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肥女重生:拐个王爷做相公

更新时间:2021-02-19 21:43:35

肥女重生:拐个王爷做相公 连载中

肥女重生:拐个王爷做相公

来源:微小宝 作者:安勒 分类:穿越 主角:苏小北王爷 人气:

经典小说《肥女重生:拐个王爷做相公》由安勒所编写的穿越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小北王爷,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不小心穿越到了花轿里,稀里糊涂地嫁给了一个恶鬼王爷,从此以后,苏小北的生活开启了新篇章。斗完姐姐斗姨娘,斗完姨娘斗婆婆。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苏小北的戏,那是一出接一出的唱,更是场场精妙有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车站领罚领的利落,也没人敢推搡他,他自己就趴下去了。

  “一!”执棍的护院高喝一声,右腿后撤站定,双手架势拉开,一棍下去,呼啸生风。打在车站腰背上的声音,听着叫人胆寒。

  “二!”再一棍,所有下人低着头不敢看,各个吓得瑟瑟发抖,这是要打死人了。

  “三!”苏小北现在敬车站是一条汉子了,这么几棍下来,竟然硬是没吭一声。不过,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所以她一点也不同情可怜他。

  先撩者贱!本来看在拓跋明宇的份儿上,她不想跟车站闹得太难看,但他却偏要来招惹,那就别怪她雷霆反击了。

  冷眼看完行刑的整个过程,即使手腕快被拓跋明宇捏断,她也没挣脱,更没有动弹。

  三十棍完毕,车站居然还能颤抖着身子,白霎着面目,站起身来行礼:“王爷,属下知罪。”

  “下去吧!”拓跋明宇的语气明显不再那般冰冷。

  “是,属下告退。”然后车站缓慢地起身,一步一步走出碧落局。

  “你们,”拓跋明宇再度扫视一圈,冷声吩咐,“也都下去!”

  众人全数腿下生风一般,急匆匆走了。

  碧落局再度恢复沉静,苏小北一把丢开拓跋明宇的手,冷淡道:“多谢王爷肯替我讨回公道,时候也不早了,请王爷回自己屋里歇息罢。”

  说完回屋,上榻盖被,只不过因为手脚上的伤,她的动作迟缓笨拙许多。拓跋明宇没有回去,他进来站在榻前,说道:“车站为人耿直,他说不小心才撞到你……”

  “呵呵,”苏小北无所谓地挥挥手,“他说如何就是如何吧!他不就是觉得我这种女子,配不上自己英明神武的主子你吗,所以不管他做甚么,都是有正当理由的,都可以不用深究!你们是过命的兄弟,我懂!当初说好了,我们不过名义夫妻,我定然安分守己,做好王妃的本分,不会给你添很多麻烦的。”

  “车站为人忠厚,不会有意如此。”拓跋明宇破天荒的,头一次这么平和地与人费口舌解释,“况且,方才他已受罚。不论如何,本王的人,谁也动不得!”

  狠翻白眼,苏小北没心情再跟智障说话,今晚这样已经很不错,她不会更得寸进尺,所以拉被子盖住自己的头,“天晚了,我睡了。王爷,你也早些回去歇息罢。”不过几息时间,已经睡沉。

  再等了片刻,拓跋明宇轻轻掀开被子,再挽起苏小北的裤腿,解开纱布,露出后面狰狞结痂的伤口。苏小北虽然胖,但肌肤赛雪,晶莹剔透,仿若吹弹可破。

  这就更显得伤口严重,黑色血痂,周围还带青紫色淤伤,真是摔得不轻。

  看了几眼,拓跋明宇再轻手轻脚,手段娴熟地将纱布缠好,放下裤腿。自己洗漱宽衣,照样躺在旁边睡了。

  或许是身上带伤,苏小北一晚上睡得特别周正安稳,不敢乱动。

  头一次醒来,不是被苏小北捆醒。拓跋明宇睁开双眼,愣了半晌,油然一股不熟悉感。苏小北还在睡,拓跋明宇轻轻起身,自己更衣出门。

  管家将他送到府门口,不等拓跋明宇开口,就说道:“王爷,这段日子车站大人身上不适,就不上岗当值了,奴才也已派人前去照料,金疮药也挑了最好的送去。”

  拓跋明宇抿紧薄唇,狭长眼睛扫过来一眼,片刻后,交代:“你去寻一些消疤的伤药,给王妃送去。”

  说完自己上马,风驰电掣奔远了。

  徒留管家立在门口,深思熟虑。所以,以他多年来对王爷的了解,王爷对王妃绝对是上心了……

  一觉睡到日上三竿。

  苏小北睁开双眼,一下子没反应出来今夕是何夕。猛地一个鲤鱼打挺,她没蹦起来,失意体前屈扑倒在被子上,痛得她嘴里嘶嘶吐气。

  一瞬间,记忆泉涌。她已经不在现代了,她现在是一个两百多斤的胖纸。昨天被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智障陷害,然后她吹枕边风还了回去。

  哈,想想还是很解气的!车站不让她好过,她也不会让车站好过!她就不明白了,自己上一辈子是不是跟车站有仇,用得着这么不待见自己吗?居然这么小肚鸡肠……

  小心翼翼地侧身,苏小北决定自己换药,翻开裤腿,就见绑的漂漂亮亮的纱布。她愣了片刻,茗儿的手艺有这么好吗?看起来也不太熟悉。

  难道,是拓跋明宇?

  突然拓跋明宇说的一句话,从脑海里冒出来,“不论如何,本王的人,谁都不能碰!”

  真是酷炫狂霸拽啊!苏小北感觉浑身有点发热,连忙摇摇头否决自己,不可能不可能,谁会看上一个两百斤的胖纸!

  “小姐,快看啊,王爷特意嘱咐管家送来冰肌玉骨膏,听说抹了可以生肌续骨,不会留疤呢。”茗儿拿着一只碧玉瓶子,兴高采烈地冲进屋里来,欢欣道。

  她呆滞地看向茗儿手中的瓶子,顿时无语凝噎。

  “小姐,小姐,您怎么了?脸怎么那么红?”茗儿几步上前就像探苏小北的额头,被她讪笑着躲过,“呵呵,我没事。”

  “茗儿啊,王爷昨晚回了轩辕居吗?”

  茗儿摇头,无辜道:“没有啊,王爷一直都在碧落居就寝的。”茗儿看过来的眼神,就好像她已经发了高烧烧傻了一般。

  “哦,哦,知道了,呵呵。”苏小北讪笑两声,随后狠狠甩头把这些不该有的念头甩开,她平生最不喜欢自作多情,再说了她现在可对这些不感兴趣。

  减肥,复仇,快意人生。她可多得是事情要考虑。

  吃罢早饭,身上有伤,减肥计划就要推迟。苏小北无法,只能坐在屋里长草。

  百无聊赖,苏小北突然想到一件事。这里的事情弄完后,她就要去外面快意人生的,可没有钱,快意个屁人生啊!

  这里可是古代,男子为尊!女子抛头露面,那受到的歧视不是一点半点!要是以后没饭吃,她和茗儿都沦落去当乞丐了怎么办?

  越想越方,苏小北决定要未雨绸缪。

  “茗儿,我们现在手里有多少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