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穿越之丑女冷无烟

更新时间:2021-02-18 21:26:58

穿越之丑女冷无烟 已完结

穿越之丑女冷无烟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踏雪寻梅 分类:穿越 主角:萧萧陈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穿越之丑女冷无烟》的小说,是作者踏雪寻梅创作的穿越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不就是拒绝了求婚吗,为什么诅咒我,可是这个诅咒却是真的灵验了生生世世都是丑女得不到真爱,除非得到真爱才会变回美丽的容颜。 带着其丑无比的容颜行走于异界,寻寻觅觅,历经生死才发觉,原来真爱就在身边,这一刻,是否真如诅咒所讲,在真爱的力量之下发生奇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冷无烟揣着剩余的两个已经冰凉的馒头,想起白天那好心的公子哥儿,或者自己这一辈子都不能抬起头做人,就算眼前帅哥成群经过,都不能正眼看去,出来逛个街都被人当成瘟疫,也许是别人的仔女都长得一表人才,又或者自己是没有最丑,只有更丑的那个,别人长得再难看,满面麻子都不及自己千分之一丑样,所以自己才会成为别人眼中的异类。

她低着头走着路,不知不觉,竟然再度回到了梁勇的贼窝里,刚想转身,就有人吆喝她:你这丑八怪,还想逃,给我抓住她。

冷无烟抬眼一看,竟然是梁勇身边的小跟班,他的身边跟着两人,小跟班一声令下,两人向着她飞扑过来。

一看情形不对,冷无烟已经脚下抹油赶紧逃命,谁知还是慢了一步,被两人按在地上,一人揍了她背部一拳,怀中的雪白的馒头也滚到了地上。冷无烟不管三七二十一,抓起一个就塞到嘴巴里面猛嚼。

这馒头已经放了两天,早已带着馊味,可是她自从在贾府大门出来之后,一直在街上流浪,根本找不到任何食物,可她还是一天只吃了一个,剩下的两个不舍得吃,本来想等到明天吃,可是现在撞到了敌人,自己都不知道看不看得到明天的太阳,还是填饱肚子再说。

小跟班狞笑着走了过来,看到她脸上蒙上黑布,心里倒是安定了不少,想起上次被她吓晕的情景,气不打一处来,挥拳就打在她脖子后面,直接将她打晕过去。

冷无烟被拖进了原来睡觉的地方,她还在昏迷中,直到第二天被人用冷水泼了个满头盖脸的,她才呀的一声跳了起来,背脊被捶过的地方隐隐作痛。

这些人一般都不会下很重的手,只是给点教训就算了,打死了自己又要重新花银子买别的劳工回来,而且还要花钱葬尸体,所以冷无烟一直都咬咬牙就扛过去,只是身上多了许多的疤痕。

梁勇一脸凶恶,站在门口像一尊恶魔神像,怎么,是不是样子太丑没人要,逃了好几天还是回来了,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冷无烟扯扯嘴角,挨着墙壁坐着,今天去哪儿干活。

哟,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乖巧。小跟班走上前去,盯着她:还自觉要活干了,不跑了吗?

冷无烟摇摇头,不跑了,我就赖在这了,只要你们不打我,我会好好干活的。

自己已经有家不能回,如期到街上乞讨,还不如留在这里,起码有地方住,有东西吃,只要饿不死,自己一定能找到真心爱自己的人,不嫌弃自己丑的人的。

这还差不多。小跟班笑着说,从怀中拿出一个烧饼递给她,吃了吧,吃了好做事。

冷无烟张大了嘴巴,她以为自己看错了,还是听错了,这个小跟班竟然突然性情大变,对自己这么好,好给东西自己吃?

梁勇假装没有看到一样,转身走了出去,冷无烟一手就抢过小跟班手里的烧饼,上下翻转看了看,并无异样,再看看小跟班的眼睛,却发现他眼里闪烁这诡异的光芒,冷如烟在心里冷笑一声,随手递给了旁边的那个女人。

那女人立即眼睛发亮,抢了过去就啃了一大口。

小跟班却哼了一声,悻悻的走出门口,冷无烟看着那女人一口一口的将烧饼啃掉,吃完还抹了抹嘴巴,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等了一会儿都不见她有任何不寻常的表现,冷无烟有点后悔,早知道自己吃了算了,莫非那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话说的就是自己?

忽然她啊的一声叫了出来,莫非那小跟班看上自己,才会送烧饼给自己吃,这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冷无烟又嘲笑自己,这是不可能的,除非他眼睛瞎掉才会喜欢自己这个超级丑八怪。

下午时分,梁勇带着几个女人去了一个特别的地方。

冷无烟开始时还不在意,到哪里不是做事呢,反正只要有吃的有地方睡就好,谁知道去了目的地一看,她立即就有种想要逃跑的冲动。

眼前的一幢两层式的木楼,外表看来古色古香,牌匾上写着追月楼三个大字,冷无烟看第一眼的时候还以为是什么酒盏吃饭的地方,可是进去一看,却并非想象中那样。

梁勇带着四五个人从后门进去,冷无烟是其中一个,穿过后门来到后院,就闻到一阵清幽的花香,十来盆月季花正开得灿烂非常,两名身材高瘦的男子正摇着折扇在赏花,冷无烟脸上蒙了黑布,倒是没有吓到他们。

偷偷瞄了一眼后,冷无烟从心里感到震惊,想不到传说中的潘安再世竟然是此等模样,那眉目,那仿佛刻意雕琢出来的面庞,无处不显示出精致的一面。

看够了没。梁勇在冷无烟身后低吼,自己却不忘瞟了两眼那两名男子。那两人展颜一笑,巨塔一样的梁勇竟然脸上一红,立即低头走人。

冷无烟看得心里暗笑,却有惊叹这两人长得粉雕玉琢似得,根本就像漫画中走出来的人物一样,一人白衣加身,一人水绿长衫,虽然同样的发髻,可是那精致的容颜却让人不忍心将眼睛离开。

知道屁股后面被梁勇狠狠踹了一脚,冷无烟的脑袋才清醒过来,对着两人说声拜拜,便跟在梁勇后面走了。

那两人面面相窥,根本就不懂得拜拜是什么意思。

再走进去,就是一条长廊,长廊两旁各有厢房,门派上分别以花的名字命名,什么牡丹、芍药、梅花、菊/花、水仙之类的,共有十二间。

梁勇站在长廊的入口,对冷无烟等人说道:一人打扫三间房,速度要快,因为就快到开门迎客的时候,知道吗?还有,里面的东西一件都不能动,谁动打死谁!

四个人低声应了声,便纷纷走向属于自己负责的房间。

冷无烟负责的是最后面的三间,兰花、梅花、牡丹。兰花的门派不知道为什么翻转了,冷无烟好心的将它调整过来,然后推开木门,前面一道厚实的屏风呈现在眼前,把后面的睡榻遮挡得严严实实,冷无烟拿着抹布,走向桌子,随便扫了几下。

今天的工作还算轻松,只是这个地方怎么看起来神神秘秘的,而且刚才一路走来,看到的都是长发飘逸,身材出众的男子,一个女的都看不到,就连那些端茶送水的下人都是男的,难道

额,冷无烟被自己心里的想法吓了一跳,莫非传说中的宠男说的就是这些?这个念头在她一边工作一边在脑海盘旋,擦完桌子擦文案,书柜,然后是屏风。

刚擦完屏风这一面,忽然听到屏风后面传来令人面红心跳的声音,虽然声音很低,可是冷无烟却听得清清楚楚,这可是男女在做那事时才发出来的声音,难道屏风后面有人?

她想立即逃出去,可是好奇心却有促使她停下脚步,她眼珠滴溜溜转了几下,最终还是忍不住在屏风后面顿了下来,在极小的缝里瞅向里面。

这一看,让她立刻丑面通红,原来里面果然有两人正在做着剧烈的推送运动,男子身底下的女子双手攀着榻边,一身香汗淋漓,娇/喘吁吁。那男子更加卖力,每一下都发出低吼。

非礼勿视,何况是这样香/艳的场景,冷无烟用双手把眼睛遮了起来,半边脸红扑扑,刚想偷偷转身离开,忽然身后衣服一紧,已经被人拎了起来,她惊吓得掩着掩嘴抬头一看,竟然是一个素不相识的男子。

那人皱着眉,直接将她拎出了房间,然后往地上用力一丢。

你是何人,竟然敢进来。此人长得牛高马大,显然是这里的保镖一类的人。

冷无烟从地上爬了起来,抓抓头发,刚要解释,梁勇已经大踏步走过来,对着那人满脸推笑:马护院,她是我的人,刚来,不懂规矩。

马护院黑着一张脸,伸手就甩了冷无烟一个巴掌,不懂规矩就能乱来,你没有看到门派翻转了吗?还进去?

啊,我真不知道,我还以为冷无烟想解释。

没等她解释清楚,那马护院又一个大掌打下来,还没接近她的脸,忽然被人一手握住了手腕,马护院扭头一看,登时不敢造次,恭敬的叫了声:贾公子。

梁勇也立即换上一副哈巴狗的笑容,走上前去拱手叫了声:原来是贾府的贾梧昌贾公子,幸会幸会。

贾梧昌?这个就是最大的盐商贾府的公子?冷无烟好奇的看着他,藏在黑布后面的脸上露出了惊喜的表情,他居然救了自己。

贾梧昌点了点头,带她走吧,刚来不懂规矩就不要乱跑,惊扰这里的佳人就不好了。

是、是。马护院连说几声是,瞪了一眼梁勇:还不带她去别的地方,还有尽快打扫好,不然以后都没有合作机会。

梁勇点头哈腰说了声是。就一手将冷无烟拎了起来,走到第二间梅花房,见牌子显示的是正面,便开门将她丢了进去。快点,差点废了我的生意,你这丑八怪。

原来这追月楼正是冷无烟心里所想的男/宠场所,刚才别人的门牌翻转,正正显示的是里面正有人咿咿呀呀,是不容的被人打扰的,冷无烟竟然以为谁把牌子弄反,还好心的翻了过来,才会看到刚才那一幕。

梁勇转身离开视察其他房间,冷无烟从门口探出头来,看到那贾梧昌正与马护院说说笑笑的,肩并肩的向着长廊的另一头走去。

想不到他也来这种地方,那他是恩客还是别人的宠物呢,宠物!冷无烟被自己这个念头吓了一跳,不过转身就哈哈大笑,看他眉清目秀,身材高挑,一脸俊俏的模样,做宠物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有什么这么好笑?贾梧昌回头看了看梅花房,微微笑了笑,然后与马护院去了仓库,自己带来的下人正把货物搬进来。

其实贾府除了盐之外,还涉及很多的商品,今天搬来的丝绸和锦缎就是其中一样,这里的男/宠所穿的衣裳都要专人来量身订造,而且选料上乘,每次做新衣裳都是贾府负责送来,贾梧昌不耻当官,自然而然的接收贾父的事业。

第一次来他也是感到尴尬万分,特别看到那些男子衣衫不整,搽脂荡粉,他更是以他们为耻,可是有一次看到一个富家公子毒打其中一个男/宠时,他又同情起他们来。

每个人的生存方式都不同,有人出卖体力,有人出卖脑力,有人出卖色/相、肉/体,这些都是无可厚非的,只是性质不同而已。慢慢的,贾梧昌也接受了现实,不再对他们心存厌恶,倒是时不时还与他们把酒言欢,畅谈风月,其实说起来,他们之中有的也是满腹诗论,怀有雄才伟略,只可惜时不与我谋,才会产生厌弃人生的念头而跑来这里当宠物而已。

冷无烟终于打扫好其余两个房间,出来时间时却碰见兰花房的那对男女搂肩搭背的从里面走出来,一见冷无烟手里拿着抹布,那男子就吆喝她:快进去收拾,别耽误了。他的声音尖尖细细的,瘦削的脸庞依旧带着几滴汗珠,显然是刚才卖力的结果。

冷无烟嗯了一声,拿着抹布就走进去,绕过屏风,一看到那乱成一堆的睡榻,不禁发出啧啧的声音,这些人真能干,竟然差点把睡觉的地方都翻转了,看那罗帐都被扯下了一半就知道刚才那女人肯定很满意。

冷无烟撇嘴嘴巴,把落在榻边的东西一件一件丢回原位,然后又叠好,把罗帐重新挂好,做完一切后已经累的满头大汗,她一屁股坐到榻前的横隔木板上,手中的抹布直接在额头上擦了两下,四下一望,忽然眼睛一亮。

哇,地上捡到宝,问天问地拿不到。她跳了起来,跑到靠墙位置的紫檀木衣柜旁边捡起了一个铜钱。

原来有钱的感觉是这么棒的。

冷无烟小心翼翼的把铜钱塞进腰带中,还用手拍了拍,才走出房间,她还记得上次路小柔曾经用一个铜钱就买了两个包子,想起路小柔,也不知道她是否找到自己的爹娘,是否平安。

打扫完毕之后,梁勇一人发了一个馒头,还有一个铜钱,说是刚才的贾梧昌贾公子叫人送来的,冷无烟心里一阵感动,想不到那有钱人家的公子居然如此体恤她们这些黑市劳工。

几个馒头,梁勇也看不上眼,倒是把贾梧昌说要打赏给她们的每人十个铜钱,只给了她们每人一个,其余的全部装进了自己的袋子,他想着就得意,心想要是遇到几个想贾梧昌这样的主子,自己根本就不用东奔西跑的揽活儿,累个半死才赚那么一点点。

冷无烟有了两个铜钱,心里更加高兴,从开始的身无分文到现在有了两铜钱,她忽然感到原来钱真的很重要,更重要的是,如果想找到心爱的人,自己首先要整容,可是这里不是二十一世纪,根本不可能有那样的仪器,能让猪扒都变成女神。

不过冷无烟非常乐观,书上不是常说,古代有那种隐世神医吗?不但能起死回生,还能换脸,虽然现在自己还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可是只要有钱,就能发广告招贤纳士,把那些神医都吸引过来帮自己整容,也许容貌改变就能找到真爱,回到现代。

冷无烟怕梁勇搜出自己的钱,便趁着众人熟睡的时候,在墙角挖了一个洞,埋了进去,然后再弄平整,反正自己睡在墙角,而且自己长得这么恐怖,别人躲自己都来不及,根本就不会有人愿意靠近自己,晚上自己睡成大字型别人也不敢说话。钱埋在这里应该没有问题。

三更时分,身边躺着的那个女人却咿咿呀呀起来,双手捂着肚子,在地上翻来翻去,冷无烟被吵醒,看了她一眼,她不是白天吃了那个小跟班送给自己的烧饼的那人吗?难道那烧饼真的有问题?

看着她痛得难受,冷无烟也不忍心,便跑出去踹梁勇的门,谁知道踹了老半天,那小跟班才从里面探出半个头,睡眼惺忪的骂冷如烟是不是想死,半夜三更在这里鬼叫。

冷无烟跟他说那女人肚痛,叫小跟班找大夫来看她,谁知那小跟班却碰的一声将门狠狠的带上,然后丢出一句:那是她活该,谁叫她贪心。

小跟班这样说,摆明就是那烧饼有问题。可是眼下他也不理这事,冷无烟只好又回了房中,却发现那女人不见了,估计是跑茅房去了。

果然,不久之后她就脸色苍白的回来,可是刚躺下不久又往茅房跑,如此整夜来回数次,最后一次回来已经去了半条人命,天也亮了起来。

梁勇也从外面鬼/混回来,看到那女人一副要死不死的样子,用脚踹了两下之后就去了睡觉,也不管她死活。冷无烟暗自兴幸运,还好自己没有吃那烧饼,要不现在倒在地上的恐怕就是自己了。

接下来的几天,梁勇接的都是打扫的工作,也不知道他从什么渠道接到这些工作回来,反正女人就去打扫,男人就去码头搬货。

冷无烟不知道是不是路上踩了狗/屎,这几天运气超好,每到一处都能见到钱,少则一个铜钱,多则一串。她在心里乐开了花,难道是自己的好运气要来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