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柔情王爷:霸气妃

更新时间:2020-06-26 21:58:09

柔情王爷:霸气妃 已完结

柔情王爷:霸气妃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妙舞 分类:穿越 主角:穆君豪春丽 人气:

经典小说《柔情王爷:霸气妃》由妙舞所编写的穿越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穆君豪春丽,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都说在朝王爷都是那么的霸气,但春丽的王爷却是那么的柔情;“来,给我打盆洗脚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刚走出不远,只听得夜巡的侍卫大喊一声:“站住!什么人?”便慌忙舞着刀剑围了上来。

“好大的胆子,连本侯你们都敢拦!”柏瑾怒斥道。

巡视们见状慌忙低头谢罪:“原来是镇国侯大人!夜黑风高,小的们有眼不识泰山,请大人见谅!”

“不过这份警惕性还是值得嘉奖的!”柏瑾说道。

为首的侍卫悄悄抬起头瞄了我和春丽一眼,又把目光转向柏瑾问道:“侯爷大人,这位是?”

“你还果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柏瑾厉声道,“这位是皇上养在后宫的客人——青荷姑娘,你们这些饭桶!”

“小的该死!小的该死!”

“青荷姑娘夜晚出来赏月,对宫中门路不熟,一时间转迷了方向,本侯送姑娘回宫。”

“小的明白啦!”

“明白了还不快滚!”

“奴才遵命!侯爷慢走。”说罢,这群侍卫被柏瑾骂得灰溜溜地跑开了。

“你这么凶干嘛?看把人家吓得。”

“身为王侯,在这种人面前你若不给他点威风,哪里能镇得住他们。再说,我方才一时心虚,被这些家伙也突然吓出一脑门子汗。”

一旁的春丽“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捏了下她的鼻子,便与柏瑾继续向前赶。

“柏瑾兄,好久不见啊!”君豪激动地上前握住柏瑾的手臂。

“小王爷,近来可好?”柏瑾谦恭地施了一个礼。

穆君豪兴冲冲地说道:“哎呀,柏瑾兄怎么这般客气,私底下我们不必这般拘谨!”他又看看我,说道:“青荷姑娘,你们深夜到此,想必有要事相商。”

“呃,我们……”我支支吾吾地犹豫着不知是否该说实话,“我们……王爷……这个这个……哈哈啊……其实嘛……”

穆君豪诧异地看着我,问道:“姑娘你没事吧?”

“这个……是这样的……”我脸憋得通红,竟不知该从何说起。

正在我犯难之时,柏瑾开口道:“小王爷可知自己的紫发由来?”

你还真是快嘴快舌啊,我心中暗想。柏瑾这快刀斩乱麻似的一句话,倒是问得干脆利落。

穆君豪傻乎乎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又傻乎乎地看看我们,最后傻乎乎地回答道:“他们说,我是梦中吃了妖魔的毒药,所以醒来变成这般模样。”

我听见这种荒唐的传言心中实在是觉得又好笑又生气,便冷笑一声对他说:“王爷,你的确是吃了毒药,但下药的妖魔却并不在梦中。”

穆君豪脸色渐渐变得灰暗,他惊问道:“姑娘所言何意?”

“十六年前的屠杀,我们都知道了。”

穆君豪的表情更加沉郁。少顷,他瘫坐在凳子上,喃喃地说道:“那次屠杀,冯轼和冯艳失去了最后的依靠,也让我看到这宫中的黑暗与血腥。但是……这与我何干?”

“君豪,”柏瑾直呼其名,“你我从小就是玩伴,但我不知道的一件事,却不经意间让我觉得你也是有秘密的人。黎贵妃她……被囚禁在何处?”

穆君豪的脸上爬上一层哀伤,他像是被揭露了一个多年来一直竭力隐藏的秘密,缓缓地说道:“我就知道早晚瞒不住,我只是重阳端午之类的佳节去探望她。我怕皇兄知道,会对她加重惩罚。可那毕竟是我的母亲。”说完,穆君豪一副欲哭之势。

“小王爷,那不是你的母亲。”我上前一步说道。

“你胡说!”

他这样一吼,反倒吓我不轻。我刚才的勇气被吓破了似的不敢再展露出来。但我还是对他道出了实情:“无论小王爷相信与否,民女所说之话句句属实。王爷,当今太后才是您的亲生母亲。”

“你说什么?”

他显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又兀自咕哝着:“不可能!这不可能!”

这时,冯艳站了出来,说道:“主子,的确如此!您还记得属下的娘亲被杀那天吗?我娘临死前的一天把什么都告诉我了,她可是您的奶娘啊!”

穆君豪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充满了恐惧和疑惑。

“君豪,事到如今,青荷姑娘和冯艳是不可能说谎话的。”

尽管如此,穆君豪还是沉默了好一阵子。我们只能平静地看着他,他的目光盯着烛火凝视了半个时辰。最终他开口道:“有传言说,是黎贵妃下的毒,可我不信。”

“说说你的看法。”柏瑾说道。

“黎贵妃是个通情达理之人,自我记事起,乐善好施,抚琴弄墨、音律诗书,无不通晓。有一次恰逢正月十五元宵节,她在宫外的集市上施舍穷苦之人,百姓无不称道,满大街的乞丐都再三叩首谢恩。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出此毒手无缘无故毒害一个孩子?”

“或许因为权势。”柏瑾提示道。

“黎贵妃不是那种争名夺利之人。”

看着他们愁眉苦脸的样子,我对他们说:“当务之急是找到黎贵妃,或许只有她知道真相。”

柏瑾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又问穆君豪:“你可否带我们去见见黎贵妃?”

穆君豪张张嘴,讶异地问道:“现在吗?”

“正是!”我说道,“小王爷,你头发所中之毒非同小可,若不及时找到解药,只恐后果不堪设想。”

“姑娘多虑啦,怎么会有这么严重。”

“君豪,青荷姑娘没有跟你开玩笑,若非紧迫,我们也不会深夜跑到你这里来。”

穆君豪犹豫了一下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带你们去。只是夜晚前往,需要些胆量。”

“胆量?”

穆君豪居然还能笑出来,他眼角挂着诡异的余光,说道:“可不是吗,随我来便知。”

我们跟在君豪后面蹑手蹑脚地出了宫院的门庭,夜晚的风略微有些冰冷,像沁着一层冰霜隐隐约约顺着领口往脖颈里灌。这后宫倒是更像个迷宫,层层院落相扣、道道门巷叠加,倘若是一个人在这没有来过的地方,兴许三两个时辰是找不到出口的。我一直以为,多少次遥望的锁秋阁的角楼便是这后宫最边角之处,哪里料想顺着东南方的墙角绕过一个天井,在一棵粗壮的槐树后还有个不起眼的门洞。从这儿开始,往里走愈发像是到了多少年无人涉足的废旧宫址——杂草没膝,狭窄的巷道间窜着股股阴风,教人不禁接连打着寒颤。

春丽紧攥着我的手腕,我能感觉到她在颤抖。我另一只手抚过来,贴在她的手背上。她倒吸一口凉气发出颤巍巍的声音:“小……小姐,这里,这里好生的骇人。”

“莫怕,这里还是皇宫,只是可能许久无人来过罢了。何况,我们身边有三个男人呢。”我安慰道。

冯艳打着灯笼在最前面开道,柏瑾和君豪并排走在一起。柏瑾一边好奇地望向四周,一边开口问道:“这皇宫之内,怎会有如此凄凉冷清之所……”

“自先皇以来,凡被打入冷宫的妃子宫女都被送到此处。当年先帝爷的十二位宠妃都因数十年未得一子而被关押在这里,先后在此孤独而终。传闻这些妃子死后阴魂不散,她们的鬼魂常年在此飘荡。”

“鬼……鬼魂?”春丽吓得快要钻到我的怀里了。

君豪笑笑,说道:“呵呵,也只是传闻罢了,至于是否真的有人见过,都已不得而知。”

有一只猫头鹰咕噜了几声,突然拍起翅膀扑棱棱地飞走了。春丽和我吓得大叫一声。柏瑾赶忙问道:“你们没事吧?”

我摇摇头,又点点头,说道:“快,快走吧,我一刻也不想在此驻足。”

冯艳快步跑到春丽身边,说道:“春丽你怎么了?”

春丽愣了一下,摇摇头道:“不要紧,该死的鸟儿,吓我一跳。”

冯艳将颈上的信物取下来,趁春丽不注意,戴在了她的脖子上,嘱咐道:“这块白玉望天吼,可以辟邪,你戴着就不必怕什么鬼魂啦!”说完又回到队伍前面提起灯笼继续带路。

柏瑾和我相视而笑,又会意地看看春丽,说道:“嗯,我现在怎么感觉不到清冷了呢。”

我也附和着说道:“对呀,我也觉得一股暖流涌过呢。”

春丽把头埋得更深了,羞怯地甩着脑袋嗲声道:“哎呀,小姐,公子……你们……”

又走了大约十几步,柏瑾又说:“那这里无人看守,被冷禁的妃子完全可以自己逃出来嘛。”

“哪有那么容易,每个被囚禁的宫女或者妃子或一人或两人被关在一个院落里,大门是从外面上了锁的。只有一个老嬷嬷每日负责炊事,做好的饭就从门下的小洞中送进去。曾经偶有两个宫女翻墙逃出,转了整整一天也没转出这迷宫一样的地方,直至天黑,精疲力竭。第二天早晨,送木炭的兵役经此发现了她们的尸体。”穆君豪缓缓叙说着。

“竟有这等事?”我大惊道。

“这皇宫之中,你不知道的事多着呢,不知道的地方也多着呢。有时我和冯艳单独来此看望黎贵妃的时候,每每走过这里也颇觉得毛骨悚然。”

不多会儿,我们就到了一处潮湿阴暗的院落门口。君豪轻轻叩门,里面传来一个沙哑而无力的老妇的声音:“谁呀?”

“是我,嬷嬷请行个方便。”穆君豪回应道。

不多会儿,厚重而布满裂痕的红木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又老又丑的妇人从门缝里伸出头向外张望着。她低下头,似乎已无力跪倒,就咳了两下嗓子说:“奴婢给王爷请安。”

“嬷嬷不必多礼,本王来看看黎妃。”

这老宫女虚掩着门,四下看了看我们几个,就喃喃着:“这几位是……”

“这位是镇国侯大人,这位是……”君豪介绍着。到我这儿的时候,我恐怕他说漏了嘴,便抢过话茬,说道:“我是皇上的门客,青荷,这个是我的丫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