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重生之绝世二小姐

更新时间:2020-05-23 02:07:26

重生之绝世二小姐 连载中

重生之绝世二小姐

来源:微小宝 作者:兰宝伊 分类:穿越 主角:李素枝花沁雪 人气:

主角叫李素枝花沁雪的小说是《重生之绝世二小姐》,它的作者是兰宝伊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上世的女主被处以凌迟极刑,重生归来,回到十五岁。 女主自小被寄养在乡下,亲生母亲用死换来了她重入花家宗祠的机会。 既然重生了,那么她就要报复那些前世欺负过她的人...... 斗渣男,斗嫡母,之前他们加给自己的屈辱,这一世必定要他们加倍的还回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花渊冲顿时沉了半边脸色。大夫人的话绵里藏针,捧着二小姐来暗讽苏氏是个妓女。沉香面露担忧的望了眼锦绣,不知她该如何应对。

锦绣任由她握着,依旧笑的乖巧甜美,撅嘴道:“母亲此言差矣,俗话,有其母必有其女,苏姨娘性情柔和温顺,又生的极美,就如同大姐遗传了母亲的德容,才会那么出色,想必阿绣也是遗传姨娘的。”

沉香埋着头偷笑。

靳氏面上一白,没料到反在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面前吃了个哑巴亏,遂撒了锦绣的手,眼风一剜,强笑着端起了茶。

想她堂堂一个当家主母,却要拿来与一个低贱的青楼妓女相提并论,靳氏捏着杯子,却碍于身份不便与一个刚进门的庶女计较,心头堵着一团火。

婢女从门外冲进来,扑通一跪,像是撞了鬼一样,惊恐的大瞪着眼,“外......外面......”

锦绣微微笑着,敛衣退步,在下首坐定,气定神闲的握了杯茶。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慌慌张张的,一点规矩都没有!”花渊冲厉声斥道。

话音未落,只闻得珠帘颤动,几个人影摇摇晃晃的跌进来。死狗一样软堆在地上,衣衫褴褛,血迹环身,正幽幽吐着呻吟。

花渊冲吓了一大跳,怒口欲开,靳氏却一头扑了上去,从横卧的几具身子里将不成人样的花沁雪拽出来搂在怀里,急声道:“我的雪儿,这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猛然间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嘶声道:“来人,快传大夫,快去传大夫!”

侍婢长莲怔了一下,忙不迭的跑出去。

靳氏偎着花沁雪遍是血洞的身子,泪花簌簌的往下掉。

锦绣满面担忧的走过去,瞟了一眼花沁雪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掩帕抹了抹泪,哀声啜泣道:“大姐这是怎么了?好好的人怎么变成这样了?”

立在一侧的李素枝抖了抖脖子,真心佩服起锦绣的演技。

靳氏红着眼眶,像一头兽性大发的母狮,大力搡了下锦绣,咬牙道:“用不着你在这假惺惺!”

锦绣摊在地上,泪珠儿越落越凶。

靳氏在丈夫面前一向表现的端庄贤惠,而今却像个灰头土脸的骂街泼妇,毫无半点名门仪态。花渊冲有些厌恶的蹙了眉,摆手吩咐道:“来人,快将大小姐抬去内室。”

大夫匆匆的来,愁眉苦脸的去,他的诊断是大小姐遭毒鼠咬伤,若不能及时清毒,必将殃及五脏肺腑,重则难保性命,轻则伤及智力,就是可惜他解不了这种毒,不仅是他,全天下的大夫也不一定解得了。

靳氏小声的抽泣着,花渊冲的脸色沉得要滴下水来。

他们精心呵护的花朵,就要香消玉殒了。锦绣抹泪观望着,她很享受这种一步步将仇人推入深渊的痛快,更享受看着仇人那万念俱灰的嘴脸。

柳烟瘸着伤口累累的腿跪倒,目露恨色的指向锦绣,高声正言道:“禀老爷夫人,大小姐变成这样都是二小姐害的!”

蒋氏又气又屈,本就窝着一肚子火气,随手甩了只茶盏扔掷到锦绣脚下。

青瓷茶盏入地,一声脆亮划过,茶水四溅,摔得粉碎。

“我早就说过你是个灾星,老爷还偏要将你接来,如今害苦了我的女儿,要是雪儿有什么三长两短,看我不扒了你的皮!”蒋氏脸色乌青,遥遥指向锦绣的鼻尖,身子气得发颤。

沉香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李素枝则有些大胆的抬起头,幸灾乐祸的抿着嘴角。

锦绣望着蒋氏,泫然欲泣,顺势就朝花渊冲跪了下来,一把委屈一把茫然的哭诉道:“父亲明鉴,今日天一晚,阿绣就巴巴地赶来了父亲这里伺候着,大姐的事,阿绣是半分都不知情啊。”

花渊冲皱眉思索,他并不相信初来乍到的锦绣会有这个胆子。

蒋氏嗤笑了声,凉凉梭了锦绣一眼,转向柳烟,“你是大小姐的贴身婢女,快点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出来!胆敢隐瞒,定不轻饶!”

柳烟伏在地上,战战兢兢地,想了一瞬,忙义正言辞道:“今日傍晚大小姐好心去暖春阁看望二小姐,一进门却不见二小姐的影子,屋子里都是些乱窜的老鼠。更可恶的是,二小姐还让人在外锁了门,将大小姐困在屋子里。”

蒋氏攒紧了拳,握得指节泛白,一记记眼刀朝锦绣刺来,“你这个丧门星,还有什么话好说的!”

沉香手心潮出了汗,李素枝如临大刑,生怕此事会波及自己,恨不得马上插翅膀飞了。

花渊冲的脸色也十分难看,这毒鼠一事事关整个花府的安危,他不得不慎重思虑。

锦绣看出他眼里的顾虑斟酌,定声询问道:“敢问父亲,府中一共有多少人被毒鼠咬伤?”

一个小厮弯腰上前,低声答:“回二小姐的话,除了大小姐外,府中一共有九个侍婢受伤。”

锦绣冷声笑了笑,目色浅浅,却如一把能穿破血肉的尖刀,一眨不眨的望着柳烟,“大半夜的,大姐却带了这么多丫鬟来看望妹妹,知道的是因为我们姐妹情深,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要来打我一顿呢。”

柳烟身子一滞,半惊半怕,不敢再言。

锦绣重重朝花渊冲磕了个头,泣道:“父亲,今晚女儿一直都在这里侍奉着,没离开半步,怎么会有机会害大姐呢。再说阿绣从小在乡下长大,大字都不识几个,怎么会用毒呢?”

蒋氏对自己女儿心里的那些小算盘再清楚不过,自然晓得花沁雪前去暖春阁的目的。此时生怕锦绣的巧言令色将花渊冲蒙骗过去,忙破喉传唤道:“来人,将这个灾星拉下去!快!”

花渊冲神色疲惫的甩了甩手,屏退了前来拿人的小厮。今日锦绣刚被圣上大力赞赏过品行良善,假如这会子再给她扣个谋害长姐的罪名,这不是明摆着打了圣上的脸么?单是欺君忤逆这一条罪名,他这做臣子的也吃罪不起。

此事,只能暂且搁置。

花渊冲无视蒋氏涟涟乞求的目光,稳声道:“都下去吧,事情没查清楚前,不要妄加定罪。”

蒋氏身子一软,不可置信的望着花渊冲,丝毫不理解他为何要这样护着一个庶女。

“父亲,女儿在乡下时,曾认识一个土郎中,他的院子里种着一味草药,据说能解百毒,但此人性情古怪,又素来不重金银,非亲近之人不肯搭话。所以恳请父亲准许,令锦绣回乡一趟,看是不是能讨来几株草药以解大姐的毒。”锦绣满面诚恳,泛红的双眼透着股坚定。

沉香更是不懂二小姐此举。杀人又救人?

锦绣转了目光,在李素滞身上的来回晃动,眸光亲切非常,“阿绣还可以顺便回去谢谢李二夫妻两这些年来的悉心照料。”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