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小妾又逃了

更新时间:2020-07-27 13:34:16

小妾又逃了 连载中

小妾又逃了

来源:微小宝 作者:紫色幽梦 分类:穿越 主角:小姨小脸蛋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小妾又逃了》的小说,是作者紫色幽梦创作的穿越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对这种心如蛇蝎,好色如命,伤风败俗的女山贼,傲娇的小侯爷认为收服她的最好方法就是逼嫁为妾,留在身边狠狠调教。结果是胜者躺好,败者扑倒,节操全部沦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尼玛,这,这怎么回事,怎么大半夜的,人这么齐活,个个如门神般在她房内站岗,而且气氛那叫一个诡异。 “呵呵——”最先发声的是月殊华,她见宁小葵这副鬼模样忍不住笑出声来,“我说姐姐,你这是从火葬场逃出来吗?” 将军横了月殊华一眼,月殊华立即闭嘴。 “跪下!”将军一记桌子。 宁小葵只能跪下,但又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眼睛瞧向小白,希望他能给她个提示。可是小白见她朝他看立即缩了缩身子,低下头一副做错事的样子。 明白了,肯定这小白痴闯祸被将军发现了,妈妈的,临走时还叫小青给她好好看着小白的,小青呢? 她一看,死丫头在地上跪着呢,哭得两眼肿如桃。 一闭眼,完了,今恐怕抗不过去了。 私藏男人不说,这男人还闯大祸,身为千金小姐爬墙出去,大半夜才回来,不作死也得死了。 “你还有何话要说?”将军厉声道。 “无话可说。”宁小葵叹了口气道。 “来人,给我取家法来。”将军叫道。 下人立即取来一根鞭子。 靠,这是要打她呀。 前半夜没被火烧死,后半夜难道要被鞭子抽死吗? 将军拿起鞭子,毫不留情便朝她身上抽来,边打边道:“我打你个不知廉耻的东西,诱拐姬家大公子不说,还半夜跑出去鬼混,你把我老脸都给丢尽了。” 宁小葵一跳跳起来,一把抓住他的鞭子,“什么诱拐姬家大公子?什么,什么意思?” “你还不承认,姬家大公子被人拐了,全安城的人都知道,却原来这黑手是我女儿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说,你说。” “呵呵……还不是瞧这小白痴长得漂亮。我听说这些天姐姐和这小白痴天天睡一被窝呢……” 擦,月殊华这个死丫头还火上加油,妈的,等着,等这事情完了她算计不死她。 “气死我了……”将军浑身发抖,火成功被加了油,火势更旺。死命抽出被抓住的鞭子,再次抽来。啪地一声,皮肉撕咬的痛,宁小葵一声尖叫,眼泪出来了。 “别打姐姐,别打姐姐!”小白吓得浑身发抖,猛扑过来抱住她,大叫。 小青也哭着胡乱磕头,“老爷息怒啊,小白是自己迷了路找不到家,小姐才把他带回来的,晚上都是分床睡的,何曾有过龌蹉事啊!而且小白是个白痴,他懂什么男女之事啊……” “哟,这小婢倒是忠心啊,黑的也给说成白的,那我问你,你说这白痴不懂男女之事,为何他见我就抱,见我就亲……” 宁小葵朝小白狠狠瞪去,感情是又犯这花痴了。眼睛瞎啦,月殊华这死丫头哪里长得漂亮了就又犯病了。 “你这个坏女人……”见月殊华这么凶神恶煞,小白怒了,直接上去一口口水,“我以后再也不抱你不亲你了……” 宁小葵满头黑线,亲,你不会说话就别说好吗,你这是越抹越黑啊! “好好……”将军气得浑身发抖,“月离华啊月离华,看起来你母亲和你妹妹这些天跟我说的你的劣事都是真的,我还以为都是谗言听信不得,如今,如今事实在眼前,你,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我,我打不死你……” 将军举起鞭子又要抽打,正在这时,听得外面禀报,“老爷!小侯爷来了——” 啥,小侯爷! 宁小葵脑子轰地一声,像僵尸跳一样猛跳起来。 这大半夜的小侯爷来做什么? 猛想起刚在说小白是什么姬家大公子,而三天前在妓院里小白叫了小侯爷一声“姬岚衣”直接扑过去,再加上那夜在护城河边她诈他一下直呼他为“姬岚衣”他便愣住了,忽的她瞬间就明白了,小白居然是小侯爷姬岚衣的哥哥。而将军也认出了小白连夜通知小侯爷来接人。 哇咔咔,坏菜了。 听得脚步声急冲冲而来,她心儿拔凉。 他们俩如何能见面,这不要火星撞地球吗?打一架她不怕,可她的身份一露馅她还在将军府混什么混啊,保不齐小命也没啊! 说什么也不能见!瞬间她被像踩着尾巴的猫,喵一嗓子,直冲出屋外。 谁知,火星与地球注定要撞击,一个火烧尾巴般逃,一个急冲冲而进,砰——华华丽丽,完完全全,撞了。然后四目相对,火星与地球电火肆虐,再然后下一秒,狮子吼大发功,小侯爷一声震天动地的大叫,“贼婆娘——”抓住她的衣领就是一拳击下。 凌空一只大掌托住这势如破竹的一拳,“小侯爷,今这事是小女的错,老夫定然会责罚她的。但你这一拳她怕是受不住,还请手下留情!” 老爹就是老爹,无论自己女儿有多错,对外人却绝对的要护犊子。 “小女?”小侯爷震惊无比,“她是你的女儿?” “是啊,长女月离华!” 脸色先是一阵青,然后一阵红,再后一阵白,小侯爷陡然仰头大笑。这笑笑得宁小葵六月天骨子里咕嘟咕嘟直冒冷气。笑中深意唯有她明白,调戏,侮辱,欺骗,委屈,恨意,哪一样不是磨人骨头的锉刀。 “好的很,好的很……”他咬牙切齿地重复着这几个字,眸子死死盯着她,假如眼睛里有牙齿的话,此时的宁小葵定然已被他撕碎嚼烂吞进肚里。 “世伯,你真正养了一个好女儿,岚衣欣赏之至。”他一字一牙地吐词,血轰轰地往上顶,整个人抽搐如怵。 小侯爷,保重啊,要不要这样激动啊! 哪知他的下句宁小葵才是石破天惊,魂飞魄散。 “明日便下聘三日后迎娶!告辞了!”一个作揖,他大喇喇转身,走了几步似乎想起什么,回头狠狠瞪了一眼小白,“姬流殇,你还不滚过来。” 小白吓得一哆嗦,期期艾艾看了宁小葵一眼,磨磨蹭蹭走过去。小侯爷一扯他的衣领,然后头也不回走了。 然后气氛又开始诡异之极。 将军老爹呆若木鸡地看着她,实在是不明白这瞬息万变之事。前一秒提着拳头要打,后一秒便说三日来娶,这是要闹哪样啊! 又是月殊华打破了气氛,她哇地一声哭出来,悲痛欲绝地跑了出去。 “你们,你们之前认识?”老爹口吃地问她。 “我不认识,我也不嫁!”宁小葵磨着牙也一字一字道。 小样,以为她不知道? 要娶她,是想把她圈在身边好好折磨报仇吧!原还不知道去哪找她杀她解恨,如今居然就是与自己有婚约的将军之女,真是踏怕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吧! 可姑奶奶偏不如他愿! “胡说,我不管他为什么要娶你,但是这是天下地上唯一最美满的婚姻,你不嫁也得嫁!我会尽我所能给你排场,你好好给我做准备!”将军丢给她一句掷地有声的话语,然后虎虎生威而走。 哗啦啦所有人跟着也走了。 大婶临走时深深挖了她一眼,那眼神她秒懂,意思是没那么简单,等着瞧。 “小姐——”一声喜极而泣的呼喊,小青冲上来一把抱住她,激动地话都说不出来了。 夜更深了。 宁小葵蓬头垢面,也不洗澡也不换衣,缩在墙角拼命咬着指甲。 怎么办?怎么办? 她这一嫁不等着入火坑吗?小侯爷会怎么对付她,辣椒水老虎凳?鞭子手铐还是毒药?要不就是SM?一想到这她一阵恶寒,靠,要不要这样没底线啊! 怎么办啊,妖孽在还有人商量,可是现在又上哪找他去!宁小葵啊宁小葵,你这是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啊! 一大早宁小葵想睡会,月殊华就来门前又哭又闹又骂。将自己关在屋里,用棉花塞住耳朵,拼命想主意如何应对婚事。 哗啦,门突然开了。 月殊华似乎被人呵斥不敢做声,随之而来是抬着东西络绎不绝进她屋的下人。 一个穿着妖艳的女人三十来岁,看样子是个媒婆,一扭一扭上前,嬉笑着道:“姑娘,这是咱家小侯爷的聘礼。请姑娘看仔细了。这四箱是春夏秋冬给姑娘做衣服的绫罗绸缎。这四箱是给姑娘穿戴的首饰珠宝。这四箱呢是姑娘爱吃的四喜春糕点,这四箱呢……” 擦,还有四喜春的糕点,他倒什么都没忘啊。 她喋喋不休地介绍,宁小葵听得脑仁儿疼,怒从心起,一脚踢翻一箱子珠宝,“滚,都给我滚出去!” 那媒婆似乎早预料到她会如此,不慌不忙道:“我家侯爷说了,府里什么都有,姑娘到时候不必带什么东西过去,带个人过去就行。也不必紧张害怕,侯爷会好好疼姑娘的!” 她说到好好疼姑娘几个字,咬的特别重,听得宁小葵心惊肉跳。然后她又极其优雅的姿势行了一礼,扭着屁股退出了屋子。 示威,赤果果的示威。 奶奶的,这招算你狠姬岚衣,但是她也不是吃素的,一定会想出法子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