声音,洛平浑身鸡皮疙瘩都泛了起来,心里止不住的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不断揣测着自己到底遇到了什么,他僵硬的转过头颅想要看个清楚。

入目两团拳头大的蓝光微微闪烁,如同幽冥鬼火一般令人望而生畏。紧接着他见到了自己有生以来最恐怖的一幕。

“这TM是什么东西?触手比八爪鱼还多!”

话音刚落,身体传来数十次针扎般的刺痛,当他挣扎着将目光看向自己千穿百孔的身体之时,两道手腕粗细的尖刺自他脑后而来当空穿颅而过。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他终于意识到自己遭遇了什么。不过一切都已经晚了。

“额,咳...咳。噗,小芳我来了。”

伴随着一根长满倒刺藤条从他背后刺破咽喉,一缕残魂就此消散。

五分钟之后,下山路上就多出了一具恐怖干尸。从他临死前的诧异表情可以推断,他到死都不知道自己遇上了什么,甚至连杀死自己的生物都没看清楚全貌。

月夜当空,楚天歌追了十五分钟都没看到一个人影。无奈担心队友的安全,他决定就此返回。

“哎,没有更多的线索了。是该回去了,她们会担心的。”

一路沿着自己开辟的道路下山,再一次看到之前在背脊山脚看到的那些微弱蓝光,他心里隐隐升起一股不妙的预感。

正值他全力赶下山的时候,山下突然传来一个女声的尖叫。

闻声识人,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楚天歌立刻面色一变,当下在也不管其他,全力奔跑下山。

不会出事的,一定不会。

守在山下的洛平都没有发出警报,应该只是刚刚遇到险情才对。

事到如今,他也只能祈祷事情会这样发展,但有时候事态的发展却跟心里祈祷的恰恰相反。

俗话说的好,最怕什么就来什么。

当楚天歌气喘如牛的赶到临时营地,当他看到眼前正在发生的一切,他难以言喻自己此刻的心境。

首先进入眼帘的是一颗高达三米的奇异树木,如果它只是一棵树的话不足为奇。奇怪的是它拥有两颗不断闪烁着蓝光的幽冥火眼,浑身树干呈血红色,乍一眼看去简直就是个鲜血罐头,周身还不断流转着微红的血光。

如果要说它体内全部都是鲜血的话,楚天歌也会毫不犹豫的相信。因为生长在这棵树上的上百根树藤上都悬挂着或多或少的残肢脆肉,其中不少都已经风干成了灰黑色的干肉。没有臭味,没有腥味,只是静静的挂在那里,无人问津。

定睛看去,血色妖树下赫然出现了脸上写满崩溃之色的袁亚玲三人,在上百根树藤的不断包围下,他们丧失了最后逃跑的机会。

“这是什么东西?是人还是树?还是食人妖树?”

心惊胆战的咽了口火辣辣的唾沫,楚天歌颤抖着双手缓缓提起手中红光流转的火云剑。

说真的,要自己面对这么个恐怖生物要说不害怕那是假的。

但自己有选择的余地么?

“不管你是什么东西,我的人你碰不得。”目光凝视百藤乱舞的妖树,他鼓起勇气怒吼着挥剑冲了上去。

百藤乱舞,生机全无。三人被牢牢困在一个不到两米空间的空地内,面对即将发动的食人妖树,他们束手无策,只能闭目等死。

千钧一发之际,三人惊喜万分的听到了楚天歌的怒吼声。

耳边又一次响起他那不顾一切的嗓音,眼里再次看到他那赤裸着上半身的钢铁之躯,陷入绝望的袁亚玲又一次燃起了生的希望。

“是楚天歌,他回来了。他来救我们了。”

袁亚玲喜极而泣,当她看到这个不顾一切向自己冲来的男人,她绝望的心底点燃了希望的火炬。

“我弟弟死了!那玉镯不会错的。他死了,他怎么可以死啊。”洛基目光呆滞的看着一根树藤上的断臂,悲从心来。

二人的神情均被楚天歌尽收眼底,唯独罗拉还是面如冰霜,她好似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一般,宛若冰霜女神,让人觉得有些难以靠近。

为了让食人妖树转移目标,楚天歌不断挥舞着火云剑在它周围左右奔跑佯装进攻。

不过数秒,他就骗的妖树扭转树干将蓝光涌动的眼睛对准了自己。

动了,果然动了。看来这妖树也对不断移动的生物感兴趣。

见食人妖树挥舞着上百根长达四米的树藤转向自己,他立时怪叫一声扭头就跑。

尼玛,难道还真的要打?开什么玩笑。

这颗妖树喝的血比自己吃的饭还多,跟它打只怕要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啊。

铿隆隆...

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低沉嘶吼声,食人妖树率先发起了进攻。

直面四米范围之内的楚天歌,它身躯坐定,左右两侧的十来根藤条急甩而出,攻击目标直指他全身要害。

锁定要害攻击?好强悍的手段。难道是这种生物进化之后的本领?还是智慧?

脑子里不断揣测着这颗妖树的行为方式,楚天歌就地一滚,毫无花俏的“躲过”了第一波攻势。

这一滚就是半米,起身回眸,身后的地面上已然出现了多达十八个手腕粗细的孔洞。

眼看树妖的攻击力这么凶残,楚天歌不敢再分心他顾,因为它的第一波攻势任未结束。自己清楚的记得,刚才有二十根树藤一起参与进攻。如今却只落户了十八根,那么还有两根树藤去了哪里?

心念刚起,脑后冷风顿起。

“不好,还有两根树藤在我脑后。”

生死关头来不及多想,他起身半蹲剑斩后腰,一记菊花向后平沙落雁式演的恰到好处。

噗...嘶

树藤应声断落,一时间妖树震颤,浑身树藤漫天挥舞。不难看出,它怒了。

举目看去,处于树干中心位置的两只幽蓝火眼焰火猛涨,伴随着幽蓝之火的猛烈晃荡,妖树调动更多树藤铺天盖地而来,势要把身前的这个可恶的小蚂蚱给绑成粽子。

眼见漫天树藤如同剑雨一般戳向自己,楚天歌肩膀着地再次化作一个滚地葫芦滚出半米。

在他滚出去的同时,空闲下来的左手一把抓住了断裂在地上的两根树藤并且将之塞到了嘴里咀嚼起来。

“来杀我啊,哥正在啃你的手。哦哟,啧啧啧,疼不疼?哥看着都疼啊。”

狠狠咀嚼着满是倒刺的树藤,楚天歌惊奇的发现自己居然不会被其所伤。相反,在吞吃树藤的同时,他再次发现它对自己的身体恢复帮助巨大。

总之不管缘由如何,他都将其归功于自己七彩DNA,因为它的本体就是一颗树的样子,只不过外形是个天使而已。

如果把思路引到这里,那一切都能解释的通了。

“什,什么?他在啃这妖树的树藤?他不要命了啊?这东西可是有剧毒的啊。”

目瞪口呆的看着楚天歌有滋有味的啃着手里的藤条,脱困而出的洛基张大着嘴巴陷入了短暂的呆滞。

这家伙真的不怕死么?

这种树藤自己看到过,十号仓有好几个幸存者就是被它的汁液毒死的。当时他们的状况也跟楚天歌现在一样,只不过却不是面对的妖树本体。

“他不会有事吧?”袁亚玲搀扶着洛基紧皱秀眉,整颗心都悬挂在那个正在战斗的男人身上。

“在没有兑现承诺之前,你连死的资格都没有。”罗拉注视着楚天歌的背影冰冷道

虽然她的话很冷,但如果有人仔细辨识的话,一定会发现她的内心有多么依赖某人。潜移默化下,就连她自己都没发现自己多在意这个男人。

二女性格截然不同,就连说出来的话都八竿子打不着一起。但她们担忧的却是同一个人,她们的希望也都寄托在同一个人身上。

而这个人就是楚天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