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锦绣农妃:妖孽相公宠不停

更新时间:2020-07-29 12:59:00

锦绣农妃:妖孽相公宠不停 连载中

锦绣农妃:妖孽相公宠不停

来源:微小宝 作者:苏褒姒 分类:穿越 主角:沈竹清沈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锦绣农妃:妖孽相公宠不停》的小说,是作者苏褒姒创作的穿越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莫名其妙穿越成了未婚先孕的农村小傻子身上,她只想说:“你大爷的!” 极品欺她卖她,直接打趴; 极品笑她辱她,她反手两耳光; 少女狂笑,“一群渣渣!” 谁知她正虐渣虐的爽歪歪的时候,却冒出来个猎户少年帮她打脸,撩她、宠她、还要对她以身相许。 苍天明见,她只是带着她的小拖油瓶躲进了他的家而已…… “既然进了我的门,就是我的人,想跑?这辈子都不可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沈竹清看着那人想进却不敢进来的样子咽了下口水,她不怕这一个人来,但是如果他后面是一群人,就完了。 沈竹清把手放在背后捏了捏小耗子的胳膊,对小耗子小声说:“等会有人抓我,你就说你不是我儿子,是我抢来的,听见没?” 沈竹清不说还好,这一说小耗子一下子懂了,他知道,眼前这个看起来羸弱的男人要害娘亲,害这个他才得来的,比所有人都好千百倍的娘亲。 小耗子没有回答沈竹清的话,却在沈竹清都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就跑了过去,两只小胳膊都抱不住人家一条大腿,却还是死抓着不放手,手脚并用的撕咬着那人。 小耗子不转头的对沈竹清说:“娘亲,你快跑啊,耗子有劲儿,能拦住他,你快跑!” 小耗子活像个野狼崽子。 沈竹清心中一梗,只觉得心血翻涌,冲进屋子里拿了菜刀就跑了出来。 “你放了我儿子,要不然我就让你竖着走不出这院子!” 这娘俩的动作一个比一个快,那人还没反应过来,沈竹清已经冲了过去。 那人偏了身子才躲过了沈竹清的菜刀,看沈竹清那劲头,刚才那一刀若真是砍到了,必定是直接钉入骨头了,横尸当场了。 那人吓得魂都没了,赶紧对发了狂的沈竹清说:“恩人恩人!你看看,我根本就没抓你儿子,是他死咬着我不放开啊!” 幸得这人说话了,沈竹清这才在菜刀马上就碰到那人肩膀的时候收了手,小耗子也呆呆的停下了嘴。 那人一看这俩人都停下来才放心的喘了口气,整个人瘫软在地上,恨不得大哭一场,表一表自己到底有多委屈。 “我,我来不是为了害你的,”那人满脸的委屈,“我知道今天是恩人你救了我,清醒了之后看到你被人说是妖怪,本想替你辩解,但是根本没有人听我说话。” “我再怎么也不可能害救我的恩人啊,你娘俩真真是错怪我了!” 沈竹清将信将疑,她飞快的将小耗子拉回到自己怀里,又不放松警惕的把菜刀挡在身前。 “那你是来干什么?我怎的知道你是不是想害我?这年头知恩不图报的人多了去了,我怎知你是不是想抓了我去领赏?” 沈竹清逼问:“还有,你又是如何知道我的住处,还敢说是别无恶念?” 那人举手:“恩人,我太冤枉了,我这疯癫之症这么多年过去也没人能治得好,好不容易碰上一个能治我这怪疾顽症的人,我怎么可能自己断了自己的生路啊!” “我能找来这里全是因为今早你身边的黎家汉子,黎大郎可是一把好手,长得又凡人只能翘望,只要稍微打听打听就知道了。” “照你这么说,那降仙婆不也是知道我家住何处了,她怎么的不找来?” 男人老老实实的的回答:“恩人,你真不知黎大郎是何许人吗?就他那一身功夫,怕是今天集市上的一群人一起上也伤不到你们啊。” “恩人,我杜某要是有半句虚言不得好死,您就信信我吧。” 男人说话到也算是诚恳,沈竹清放下了点戒心,不过还是对男人说:“你说的如此诚恳,我也跟你透个底。” “古往今来,草药能治之症皆有限度,而且草药行医向来治本才治标,所以也就治慢不治急。” “天下医者,并非我自吹自擂,十有之大九成都是治慢病的,治急症的,全天下掐手指找不出来三个,而本人不才,正是其中之一。” 沈竹清这话说的七分真三分假,谁也挑不出毛病来。 “你这癫痫又叫羊癫疯,说慢病也算是慢病,毕竟是多年未愈,但是说急症也没有错处,发病过程太急,所以一般医者对你皆是束手无策,可是你遇到了我,医者仁心,我自然会救你,不过……” 杜姓男人本来眼里满是希冀,被沈竹清这个“不过”给挫了一下,差点换不过来气。 “……不过医者仁心也是建立在你对我的敬重之上的,若是你对我一份不敬,你可以看看全天下还有谁能救得了你。” “毕竟,我治人只能屈居第二,下毒害人才是第一的。” 沈竹清看自己这话把杜姓男子唬的一愣一愣,终于放下心来,知道这确实是来求医的患者,所以也不忍心为难了。 对他摆出一副神医的表情,恨不得捋捋自己不存在的胡子说:“今天这个时辰不适合治疗,你若是有时间,明日申时再来。” “你这癫症主要是足太阳膀胱经循行不利,申时是膀胱经循行的时段,到时治疗也会事半功倍,你看可行?” 杜姓男子连连点头,恨不得给沈竹清跪下行大礼:“行,行!恩人说什么都行!” 说完沈竹清就把他打发走了。 这时沈竹清和小耗子才彻底放下心来,沈竹清还没说话,两个人的肚子不约而同的叫了起来。 沈竹清不管了,那个黎大郎买个酒和醋能买这么长时间也真够了。 沈竹清袖子一挥:“吃饭。” 小耗子饿的不行,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明明馋的不行,却还是问沈竹清:“娘亲,我们不等等黎叔叔吗?你刚才还说要等的。” 沈竹清对着小耗子挤了挤眼睛:“这就是娘要给你上的第二课,学会变通。” “娘总不能因为让你等那个买个东西就买丢了的黎大哥饿死吧,更何况,刚才那种危机情况他都不在,要他有什么用,饿死吧饿死吧!” 沈竹清这话说完,外面无风的柳树却狠狠地晃动了几下。 小耗子也不客气了,赶紧吃饭,却又像突然想到什么一样:“娘亲,你真的会下毒吗?” 沈竹清笑着敲了一下小耗子的脑门:“我会下个屁啦!” “生死存亡的关头扯几句谎,上天是不会惩罚你的,”沈竹清笑着放下筷子,“小耗子你先吃着,我去喂老爹。” 沈竹清刚端着稀饭起身,就感觉到后面传来了一股力量,把她按在了凳子上。 沈竹清回头,发现竟然是黎大郎回来了。 “你这个人,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沈竹清没控制好情绪,语气像是在训人,“你还知道回来啊,回来干什么?” 小耗子是有点害怕黎大郎的,他忍不住想提醒娘亲,他们两个是寄人篱下,这么说话会得罪人的。 没成想平时脸上表情都懒得有一个的黎大郎竟然如沐春风,带着笑容直接坐在小耗子旁边。 声音中满是可察的笑意:“回来吃饭!”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